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紈的“圍城”人生

民國文藝2019-05-25 13:00:45



蘇文紈的“圍城”人生

日辰丨文



在錢鍾書先生的小説《圍城》出場的四個主要女性人物中,蘇文紈是唯一一個與其他三人,即鮑小姐、唐曉芙、孫柔嘉產生關係的人物,同時也是我認為書中性格最豐滿,最值得玩味的人物。


蘇文紈


蘇文紈和方鴻漸的關係一直以來被讀者廣泛討論,大多數人認為蘇文紈主動佈下了一個個圈套,苦心經營了一場單相思的鴛鴦蝴蝶戀,她拼命想要走進方鴻漸的圍城裏卻失敗了,於是做了一件“女人傻起來真沒底”的事——嫁給“四喜丸子”曹元朗,做了官太太,走進了真正的圍城。



蘇文紈與曹元朗


雖説蘇文紈的失敗的愛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她沒法衝出自己的圍城,她驕矜強勢的性格嚇走了方鴻漸,她任性傲慢的態度錯失了趙辛楣,最終“如她所願”嫁給了一個適合俯身在石榴裙下親吻自己腳背的曹元朗。但是,因為書中的敍事結構、敍事語態等都很明顯地是以男性視角為中心,“玩弄心計”的女性被嗤之以鼻卻無法為自己辯駁,所以換一個角度我看到的是方鴻漸欲進不進,猶豫不決的“道義上的懦夫”的性格玩弄了蘇文紈的感情,最終導致兩人慘淡收場,而蘇文紈成為了這場感情中最大的受害者。


方鴻漸與孫柔嘉


那麼,究竟是誰入了誰的局,誰走進了誰的圍城呢?


蘇文紈最早出場於留學生歸國的船上,“那女人平日就有一種孤芳自賞、落落難合的神情——大宴會上沒人敷衍的來賓或喜酒席上過時未嫁的少女所特有的神情”。這種神情首先傳達給讀者的就是她自命清高、孤傲不合的形象,就如冰心小詩中那朵孤芳自賞的“牆角的花”在自我的天地裏驕矜着。


高傲的蘇文紈


她對船上的一切都是冷眼旁觀、高高在上的姿態,她“一向瞧不起寒磣的孫太太,而且最不喜歡小孩子”,可是當孫太太主動誇她有學問,誇她漂亮,誇她替中國人爭面子——就因為孫太太幾句不只是真心還是禮節性奉承的話——蘇文紈心花怒放,説她最喜歡小孩子了,甚至連自己開始時對寒磣的孫太太的鄙薄也忘卻了。“‘讓他來,我最喜歡小孩子。’她脱下太陽鏡,合上對着出神的書,小心翼翼地握住小孩的手腕,免得在自己衣服上亂擦。”這一態度上巨大的轉變很明顯地告訴讀者,蘇文紈是一個喜歡被人仰慕和讚美的、虛榮心極強的女人。


當然,蘇文紈自是有她孤傲的資本:留法女博士、大家閨秀、容貌即使不能算驚豔,卻能算得清麗動人。手握這麼多資本,她滿以為全天下男人都應該“謙遜地仰慕而後屈伏地求愛”。只是如今回頭發現自己年齡已大,找對象時不得不降低要求。在暗地裏考察了方鴻漸,“對他家世略有所知,見他人不討厭,似乎錢也充足”,才決心給他一個親近的機會,於是把自己的橄欖枝伸了出去。



方鴻漸與唐曉芙


蘇文紈的這種心態就好像我愛上你,已經是委屈了我自己,於你已經很不錯了。她對自己魅力的極大自信和精神自戀,讓她在之後的交往中都能將男方精神的遊離先入為主地假想成是他們在為自己爭風吃醋。但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強勢的“獨裁”讓方鴻漸感到精神壓迫,“他知道蘇小姐的效勞是不好隨便領情的;她每釘一顆釦子或補一個洞,自己良心上就增一分向她求婚的義務。”於是當他在蘇家遇到“一個真正的女孩子”唐曉芙的時候,方鴻漸在情感上堅定地選擇了唐曉芙。


唐曉芙


既然從在回國船上起,方鴻漸就明白自己對蘇文紈只是在她“恩威並施”下的敷衍,那麼回到上海後他的所作所為就足以證明這個“道義上的懦夫”在行動上的遊離和品行上的玩世不恭,才是導致和蘇文紈戀情破裂,使多數讀者給蘇文紈貼上“工於心計”、“虛偽做作”等標籤的罪魁禍首。


回到上海老家後的方鴻漸受到春氣的撩動,就想到去探訪蘇文紈。“船上一別,不知她近來怎麼樣……明知從此也許多事,可是實在生活太無聊,現在的女朋友太缺乏了!好比睡不着的人,顧不得安眠藥的害處,先要圖眼前的舒服。”這就是方鴻漸到上海後主動接近蘇文紈的理由——生活實在太無聊,先要圖眼前的舒服。“明知從此也許多事”,可見他對自己是情感和行為其實是瞭然於心的,只是不想去顧及後果,懶得嚴肅對待而已。


趙辛楣


假如方鴻漸不是因為寂寞難耐,主動去找蘇文紈這種——自己不愛對方而對方愛自己的女人尋求感情慰藉,那麼接下來成為趙辛楣的“假想情敵”,被蘇文紈安排成為和趙辛楣“鬥法比武搶自己”的“決鬥士”,甚至和唐曉芙的戀情被拆散這些故事就都不會發生。


他對蘇文紈和鮑小姐其實是一樣的態度,沒有感情只是逢場作戲,為了暫時滿足自己的情感欲求而已。但是他之所以會對蘇文紈的感情付出感到懼怕,是因為鮑小姐是有未婚夫的人,鮑小姐一下船他就可以了無牽掛,拍拍屁股走人;蘇文紈不一樣,對蘇文紈他要承擔起一些責任,而他卻不願負擔這些責任,所以只能一直假戲真做,拖延時間。一心以為自己已經把方鴻漸牢牢抓住了的蘇文紈一直被矇在鼓裏,直到接吻後收到那封信,她才知道自己自作多情。



方鴻漸與鮑小姐


此外,方鴻漸的一些親暱的小動作和話語都給足了蘇文紈可以盡情遐想的空間。在蘇家第一次見面將要分別時,蘇文紈説“辛楣對你太無禮了,我不願意長他的嬌氣。”這明顯已是將方鴻漸與趙辛楣放在了競爭者的位置上,而且蘇文紈更傾向於方鴻漸。而此時方鴻漸卻説出“你對我太好了”這樣的情話,甚至“伸手拍她的手背”,難怪初見面時還是“像陰寒欲雪天的淡日”的蘇文紈,在與方鴻漸分別時已是温柔地送他到廳堂門口,目送他離開的背影的痴情女子了。



在王爾愷題詩一事上,明明有很好的機會可以澄清誤會的方鴻漸,卻偏偏表達出對蘇文紈其他的追求者的嫉妒,而讓蘇文紈更加篤定方鴻漸對自己的感情。在月夜花園裏,方鴻漸已感覺到情境中的曖昧氣氛和情勢的危險,但是不知為何卻傻頭傻腦地説出“我要坐遠一點——你太美了,這月亮會作弄我幹傻事。”這樣極具暗示性的話語。而正是因為方鴻漸屢次給蘇文紈暗示和曖昧的假象,才讓蘇文紈在心裏默認與方鴻漸是情人關係而表現得温情脈脈。



這樣看來,是不清楚真實情況的蘇文紈被方鴻漸遊戲了感情,落入了方鴻漸的圈套,枉費了一年的情感;而方鴻漸之所以會與蘇文紈產生情感糾葛又是因為蘇文紈的強勢和傲慢讓本就懦弱的他不敢説“不”,只能一次次奉迎。


在對蘇文紈這個女性人物的解讀中,很多人都極易順着男性思維去對她進行一味的批判,將方鴻漸的過失嫁接到蘇文紈身上,讓她揹負全部愛情失敗的罪責,這是不合理、不公平的評價。作者本身留給蘇文紈進行自我開脱、自我辯駁的機會就很少,甚至幾乎沒有。因此就更需要我們換一個角度摒除一些偏見去理解蘇文紈。



來源:微信公眾號【文藝】aiwenyi01

作者:日辰



長按識別二維碼,一鍵加關注

本文編者微信公眾號“民國文藝”介紹:那是一個大時代,那是一個胡適、林語堂、沈從文、魯迅、齊白石、徐悲鴻、張愛玲、徐志摩、林徽因等羣星璀璨、大師輩出的時代!讓我們跟隨着大師的足跡,一起領略那個伴隨着清新壯闊的文藝復興的民國大時代吧!

https://hk.wxwenku.com/d/20061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