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股暴動!什麼政策一把將保險股利潤平均提升三成?

環球老虎財經2019-06-03 14:23:57


今天,保險公司財務方面的微信圈開心的炸開了鍋。一項呼喊已久的險企降税政策,終於在今天迎來了減税”大禮包“,根據招商非銀的測算,如果按照2018年保險股利潤來看,這一政策將保險股利潤平均提升了三成!


保險行日內迎來一則重大利好。

 

今日,財政部税政司發佈《關於保險企業手續費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公告》,或大幅降低險企的税收。

 

5月29日午後,保險板塊異動,中國太保大漲7%,新華保險漲5%,中國人保漲2%、中國平安漲2%。

 

公告稱,保險可納入税收抵扣範圍的手續費和佣金成本,壽險從保費收入的10%提神8個百分點至18%,財險提升3個百分點到18%。

 

此外,政策規定,超過保費收入18%的手續費成本税收抵扣,允許結轉到未來扣除。這相當於保險企業可以在長期內完全將佣金成本抵扣税金,包括抵扣不區分健康險和人身險,這兩點變化均對險企利潤產生正反饋。

 

根據招商非銀測算,大部分上市險企將極大受益於上述政策,對2018年利潤的影響平均則將達到20~40%。

 

保險行業關於“提高保險企業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的呼聲在“營改增”後時常被提及。今年兩會期間(3月份),中國太保集團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周燕芳提交議案表示,“目前保險業支付的手續費及佣金企業所得税税前限額扣除的政策,與保險業務經營規律特別是長期險特性不符,建議予以調整。”

 

實際上,這幾年同保費收入和增員人數增加的還有明顯增長的手續費及佣金支出。由於險企手續費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比例低於當前行業實際支出水平,導致有險企淨利潤增長承壓,出現險企税前利潤總額和淨利潤之差超過50%的情況,甚至一些財險公司需要特別預備一部分費用用於應付所得税增加問題。

 

或是響應國家的減税政策,這次保險行業的減税在時間上超出了市場預期,這距離兩會提案僅過去2個月時間。此舉將大幅降低保險企業的税收成本,預計將使整個保險行業增加税後利潤數白億元,同時也有利於壽險公司轉型發展傳統型保障型產品,也有利於緩解財險公司的現金流壓力。

 

//
苦於税收的險企
//


隨着上世紀90年代我國保險業引入營銷體制,尤其最近幾年銀行保險以及其他專、兼業保險代理渠道的快速發展,保險中介已經成為我國保險產品銷售的主要渠道。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作為保險公司想保險中介(既包括營銷員個人,也包括銀行代理機構)支付的銷售費用,是保險公司最重要的成本費用項目之一。

 

由於手續費提前支付和前高後低的特點,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能否在所得税前扣除,直接關係到保險公司的所得税負擔。而高速增長的所得税正在成為部分險企難以承受之重。部分險企税前利潤總額和淨利潤之差超過50%。其中包括全面轉型長期保障型業務時間不長的壽險公司,以及以車險業務為主的中小財險公司。如某一家中型財險公司2017年税前利潤總額為18.38億元,但是所得税支出10.3億元,佔比為56%。

 

有數據顯示,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太保財險、大地保險合計税前利潤增長10.1%,淨利潤平均下滑了15.2%,所得税平均增長幅度達89.2%。

 

即便是大公司也無法倖免,上市險企年報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國人壽、中國平安、中國太保三家上市集團公司所得税,平均增幅30.6%,高於税前營業總額平均18.9%的增幅。導致利潤縮水的關鍵就是所得税。

 

按照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税法》的規定,企業所得税税率為25%。營業利潤和淨利潤之間為所得税列支項目。顯然是課税項目變化導致了保險企業所得税大幅提升。

 

//
險企佣金支出增幅已超過保費?
//

 

在2009年財政部的相關政策中,對於保險行業的規定是:財產保險企業按當年全部保費收入扣除退保金等後餘額的15%(含本數,下同)計算限額人身保險企業按當年全部保費收入扣除退保金等後餘額的10%計算限額不超過上述規定計算限額以內的部分,准予扣除;超過部分,則不得扣除。

 

早以前的1999年,手續費和佣金對應的税前扣除比例更低。

 

也就是説,壽險公司、財險公司手續費及佣金支出佔保費比例在不超過10%、15%的範圍內,可以按照實際比例進行税前扣除。若公司保費收入越高,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也越高。

 

舉個例子,100元人身險保費可以抵扣的手續費是10元,如果實際手續費支出是15元,手續費部分的税基就是15元-10元=5元,按照交税為5元×25%=1.25元(此計算未考慮免税收入抵扣問題)。

 

一筆保險保費是一定的,若是佣金支出越高,險企需要支付的成本越高。一般每個保險都會把賠付率控制在8成到9成,去除賠付後,險企能賺到的利潤其實很低,扣税後淨利潤更低了。

 

經統計,人身險行業2015年、2016、2017年度的手續費佣金支出分別為1491億元、2386億元、3158.19億元,佔當年保費收入減去退保金的比例分別為12.68%、14.43%、15.85%。從數據可看出,近年來,保險公司佣金費率不斷提升,尤其是壽險公司,很多險企佣金支出增幅已超過保費收入增幅,而這主要是產品結構調整帶來的佣金增加。

 

同時,由於壽險產品結構調整,導致產品佣金率超出限額比例。2016年,由於業務結構的改善以及業務增長,中國人壽收穫了一大筆“甜蜜”的負擔。2016年中國人壽手續費及佣金支出520.22億元,同比2015年的355.69億元大幅增長46.3%。

 

//
“甜蜜的負擔”,險企淨給銷售賺錢了?
//

 

為什麼產品結構調整,導致險企的佣金支付越高?保費有躉交(次性付清所有保費)和期繳(在這10年或20年內,每年都要交一次保險費)。假設20年交,期交每年交1萬,那麼10年一共交納了10萬。躉交的話,便宜20%左右,也就是一次性交清16萬。

 

在2009年版的會計準則下,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一次計入當年費用,不允許遞延,而期交保單的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是他為公司獲取保單而實際發生的合理之處,理應允許在税前扣除。這一税收規定,導致保險公司,尤其是期交新單佔比高的公司對手續費以及佣金支出進行大量納税,增加了保險公司所得税的負擔。

 

因為繳費期限越長的業務,保障性程度越高的業務,從條款設計來講給銷售人員的佣金越高。而代理人隊伍的增加,也使得費用支出保持同向增長。

 

事實上,從2017年起,整個人身險行業都在轉型,保險公司主要轉向期繳業務,而期繳業務又主要是通過營銷員來銷售,營銷員的佣金通常集中在前三年,特別是首年支出,這就意味着,如果險企在轉型,賣出了很多長期保單,這家險企支出的佣金比例就會特別高,但原來只允許扣除10%,這就造成一些轉型中的保險公司,即便虧損,也交了大量的企業所得税。

 

放棄躉交主打長期險,從長遠看長期險產品是價值類業務,但財務測算後,長期險的高佣金支出對短期淨利潤的影響太大了,一些財險公司甚至需要特別預備一部分費用用於應付所得税增加問題。根據券商中國統計逾10家保險公司相關財報數據發現,税前利潤總額和淨利潤之差超過50%的情況並非個案,主要是部分全面轉型長期保障型業務時間不長的壽險公司,以及以車險業務為主的中小財險公司。

 

大型公司以及較早轉型長期保險的保險公司,由於本身已有一定的長期產品基礎,其影響並不大。比如2018年,中國人壽首年期交保費佔長險首年保費比重達90.2%,同比提升26.2個百分點。

 

另外,在財險方面,白熱化的渠道之爭也導致佣金成本高企。其中,佔財險總保費七成的車險手續費佣金上升到近年來罕見的高水平。近年來,由於商車費改,市場費用率也有所提升,對保險公司來説,這不光增加了費用支出,這些費用還額外衍生出所得税的增加。

 

數據顯示財產險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季度末手續費佣金支出分別為1355.96億元、1814.55億元、1786.42億元,佔當年保費收入比例分別為14.54%、17.21%、20.28%。

 

比如人保財險手續費及佣金支出,由截至2017年6月末的257.38億元增長46.1%至2018年同期的375.92億元。 大地保險手續費和佣金由2017年上半年的26.14億元增長52.1%至2018年上半年的39.77億元。

 

雖然去年8月份之後,財險公司實施了行業性商業車險手續費上限自律,但整體手續費仍在20%~30%之間,高於目前允許税前列支的佣金支出水平。

 

對此,保險行業對於”提高保險企業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的呼聲由來已久。


//
税收減負的”大紅包“
//


而就在今天,保險行業迎來了税收減負的”大紅包“。具體來看,從原來財險15%、壽險10%調整為統一的18%,並允許超過18%的部分結轉以後年度扣除(也就是説,可遞延)。這對於險企來説,不僅降低了税收壓力,也減輕了現金流的壓力。不僅如此,此舉將大幅降低保險企業的税收成本,預計將使整個保險行業增加税後利潤數白億元。

 

(來源:招商證券非銀)

 

以中國人壽2018年年報為例,公司報告期內佣金及手續費支出為627.05億元,保費收入為5358.26億元,退保金及賠付支出為2906.68億,以此粗略計算,中國人壽當年的税前列支(應納所得税扣除額)為400餘億元,而按此前10%的比例計算,當年税前列支則不足300億元。且此後,未扣除部分可以結轉扣除。

 

按照新政策比例放開,險企的淨利潤無疑將會增厚。這也意味着在2019年的財務報表中,保險行業的利潤將有更大空間的釋放。




https://hk.wxwenku.com/d/200756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