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華:越是智力低下、庸俗貧乏,就越喜歡與人交往

民國文藝2019-05-28 14:05:27

文/叔本華


我們已經大致知道,一個人的自身比他擁有的財產或別人對他的評價更能帶來幸福。人是什麼,即人自身所固有的東西,永遠是我們應該首要考慮的事情。因為,一個人的個性時時處處都在伴隨着他,他所有的經歷和體驗都塗上了自身個性的色彩。


對於個性不健全的人來説,所有的快樂都像是美酒瓊漿倒進了被膽汁弄得苦澀的嘴裏,變了味道。因此,人生的幸運不是在於什麼降落在了我們的頭上,而是在於我們以什麼樣的方式對待它,也就是説,在於我們對事物感受能力的本質特性和強弱程度。一個人自身及其固有的東西,即一個人的個性和所有與個性有關的東西,是唯一直接與他的幸福有關的因素。其他一切都只是間接的因素,因此其作用和影響是可以消解和清除的;但個性的影響卻永遠無法消除,這就是為什麼由個人品性激發出來的嫉妒情緒是最難平息的,因此它也是人類小心、謹慎隱藏最深的一種情感。



此外,在我們全部的經歷和磨難中,只有構成我們感覺意識的東西才是永恆持久的。人的個性幾乎在生命中的每一時刻都在不斷地發揮着作用,而其他方面的影響則是暫時、偶然、轉瞬即逝、並且易於受到各種機遇、變化的制約的。正因此,亞里士多德才説:“永久長存的不是財富,而是品格。”


自身的內在品質——高貴的品格、傑出的才智、優雅的氣質、明朗的精神和健康的體魄,一句話,“健康的身體加上健康的心靈”才是對人的幸福起着首要、關鍵作用的最重要因素。因此,我們更應該注意維護和提升這方面的素質,而不應該只熱衷於佔有外在的財富和榮譽。


而在所有這些優良品質中,最能直接帶給我們幸福的就是愉快而美好的心境,因為這一絕佳品質所帶來的好處是即時呈現的。一個歡樂、快活的人總是有他快樂的理由,這理由就是:他就是一個快樂的人。只有這種品質,才可以完全補償其他任何一種內在素質的缺失,而不能被它們替代。



所以,如果快樂來敲門,我們一定要敞開大門歡迎它的到來——快樂的出現從來不是不合時宜的。但在現實中,我們卻常常為是否接受它而顧慮重重、躊躇猶豫。我們想先弄清楚自己是否有充足的理由感到高興和滿意,然後又擔心精神的愉悦會打擾我們嚴肅的反省和深切的憂慮。快樂是直接、即時的收益。它是幸福的現金,而不是像別的東西那樣只是兑換幸福的銀行支票。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再也沒有比財富對快樂的貢獻最少了,也沒有比健康對快樂的貢獻最多的了。保持健康的方法就是:避免一切過度放縱的行為、所有劇烈的和令人不快的情感,及精神的過分緊張、勞累,堅持每日到户外運動、洗冷水浴,以及諸如此類有益健康的活動。如果一個人每天不進行適量的運動,那他就不能保持健康。



美貌與健康有着部分的關聯。美貌被認為是個人的優勢,雖然嚴格來説,它並不能直接給我們帶來幸福,美貌只是間接地,通過留給別人印象的方式達到這一點;但它仍然是一個重要的優勢,甚至對男人來説也是如此,美麗的容顏是一封公開的推薦信,使擁有它的人可以輕易地贏得他人的好感。


對生活稍作考察就可知道,痛苦和無聊是人類幸福的兩大天敵。更進一步説,當我們有幸擺脱了其中的一個時,就又接近了另一個。事實上,人生就是在痛苦和無聊這兩個天平之間不斷地搖擺。原因就在於,二者之間存在着一種雙重的對立關係,一是外在的、客觀的,一是內在的、主觀的。外在的、客觀的對立就是,困境和貧窮使人痛苦,而安逸和富足又使人無聊。


追求貧乏、單調的消遣,和社交、閒談的趣味;還有很多人站在門口和窗前向外張望。正是由於靈魂內在的空虛,人們才追求五花八門的社交、娛樂、消遣和奢華,這些東西導引很多人窮奢極欲,最後落得悲慘痛苦的下場。使我們免於這種痛苦的防範措施,最好的就是擁有內在的財富——即精神財富。因為精神財富富有,留給無聊的空間就愈小。這樣,人的思想活動就會奔騰不息、永不枯竭。在自我和大自然各種各樣的現象中尋找每一種新鮮的素材,有能力並願意將其加以重新組合、獲得真知,——這些,會讓你頭腦精力充沛、精神振奮,除了短暫的放鬆時刻,絕不會陷入無聊的煩惱。



但在另一方面,這種過人的才智是以超常的感受能力(敏感性)、強烈的意欲和激情為根基的。這些因素結合起來,就提高了感情的強度,增強了人們對一切精神乃至肉體痛苦的感受程度,同時增強了人們對所有阻礙困苦的不耐煩和對任何不如意事情的不滿、抱怨。


所以,每個人的天性都會引導他儘可能地使自己的客觀世界符合自己的主觀世界,也就是説,他會做好最充分的防範和準備以應對自己最易遭受的那種苦難。聰明智慧的人會首先尋求沒有痛苦和煩惱的自由,追求寧靜和悠閒,也就是追尋一種安靜平和、純真簡樸的生活方式,儘量避免與人接觸帶來的騷擾。


我們可以發現,一般來説,一個人越是智力低下、庸俗貧乏,就越喜歡與人交往。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要麼選擇孤獨,要麼選擇庸俗,此外別無他選。



在所有的國家,社交、聚會的主要消遣就是打牌。打牌反映了社會交聚的價值標準,但同時也標誌着思想的破產。因為人們彼此之間沒有思想可以交換,他們只是交換紙牌,並想方設法贏取對方的錢財。真是可憐的白痴!但我並不想有失公正,因此我們可以為打牌作這樣的辯護:它是一種對將來進入社會提供準備的演習機會,因為人們可以從中學到如何巧妙地運用那些偶然、又不可改變的情況(這裏指牌局),從而儘量多多獲取自己能夠得到的東西。要做到這一點,人們必須先學會一些掩飾技巧,以及如何在情勢惡劣的時候仍然裝出一副高興的外表。但另一方面,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打牌也是一種敗壞道德的行徑,因為它的整個目的就在於充分運用每一種詭計和機巧來贏得本屬於別人的東西。這種在牌桌上學習、獲得的習慣,會在人的現實生活中生根、蔓延。在每天的日常事務中,人們就會逐漸把“我的”和“你的”東西看作紙牌一樣,依照打牌的習慣行事,認為自己可以儘量運用一切可以把握的優勢——只要不違背法律。


毋庸置疑,世界上最幸福的命運就是擁有這種豐富內在的珍貴禮物,尤其是卓越的才智天賦。這是最幸福的命運,雖然它最終並不一定發展為輝煌燦爛的人生。



一個人若是被大自然和命運賜予了智慧的天賦,那他就要小心謹慎地確保自己內在的幸福源泉暢通無阻。為此,他必須擁有獨立和閒暇。為了獲取獨立和閒暇,他會心甘情願地節制慾望、維護自身的內在財富。因為他並不像其他人那樣,只能依賴外部世界以求得快樂。所以,他就不會因對職位、金錢、世上的青睞和掌聲等的渴求而誤入歧途,不會為迎合人們低俗的趣味而犧牲自己。在這種情況下,他會遵從賀拉斯在給默斯那斯的書信中所説的建議:犧牲內在的自我而求諸於外,為了外在的榮耀、地位、頭銜、名聲而放棄自己全部或大部分的安寧、閒暇、獨立、自由,這是一種極其愚蠢的行為。


我們可以先看一下處在兩種極端中間、較為常見的一類人吧。他們的才智並不那麼卓越、突出,但又超越了泛泛的普通之人。他們粗淺地涉獵某一門藝術,或者將自己的注意力投入到一些自然科學中。這樣的一個人不能完全投身到對藝術和科學的追求上來,也不會將它們填滿自己的整個生命、完全滲透到自己的人生,以至於對其他任何事物都失去了興趣。只有具備最高精神稟賦的人,即我們稱之為“天才”的人,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將所有的時間和存在納入自己的課題,並努力表達出其關於世界的獨特認識,把自己對生命的深思通過文學、藝術或者哲學的方式表現出來。


因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大自然賜予了無比寶貴的精神財富的人,才是最幸福的。


投稿:[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二維碼

一鍵加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0665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