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這句話説對了!

王利芬2019-05-25 23:29:22

王利芬成長社
讀書讀人讀社會
開啟社會上升通道


作者:馮超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相信文字的穿透力,多以寫文章的方式去傳遞思想、觀念。近期,因為一些原因,他面對媒體的機會多了,説了很多話。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説的那麼幾句。他跟中科大校長交流,對方介紹開設專業,任正非説,這些專業後邊得加一個學科,統計學。


“大數據時代幹啥?(就是)統計。説明我們國家在數學上面重視不夠。第二個在數學中的統計學上,重視不夠。大家過去看,多年來好多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統計學。”任正非説。


去年高考語文,全國卷二極其罕見地出了一個以統計學為背景的作文題目:


“二戰”期間,為了加強對戰機的防護,英美軍方調查了作戰後倖存飛機上彈痕的分佈,決定哪裏彈痕多就加強哪裏,然而統計學家沃德力排眾議,指出更應該注意彈痕少的部位,因為這些部位收到重創的戰機,很難有機會返航,而這部分數據被忽略了。事實證明,沃德是正確的。對考生的要求是,寫一篇不少於800字的作文。


這個故事,在統計學裏的稱謂是“倖存者偏差”。軍方關於彈痕的統計,只包括平安返回的飛機,那些讓飛機墜毀無法返程的致命彈痕沒有被統計到。


用一個網上流行的段子可以解釋這個概念:一個記者跑到春運車廂採訪旅客,問有沒有買到火車票,旅客都説買到了,然後記者得出結論,春運的火車票很好買。再比如,首富比爾蓋茨輟學了,你不能拿這個個案去強調輟學的意義,很多輟學而默默無聞的人沒有被納入統計範圍。


《追求卓越》銷量過千萬冊,是商界最佳管理圖書之一,是很多企業家的必讀書目。作者湯姆·彼得斯在寫該書前,尋找到43家優秀公司,跟公司高管交談,看媒體訪談資料,然後尋找到這43家企業的8個共同的特徵,比如採取行動、貼近顧客、自主創新等等。


但這本書的尷尬在於,出版十年後,書中的優秀公司中14家陷入財務危機,1家倒閉;二十年後,書中70%的公司業績低於市場平均水平;三十年後,也就是2012年,書中70%的公司增長停滯,5家倒閉或破產重組。


這種研究是倖存者偏差的回溯性研究。從所有公司出挑選出43家優秀公司,然後又去找到8條卓越法則,但他們是倖存者。很多符合這8條法則的公司已經倒閉了,但這些不幸者可能就不在統計範疇內了。


如果我們自稱找到成功企業的特徵,一個有效的檢測方法是看擁有這些特點的企業在未來10年、20年、30年的表現。很可惜,湯姆·彼得斯提到的優秀企業,未能通過考驗。那麼他提到的這8條法則究竟是科學,還是説服力不強的雞湯?


研究企業和商人成功的新聞、圖書作品,容易犯倖存者偏差的錯誤。富豪以及他們的公司永遠不缺故事,很多管理類的圖書以及打着理中客旗號的揭祕性、非虛構報道唾手可得。但這些文字的指導意義需要打個問號,畢竟,倖存者太少。


“倖存者偏差”無處不在。求醫中,很多人相信所謂的偏方、神醫,那是因為他只聽到經過篩選的個案成功結果,那些因為聽信偏方而死掉的人並不會説話。所以權健陷入爭議時,我們在網上也看到一些為它辯護的文字。“女朋友都是別人家的好”,那是因為你只看到個別優秀的別人家的女朋友,還是在化粧、跟你禮貌客氣交流的前提下。


媒體機構偏愛負面新聞,比如戰爭、饑荒、疾病、腐敗、失業、殺人、強姦、出軌等等。如果記者去報道一個好消息,他很可能失業,歲月靜好,點滴進步和發展的故事很難登上頭條。媒體擅長的也是挑選倖存者,即那些反常的,且能成為選題的故事。


吳謝宇殺母案曾經佔被廣泛報道。但這種惡性案例只是極端,有關部門在2014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殺人案每10萬人0.7起,與瑞士相當。波音某個型號的飛機出現事故被廣泛報道。但現在出行領域,飛機目前還是最安全的交通方式。


中國的醫療衞生服務體系不斷被詬病。但是,從2017年人均預期壽命、嬰兒死亡率和孕產婦死亡率三個衡量居民健康水平的指標來看,中國都在往好的方向改善。


媒體上總是充斥着戰爭、恐怖襲擊致死的報道。但是,自二戰後,戰爭帶來的死亡人數急劇下降。(世衞組織2014年公佈的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有80萬人自殺身亡,自殺死亡人數已經超過戰爭和自然災害致死人數之和。)


媒體講一個負面的故事更具有戲劇性,但是這個故事很有可能是在一個持續進步的大背景下。當我們從媒體上聽到一些可怕的故事時,要去找更全面的數據,那些數據可能像死人一樣不會説話,需要你去發現,統計。注意到這些,就會少一些“這個世界還會好嗎”的牢騷和悲觀。


倖存者偏差只是統計學中的一種謬誤。但僅僅是這一種錯誤,就得交無數的智商税,就容易犯錯。


2018年高考全國卷二將統計學和邏輯學常識作為一種知識點,有評論稱讚這是邏輯迴歸,值得讚揚。但我要是上了考場,估計要懵逼了。我沒學過邏輯,只會寫議論文,就是那種拿着幾個死記硬背的論據做支撐的文章(包括本篇文章)。騰訊《短史記》欄目的文章稱,中國的中學語文教育裏,有一段時間是有邏輯學教育的,但是1988年後,邏輯學教學內容被刪除,到90年代,很多大學的邏輯課從必選成為選修。


任正非在央視的訪談裏強調了統計學的作用。這句話沒毛病。


18世紀的英國神父貝葉斯以“貝葉斯定理”聞名,這套統計學公式如今被用在阻止網絡垃圾郵件以及當下的機器學習中。對於程序員來説,統計學基礎不牢靠,編程可能很吃力。


而對於我們這些大眾來説,統計學知識不牢靠,很有可能偏聽偏信。至於人與人、微博上的鍵盤俠與鍵盤俠、國與國之間的糾紛,如果都能以統計學的邏輯思維去討論,去講理,麻煩可能會減少不少吧。

*圖片購自視覺中國

本文由“商業人物”(ID:biz-leaders)授權轉載。“商業人物”專注於關注中國商業力量,講述原創商業故事,提供商業人物特稿。

 

記得2019年的315晚會給電子煙的輿論形象打上了一些負面色彩,而我也預想了電子煙創業的三種結局!電子煙究竟會面臨怎樣的結局?請掃描下圖二維碼閲讀原文收聽!

 


好課推薦


https://hk.wxwenku.com/d/20063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