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飄零,方得秋實碩果

民國文藝2019-05-25 13:00:36

漢代經學家劉向在其所著的《新序》中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有人送魚給鄭國宰相,鄭相不收。左右就納悶:“您不是最愛吃魚嗎?”


鄭相説:“吾以嗜魚,故不受魚。受魚失祿,無以食魚;不受得祿,終身食魚。”


鄭相的意思是,正因為我愛吃魚,才不能收下這些魚。如果要了這些魚,我就會因受賄丟了官祿,以後就吃不到魚了。而不收這些魚,我就能保住官祿,這樣就可以一輩子吃魚了。


鄭相一番話,無非就是兩個字——捨得



人生在世,不過就是一舍一得的輪迴。


有時候,一時慾望,會讓人跌入萬丈深淵,及時放下,反而使人走向柳暗花明。


古往今來,成王敗寇,往往就在一念之間,就在“捨得”二字。



1



捨得,是夏花飄零,而得秋實碩果。


孟嘗君田文,戰國四公子之一,以好客養士聞名天下,曾廣招門客三千人,在齊國權傾一時。


有一個人叫馮諼,家裏窮得揭不開鍋,聽説孟嘗君樂善好施,就前去請求拜入其門下。


孟嘗君見一個落魄男子前來投靠,心裏也好奇,就問:“先生有何愛好?”


馮諼老實回答:“我一無所好。”


孟嘗君又問馮諼有什麼才能。馮諼又答,自己一無所能。


孟嘗君只好尷尬地笑一笑,將他收入門下。


孟嘗君手下多的是能人智士,像馮諼這樣沒有本領,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實在少見。就連傭人們也覺得這老兄不過是濫竽充數,每日只給他粗茶淡飯,從不正眼看他。



後來,孟嘗君從門客中找人去自己的封地薛邑收債,問誰懂會計,願意前去。


馮諼自告奮勇。孟嘗君對這個毫無存在感的門客一點兒印象都沒有,起初還楞了一下。


等到別人提醒,孟嘗君才想起來,就請馮諼不要見怪,自己平時工作忙,還臉盲,隨後將這個光榮的使命交給他。


臨行前,馮諼問孟嘗君,回來時買點兒什麼東西。孟嘗君説,您看咱們這裏缺什麼吧。


馮諼收下契約票據,領命前往薛邑。到了薛邑,馮諼發現老百姓生活艱苦,一聽説孟嘗君來討債也都敢怒不敢言。


於是,馮諼召集當地居民,擅作主張將契據全部燒燬,並假託孟嘗君的名義,稱不會再來討要。薛邑的老百姓也沒想到孟嘗君竟如此慷慨,都感激涕零,高呼“萬歲”。


孟嘗君看馮諼才去了沒幾天就回來,以為債收完了,問他買了何物。


馮諼從容答道:“您不是讓我買家裏沒有的東西嗎?我想,您已不缺金銀珠寶,也不需名犬駿馬,身邊更是美女如雲,所缺的就是‘義’。不過一個小小的薛邑,您都不能體恤百姓,反而以商賈之道從中牟利。如今,我已經為您焚券市義,將‘義’買回來了。”


孟嘗君大為不悦,“義”又不能當飯吃,只好揮揮手讓馮諼一邊去。然而,馮諼捨棄的契據,已為孟嘗君收歸民心,並在薛邑生根發芽。



一年後,孟嘗君遭人陷害,一度被齊王罷相,政治生涯岌岌可危,只好退回封地薛邑。


薛邑的老百姓聽説恩人孟嘗君回來了,紛紛扶老攜幼,傾城而出,在百里之外夾道歡迎。用白雲大媽的話説,那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滿大街都是孟嘗君的忠實粉絲。


這時,孟嘗君才知道馮諼的良苦用心,一時感動不已,回頭對馮諼説:“先生為我買的‘義’,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


古語云:“非知之難,行之惟難;非行之難,終之斯難。”身在政壇,善始善終尤為困難,若無馮諼焚券市義,舍小利而得大義,孟嘗君恐怕也無法全身而退,更不可能在日後東山再起。



2



捨不得,是自困樊籠,終將一錯再錯。


晚於孟嘗君出生,並與其同為戰國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黃歇,便不懂得捨得的智慧。


司馬光主持編纂《資治通鑑》,評價春申君“智勇忠信有足稱者”,也是一時風流人物,最終卻“罪又甚焉”,在四公子中下場最為悲慘。


黃歇早年曾和楚國太子熊完一同淪為秦國人質。十年軟禁生涯,天天如履薄冰。


直到公元前263年,楚頃襄王病危,而秦國拒絕放楚國太子回國。黃歇冒死為太子掩護,將熊完打扮成車伕送回楚國,可謂忠節。


因此,黃歇險些被秦昭王處死,還好秦國改變主意,決定賣楚國新君一個人情,才放黃歇回去。



熊完即位,是為楚考烈王,之後任命黃歇為令尹,並將淮北封給他,號稱春申君


春申君在封地疏浚三江,解決今黃浦江一帶的水患問題,當地百姓為了懷念他將這條河稱為春申江。如今上海其中一個簡稱“申”,也是源於戰國時此地曾為春申君的封地。


春申君為相二十五年,若能專心治國理政,也不失為一代賢臣,但他卻飄了,不但為政乏善可陳,更捨不得當初拿命換來的權力。


捨不得,放不下,是春申君一生最大的錯誤。


楚考烈王在位期間,一直沒有孩子。國無儲君,早晚生亂,春申君也不得不跟着着急,客串“不孕不育專家”,為楚王進獻了不少婦女,但她們沒能為楚國生下一個太子。


此時,春申君的門客,趙國人李園將他年輕貌美的妹妹送給春申君為妾。


沒過多久,據説李園的妹妹有了身孕,不懷好意的李園勸春申君趁機將她獻給楚考烈王。這樣既可解決王位問題,春申君也能借此偷天換日,繼續執掌大權。


春申君知道楚考烈王遲早會死,自己也會有失去權勢的一天,不如趁早安排後路,於是欣然同意,便將李園的妹妹獻給楚王。


正當春申君盤算着楚國的權柄時,李園早已心懷不軌,憑藉妹妹受寵而獲取大量財富,暗中訓練刺客,計劃除掉春申君,取而代之。


春申君對這一危機渾然不覺。楚考烈王去世後,李園搶先一步進宮,安排刺客埋伏在宮門。


春申君一進宮,門後的刺客立即殺出。春申君登時喪命,首級被扔到門外,隨後全家被逮捕處死。


老子曰:“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一世英名的春申君就因為一時的貪婪而身首異處,連累一家老小突遭橫禍。


正如餘秋雨在《捨得智慧講堂》節目中所説的:“只知一味地與別人爭奪成功,那才是真正的平庸。”



3



捨得,是鳳凰浴火,而得涅槃重生。


漢初三傑中的韓信,曾有過一段失意的時光。


韓信年輕時身無長物,也沒正當工作,時常寄人籬下。窮困潦倒時,他曾經在其朋友南昌亭長家裏白吃了幾個月飯,結果被朋友的妻子嫌棄,不得已只能繼續流浪。



人一倒黴,喝涼水都塞牙。


有一天,韓信來到淮陰市場,一個年輕人攔住其去路。


這個市井流氓指着韓信挑釁道:“我看你長得人高馬大,身上還帶着刀劍,其實就是個膽小鬼。你要是有膽量,就拿劍刺我,如若不能,就從我褲襠下爬過去。”


韓信靜靜站立着,孰視良久,一言不發,低下身,趴在地上,從這市井少年的胯下爬過去。韓信的隱忍和沉默,換來滿街的嘲笑。


清人牛震運評説《史記》中這段描述:“孰視、俛出、蒲伏,形容如畫。”每一個動作,都是一生的恥辱。誰能想到,這就是後來虜魏、破代、平趙、脅燕、東擊齊、南滅楚的一代名將。


韓信恰恰不是一個懦弱自卑的人,相反,他為人一向驕傲。


韓信的母親去世時,他身無分文,連發喪的錢都沒有,卻為母親找了一塊又高又寬敞的墳地,周圍可住萬户。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稱王封侯,讓萬户人家為母親守陵。


胸懷鴻鵠之志的韓信,為何甘願從市井少年的胯下爬過,讓滿大街的人都以為他是個膽小怯懦的人?


只因那時的韓信知道捨得,懂得在什麼時候放下驕傲。


歌德説:“一個人不能永遠做一個英雄,但一個人能永遠做一個人。”


無論是貧賤時,還是為將時,韓信都知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


在被劉邦拜為大將後,韓信多次在戰場上以怯意示人,最終克敵制勝。


在濰水,面對項羽帳下的猛將龍且,韓信先命人堵住河流上游。


兩軍一交戰,韓信就佯裝撤退,引誘龍且渡河。龍且的軍隊渡河才過半,韓信立馬派人將堵水的沙袋移開,河水奔騰而下,龍且背水而戰,軍心大亂,最終被韓信斬殺。漢軍盡得三齊之地,讓項羽陷入被動防禦的狀態。


在垓下,與項羽正面交鋒,韓信的三十萬大軍與十萬楚軍交戰,起初並不順利。


在正面進攻項羽失利後,韓信故技重施,再次選擇撤退。等到兩翼對項羽形成包圍,才再度率領大軍從正面壓上,終於讓項羽大敗於垓下,一戰決定楚漢戰爭的勝負。


當韓信衣錦還鄉時,他將當年羞辱他的少年找來,不僅沒有報復,反而封他為楚中尉,並坦言當時忍辱的原因:“當時受辱,若一時衝動,殺了你,也是殺之無名。何必逞一時之快,讓自己身陷牢獄之災呢?”




4



捨不得,是固步自封,終將釀成苦果。


在功成名就後,韓信反而不知捨得,被劉邦貶為淮陰侯,他仍鋒芒畢露,因心生怨恨而直言恥與噲伍。


在一次閒聊中,劉邦問韓信自己能統帥多少兵馬?韓信答,陛下不過能將十萬。


劉邦又問韓信,那你呢?韓信霸氣外露,絲毫不顧慮劉邦的感受,説道:“臣多多益善耳。”


憤怒的劉邦冷笑道:“你帶兵多多益善,怎麼還會被我逮住呢?”


韓信這才知道説錯話,急忙掩飾道:“陛下雖不能帶兵,但是善於駕馭將領,所以我才為陛下所擒。”


然而,劉邦始終不會忘記韓信的自負和狂妄給他帶來的不快。


此時的韓信,不學張良“棄人閒事,欲從赤松子遊”,而是繼續迷失在權力的遊戲中,落得抱恨而死的結局。



5



作家賈平凹在《説捨得》一文中寫道:“會活的人,或者説取得成功的人,其實懂得了兩個字:捨得。不捨不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蛇是在蜕皮中長大,金是在砂礫中淘出,按摩是疼痛後的舒服,春天是走過冬天的繁榮。”


對人而言,“捨得”的智慧就像是儒家的中庸之道。


有一次,孔子到魯桓公的廟裏參觀,看見一種傾斜而不易放平的容器,就問守廟人問:“這是什麼容器?”

守廟人答:“這大概是宥坐之器(放在座位右邊,用來警戒自己的一種器具)。”


孔子恍然大悟,説:“我聽説過這種容器,空着的時候傾斜,裝進一半水就能正立,灌滿了就會翻倒。”他回頭對學生説,往裏面倒水吧。


水一灌入,果然如孔子所説。他喟然長歎:“唉!哪有裝滿了水而不傾覆的呢?”


  

有舍有得,方能平和、淡然、從容、豁達。


人生如此,酒亦如此。


名士之杯,方能成就佳釀。捨得酒業延續漢唐千年釀酒文化,傳承中國白酒文化。品味滴滴酒香,盡是“捨得”之道。



2016年,天洋控股集團入主捨得酒業,中國名酒繼往開來,再度詮釋“捨得”精神,呈現“捨得”內涵。


天洋控股以文化產業為核心,橫跨文化產業、科技產業、金融產業、產業地產和消費品五大產業。在這五大產業中,文化產業以“夢東方”品牌為依託;科技產業以“超級蜂巢”品牌為依託;消費品產業以捨得集團為依託。旗下擁有香港上市公司夢東方集團和A股上市公司捨得酒業。


今年5月18日,正逢天洋控股26週年司慶,天洋將舉辦“禮讚新時代,共築中國夢”回饋活動。


26年,再揚帆起航。天洋控股將繼續做人與社會價值的創造者,逐夢前行,立志做受人尊敬的百年企業。


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參與分享“我的捨得故事”,就有機會收藏1993年陳年基酒特別定製款。價值無限,獻給最具捨得智慧的你。快來參與吧!

https://hk.wxwenku.com/d/20061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