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資本、中信資本竟狂減持“華為備胎概念股”兆易創新,意欲何為?

環球老虎財經2019-06-03 14:23:55


近期被市場稱作華為芯片“備胎”的芯片企業兆易創新,突然遭到股東訊安投資的不超過2%股票的減持。此次減持距上次不過3個月時間,而訊安投資已經不是第一次減持兆易創新了,其累計套現已經達8億元。穿透訊安投資發現,其背後GP為專注於科技投資的華山投資,管理者中更是有半導體行業大牛——豪威科技、展訊的創始人陳大同。或許,此時訊安投資減持可以獲益豐厚,某種程度上,並不利於國內孱弱的半導體行業發展。


5月29日晚,兆易創新發布了股東減持股份的預披露公告,其持股5%以上股東訊安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訊安投資)擬減持不超過569.78萬股上市公司股票,即不超過總股本的2%。

 

或受訊安投資減持影響,5月30日,兆易創新開盤後暴跌,最終報收78.89元/股,下跌6.52%。按照5月30日收盤價計算,訊安投資減持569.78萬股價值約4.5億元。

 

對於上述減持行為,訊安投資給出的減持理由是其自身資金需要。表面上看,訊安投資是一家註冊在香港的企業,但是通過招股説明書穿透股權結構發現,其背後基本上是國內資本,GP為專注於科技創業的華山資本;LP中也有中信資本等。

 

公開資料可知,華山資本三名合夥人楊鐳、陳大同及餘軍均在半導體、IT等行業擁有豐富的經驗,比如楊鐳,在中美科技領域擁有25年投資經驗,先後擔任泰山天使投資基金、北極光基金合夥人;餘軍則在軟件和半導體行業有超過20年的經驗;而陳大同更是國內半導體行業設計行業巨頭展訊的創始人之一。

 

可以看出,三人組成的團隊,應該算得上國內頂級半導體產業投資團隊了。然而,三人掌控的訊安投資卻在此時選擇大幅減持兆易創新。特別是兆易創新還被外界廣泛認為是華為在存儲芯片領域的“備胎”而受到追捧。

 

實際上,訊安投資已經不是第一次減持兆易創新了,其累計套現已經達8億元。但此次減持距上次不過3個月時間,這不禁讓人好奇,訊安投資如此急於“拋售”究竟為何?


製圖來源:老虎財經


//
訊安投資有何背景?
//


公開資料顯示,在2018年11月22日-2019年2月2日期間,訊安投資就減持了兆易創新545.32萬股,減持比例為1.92%,減持總金額為4.13億元。

 

而再往前查閲兆易創新公告得知,於2018年3月21日-3月27日,訊安投資減持兆易創新202.67萬股,減持比例為1%,減持總金額為3.94億元。上述兩次減持已經套現8.07億元,而與其6000萬人民幣的投入相比,已然是獲利豐厚。

 

但令人不解的是,訊安投資在距上次減持僅僅只過了3個月就急於再次“割韭菜”,不禁讓人懷疑其是對於兆易創新現狀和未來走向不看好。

 

查詢兆易創新招股説明書可知,訊安投資為上市公司IPO上市前的原始股東。2011年3月,兆易創新董事會通過第五次增資的決議,其中訊安投資以摺合6000萬元人民幣的美元現匯認購該公司新增註冊資本787萬元。

 

後因股權轉讓並增資等事項,訊安投資持股比例變為14.11%。在2016年兆易創新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後,訊安投資持股比例為10.44%,目前其持股比例為7.49%,為兆易創新第四大股東。

 

有趣的是,訊安投資2011年2月23日才成立,距離兆易創新董事會通過決議不超過1個月,似乎訊安投資正是為入股兆易創新而特意成立的。

 

穿透股東結構發現,訊安投資由Power Zone Holdings Limited全資持有。而Power Zone Holdings Limited為一家在開曼羣島註冊的有限責任公司,為CCHS Partners L.P.100%控股。其中,CCHS WSGP Ltd為CCHS Partners L.P.基金GP,其又由WESTUMMIT CAPITAL PARTNERS全資控股。

 

巧合的是,華山資本的英文名也是WestSummit Capital,加上華山資本合夥人楊鐳、陳大同和餘軍同時分別持有33.33% WESTSUMMIT CAPITAL PARTNERS LTD股權。因此,很大程度上可以認定訊安資本背後的管理者便是華安資本,以及華安資本三名合夥人楊鐳、陳大同和餘軍。

 


來源:兆易創新招股説明書

 

而CCHS Partners L.P.主要由Sun Su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和特瑞菲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持股。而Sun Su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背後對應的是CITICCapital Holdings Limited(中信資本),特瑞菲投資背後的投資人為中國投資有限責任有限公司。

 

很顯然,楊鐳、陳大同和餘軍的能力是得到兩大投資人信任的。據瞭解,楊鐳早年曾在美國硅谷及中國的多家高科技企業擔任高管及創業者,2003年3月,楊鐳擔任掌上靈通CEO,併成功帶領公司登陸納斯達克。此後,楊鐳轉身進入投資界,先參與創建了國內最早的天使投資基金-——泰山天使基金,後又作為合夥人加入了國內知名投資機構北極光創投。作為企業家出身的投資人在短短的幾年裏,楊鐳累積投資了數十家公司。

 

而陳大同,也曾任職過北極光創投。其於2005年加入北極光創投,為北極光帶來了超過20年的半導體和通訊領域的技術和管理經驗。相對於投資界,陳大同在半導體領域顯然名聲更為顯赫,其在CMOS圖像傳感器和手機芯片方面有諸多創造發明。1995年和2001年,陳大同分別在美國和中國參與創辦了Omnivision(豪威科技)和展訊通信。目前,豪威科技已是全球少數精於攝像頭傳感器的半導體公司,展訊通信更是國內僅次於華為海思的手機CPU設計廠商。

 

或許是看中了陳大同的專業能力,訊安投資在2011年入股兆易創新後,就由陳大同代表公司擔任兆易創新董事。

 

//
華為芯片“備胎”
//


而眾所周知,5月17日凌晨,華為海思總裁發出致員工的一封信,宣佈其曾經打造的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這是華為方面對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華為公司及其70家附屬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後的迴應。而在此之後,不僅華為概念股大漲,國產芯片概念包括兆易創新等多股也是開盤大漲。

 

之後幾日,市場上出現了一份國盛電子團隊的研報《華為備胎概念華為在A股有哪些“備胎”》,而作為研發生產存儲芯片的兆易創新被列入其中。

 

兆易創新成立於2005年4月,主營業務為集成電路存儲芯片的研發、銷售和技術支持,屬於集成電路產業的上游環節,與集成電路生產及應用環節緊密相連。兆易創新的產品以NORFLASH等非易失性存儲芯片和微控制器MCU芯片為主,產品主要應用於手持移動終端、物聯網終端、以及通信設備、醫療設備、汽車電子及工業控制設備等領域。 

 

公開資料顯示,兆易創新於2008年成功研發了第一顆 Serial Flash產品及第一款 GigaROM 產品,打破了國外的壟斷,均填補了國內的空白,2012年Serial Flash產品月銷量首次突破70kk,生產工藝提升至65nm,串行閃存領域市佔率始終保持中國第一。2016年8月公司成功登陸A股市場。據相關報道,自2012年以來兆易創新就是國內最大的代碼型閃存芯片本土設計企業,也是國內首家專業從事存儲器及相關芯片設計的集成電路設計的上市公司。

 

據瞭解,兆易創新曾先後投資了立而鼎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硅格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憶正科技(武漢)有限公司和Everspin Technologies ,Inc等集成電路設計行業公司。

 

2017年4月,兆易創新擬以6.5億元的交易價格收購了北京矽成100%股權,從而控股從美國納斯達克退市的ISSI,據瞭解後者也是一家以集成電路存儲芯片及其衍生產品為核心業務的公司。但此次備受市場關注的“蛇吞象”以供應商提示風險等原因而失敗。2017年8月8日晚間,兆易創新發布了終止收購北京矽成100%股權公告。

 

原因是,北京矽成下屬主要經營實體ISSI的某主要供應商認為,公司此次重組後將成為其潛在有力競爭對手,要求ISSI與其簽署補充協議,在此次交易完成時其有權終止相關供應合同。經評估,該事項將對北京矽成未來經營業績造成較大不利影響。後兆易創新向中國證監會申請撤回重組相關文件。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兆易創新上市之後,在談及併購北京矽成股權時,其董事長朱一明表示:“公司一方面要持續地根據自己的現金流,對技術研發進行相應的投入。但肯定是要堅持兩條腿走路,另一方面就是併購重組,公司要通過併購一定體量的公司補充產品線。”

 

收購北京矽成不成,兆易創新將目光瞄準了思立微。2018年4月,兆易創新宣佈擬收購指紋識別芯片設計廠商思立微,當年10月獲證監會審議通過。2019年5月9日,兆易創新發布了收購報告書,最終以17億元的價格完成收購。據瞭解,思立微為國內市場領先的智能人機交互解決方案供應商,產品以觸控芯片和指紋芯片等新一代智能移動終端傳感器SoC芯片為主。

 

市場分析稱,兆易創新主要投資及收購的是同行業優質企業,而通過對其整合併購,使兆易創新產生了良好的規模效應。兆易創新芯片產品線越來越豐富,生態鏈也越來越完善,其在存儲芯片的地位也進一步鞏固,目前可以説是國內存儲芯片NOR設計領域的龍頭。


//
為何連續甩賣?
//


如前文所述,目前兆易創新在存儲芯片的行業地位很高,而其營業收入和淨利潤也保持在不錯的水平。自2016年8月18日登陸A股以來,兆易創新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平穩增長。營業收入從2016年14.88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22.45億元;同期扣非淨利潤也從2016年的1.5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3.6億元。公司的研發費用也是逐年增長,且增幅較大。

 

此外,兆易創新的現金流狀況也較好。2016年-2018年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淨額分別為0.83億元、1.97億元和6.19億元。有趣的是,上市以來兆易創新頻繁利用閒置資金進行理財,據東財hoice數據顯示,關於使用閒置資金進行現金管理的公告多達45份。

 

而其5月28日發佈的一份相關公告顯示,為提高閒置自有資金使用效率,兆易創新使用6000萬元人民幣暫時閒置自有資金分別購買興業銀行、江蘇銀行的結構性存款;此外,截至公告日,兆易創新累計理財金額為2.5億元人民幣,其中2億元人民幣為閒置自有資金,5000萬元人民幣為閒置募集資金。

 

但公司境外收入佔比較高,貿易摩擦等事件對公司收入影響較大。2018年兆易創新境外收入佔總營業收入的86.75%。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同比下滑15.73%,扣非淨利潤同比下滑62.03%。兆易創新稱系受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市場需求疲軟。

 

此外,兆易創新作為半導體芯片的上游產業,產品應用量大,未來市場廣闊。但相應的全球市場競爭也會加劇。而由於我國基礎技術薄弱,芯片技術尚不完全具備向世界頂級企業挑戰的能力,兆易創新仍然面對着因技術落後被國際市場淘汰以及營業收入淨利潤雙雙下滑的風險。

 

兆易創新境外收入佔比高,國際市場的外部壓力或許使投資人股東不再看好兆易創新,再加上兆易創新2019年第一季度的業績下滑,將兆易創新的經營弱點、風險暴露無遺。

 

訊安投資連續減持兆易創新,很可能是在目前價位背景下,不看好兆易創新的未來發展。從資本收益率角度看,減持兆易創新收益豐厚。不過,作為國內存儲領域的領軍企業,除了兆易創新,華為恐怕一時也難以在該領域找到國產替代企業。

 

https://hk.wxwenku.com/d/20075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