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令勤:馬頰河水長又長(7—9)

喬木的天空2019-06-03 12:08:07

     

  

      馬頰河水長又長                       

                       孟令勤  著


(七)   


進入農曆六月,太陽越來越毒,天越來越熱,雨水也漸多起來,天氣變得無規律,上午許還是晴空萬里,下午就可能來一場透地雨,地裏的玉米高粱也隨天變,旱天半個月也拔不出一節來,大雨過後就蹭蹭的往上長,看這樣青紗帳再過十幾天就起來了。


 這天一大早,有一支隊伍,正急匆匆地走在陵縣往德平方向的路上,兩旁是齊腰深的玉米高粱地,他們是從山西開拔過來的,目的地是樂陵。


 曹振東剛吃了早飯,陵縣方面的同盟軍派人來報告,八路軍部隊已過了陵縣,正朝德平方向趕去,現在已經到了神頭了。八路軍?曹振東心裏一愣,他們怎麼過來了?曹振東是知識分子,共產黨八路軍他是早就知道的,前些年,蔣介石寧願不打日本人,拼死拼活也要剿滅共產黨,攘外必先安內。西安事變以後,才不得不答應停止內戰,一致對外,共同抗日。共產黨主力紅軍摘下紅五星,被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現在正是第二次國共合作時期。前一陣,八路軍為配合國軍阻擊日軍,剛打了平型關戰役,取得了勝利,對日本軍隊打擊不小。但共產黨軍隊以前沒進入過山東,不知這次意欲何為,他們要到哪裏去?


 曹振東趕緊開了個緊急會議,商量此事,最後決定,不管八路軍要到哪裏去,現在是國共合作時期,是統一戰線,八路軍來到德平了要歡迎。就派一個副團長帶着孫天佑和一個班的警衞前去迎接,順便探探虛實。


  原來,這支隊伍是八路軍115343旅的一個先頭部隊,營長曾國華,政委孫繼先。他們是遵照上級的指示,派兵到山東去組建抗日根據地的。這次是要開拔到樂陵,建立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


 天佑他們迎上曾國華隊伍後,説明來意,並説曹司令歡迎八路軍到德平做客,曾國華孫繼先聽後也很高興,就由天佑他們引着向德平趕去。


 晌午時分,到了德平城,天佑派一個警衞前去報告曹振東,就領着曾國華他們進了城。走到司令部門口,曹振東、徐仲陽等已經率領大家等着了,見面後,天佑給曹振東介紹完曾國華和孫繼先,曹振東正想握手,曾國華、孫繼先刷的敬了一個軍禮,然後才伸出手來和曹振東、徐仲陽握手,曹振東心裏不僅暗暗佩服,不愧是正規部隊,就是有素質!這軍禮行的也標準、灑脱!再看曾國華後面這些戰士,雖然是大熱天,但個個衣帽整齊,腿上打着裹腿,精神抖擻,頓生好感,趕緊把大家讓到司令部大院,就在司令部大院裏給曾國華他們舉行了歡迎儀式,曹振東做了簡短的講話,歡迎八路軍的到來,願和八路軍一道,共同抗日等等。然後就讓到屋裏,落座、上茶,吩咐廚房準備好飯好菜,款待八路軍。


 吃飯的時候,曹振東和曾國華又進行了交談,曾國華給曹振東介紹了他們這支隊伍的人員編制、軍容軍紀等方面的情況,以及這次要開拔到樂陵去組建抗日根據地的事,曹振東對八路軍有了更深的認識。


 吃過飯,曾國華孫繼先向曹振東、徐仲陽表示感謝,隨後就向他們告辭,帶領隊伍向樂陵進發了。


 過了八月十五幾天,曾國華派人向曹振東聯絡,説八路軍蕭華政委已經來到樂陵,八路軍東進抗日挺近縱隊已經建立,蕭華任縱隊司令,樂陵抗日根據地已經初具規模,蕭司令要來德平和曹振東會面,共商抗日大計。曹振東聽後很高興,蕭華的大名他早已知曉,從紅軍長征中走過來的,經歷過大戰事,最近剛從平型關戰場上下來的,就爽快的答應了。


 第二天一大早,曹振東就吩咐孫天佑安排警衞營人員,打掃衞生,迎接蕭華到來。天佑就帶領大家,清掃屋子、街道,擦桌子抹板凳一通忙活。打掃完後,曹振東又吩咐廚房,殺雞宰羊準備午飯,招待蕭司令。


 離約定時間不到一小時了,曹振東就派一個團長帶着天佑幾個人騎馬前去迎着蕭華,然後下令所有營級以上幹部準備到北城門迎接。


  很快,天佑就派一個警衞回來報告,説已經迎上蕭華他們,現在已經過了化樓了,趕緊準備迎接。    曹振東、徐仲陽等剛到了北城門口不大一會兒,就見天佑他們引着幾個人騎馬過來了,前面四個人,有兩個認識,曾國華和孫繼先,另外兩個人,一個也就二十出頭,另一個大點也就二十六七,後面幾個看穿衣打扮是警衞人員,心裏正納悶,哪一個是蕭華呢?天佑他們已經來到跟前,下了馬,天佑指着那個年輕人對曹振東他們説:這是蕭司令,又指着另一個人,這是符竹庭主任,曹振東心裏就一愣,這就是大名鼎鼎的蕭華?還是個娃娃啊!這麼點年齡就當司令?腦海不自覺就閃過一句話: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啊!


 這是徐司令,這是曹司令!天佑又指着曹振東和徐仲陽給蕭華介紹,曹振東還在愣神呢,蕭華就已經把手伸過來了,曹振東趕緊伸出手去,握住了蕭華的手,雙方寒暄幾句,就向城裏司令部走去。


 到了司令部,落座,上茶,然後賓主就聊了起來。不聊不要緊,這一聊,曹振東、徐仲陽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大吃一驚,人真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蕭華年紀輕輕不簡單啊!這司令真不是白給的,不簡單!就見蕭華,從國內形勢講到國際形勢,從日本講到中國,又從日本軍隊講到中國軍隊,從共產黨講到國民黨,又講了抗日民族統一陣線,講了抗日戰爭和持久戰,講的是頭頭是道,句句在理,饒是這曹振東、徐仲陽都留過學,見多識廣,也被蕭華的講話深深折服。這蕭華這麼點年紀就這麼厲害,共產黨真是藏龍卧虎啊!他們真是做大事的人!一旁負責沏茶倒水的天佑更是對蕭華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樣是二十來歲,看看人家蕭華再看看自己,天佑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幹,成為一個優秀的人。


  蕭華和曹振東他們從吃了午飯又一直聊到太陽發黃,還意猶未盡,大有相見恨晚之意,蕭華一看不早了,就打住了話題,向曹振東徐仲陽告辭,並盛情邀請他們到樂陵抗日縱隊去參觀、做客,曹振東爽快的答應了。

                         

(八)


 幾天後,曹振東、徐仲陽和幾個團長以及天佑他們幾個警衞人員就去了樂陵,蕭華熱情的接待了他們,帶他們參觀了抗日挺近縱隊司令部和後勤機關、抗日軍政幹校、部隊營地,又觀看了戰士們的訓練過程,曹振東他們又一次被八路軍戰士嚴明的軍容軍紀,紮實的訓練,高昂的士氣所深深折服。吃飯時,蕭華問曹振東,願不願意加入八路軍,攜手共同抗日,這句話也正中曹振東的下懷,他這幾天也正考慮這個問題,但嘴上還是委婉的説,等我們回去考慮一下,過幾天給你個回話!


 從樂陵回來後,曹振東又召集大家開了一個會,商量加入八路軍的事,曹振東説:眼下形勢越來越嚴峻,日本人馬上就要反撲回來,我們雖然人馬不少,但抗日打鬼子我們沒有經驗,更不會打游擊,國軍目前都撤出了山東,我們就像沒爹沒孃的孩子,沒人管沒人顧,沒有依靠,八路軍作戰經驗豐富,善打游擊戰,他們勢力又大,我們投靠八路軍也好有個靠山,心裏有底!徐仲陽本來不同意加入八路軍,但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一直是流動政府,他已好長時間沒聯繫上上級了,所以也就沒有再説什麼。 


    經過磋商,曹振東的同盟軍第十支隊被蕭華收編為八路軍東進抗日挺近縱隊第七支隊,番號洛陽支隊,曹振東任支隊長,並派以楊忠為首的八路軍代表進駐洛陽支隊各個團,幫助他們進行思想政治工作,又抽調部分連以上幹部分批到八路軍樂陵軍政幹校學習。


 天佑也在第一批赴樂陵學習之列,通過半個多月的學習,天佑對八路軍共產黨又有了更深的認識,對抗日戰爭更有了信心。從內心裏十分嚮往加入共產黨八路軍,就想留在樂陵不回德平了,但又不知如何跟曹振東説這件事。學習結束,他順便回家看了看父母,跟他爹孫鳳堂説起這事,孫鳳堂就説:自古以來,良臣不侍二主,曹司令對你不薄,有知遇之恩,做人不能壞了良心,咱不能幹那事,再説,跟着曹司令不也是抗日打鬼子嗎?父親的一席話説的天佑一時也沒了話説,覺得父親説的也有道理,就暫時把這事撂下了。


  韓復榘被蔣介石誘殺後,沈鴻烈被任命為山東省政府主席,自打他上任一來,他的省政府為了躲避日本軍隊一直是流動的,所以,他一直沒有分出心來視察下面各縣市的抗日工作,更不清楚下面有多少地方抗日武裝,等安頓下來以後,他準備下去看看各地的情況。摸摸底,順便安撫一下各個地方的抗日武裝。


 十月的時候,沈鴻烈來到德平視察,徐仲陽組織德平各界人士夾道歡迎。沈鴻烈在惠民的時候,就聽説了曹振東的隊伍被蕭華收編了,就老大的不高興,來到後就衝徐仲陽發起火來,沈鴻烈説:黨國派你來組織德平抗日武裝,你把政府的公安隊、保安隊組建了游擊隊,游擊隊歸屬於黨國,你們怎麼能再投奔八路軍呢?不行!要馬上撤出來!沈鴻烈一番話説的徐仲陽也是沒了話説,曹振東就往抗日統一陣線上扯,説我們沒有作戰經驗,黨國的部隊又都不在山東,我們沒依沒靠,加入八路軍也是為了更好的抗日打鬼子。沈鴻烈打斷了他:困難只是暫時的,黨國軍隊早晚要反攻回來的,不管怎樣你們也不能投靠共產黨! 


 沈鴻烈走後不多天,國民黨山東省政府就下來了委任狀,把曹振東的洛陽支隊劃為山東省獨立保安第五旅,又把樂陵、商河、德平、臨邑、陵縣、德縣劃為山東第十五專區,任命徐仲陽為專員,保安司令,曹振東為保安副司令,兼五旅旅長。 


 曹振東、徐仲陽接到委任狀後是既高興又犯愁,高興的是終於得到國民政府的認可,並且都高升了,犯愁的是國民黨不能惹,共產黨也惹不起啊!剛接受了八路軍改編,又接受了國民政府委任,怎麼去跟蕭華解釋呢?最後他們商量決定,派人把國民政府的委任狀拿給八路軍看,讓他們看這事怎麼辦,我們畢竟是國民政府的人,也不敢違背上邊的命令,於是派董靜亭、天佑去樂陵跟八路軍交涉。


 天佑他們到了樂陵,蕭華正和符竹庭商量南下的事情,曾國華接待了他們,一聽這事,就報告了蕭華,蕭華考慮了一會兒,就和曾國華説,你告訴他們,一是曹振東帶着他的隊伍和我們南下,如不願南下去留隨意!


 天佑他們回來後把蕭華的意思報告了曹振東,曹振東就説,我們的隊伍大都是本鄉本土的人,而且有些都有家室,我們也沒有打游擊的經驗,南下是不行的,但我們雖然不跟蕭華走,只要八路軍不嫌棄,我們仍然是八路軍洛陽支隊,我們還會和八路軍游擊隊聯合起來,一起抗日打鬼子,而且,無論什麼時候,我們也不會和八路軍為敵作對!  

 

   (九)   

  

    日本軍隊沿津浦鐵路一直往南打,由於戰線太長兵力不足,沒有在後面留下部隊據守,所以,日本人打過去以後,有些縣市一直還是國民政府統治,等日本軍隊騰出手來後,他們就又反撲回來。


       臘月十一,日軍指揮官長谷川帶領一千多鬼子向德平撲來,日軍都是精鋭部隊,坦克、迫擊炮、擲彈筒,輕重機槍都有,硬碰硬是不行,曹振東就把駐守德平城的部隊撤了出來,並派人報告八路軍第五支隊(永興支隊),曾國華早已知道日本軍隊來了,就和曹振東聯絡,趁敵人立足未穩,情況不熟,給他來個突然襲擊,打他個措手不及,殺殺日本人的威風,兩邊商議,臘月十三夜裏襲擊德平城的日本軍隊,由曹振東的五旅負責攻打東門、南門,永興支隊負責打西門、北門。 


          臘月十三晚上,曹振東做了戰前動員,他説:弟兄們!日本人侵佔我們的家鄉,糟蹋我們的姐妹,害得我們有家不能回,今天晚上,我們要和八路軍游擊隊一起打鬼子,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我們都是堂堂七尺男兒,今天都給我狠狠的打!……   


       到了約定的時間,五旅率先在東門南門開始攻城。打仗打的就是個士氣,哀兵必勝,五旅的戰士們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堂堂大中華叫小日本給欺負、糟踐,害得我們有家不能回,今天打他個狗日的!一時間,機槍、步槍、手榴彈爆炸聲、喊殺聲響徹夜空,立足未穩的日本軍隊,做夢也沒想到有人敢來攻城,倉促應戰,一時間雙方交起手來。那邊八路軍永興支隊看到日本人都集中到東門南門阻擊曹五旅去了,就悄悄的架起雲梯,進了城裏,為防止日軍發現,一律不準開槍,游擊隊員先用大刀把守門的日軍砍死,又摸到日軍的軍火庫門口,把守衞軍火庫的日軍也砍死,就打開倉庫門,把日軍的槍支彈藥往早就準備好的車子上裝……


         五旅攻進城門後就和日軍展開了街道戰、巷戰,德平城裏是五旅戰士們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了,街頭巷尾,大小衚衕,犄角旮旯,都瞭如指掌,日本軍隊初來乍到,哪裏都不熟悉,光有捱打的份,縱是有重武器也用不開,一時間,哭爹喊娘,死傷很多。


      戰鬥進行到快天明的時候,曹振東估計搶運槍支彈藥的八路軍游擊隊已經出城了,就下命令邊打邊撤,不能戀戰,等天明瞭就對自己不利了,於是,五旅的戰士們邊打邊退。


        等日軍追趕曹振東部隊回來的時候,八路軍游擊隊早已把敵人的武器彈藥運到了城外的安全地帶。這次戰鬥,炸燬日軍軍車數十輛,日軍傷亡三百多人,五旅戰士死傷百餘人,狠狠的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


         據説,那天夜裏,戰鬥正激烈的時候,有人看到一個長着獅頭、鹿角、馬身、龍尾,身上佈滿閃光鱗片,通體雪白的一物從德平城的上空呼嘯而去,有人説那是白麟。


       保佑了德平老百姓上千年的白麟騰空而去,不知是吉還是兇?(未完待續)


轉發是咱們之間最好的儀式感!

   


https://hk.wxwenku.com/d/200754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