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南大教授讀過所有存世唐詩,他的願望是做個導遊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9-05-31 02:17:27



2008年,由莫礪鋒教授主講的“詩歌唐朝”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節目中一經播出,便被大批喜愛中國古典詩詞的觀眾們所關注,並且反響十分熱烈。


莫老師是南京大學人文社科資深教授,中國內地第一位文學博士,現為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京大學中國詩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宋代文學學會會長。校園內,他被學生奉為“學術偶像”,深受敬愛。


“程門大師兄”莫礪鋒


南京大學是中國古代文學學科的學術重鎮,源遠流長,享譽海內外。這個優秀學術團隊的主體就是出自我國著名文史專家程千帆先生門下的“程門弟子”以及再傳弟子,莫礪鋒教授是程先生培養的第一位博士,被稱為“程門大師兄”



在程千帆門下的弟子中,據説程先生最器重和推重的就是莫礪鋒,程千帆與其他弟子談話,處處以莫礪鋒為標準。而莫礪鋒能投在程千帆門下,用莫礪鋒的話來講,是“前生有緣”


1966年,17歲的莫礪鋒從蘇州中學畢業,那時他的高考志願表填的是清華大學的電機工程系和數學力學系。然而,這張表格剛填好,大學之門忽然對他們那一代人關閉了。上山下鄉的時代浪潮下,莫礪鋒在太倉與泗縣做了10年的插隊知青,當1977年高考重新恢復時他27歲,重拾理科已經來不及,莫礪鋒不得不放棄了原來的工科夢。


“1977年,我考上了安徽大學的英語系。第二年為了把每個月的補貼由17塊變成35塊,我想到了考研究生,在查看了錄取冊子之後,我翻開了南京大學的招生簡章,看到英語專業的研究生需要考第二外語,我沒學過第二外語就肯定就考不了了。但是再往下我看到古代文學,覺得考的科目我能對付,於是當場決定改志願,一考就考上了,從此進入程門,成為程先生的研究生。”


進入“程門”之後,莫礪鋒與老師程千帆在人生經歷上的更多巧合,讓他們相信果真“前生有緣”……


▲程千帆先生

 

原來,他們師生二人均是因為偶然因素走上了古典文學的研究之路。1928年,程千帆考入教會學校金陵大學,被化學系錄取。


然而,到金陵大學報道時,他發現化學系的學費很貴,當時程先生家裏非常窮,交不起昂貴的學費。程先生看到中文系的學費很便宜,就和負責招生的人商量改讀了中文系。

 

 ▲師徒情深


“此為我和程先生的第一層緣分,説起第二層緣分,就有點苦澀了。”


莫礪鋒在農村插隊,當過10年的農民。1957年,程千帆在武漢被劃為“右派”,至1975年平反,他在農村做過18年的農民。“程老晚年時,有次我們在一起,他看到一片草地就説,這片草地夠50頭牛吃一天,我説差不多,差不多,我們都是內行……”


“我這人後來以古典詩歌研究作為終身職業,還是有一個內在的原因。就是當我在農村當知青過那種苦悶,而又看不到前途的生活時。是古典詩歌給了我營養,給了我靈魂上的滋潤,使我堅信人生是會變化的,古代詩人堅毅的人生精神滲透在作品中間,應該説是我的一個人生導師。”


給中國人的唐詩課


除了在“百家講壇”的詩歌講座以外,《莫礪鋒講唐詩課》是莫礪鋒教授面向大眾講授古典詩詞的一本入門書籍,這本書不是一部純學術性著作,而是由若干主題組成的一本讀詩札記。




四十課,基本涵蓋唐朝重要的詩歌和詩人,“名篇細讀”“詩人評説”“名篇小札”“問題探索”……這本書中,每篇主題下都羅列三五首詩詞,然後便是由這些詩詞所生髮出的意緒,以及對往事的回憶。通過莫老師的解讀,古典詩歌彷彿離我們並不那麼遙遠。


“這本書中,我在講述每一位詩人每一部作品的時候,所要傳達的,可以説都是我所體悟到的詩歌中的一種生命,一種生生不已的感發的力量。”莫礪鋒認為,閲讀中國古典詩歌,既可以培養我們有一顆美好的活潑不死的心靈,也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氣質和格局。


唐詩不僅是詩歌史上一座巍峨的高峯,亦是人類文明的珍貴獻禮。本書的目的並非對詩人、詩歌作一般性的概論,而是以專題的方式抽繹由初唐到晚唐詩歌的許多面向,除了釐清傳統文學史中對部分詩作的誤讀與偏見,更引領大家用不同的角度看待諸位著名詩人。



本書聚焦了唐朝最偉大的詩人:王維、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最偉大的詩作:《春江花月夜》《秋興八首》《獨不見》《燕歌行》《琵琶行》《錦瑟》;探討了包括:誰是唐代最偉大的詩人、李白詩歌的特點、杜甫詩歌的意向、生死相隔的唱酬詩等主題。


莫老師説他讀過存世的所有唐詩,面對愛好古典詩詞的大眾,面對猶如大山般氣象萬千的唐詩,他想做那個站在山口向遊客指點進山路徑和解説沿途風景的導遊。


也的確如此,莫老師在“唐詩課”這本書中旁徵博引了400餘首詩詞相互參照,經常援引中外學説深化論點,涵蓋了詩作創作時空背景的梳理、詩人性格與生活背景的尋索,以及對詩作意涵、主題等的不斷抽絲剝繭、層層探掘。

古典詩歌並沒有隨着時代而遠去,它依然與人們的生活發生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它鮮活地存在於當今的時代脈搏中,存在於我們腳下的每片土地裏,存在於人們的心靈深處。


金聖歎説過,“詩非異物,只是人人心頭舌尖所萬不獲已,必欲説出之一句説話耳。”


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它是每個人心裏都有,是每個人都想説出來的那句話。


“唐詩宋詞最核心的祕密,在於它寫的都是我們一般讀者心中共有的情感,它能讓所有使用漢語的人在特定的情境中找到情感的共鳴。”莫礪鋒説。



詩,它自始的存在方式並非在文學中,所以它也並不僅僅具有審美價值。很多時候,詩是超越文學的,它為我們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精神財富。


無論唐詩,抑或宋詞。那些一流詩人的作品裏,總有一種能引導我們向上的力量。蘇東坡是莫礪鋒最喜歡的詩人之一,在蘇軾的作品中,莫礪鋒找到了於逆境中抱緊風雨仍不屈服的錚錚鐵骨。


“蘇東坡的一生是風雨人生,他一生流放三次。在金山寺,有人拿出他的一幅肖像畫,請他在上面題詩,蘇東坡題了一首六言詩,‘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黃州、惠州、儋州都是他流放的地方,正好跟我插隊的經歷有些相似,都是在流放,蘇軾在這三個地方寫的一些作品深深地打動了我。”


中國古代對文學的評價往往是“人文並重”的,“那些流傳千古的作品,基本上是出自一流人品的詩人之手,在這些作品中,他們都是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內心和盤托出。”


“讀古人的作品就能聽到他們的心聲,也能得到一種教育作用。這個教育作用跟政治思想課上的生硬灌輸是不一樣的,它是一種通過審美感動,悄悄地浸入你心扉的一個過程。就像杜甫曾描寫過的成都雨夜,‘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文藝君薦書


點擊下圖即可購買

↓ ↓ ↓


《莫礪鋒講唐詩課》

莫礪鋒 著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或許你會喜歡


《御伽草紙》:日本的童話裏,竟有着如此銘心刻骨的慈悲

今天,我們為什麼還要聽古典音樂?

在書籍的大樹上奮力爬行 | 好書同盟第34期

江蘇文藝5月新書推薦

《罪岸·彼岸花》| 一場事先張揚的謀殺,只有花知曉





文 | 唐婧

圖 | 來自於網絡

美編 | 呂新月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文藝小店
愛我請給我好看!
https://hk.wxwenku.com/d/20069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