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正面剛!30年前日本輸掉芯片戰爭,美國這次還能得逞嗎?

米筐資本2019-05-29 15:36:45

煩請各位俠客,點擊關注【同福鏢局】

來源 / 大貓財經

作者 / 貓哥

正文約3488字,閲讀需要6分鐘

已獲授權轉載,文章觀點不代表本號立場


昨天,華為的老闆任正非接受了一個專訪,談怎麼面對美國打壓,三觀正氣場強,立馬就刷屏了,核心內容帶大家簡要回顧下,然後開始講講30年前日本是如何輸掉芯片戰爭的,美國的老套路還有沒有用?


 談美國打壓 

● “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 “我們一年前就受到美國實體管制了。美國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們的力量。 ”

● “大家要罵就罵美國政客,這件事不關美國企業什麼事情。”

● “華為的5G 是絕對不會受影響。在5G技術方面,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華為。”


 談後續計劃 

● “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芯片,要共同成長,但是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我們有備份。我們在‘和平時期’都是一半來自美國芯片,一半來自華為,我們不能孤立於世界。”

● “我們也能做美國芯片一樣的芯片,但不等於説我們就不買了。”

● “我們之前至少買高通5000萬套芯片,我們從來沒有抵制高通。”

● “操作系統華為會做,能做,但不一定是替代別人。”


 談差距與衝突 

● “美國科技深度和廣度上還是值得我們學習,很多小公司產品超級尖端,但是在我們的行當上(5G),我們做到了前列,但是整體國家而言,我們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


 談愛國 

● “目前對華為有兩種情緒,一種是鮮明的愛國主義支持華為,一種是華為綁架了全社會的愛國情緒。我們家人現在還在用蘋果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用華為手機。”

● “餘承東總説老闆不為我們宣傳。我們制止他們瞎喊口號,不要煽動民族情緒。”


 談孟晚舟事件 

● “春節的時候我判斷美國‘打擊’的時間出現是兩年以後,我們還有充分時間做準備,孟晚舟的事件讓我們意識到時間可能提前了。



華為的危機意識一直還是挺強的,2012年的時候,任正非就説,“如果他們突然斷了我們的糧食,安卓系統不給我用了,Windows Phone系統也不給我用了,我們是不是就傻了?”


身處第一線,他肯定能預感到這種遏制的力量,美國一貫就喜歡“整老二”,對英國、蘇聯、日本、歐盟、中國莫不如此,好維繫強勢地位,三十多年前,美國針對日本芯片業的崛起也不斷打壓,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正是特朗普非常推崇的人物。


這樣的景象正在重演,不過應該有不一樣的結果,估計任正非給大家帶來了更多的自信,下面這篇文章寫於去年12月,重新發下,讓我們靜觀結局。


01

二戰之後,日本開始一門心思發展經濟,科技是重中之重。

  

20世紀50年代,sony的創始人盛田昭夫到美國出差,引入了晶體管技術,這主要用來製造當時的高科技產品——收音機,很快成為爆款,其他公司紛紛引入晶體管,開始一窩蜂地製造收音機,本國消費能力有限,就用於出口。



1959年向美國出口了400萬台,6年之後達到了2400萬台,不過美國業內一致認為日本只是弄弄收音機之類的低端產品,對其構成不了實質性威脅。


更重要的是1959年,美國德州儀器的工程師Jack Kilby 發明了集成電路。到了1970年,IBM 宣佈在新推出的大型機中將使用半導體存儲器, 半導體存儲器開始替代磁芯,在半導體存儲器中佔據重要位置的DRAM內存芯片,成為一個巨大的市場。


而不論是半導體還是集成電路,當時的主要中心都在軍方,冷戰時期,這點是可以理解的,60年代,美國軍方的半導體需求超過了供應量的50%,集成電路達到了72%。


日本一點也沒閒着,緊隨美國的腳步。


美國搞出來集成電路沒兩年,日本也做了第一塊集成電路。美國整出DRAM芯片不久,日本NEC也推出了自己的DRAM 芯片,不過技術稍遜。


此時,美國開始搞事了。日本一個公司叫卡西歐,他們當時主要生產計算器(現在也很多),高峯時,他們公司的產品佔了全美市場的80%,1972年,美國藉口計算器傾銷,拒絕給日本提供核心 IC集成電路,日企大敗落,市場份額一個腰斬接一個腰斬,兩年後就降到27%。



日本急了,不給就自己造唄!他們當時採用的也是國家隊的模式,成立了”DRAM製法革新”國家項目,怎麼講?就是政府牽頭,聯合日立、NEC、富士通、三菱、東芝等等重要企業,大家湊份子籌資737億日元設立研究所,其中光主管部門通產省就補助了291億日元,佔39.5%。


02

他們怎麼搞呢?

❶ 研發搞“賽馬”,誰跑出來算誰的,因為很多項目的底層是相通的,所以各大企業各派人手一起研發,互相pk;

❷ 資金除了補貼還有接近於零的低息貸款;

❸ 市場搞保護,提高關税抵制美國產品,倡導國貨,儘管暫時差點,也能用。


到了1980年,當時最牛的科技公司美國惠普的測試結果表明,“日本貨的良品率遠遠高於美國貨”,龍頭公司NEC、東芝和日立的良品率,比有的美國著名公司高6倍。


有了這麼高的評價,日本公司的市場份額也不斷上漲,到了1980年,完全超過美國,成為半導體行業的霸主。1986年,日本半導體產業在 DRAM 份額佔到了80%。


但是“戰爭”的種子早已種下,早在1977年3月,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就得出結論:日本電子產業的成功,是在美國傾銷的結果。而為了保持美國電子產業的競爭力,美國政府必須介入這次爭端。美國政府認同了SIA的立場,圍繞芯片產業的產業戰爭,就此開始。


這裏需要了解一下美國對於高科技的戰略定位,儘管有貨幣優勢、有貿易優勢,但是美國的執政者一致認為——對於高科技的壟斷地位,才是美國霸權的基石。而電子、芯片產業,對國家安全有着巨大的戰略意義。所以這不是一個成本核算的問題。



但也有人認為,按照經濟學的比較優勢理論,既然芯片不是美國的優勢產業,那就應該放棄,直接市場購買就可以了,為此,美國國防部安排了一個小組做了調查,結論認為:美國所有的先進武器系統,都建立在無比先進的芯片技術上,所以,美國必須保護本土芯片業的商業市場。


於是,美國政府開始針對日本開始了“芯片戰爭”。


03

經濟學家李斯特在《政治經濟學的國民經濟體系》一書中提出了“踢開梯子”的説法,講的就是“一個人攀上高峯後,就會把身後的梯子一腳踢開,以免別人跟上來,以此來保證自己的優勢”


美國自打成了老大,就不斷踹梯子,防止後面的人跟上來,冷戰、貿易戰都與此有關,日本在80年代風生水起,美國針對日本的汽車和芯片貿易制裁就沒停止過。


芯片戰爭的時間值得解釋下,1985年,是一個轉折的年份,之前日本憑藉多年的積累正在“買下美國”,對美貿易順差極大,本國的房子、股市也都是飛漲,美國沒辦法,只好協迫日本簽訂“廣場協議”,核心就是逼迫日元升值,讓美元貶值,以此來增加美國商品的出口競爭力,平衡美國的國際收支,協議簽訂後,日元大幅升值,最終導致房地產泡沫破滅,迎來失落十年。



而美國政府採取的一貫手段就是“剝洋葱”。啥意思呢?就是先提出一個原則性問題,裏面對關鍵性問題一筆帶過,如果這個原則性問題獲得對方認可,那就針對這個潛藏的關鍵問題提出具體建議,真是一個心機婊啊。


到了1985年,美國SIA認為,如果政府還不迅速採取嚴厲措施,整個行業將在與日本的競爭中消亡。到了6月,SIA向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就日本電子產品的傾銷提起了訴訟,這就是著名的301條款。


日本政府還沒想好應對之策,市場傳言又起:説日本存在一個影子“九人委員會”。他們定期會晤以決定芯片價格、市場份額等等。日本堅決否認這些報告的真實性,美國政府也從來沒有要求確認。因為他們的目的達到了:1986年9月,兩國簽署了《半導體協定》。


主要就是兩條:

❶ 日本停止在美國市場的傾銷,要保留成本記錄,制定公平價格,日本貨在美國市場只能等於或者高於公平價格;

❷ 美國企業將獲得日本20%的市場份額。


04

這兩條看着簡單,但卻是日本芯片業衰退的開始。


因為協議的簽訂和本幣升值,不能低價出貨,所以很多日本廠商之間的競爭加劇,日本通產省為了協調此問題,對出口規定了統一的最低價,但是1987年3月,美國以日本沒有執行協議為名,對日本進行3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實行100%懲罰性關税,限制包括日本產的電視、計算機等等,但是不包括芯片。

套路清奇不?美國的目的就是要讓日本的企業內鬥,拆散日本的芯片產業聯盟。


同時,他們把日本這套搬過來了,成立了14家廠商組成的“美國半導體制造技術戰略聯盟”,有政策支持,有資金支持,技術的短板很快補上。之後美日雙方還簽訂了第二次半導體協議。


依靠這兩手,1992年,美國本土公司重新奪回了市場份額,在日本本土的份額也達到了20%。第二年,美國取代日本成為世界最大芯片出口國。


此後日本一直在這個領域奮鬥不息,但從來沒有重回80年代的風光了,反而被韓國、中國台灣等地步步緊逼,輝煌不再。


希望這樣的故事不要在華為身上重演,華為儲備多年的各種備份終於派上了用場,像替代安卓的華為os最早今秋,最晚明春就可面世,兼容安卓,結果如何,拭目以待吧。


———— / END / ————

識別二維碼關注同福鏢局

快意恩仇、資本殺伐,六大鏢師護衞,體驗一個不一樣的財經江湖世界!

https://hk.wxwenku.com/d/200680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