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令勤:馬頰河水長又長(4—6)

喬木的天空2019-06-03 12:08:05



馬頰河水長又長

孟令勤  著

                               

(四)


民國261937)年秋後的一天,農村剛種完麥子,一大早,朱二就挑着兩個魚桶上德平城裏去賣魚,頭一天他打了不少魚,鯽魚、鰱魚、黑魚、還有幾條大鯉魚和鮎魚。他盤算着把魚賣了,到老彌家酒坊打上幾斤酒,再買點下酒菜,回來和孫鳳堂好好喝一壺,哥倆有一陣子沒在一塊喝酒了。            


走了約摸一個時辰,朱二就到了德平北城門口,和守門的打了個招呼,進了門直奔魚市而去。到了魚市,邊和熟人説笑,邊找好地方,擺好魚桶,看時間還早,就交代鄰攤的人給幫忙看着點,然後就到附近的小吃攤要了兩個窩頭一碗老豆腐吃起飯來。       


   德平縣城可算是老縣城了,歷史悠久,人傑地靈,這裏歷史上出過很多名人,擊鼓罵曹的彌衡,唐代詩人孟郊,明朝柱國名臣葛守禮,書法家郭湛都是德平人,宋朝詩人黃庭堅還在這裏當過鎮監。


相傳這裏還有一隻千年麒麟,長着獅頭、馬身、龍尾,身上遍佈着麟甲、通體雪白。傳説有一年夏天大旱,蟬喘雷幹,舌敝脣焦,馬頰河干涸的連一滴水都沒了,地裏的棒苗蔫的好像點火就着,老百姓急得沒辦法,紛紛燒香磕頭禱告,祈求老天能夠施捨一場大雨,救救德平的黎民百姓,正禱告間,人們看到在德平的上空出現了一隻白麟,左右盤旋後,騰空而上,直衝雲霄,多半天過後,突然黑雲密佈,瓢潑大雨一連下了兩個時辰,雨過天晴後,雨水溝滿壕平,老百姓喜極而涕,都説是白麟上天宮稟明玉帝,玉帝下旨給德平這一帶下的大雨。傳説還有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曾經看到過它從德平城的上空盤旋逡巡後又飛到文廟附近就不見了,也不知它住在何處。人們都説正是因為有這隻白麟保佑着,這些年來德平的老百姓才能安居樂業,風調雨順,沒攤上大的天災人禍。為了表示對白麟的敬仰,人們把縣城的書院稱作白麟書院,新式教育出現後,叫白麟小學,現在叫白麟高小。             


朱二吃完了早飯,回到他的魚攤前,邊和人聊着閒天,邊等着買魚的主顧。正説話間,忽然聽到從西北方向傳來轟轟嗡嗡的聲音,人們都抬起頭仰着臉向着西北方向看去,眨眼的功夫,就看見天上飛過來幾個黑乎乎的東西,樣子有點像蜻蜓,但個頭又很大,前面好像還有個輪子在轉,人們正好奇的看着,不知道這是啥怪物,就見從這東西肚子底下像拉屎一樣,撲噠撲噠掉下來幾塊東西,不好!快跑!這是飛機扔炸彈,有人高喊,集上的人像無頭的蒼蠅一樣亂跑,緊接着就聽到幾聲震耳的爆炸聲。飛機並沒有停留,接着朝南邊的方向飛去了,過了一會兒,有人就從警察隊的人口中得知,這是日本人的飛機,剛才的炸彈有落到縣衙大院的,有落到老百姓的場院的,還有落到護城河裏的,炸塌了兩間房,還炸死了一個人,兩頭牛,五隻蛤蟆,幾十條魚。幸虧沒落到人多的地方。一時間,人心惶惶,朱二也不敢再賣魚了,挑起魚桶,給老彌家酒坊送去幾條,給賣窩頭的老郭一些,剩餘的全送到了德福齋飯店,也不要錢就匆匆挑着魚桶出了城,往家趕去。            


 到了第二天,有從臨邑跑回河南劉村的唸書娃娃説,那是日本的飛機從滄州飛過來轟炸臨邑的,順便在德平丟了幾顆炸彈,現在,日軍正攻打臨邑呢!臨邑怕是保不住了!       


 七七事變後,日本軍隊沿着津浦鐵路線一路往南打,很快就打到德縣(德州),攻下德縣後,又沿着濟南公路來攻打臨邑,進一步攻打濟南。韓復榘一開始是真心抗日的,他們夜襲桑園車站,血戰德縣,現在又堅守臨邑,打的很勇敢,很頑強,光在德縣,韓復榘的三個師就損失了大半,後來,韓復榘看到蔣介石不是真心配合他,還撤走了許諾給他的一個重炮旅,這韓復榘是軍閥出身,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不戰而退,日軍攻下臨邑後,濟南不攻自破。        


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也造就了中國大大小小各派軍閥,這些軍閥的有一個共性,實力不足的時候,找一個靠山,借人之力壯大自己,羽翼豐滿以後,就自立山頭,野心開始膨脹,他們想的不是如何救百姓與水火之中,而是自己的前程,有朝一日執掌天下,稱霸業。為了這個目標,今天張作霖可以打孫傳芳、吳佩孚,明天也可以聯合孫傳芳、吳佩孚打北伐軍,到頭來,遭殃的只有老百姓。        

 

日本的飛機在德平上空轉了一圈,丟了幾顆炸彈,德平的賈縣長就嚇跑了,臨走,還沒忘記帶走縣政府的大印和大量的銀元。一時間,德平縣政府形同虛設。      

  

 (五) 


 七七事變後,日本軍隊開始了全面侵華戰爭,國內局勢更加動盪,老百姓人心惶惶,國民黨山東省政府在煙台找到了徐仲陽,委任他為德平縣黨部書記,負責組織德平的地方武裝,保衞家鄉,維持地方治安。徐仲陽是德平縣徐家村人,剛從日本留學回來不久,他到達德平後,很快就組建了保安隊,分別駐守在奎台和鄭店等四個重鎮。       


賈縣長逃跑後,德平縣政府形同無有,秩序更加混亂,徐仲陽也自感壓力重重,他覺得自己領導隊伍是門外漢,就想找一位有經驗的人來領導德平的武裝。找誰呢?他就想到了他的同鄉,曹家村人曹振東。 

 

 這曹振東可不是一般人,早些年就讀於山東美術專科學校,畢業後正趕上德平縣公開招考人民自衞團團長,他就去了,結果一舉考中,他在民團任上一干就是六年,後來因為頭暈病發作,就辭去了團長職務。在濟南看病期間,還遭到了韓復榘的誣陷和敲詐,把他關進大牢,最後德平縣政府出面把他保了出來,出來後,他一氣之下就考取了國民政府免費去日本留學的名額,就讀於東京帝國大學,37年夏天回國度暑假,盧溝橋事變就爆發了。


 曹振東忌憚以前遭韓復榘誣陷的事,不想再從戎,還想繼續去日本完成他的學業,徐仲陽就勸他:現在是國家危難時刻,日本人侵佔我們的領土,都打到我們家門口了,你咋還想上他們國家讀書呢?你在那裏能安下心來嗎?國家危難,匹夫有責,你也是有血有肉的七尺男兒啊!別去了!跟我們幹吧!你領導隊伍比我有經驗,咱們一起組建德平的抗日武裝,打鬼子,保家鄉,為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盡一份力量!


  一席話説的曹振東也是熱血沸騰,就答應了徐仲陽,説幹就幹,他們以原來的公安隊、保安隊為基礎,組建了德平的抗日武裝冀魯邊抗日遊擊隊,由徐仲陽任司令,曹振東為副司令,主抓隊伍,董靜亭為參謀長。又貼出告示,面向全縣,招收新兵,特別歡迎廣大愛國青年學生參加游擊隊。


 孫鳳堂的兒子孫天佑從師範講習所畢業後,七七事變爆發,他沒有事幹,就臨時在他姐姐若雲的酒坊裏幫忙,看到告示,心裏正琢磨這事呢!就有同學來約他一起去參加游擊隊,天佑沒有猶豫就説:好!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咱這就去!姐姐若雲説:你不回家跟咱爹商量一下嗎?天佑就説來不及了,先報了名再説!


 來到報名處,接待人員看是青年學生,登記後,就領着他們走向後面的屋子,進了門,就見屋裏桌子後面坐着一個人,接待人員説了聲:曹司令,這幾個青年學生是來報名參加游擊隊的!曹振東面帶笑容示意他們坐下,天佑以前聽説過曹振東,但從沒見過,他目測,這曹振東應該有一米八多,比自己還高,身材魁梧,但長得斯斯文文,一看就是知識分子,也沒有司令的架子。曹振東就問他們:你們願意參加游擊隊?天佑他們齊聲説願意,曹振東又説:好!現在正是國家危難時刻,德平需要你們這些愛國青年,游擊隊需要你們這些既有文化又有熱情的學生,既然來了,就安下心來好好幹,苦練殺敵本領,有朝一日,把日本鬼子趕出山東,趕出中國!天佑他們高聲回答:是!司令!


  短短几個月,游擊隊就招收了八九百人,下設團、營、連、排、班,又設了司令部、參謀處、軍法處,另有一個騎兵隊,還有一個保衞司令部的衞隊營。又設了一個被服廠,部隊統一着裝,一個槍械修理所,修理、組配槍支,還能製造帶木把的手榴彈。


一切就緒後,部隊開始訓練,射擊、刺殺、投彈、格鬥,部隊在西門外訓練,在城東就能聽到戰士們震天的口號聲,一時間,士氣高漲!


 天佑因為有文化,訓練又刻苦,在各項訓練中成績名列前茅,很快就脱穎而出。曹振東是知識分子,喜歡像天佑這樣文武全才的人,很快,就把他提拔到自己身邊,並升任衞隊營排長。


 快過年的時候,部隊訓練結束,天佑請了兩天假回到河南劉村。孫鳳堂看到兒子身穿軍服威風凜凜的回來,心裏是既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兒子長大了,有出息,若是在部隊上幹好了,混個一官半職,也算為老孫家爭了口光,擔心的是當兵就要打仗,打仗就要死人,子彈不長眼,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他可是老孫家的獨苗啊!又想到當年他爹遭土匪綁票丟了性命,心裏又是一陣難過。


 村裏人看到天佑參加了游擊隊,還在曹司令身邊當差,都十分的羨慕,紛紛誇天佑有出息,不由得就高看一眼。

      

       

 韓子玉的二兒子韓金武在德平南關的農科學校畢業後,也沒有事做,游擊隊招人的時候就也想參加,被他爹攔下了,韓子玉就説:現在時局動盪,不穩定,以後説不定是誰的天下呢!看看再説吧!金武心裏不願意,但嘴上也沒有違拗他爹,韓子玉這兩年也不省心,他的大兒子金文染上了賭博的惡習,起先是叫村長的兒子韓子成帶壞的,在村裏小賭,賭口吃喝,後來就出村去賭,贏了錢就到德平城裏吃喝玩樂,輸了錢賬主子就到家裏來跟韓子玉要錢,氣的韓子玉臭揍了金文一頓,但這金文不長記性,過幾天又去賭了,家裏的活不幹不説,有時幾天幾夜也不回來,舍下一個熱情似火的媳婦巧梅在家裏也不管不顧。         


 (六)   


 天佑在家呆了兩天就趕緊回部隊了,馬上過年了,曹振東給年齡大些有家室的人放了幾天假,年輕守城的戰士不準回家,衞隊營除了正副營長,別人也都沒放假,臨時由天佑負責衞隊營的事物。另外還有駐守在奎台和鄭店的部隊沒有放假。


 德平城的老百姓還和往常一樣,三十晚上點篝火,放鞭炮,除夕夜吃餃子,初一早上拜大年,初二開始走親戚串門子。游擊隊過年伙食也提了上來,雞鴨魚肉頓頓都有,三十中午還讓大夥喝了酒。一時間,到處瀰漫着過年的氣氛。


 初六晚上,天佑查看完崗哨,回到屋裏,躺下身剛想睡覺,就聽見南門方向傳來了激烈的槍聲,他趕緊一骨碌爬起來,向門外跑去,跑出沒多遠,迎面正碰上從城門跑回來報告的士兵:不好了,有人攻城!天佑趕緊問:誰攻城?日本人嗎?不是,好像是張老十的人!張老十?天佑正發愣,曹振東聽到槍響也從住處跑來了,他簡單問了問,就跑向司令部辦公室,進了門,先摸電話,一打還通,就邊打電話給奎台和鄭店的駐軍趕緊來救援,邊吩咐天佑安排人,準備防守,阻擊敵人。天佑趕緊集合了衞隊營的人,分別佈置在司令部大門口、房頂上、院牆內,剛安排好人員,敵人就攻過來了,就聽有人高喊:我們是冀魯邊游擊隊張司令的人,叫曹振東馬上出來投降,有敢反抗的一個不留!曹振東一聽,果然是張老十!頓時火冒三丈,向天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打,天佑高喊一聲:弟兄們,給我狠狠的打!一時間,槍聲,手榴彈聲急如爆豆!一下子把張老十的人打倒一大片,張老十一看不好,吩咐手下後退三十米,他仗着自己有兩挺機槍,就架起機槍掃射,打了一陣,見沒有動靜了,以為把曹振東的人打死了,就又命令向前衝,張老十的人在明處,天佑他們在暗處,機槍一打,天佑他們就躲起來張老十的人一往前衝,天佑他們就又是一排子打,張老十就又趕緊後退,一時間也攻不進去。


 七七事變後,各種道會組織、遊雜武裝都打着抗日的旗號組建游擊隊,趁機搶佔地盤。張老十原來是土匪,長期活動在臨邑商河一帶,他也建了個游擊隊,名字也叫冀魯邊抗日遊擊隊,但不如曹振東勢大人多,曹振東想收編他,張老十不服氣,就想趁着過年,曹振東的部隊警戒鬆懈,來攻佔德平城,吃掉曹振東。


張老十一看久攻不下,氣的破口大罵,正想再組織進攻,就聽見南、北城門處都響起了槍聲和喊殺聲,心想不好,曹振東的救兵到了,趕緊撤,要不然今天非栽在這裏不可。就吩咐手下邊打邊向東門撤。曹振東一看救兵來了,頓時一顆懸着的心放下了,他大喊一聲,弟兄們!我們的救兵到了,給我追!天佑他們從房頂上跳下來就追了上去,但張老十有機槍斷後,他們也不敢太靠近,就這樣,裏外夾擊,把張老十攆出了德平城。


 張老十跑到了商河,曹振東緊追不捨,非要置張老十於死地。把張老十包圍了起來,攻打了半個月,也沒攻下來,張老十卻沉不住氣了,他的糧草接濟不上了,於是就派人向曹振東求和,説願意歸順曹振東,經過磋商,曹振東不計前嫌,把張老十收編了過來。


 經過這一仗,曹振東聲威大振,一些小股武裝紛紛投奔曹振東,再加上張老十的人馬,曹振東的隊伍迅速擴大到兩千多人,劃分成五個團,天佑因為在這次戰鬥中表現突出,立了功,被曹振東破格提拔為警衞營副營長。


惠民還有個劉景良,他的勢力也不小。這劉景良原來是韓復榘手下的一個副官營長,韓復榘被蔣介石誘捕槍殺後,劉景惠就在惠民拉起隊伍,他打着正統國民黨的旗號要收編曹振東,曹振東本來就看不慣劉景良的所作所為,又加上他恨韓復榘當年誣陷他,就堅決不同意,為了抗衡劉景良,就聯合德縣的李玉雙、吳橋的張國基、寧津的張立志等成立了華北抗日同盟軍,曹振東人馬最多,戰鬥力也最強,被劃為同盟軍第十支隊,司令部設在義渡口,徐仲陽任同盟軍司令,曹振東任副司令兼第十支隊司令。(未完待續)

轉發是咱們之間最好的儀式感!

   


https://hk.wxwenku.com/d/200754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