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中國該有的動畫,純手繪中國風短片《相思》破5000萬點擊!

視覺行者2018-04-10 17:57:04

【阪本龍一】


不羈地年輕,優雅地老去。


如果提到日本著名的作曲家,

你是否第一時間想到的是

宮崎駿的御用配樂師久石讓



這位曾經為《千與千尋》,

《哈爾的移動城堡》

等知名電影創作背景樂,

並拿下無數音樂大獎的作曲大師,

確實是當今日本

知名度最高的音樂家。



但在日本,

還有一位比肩久石讓的作曲家

令無數粉絲瘋狂。


“天后”王菲曾將他唱進歌裏,

東野圭吾將他寫進書裏,

甚至,著名的服裝品牌Kenzo

還曾將他的照片印在服裝上。



他就是阪本龍一,

粉絲們更習慣於喊他“教授”。


阪本龍一


對音樂瞭解不深的朋友

或許會覺得

阪本龍一的名字稍顯生疏,

但他曾合作過的電影卻一定

不會讓你感到陌生。


意大利著名導演貝託魯奇的

《末代皇帝》,《遮蔽的天空》,

《小活佛》,

到日本著名導演大島渚的

《戰場上的聖誕快樂》,

再到由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主演的

劇情電影《荒野獵人》......

其背後的配樂,都由他一人操刀。



《末代皇帝》


其中,阪本龍一還憑藉

《戰場上的聖誕快樂》中的配樂,

獲得英國電影學院獎;

憑藉《末代皇帝》,

拿下1988年的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甚至有樂評人曾説過:

“頭一次因為一首配樂,

而想要去看一部電影。”


《戰場上的聖快樂》

《遮蔽的天空》

《荒野獵人》


除了電影配樂,

他還曾出過二十餘張個人專輯,

且每一張都風格各異,

從古典到現代,從電子到搖滾。

他從不將自己的音樂

拘泥於任何一個領域,

卻能夠將多種音樂風格完美結合。



如今的他,在日本乃至亞洲的

先鋒電子樂,爵士樂,實驗搖滾,

電影音樂領域,

都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年輕時的阪本龍一


當然,讓全世界的文藝青年

為之瘋狂的阪本龍一,

其魅力不僅僅來源於他的成就,

更多的,是他對於生活與職業的

“不屈服性”。



他從不刻意地去規劃創作的風格,

而是根據不同時段的心境與

生活經歷給予的感受

去創作貼合當下的作品。


並且,他興趣廣泛,才華橫溢,

年輕時就有着一張

帥氣而憂鬱的臉龐,直到今日,

這份源於骨子裏的典雅氣質

仍體現於他的身體力行中。



年少成名,天賦異稟,

無數成就於一身,

卻又在花甲之年患上癌症。

這樣一位充滿傳奇性的

音樂大師,

背後又有着怎樣的故事?



1952年,阪本龍一出生於東京。

父親是知名出版社的圖書編輯,

母親則是自由設計師,

熱愛現代音樂。

在這樣的氛圍下,

阪本龍一從一出生

就深受文化與藝術的薰陶。



三歲開始學習鋼琴,

十歲學習作曲,

高中畢業順利

進入東京藝術大學作曲系。

阪本龍一的音樂之路可以説是

非常正統而專業了。

但科班學習古典樂的阪本龍一

內心卻是個對任何事物

都充滿好奇心的男孩。



高中與大學時期,

他時常逃課,

去新宿的爵士咖啡館與

當時的學運分子們交談,

交女友,泡電影院,

研究哲學,參與遊行,

還嘗試寫前衞戲劇和小説。



在當時的他看來,

音樂並不是一定要去做的事,

表達觀點的方式有很多,

如果桎梏於一種媒介,

就太單調了。

所以阪本龍一總是拒絕確定。



阪本龍一人生的轉折點,

應該是在26歲那一年,

剛剛碩士畢業的他,

似乎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狀態:

脱離了早年桀驁不馴的性格,

逐漸穩重成熟,

同時也確立了那一時間段,

他的人生目標。


他通宵達旦地工作,

創作出個人第一張專輯

《Thousand Knives》。

同時,還與細野晴臣、高橋幸宏

一起組建了自己的樂隊Y.M.O



“教授”的外號也是源於

樂隊成員高橋幸宏,

初次相識時,高橋聽説阪本龍一

音樂系碩士的身份,

非常驚訝。

於是半開玩笑地説:

“你未來一定會當教授吧。”


這個梗後來不斷地被提及,

加上阪本龍一自帶儒雅氣質,

以至於粉絲們乾脆就直接喊起了

阪本龍一“教授”的稱呼。



80年代的日本正發展繁榮,

“教授”和細野還有高橋,

將風格對準了當時

還未發展起來的電子樂。

他們深知西洋古典樂早已落後,

未來的趨勢應該是

更具現代感的音樂風格。

同時他們也渴望用黃種人電子樂

來向世界展示亞洲音樂文化。



或許優秀的人天生就不平凡。

第一張專輯發售後,

本着“玩音樂”的Y.M.O.竟然成為了

代表日本音樂的文化潮流。

他們在歐洲巡演,並大獲成功。

而第二張專輯《Solid State Survivor

還未發行,光是預售就達到

二十萬張的驚人銷量。


不久後,邁克爾·傑克遜還填詞翻唱了

其中的最著名的

《BEHIND THE MASK》。



然而,再優秀的樂隊

也終會有解散的一天。

成為巨星後的三人

都有些迷茫和措手不及,

加上每個人都個性鮮明,

Y.M.O.最終逐漸走向分離。

但毋庸置疑,這個雖然只

成立五年的樂隊,

卻對亞洲電子樂領域,

有着不可泯滅的成就。



離開樂隊後的“教授”,

並沒有停下前進的步伐。

他參演了著名導演大島渚的電影

《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

這是他第一次演戲,

而與他搭戲的,

是英國搖滾巨星大衞·鮑伊

和日本著名導演,演員北野武。



青澀的演技讓不是科班出生的“教授”

對自己感到“丟臉”,但顯然,

他的音樂成就已經蓋過了

演技的不足。


他為電影配樂的插曲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已經成為了他家喻户曉的作品之一。

而電影中,他與大衞·鮑伊

跨國同性之戀,

至今仍被奉為銀屏經典。



“教授”的傳奇仍在繼續。

《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

在戛納參加電影節

期間,通過導演的介紹,

他認識了貝託魯奇。

當時的阪本龍一隻覺得興奮,

卻沒想到,三年後,

他竟有幸被邀請拍攝貝託魯奇

的最新電影《末代皇帝》。



電影中,阪本飾演的是

監視溥儀的日本軍官甘粕正彥。

雖然戲份不多,

但阪本龍一還是花了很久的時間

去琢磨這個角色。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隨着劇情的發展,臨近在紫禁城拍攝溥儀登基為偽滿洲國皇帝的這場戲時貝託魯奇突然打來電話,希望阪本可以為之創作一首背景樂。


在此之前從未了解中國音樂的阪本龍一感到非常突然,但貝託魯奇卻拿另一位作曲家來激發阪本的潛力:“不管是什麼樣的音樂,埃尼奧可都是當場就立刻寫出的哦。”


《末代皇帝》拍攝片場,貝託魯奇與阪本龍一


無奈之下,

當時還在長春拍攝另一場戲的

阪本龍一隻能用借來的

一架嚴重走音的鋼琴進行創作。



這首登基樂創作結束後的不久,電影的拍攝也逐漸結束了。


阪本龍一前往倫敦準備新的工作,卻突然接到製片人的電話,要求阪本在一星期內幫電影完成所有的配樂。


因為原本合作的作曲家創作的配樂導演不太滿意。



沒有辦法,阪本龍一隻能硬着頭皮接下這個任務,他讓導演將時間放寬至2周,並回到日本的家中潛心創作。


為了瞭解中國傳統樂,阪本龍一跑遍了所有音像店,買下二胡,古箏,琵琶...的CD,反覆地聽,反覆地思考,琢磨,創作。



2周44首曲子,

這樣難以想象的任務量,

阪本不僅按時完成,

還完成得極為出色,

完全超出了貝託魯奇的預期。

最終,《末代皇帝》的配樂

橫掃奧斯卡獎、格萊美獎以及金球獎。



《末代皇帝》配樂最大的特點,

就是有着強烈的代入感,

如果用當代著名音樂評論家田藝苗

的話來説,就是:

將東方韻味融入西方管絃樂隊的技法,

營造了一種沉鬱頓挫的

感性風格深深地打動了觀眾。

這樣的才氣,不得不讓人驚歎。



接下來的二十年,

“教授”一直活躍於日本樂壇,

在為電影配樂的同時,

也堅持創作自己的個人專輯。



 “藝術家對自然環境、

人類社會的變化是最為敏感的。”

阪本的音樂離不開這些人類

無法逃避的問題。

這也是作為藝術家應有的態度。



他熱愛和平,

在2002年前往非洲肯尼亞

看望戰爭後受傷的難民;

他反對環境污染和核輻射,

2008年前往北極,

在巨大的冰川世界中,

體會到了“人類的渺小”;

2011年,福島核泄漏後,

他也曾前往那裏

為受傷的人民演奏那首經典的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阪本龍一部分個人專輯封面


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

2014年,

62歲的阪本龍一突然患上癌症。

他停下手頭所有的工作,

全身心投入治療和康復中。

將近三年的時間,

他消失在大眾的視線中。



再次歸來時,他已挺過

這場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

同時,一部以阪本龍一

為主題的紀錄片《終章》

在威尼斯電影節上映。

這部紀錄片也被《時尚先生》雜誌選為

“2018最佳電影”之一。



透過這部紀錄片,

我們看到了“教授”更多

不為人知的一面。

温柔,細膩以及沉浸音樂時的

專注和孤獨。



在功成名就的背後,

阪本龍一其實也是一個

與病魔抗爭的老人,

一個追逐內心聲音的孩子,

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少年,

一個會在雨中漫步的

孤獨的藝術家。



與死神擦肩而過是怎樣的感受?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

已是滿頭銀髮的阪本龍一

引用了電影《遮蔽的天空》中的台詞:

“你還能看到幾次滿月升起?

也許二十次,

但人們都覺得還有無數次機會。”

説出這句話時,

他仍帶着温潤謙遜的微笑。




時間所賦予我們的,

絕不僅僅是容顏的老去,

和無法逃脱的死亡。

如何優雅地老去?

似乎是每個人都需要思考的課題。

在“教授”身上,

我們看到了對生命和時間

超然的態度。



如今的阪本龍一繼續着

音樂的事業,

但他也學會了珍惜當下的時光,

只有每一天都不辜負,

才會在離開的時候不留遺憾。



鮑勃·迪倫的歌中曾唱到:

“一個人究竟要經歷多少路,

才能稱之為男人?”

四十年的音樂之路,

或許阪本龍一的經歷就

完美詮釋了作為一名偉大的

音樂家存在的目的與意義。

也祝願“教授”,

永遠年輕,永遠熱血澎湃。




【HOT】她嘗試在幾十個男人身上找回初吻,尋找不可描述的浪漫……

【HOT】張曉剛:何多苓是拜倫、肖邦和莫迪裏阿尼合體的現實版本

★史上最牛“畫販子”,一手炒紅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師!

★杜尚:藝術的虛妄和藝術之死

★百年一遇的物理天才愛因斯坦,居然還是個絕世渣男?!

★"中國當代藝術年鑑展2017"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盛大開幕

★陳丹青:世人笑他太狂傲,他卻笑答“我本就不是好人”



機構合作、廣告刊登、項目合作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

微信:liangkegang2018

試試回覆這些詞

不知道會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涉毒  紅色  偷窺欲  陳忠實  上帝視角  狂吐 

無人問津  奧斯卡  裸身  硬色情  自殺  IKEA 

包豪斯  公開認錯  搞死藝術  妓女  蜷川幸雄  世外桃源


“一本書看懂方力鈞”

歷時3年,嚴虹新書《方力鈞》上下冊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購買嚴虹新書《方力鈞》上下冊

https://weiwenku.net/d/200721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