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奇如何評價薩提亞

亂翻書2019-05-26 01:23:51

頭條科技的《頭條有約》欄目去YC中國辦公室採訪了陸奇,其中不少觀點是他首次對外公開講,其中就包括他對薩提亞的評價。我對其中幾個問題比較感興趣,摘錄如下:


1.陸奇如何評價薩提亞?


如果讀過薩提亞那本《刷新》,大概可以感覺陸奇與他之間是有故事的,薩提亞在書裏也曾評價過陸奇。薩提亞在微軟的改革現在來看可以算是非常成功,在百度經歷不那麼成功的陸奇現在如何看薩提亞?


薩提亞評價陸奇:


我們聘請陸奇博士擔任微軟所有在線服務的負責人。這之後,我的學習能力得到了飛速提升。


陸奇是雅虎的一位高管,也是整個硅谷極力招攬的人才。史蒂夫、現任微軟人工智能與研究事業部的負責人沈向洋,還有我,一起去灣區拜訪他。我們和他談了一個下午。在回來的航班上,史蒂夫和我説:“我們得請他來,但如果你不想在他手下工作,那就成問題了。”


初與陸奇會面之後,我就知道我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微軟也會受益。所以,我毫不猶豫支持聘請陸奇,雖然在某種程度上,這會阻礙我自己的晉升。我知道,在在線業務部門為陸奇工作,我會從他身上學到東西,我的專業能力也會因此得到提升。


後來,我擔任首席執行官最初的幾年裏,陸奇是我們的高級管理團隊的重要成員。後來陸奇離開了微軟,但他仍是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和顧問。


陸奇評價薩提亞:


我在微軟工作了八年多,對我來講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過程,學到了很多。我跟薩提亞的關係非常非常好,跟他合作過多年,我在微軟的時候,他曾經彙報給我大概有兩年多時間,後來他當了公司的CEO,我向他彙報了幾年。

 

我個人非常看好微軟,我覺得薩提亞在過去幾年做的工作真的非常非常出色。首先,微軟從過去PC為主的公司,可以説比較成功地轉入了雲的階段,Office 365、Azure都是非常好的產品,這和薩提亞的戰略執行度和清晰度是直接有關的。他做得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是對微軟文化的評估,他推崇發展心理,這讓微軟整個公司文化更有活力、更開放。


我離開微軟的時候講了兩點,我將繼續擔任比爾·蓋茨、薩提亞的個人顧問,目前還是承擔這樣的一個責任,去西雅圖的時候也會經常去見他們,給他們分享我觀察到的一些心得,希望對微軟的長期發展更有幫助。所以我會非常珍惜這段緣分和友情。


2.如何看待YC中國過去的9個月?


陸奇:我在YC這一年,一句話,學得很多。某種意義上,是我一個人的從0到1。有一段時間,基本就是我和我太太兩個人,什麼都做,也踩了很多坑,但只要學得很多,還是非常有意義。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System Builder(系統搭建者)、Thinking Practitioner(思考行動者)。過去幾十年,我花很多時間搭建科技系統,搭建產品系統,搭建商業系統,YC的工作是搭建人的系統,這“人的系統”叫創業公司。


我喜歡做實事,但我也喜歡思考。美國一個物理學家叫理查德·費曼,有一句名言是“For things I don't know how to build,I don't understand.”(我不能創造的東西,我就不瞭解),如果我不把這個系統做出來,我沒法真正理解,所以我一定會去建體系,但是光建體系不深度思考,對我來講很不滿足,所以永遠是去建同時去思考。


我最想做的是建立更好的體系,特別是建立新一代的創業體系。我很擔心的是,我們過分注重商業效果,而忽略了每一家企業對社會的影響,特別是人工智能這樣的技術,它對社會影響力非常之大。我特別想做的一件事情是,YC中國和YC美國可以成為新一代的創業體系,我們所選擇的每一個創業者,不光打造好產品,建立偉大的公司,更重要的是,這些公司都有非常強的社會責任感,為社會帶來很多的正面的影響,這是我特別想要做的。


3.時代拐點與出海


頭條科技:我們什麼時候會進入下一個互聯網發展階段?


陸奇:如果我們觀察一下,過去高科技工業的發展歷史,每一個新的拐點或者起點,基本上是由新一代計算平台所驅動,這個計算平台裏面有個重要的一環,我把它叫做“定義性的用户體驗”,比如互聯網定義性用户體驗,其實是最早的瀏覽器Mosaic;PC時代定義性體驗,基本是Win95;移動互聯網的定義性體驗就是第一個iPhone。如何觀察是不是到了下一個時代拐點,我們要關注是不是有新的定義性用户體驗,當你第一次看到iPhone,就知道這不一樣,我們以前沒有這個,這會啟動一個新的時代。


我個人認為,現在還沒有看到新的定義性用户體驗是什麼,有可能很快就出現,有可能在2019年出現,有可能在2020年出現。這是我認為整個業界都要關注的一點——有沒有一個定義新的時代的用户體驗誕生。



頭條科技:國內流量紅利見頂,科技企業先後出海。面對更成熟的美國公司,中國公司海外市場擴張的優勢是什麼?


陸奇:在過去60多年,科技驅動的創新基本以美國為主,為什麼?美國是唯一一個國家,既有大規模市場,又有足夠多的人才,又有大規模的資金,又有好的技術,就是技術、人才、市場和資金四者都有,可以説互聯網、高科技產品起初就是為美國人設計的,美國公司稍微改一改,然後拿到全球去賣。


但中國是唯一一個國家打破了這個格局,因為這四者中國也都有,在這種環境下,我覺得中國有很多地方是有優勢的。舉個例子,如果要打造一個智能家居產品,我們得問一個問題,中國的家庭跟美國的家庭比,哪個更接近巴西的家庭?我認為中國家庭和巴西家庭更接近,因為他們的居住環境、房間規模、使用習慣更接近。美國土地很多,每個家庭都很大,所以美國公司做遠場語義基本都要5-10米,但一箇中國家庭基本就2-3米。我個人認為,中國的創業者有更多機會,因為全世界有更多的家庭,跟中國家庭長得更像,跟美國家庭反而長得不一樣。

 

如果一個創業者關注到這些,就可以去找到一些好的出海產品,中國的產品更容易出海,因為相對美國來説,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距離”在用户體驗上更接近。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中國創業者有這樣一個歷史性的機遇,第一次在美國之外,有這樣一個機會,可以用全球化思維來考慮創新。


4.給年輕人的話


頭條科技:怎樣看待互聯網公司的高強度工作?


陸奇:工作是個人選擇,這是一個重要的前提。其次,每個人的體能、家庭環境、職業生涯追求都不一樣,我推薦的是每個人按照個人情況來選擇。你要設計的是一種時間管理方式,可以讓你走得快,也能走得遠,這特別重要。

 

我打個比喻,一輛車要想跑得快又跑得遠,你可以把車速調到基本速度,比如平均在80公里一小時,偶爾衝刺一下,但是衝刺完以後,馬上回到均勻速度,這樣汽車的損耗很低。你需要避免一會兒加速一會兒減速,透支的話,偶爾可以,持續透支肯定不行。我個人有自己的方式,但是我覺得每個人都不一樣,不要去學別人。


頭條科技:對年輕人有什麼的建議?推薦幾本最近看的書?


陸奇:如果你現在是上大學的話,建議你至少修兩個專業,計算機科學一定要學,另外是腦神經科學。對於將來新一代的計算體系而言,如果我們對人的大腦理解更深,會有更大的突破。如果你還有時間,我會建議你修經濟學,如何琢磨出人與人之間的結構化的關係、社會關係,經濟學是相當不錯的學科。如果你還有時間,建議你學心理學,因為我們對個人的認知,目前來講還相當淺,希望能夠有更多機會加深對人的瞭解。


最後,我比較推薦作者而不是推薦書。第一個作者叫大衞·克里斯蒂安,他所寫的一本書叫《大歷史》,研究人類歷史和研究自然歷史是分不開的,起點必須要從大爆炸開始,看物理生態、化學生態、生物生態,在這個基礎上再來看人類社會。

 

另外我會推薦是傑弗裏·摩爾,他的書在商業生態上比較行之有效,他寫過幾本書,一本叫《跨越鴻溝》,一本叫《逃離速度》。

 

我還會推薦弗雷德·考夫曼(Fred Kofman),他曾經是我的導師,我推薦兩本書,一本書叫《有良知的商業》(《Conscious Business》 ),最近一本叫《社會需要意義》。為什麼每個人在企業裏面都做得很多,都覺得很焦慮,因為沒有充實的意義,如果每天去上班,你都覺得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生活很充實,會給每個人帶來很大好處。



完整版視頻點原文鏈接

https://hk.wxwenku.com/d/200637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