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閒與忙

民國文藝2019-05-25 13:00:39




閒與忙





“閒”字,古代人是怎樣寫的?繁體字寫為“閒” ,原來是在門裏望見月亮。多美!讓人想起有月亮的晚上,晚風清涼,秋蟲唧唧,月光如水水如天,一位綺年玉貌的女孩倚在門前,抬起頭見一輪滿月。


古代的月亮,是最詩意的一枚。它被詩人別在衣襟上,被畫家描繪在宣紙上,被女子纖纖玉手繡在素絹上。


閒,原來和月亮有着扯不斷的情思。



作家董橋先生説:“愛書愛紙的人等於迷戀天上的月亮。 ”原來,好文字就是天空的一輪滿月。清代張潮在《幽夢影》中言:“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台上玩月,皆以閲歷之深淺為所得之深淺耳。 ”不同的人生閲歷和磨礪,從書中領悟到的道理皆不相同,讀書至此,也將人生讀得清明而徹悟,多好! 好書如明月,夜夜自天空灑下盈盈光芒,滋養你我心靈的角落。


早春時節,春水初生,梅花還在枝頭笑意盈盈。約三兩知己,去江畔尋梅,水邊品茗,那是偷得浮生半日閒。


“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只有三兩枝” ,一生有三兩個賞心之人,知足了。水邊楊柳依依,案上清茶几盞,手邊有一本知堂先生的書,讀他寫品茶的文字:“喝茶當於瓦屋紙窗之下,清泉綠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約三兩知己,得半日之閒,可抵十年的塵夢。 ”閒逸的文字裏,有一顆散淡、從容、安靜的心。


古人説,山水無常屬,閒者是主人。是的,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閒逸之心,在文章裏就是格局和氣象。閒,也是靈魂自由的呼吸,而寫作,從來都是聆聽心靈的呼吸。



天下的好文章都自“閒”中得來。


閒逸之人,才會眼界開闊,胸中有山水,才有了一個飛翔的靈魂。忙碌的人生是飛不起來的。


“忙”字,台灣美學大師蔣勛先生這樣説:忙,即是心靈的死亡。


聽他的解讀,心頭一緊。是啊,整日奔波在大都市裏的人們,見面説得最多的,就是一個字“忙” 。忙得沒有時間陪伴父母家人,沒有時間外出旅遊,沒有時間靜靜讀一本好書,沒有閒情品一杯香茗。我們有多少個夜晚,不曾抬頭看看天上一彎新月,有多少日子,沒有細細聆聽春之鳥鳴、夏之蟬聲、秋之蟲聲、冬之雪聲?



在地鐵站,每天都看見步履匆匆的人羣,疲憊的身影、呆滯麻木的表情,彷彿紅塵中一羣羣忙碌的螻蟻。他們匆忙的身影裏,懷揣着一顆焦灼的心。有人説,等我有錢了,也閒情逸致去,其實,閒逸之心只和靈魂有關,與金錢無關。


閒,原來是心靈的呼吸;忙,是心靈的死亡。


人有一顆閒逸之心,才有人生最美的畫境。


繁忙的生活中,記得時常抬頭望望天上的月亮。因為,望得見月亮的一雙眼睛,才看得見世間一切美好,看得見碧水初生、草長鶯飛、落花蹁躚、清風明月……



本文原載《中國藝術報》2015年3月25日



作者簡介


陝西作家李娟

陝西長安人,現居漢水之畔,讀書,寫作,一位把文字養在心裏的作家。《讀者》簽約作家。著有散文集《品嚐時光的味道》《光陰素描》《》等。曾獲“第五屆冰心散文獎”及“首屆孫犁文學獎”。





長按識別二維碼一鍵加關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617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