“做大的,一整幾百個億的項目”  | 一個東北老闆眼中的龐青年

後窗工作室2019-06-05 00:28:44

我們億佳合是小公司,30幾億的投資對我們來説也是個大項目。不管怎麼地,我得看看他是不是真做事的人吧。他浙江有個廠子,做大客(車)那個廠子,我還去看過。一看有個實體,廠子那兒掛着與大領導的合影,他老説都關係很好、很熟了,“朋友了”。


龐青年他看起來是很普通的一個人,不開口的時候,看不出有什麼資產,説話很自信,一開口就是“幹事呀”、“做大的,一整幾百個億的項目”、“我這個項目能做好”。他當時就老這樣説。


文 | 汪婷婷

編輯 | 馮翊


5月23日一篇“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的文章,將青年汽車集團(以下簡稱“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送上輿論風口。


震驚大眾的發明背後,是龐青年令人同樣詫異的發家史。


2008年,因拿下北京奧運會800輛客車訂單中的500輛,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一炮而紅。此後十餘年,龐青年還與濟南、連雲港、六盤水、鄂爾多斯、杭州蕭山、石嘴山、海寧、泰安等8個地方政府合作,設立青年蓮花乘用車項目,許諾上百億投資,向當地政府借款、享受配套資源,但均未有一家成形,被指“騙補”。與南陽政府正在進行的近百億合作,是青年汽車敗走八城後的新項目。


龐青年曾任浙江省人大代表,多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其名下公司被最高法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次數多達158次。


在圍繞龐青年的眾多糾紛中,鄂爾多斯薩博汽車項目是最典型,也最為媒體關注的一起。


龐青年曾經的合作伙伴——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佳合”)董事長鄒籍鋒和龐青年打了6年官司,從內蒙古,到浙江,又到北京,“輸了”,鄒籍鋒説。


因為與龐青年的合作,億佳合的規模縮小了,從鄂爾多斯等地撤回生意,回到了老家吉林省白山市。他6年多沒聯繫上龐青年,官司二審敗訴,接下來,他還準備申訴,持續近6年的官司幾乎磨平了他的氣憤,“正常申訴,官司正常打,打輸了也認,就是騙了我們都認,損失兩個億我也都認了。”


鄂爾多斯薩博汽車項目簡介:


2011年8月,青年汽車與鄂爾多斯市政府達成協議,承諾在鄂爾多斯投資瑞典薩博汽車AB項目,計劃投資200億元。鄂爾多斯市政府配給青年汽車兩項分別為6億噸和7億噸的煤炭資源。


2011年11月,龐青年旗下三家公司與億佳合簽訂合作協議,以43億元轉讓部分公司股權和上述煤炭資源。


隨後,龐青年以成功收購瑞典薩博汽車60%的股份為籌碼,與鄂爾多斯市政府、億佳合簽訂補充協議並確認,億佳合將獲得政府原配置給青年汽車的煤炭資源,並支付龐青年共計43億股權轉讓款和資源對價款。合同簽訂後,億佳合支付了2億元定金。


一個月後,龐青年對瑞典薩博汽車的收購失敗,合作陷入僵局。


2012年,鄒籍鋒的合夥人起訴青年汽車,認為龐青年在簽訂合同前未能及時告知收購事實,存在欺詐行為,要求返還2億定金,期間因為管轄權爭議,官司未能推進。2013年,龐青年反訴億佳合,稱因其資金支付不及時,導致收購失敗,要求賠償損失。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判決認定,在履約中,億佳合以龐青年對外收購無成功跡象為由,一直未予支付款項,有違雙方的約定,應依照定金罰則承擔責任——2億元定金歸龐青年旗下三方公司所有,不返還給億佳合。


以下為鄒籍鋒口述:


“一開口就是幹事,做大的”


我們公司是做能源項目投資的,在白山(吉林省白山市)。我在鄂爾多斯那邊也有項目。


2011年,龐青年説他瑞典那個薩博汽車收購成了,已經成功拿到了薩博60%的股份,要在鄂爾多斯市成立中外合資企業,要投資200多個億。鄂爾多斯市政府配給他兩項(分別為6億噸和7億噸)煤炭資源。


政府對他配置的資源是我感興趣的。當時我們已經到鄂爾多斯投資6年了,跟政府也有合作。政府穿針引線,就介紹我和龐青年認識了。


我們億佳合是小公司,30幾億的投資對我們來説也是個大項目。不管怎麼地,我得看看他是不是真做事的人吧。他浙江有個廠子,做大客(車)那個廠子,我還去看過。一看有個實體,廠子那兒掛着與大領導的合影,他老説都關係很好、很熟了,“朋友了”。


龐青年他看起來是很普通的一個人,不開口的時候,看不出有什麼資產,説話很自信,一開口就是“幹事呀”、“做大的,一整幾百個億的項目”、“我這個項目能做好”。他當時就老這樣説。


那時候我們對國外的收購信息也查不到,其實在我們2011年11月15日籤合約前幾天,美國通用公司已經説了不讓薩博賣給中國了,龐青年已經沒有辦法收購薩博了。當時我們不知道。


編者注:據《中國經營報》、新華社報道,2011年,青年汽車聯手龐大汽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龐大集團”)與薩博三方簽署認購協議。11月9日,美國通用公司公開表示,如果瑞典汽車公司將薩博汽車賣給中國企業,將停止向薩博供應零部件。12月,薩博汽車宣告破產。隨後(2個月左右)再次易主(被瑞典國家電動車公司收購)。龐青年收購薩博汽車的計劃宣告失敗。


我有一個老鄉大哥,當時跟龐大集團董事長認識,我找他商量。他説:“你去他廠子那邊看見的,加上你們談的情況,(我覺得)可以幹。”


2011年11月15日,我和龐青年在鄂爾多斯簽了《合作協議》,他把(鄂爾多斯)政府配置給青年集團的資源轉讓給我,轉讓價是43億(元)。我自己哪兒有那麼多錢,我就找朋友湊了幾十個億,合夥一塊幹。


鄂爾多斯政府也很看好龐青年的這個項目,他又和我們説已經成功收購了(薩博)60%的股份,基於這個大前提,我們和政府、龐青年又簽了《補充協議》。鄂爾多斯把資源直接配置給我們,我們要給龐青年2億定金。


後來我才聽説他在全國簽了1000多個億的合同(編注:《中國經營報》稱龐青年曾拋出一個444億元的總投資計劃),哪個企業能投資100個億、1000個億?中國太少了。我們哪兒知道他在全國簽了那麼多合同呀,知道就不能幹了。


他籤一個地方投200個億,濟南、石嘴山、連雲港,那多了,到哪兒都是和政府簽了合同投200個億,然後跟政府借錢,等政府給地、配資源。全這個套路。


浙江金華的中國青年汽車集團總部。


“倒打一耙”


我們簽完合同一個月左右,薩博那邊説破產了。


當時我給龐青年打電話,他還一直保證,説不影響,青年集團在鄂爾多斯的項目還能做,而且他還能把薩博買回來。


2012年春節,我們在鄂爾多斯的員工就説,他在鄂爾多斯建的基地沒有任何進展。我就想找他把定金要回來。經過一年的交涉,他答應先還鄂爾多斯政府的1億元,再還我的2億,我也同意了。沒想到2013年就聯繫不上他了,號碼也換了,我才真正意識到被騙了。


我本來是不願意出頭露面的,丟人吶。我的一個合夥人,2億元裏面有他的5000萬,他去吉林省起訴龐青年,但因為吉林省對這個沒有管轄權,敗訴了,我把那5000萬給了他。因為畢竟是我介紹人家認識的,不能坑了人家呀。


編者注:根據最高法裁定,龐鄒二人的訴訟為股權轉讓協議糾紛,浙江省為合同履行地,屬浙江省受理範圍。


2012年,我去浙江找過龐青年兩次,讓他還錢。他還跟我説沒事,他還有項目,什麼世爵汽車之類的。我説不用了,汽車我也不懂,我不幹了,你把錢還我。他説得好好的,説民營企業也沒有錢,也不能一下子就全還給我。我答應讓他緩緩。


後來他就不怎麼接電話了。有一次我去廣州,聽説他也在,就在機場跟他堵到一次見面。我問他為什麼不接電話,他説因為換手機了,記不住我的號。那次之前還有時候打得通有時候打不通,後來就再也打不通了。


沒多久,他就起訴我了。明明是他先收購失敗,才騙我籤的合同,我還沒告他呢。他不僅不退還我那2億元,還要我再賠償他1.9億元,典型的“倒打一耙”。


編者注:根據最高法二審判決書,億佳合與龐青年2011年11月21日簽訂的《補充協議》裏有 “鑑於乙方已成功收購瑞典薩博汽車60%的股份”的內容,但這一內容影響不了在6天前,即11月15日簽訂的《合作協議》。《合作協議》裏只是提到,正在洽談收購,而不是完成股權收購,最高法據此認為“收購瑞典薩博汽車60%股份之內容並不對億佳合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產生欺詐效果。”


他説因為我沒有按約定的時間給他2億元定金導致收購薩博失敗了,但其實我們簽完合同第二天,11月16日,我就給他轉了7000萬,後來2個月內又轉了1.3億,他拿這個來證明我逾期支付他1.3億元的定金導致他收購薩博失敗,這不是胡扯嗎。


編者注:二審判決提到,按照《合作協議》,11月17日前,億佳合向龐青年支付履約定金人民幣1億元,11月26日前再支付履約定金人民幣1億元。鄒籍鋒分3次向龐青年付2億定金,時間分別為:2011年11月16日,0.7億;2011年12月1日,0.35億;2012年1月5日,0.95億。


我決定去白山市公安局報案,説龐青年詐騙,走刑事案件處理程序。


我沒有違約。這個也不用我解釋,白山市公安局也都立案了的。龐青年就是虛構事實騙我,對我們的2億資金長期佔有、拒不返還,這些都是當時立案的依據。


2018年11月20日,上海國際客車展上的青年汽車“氫能源”電動客車,採用新能源氫燃料動力。


“你説他膽多大”


2011年,龐青年還很鼎盛,到哪兒都帶着五六個人,有律師、有年輕祕書。他身邊有一個很強大的律師團隊,每次項目開始前就為他做好法務工作,把各種法律手續之類的做得比較全,讓地方政府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們報的案,白山市公安局立案了,但龐青年也不跟人家見面。那時他還是浙江省人大代表。根據國家法律規定,這種情況要通過浙江省人大常委會研究決定“暫停執行代表職務”後,公安機關才能對他採取強制措施。


公安局也經過很多挫折,浙江省人大以“兩市級別不對等”的理由沒有迴應白山市公安局。後來公安局又經過白山市人大、吉林省公安廳協調浙江省公安廳,然後又溝通過浙江省人大。身份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公安部專門召開了這個案子的協調論證會,最終認為有刑事立案的依據。


這次會後,青年汽車寄給了我一封掛號信,説龐青年願意重新商談“返還定金”事宜。但是等我到杭州想跟他談的時候,他又不見了。


前兩天我在新聞上看到他,模樣還那樣兒,稍老了點。你説他膽多大,那都違背自然規律的事他都敢往外説。


一開始(收購)瑞典薩博汽車也是有經濟風險的。新聞上説薩博都負債6億歐元了,是某大型上市公司拿錢頂上了,如果不破產,就要重組,需要花費幾千萬歐元,這是那家上市公司拿的錢。


(龐青年)他如果正兒八經地跟這個上市公司合作,可能當時那個薩博還能買下來,或者是能重組。但他幹到一半,正在重組合作的時候把人家踹出去了。


這是上市公司董事長自己跟我説的。當時我説,這個事兒我要告他(龐青年),他説那我給你組個材料。他很氣憤、很氣憤、很激動。後來他跟我説:我要慎重,不能摻和你的事,上市公司被騙會影響股價。(編者注:《極晝》向該上市公司董事長求證,他否認被騙。)


龐青年起訴我之後,我提出了管轄權異議,我認為這個案子的管轄權在億佳合的公司註冊地內蒙古自治區。但經過兩次裁定,最高法認為這是股權轉讓協議糾紛,把案件交給了浙江高院,光管轄權的官司就打了2年多。


官司打不過他。去年,最高法二審民事判決書下來了,解除我和龐青年籤的《合作協議》,以及我們和鄂爾多斯政府簽訂的補充協議,2億元定金歸龐青年汽車所有。


我現在還在正常地申訴,但是已經請不起律師了。我們做生意誰也不敢得罪,正常申訴,官司正常打,打輸了也認,就是騙了我們都認,損失兩個億我也都認了。



搜狐極晝工作室出品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簡介

汪婷婷

多多喝水,好好走路。

作品包括《崑山魔幻一夜》

《榮耀與背叛:DotA少年冠軍戰隊的瓦解》



為嚴肅閲讀提供選項

https://hk.wxwenku.com/d/200782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