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箭神大羿和他的人間冒牌貨

文化先鋒2019-05-23 20:09:45



大羿與后羿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自從嫦娥逃往月亮之後,羿的內心被寂寞和怨恨所纏結,時日既久,性情大變,竟然黑化成了一個超級惡棍,與過去的那個射日英雄判若兩人。他看中了河伯的美麗妻子,就給河伯強安罪名,用箭將他射死,還把他的其他幾個嬌妻美妾也佔為己有。他還到處征戰,濫施暴力,弄得民不堪命,怨聲載道。或許由於作惡多端,羿的晚境十分淒涼,甚至連生計都難以維持,否則又何必靠開辦“射箭訓練班”來餬口呢?但即使是這種小本生意,後來也難以為繼。羿有一個名叫逢蒙的學生,因為嫉妒老師無法超越的高超箭術,乾脆舉起桃木做的大棒,將他一悶棍打死。可憐大羿英雄兼流氓一世,卻喪命於一個小癟三手下。問題在於,我們的備受敬仰的超級英雄羿,最後真的墮落成了一個自暴自棄的惡棍嗎?難道這就是所謂大羿神話的真相?然而,典籍裏時而稱“大羿”,時而稱“后羿”,這兩個名字所指稱的,是否為同一個人物?神話典籍裏的蛛絲馬跡,將會把我們引向一個完全不同的結論。要揭開這一切謎團的真相,我們必須先從那隻皎潔可愛的小白兔説起。


“玉兔”,月球上最著名的動物居民,它協助嫦娥搗藥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成為華夏神話美學的不朽場景。但就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著名學者聞一多曾經提出十一種證據,以證明“玉兔”就是蟾蜍,言之鑿鑿,極為令人信服,但限於篇幅,這裏不加以轉述。只是世人總覺得蛤蟆形象可憎,不如玉兔來得可愛,因而在中國民間,玉兔的形象最終還是替代了蟾蜍,成為除嫦娥之外最受歡迎的月球形象代言人。然而,“蟾蜍”並非“玉兔”的本相,只要為它加上一張尖牙利齒的大嘴,以及一條粗壯的尾巴,它立馬就會變成如假包換的鱷魚。也就是説,蟾蜍有可能只是鱷魚造型的一個變體而已。這種鱷魚,中國古人稱之為“豬婆龍”,而它應該就是嫦娥的前夫——大羿的本來面目。  







更加有趣的是,這頭被稱作“羿”的豬婆龍,跟古埃及神話中的涅伊特(Neit)有着諸多相似之處:首先,“涅伊特”一詞的發音,跟 “羿”的上古擬音【ŋees】相近;其次,涅伊特是狩獵與戰爭之神,而羿同樣是獵人與射手;其三,涅伊特的象徵物是一副盾牌,上面有交叉成十字的兩枝羽箭,而“羿”字的大小篆寫法,都是兩枝並列的羽箭,最奇妙的是,涅伊特的盾牌和其上交叉成十字的羽箭,其實就是“十”和“日”兩個符號的疊加,居然在中國被誤解為“十日”,從而演繹出“羿射十日”的著名神話;其四,涅伊特總以鱷首人身之形顯現,而羿則喜歡以鱷魚的訛形――蟾蜍現身;最後,涅伊特擁有特殊的魔法力量,這與安魂儀式密切相關,其形象通常被繪製在死者的棺材上,用以治病、驅邪和保佑永生,而羿的形象也大量湧現在漢代以來的石棺上,手持“不死之藥”,用以助人祛病、延年以及實現長生的夢想。


羿和涅伊特之間的相似性竟然達到了如此令人驚訝的地步,足以説明,這一神話中不僅含有印度神話的元素,同時也吸納了來自埃及神話的粒子。然而,這裏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大羿就是變形為蟾蜍的鱷魚神,那麼,這隻居住在月球上的蟾蜍,究竟是嫦娥女士還是大羿先生呢?這彷彿是一個難以解開的謎團,因為大多數古代文獻都認為,在月亮上搗藥的乃是嫦娥本人。然而,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從河南南陽小西關漢墓中,出土了一塊繪有嫦娥奔月形象的畫像石,它無意中為我們的疑問提供了答案。通過這塊畫像石,我們可以清楚地目擊到:嫦娥正在飛向月球,她梳着高高的髮髻,頭戴冠冕,上半身尚未變形為蟾蜍,但是下半身卻已開始蜕化,露出了鱷魚式的後肢和尾巴。更令人驚奇的是,在月亮上,一隻陌生的蟾蜍張開了四肢,彷彿正在迎接她的到來。根據我們之前的推斷,這隻蟾蜍不可能是別人,只能是大羿自己。








這幅畫像石所提供的線索,迫使我們去重新勘探嫦娥奔月的真相。傳世文獻告訴我們,大羿射殺了帝俊的十個太陽兒子,由此開罪了天帝,政治前途大為不妙,甚至可能要面對更為險惡的生存危機。很可能是出於這個緣故,他才前去向西王母求取“不死之藥”,由此啟動了舉家移民月球的逃亡計劃。這樣看來,應當是大羿先於嫦娥抵達了月球,而嫦娥只是前去會合的第二波移民。然後,他們以“玉兔”或“蟾蜍”的名義在那裏定居,成為夫婦恩愛的範本。猶如梁山伯與祝英台雙雙化蝶那樣,大羿和嫦娥也雙雙化作了蟾蜍,雖然外表不免令人尷尬,但畢竟還屬於同一個物種,甚至還攜手獲得了永生,也算是值得大家祝福的美事。令人費解的是,這塊畫像磚出土於1964年,長久以來為學術界所廣泛引用,但研究者對上面所刻畫的事實長期熟視無睹,這不能不説是神話學研究史上的一個重大疏漏。 


如果我們目前為止的推論是正確的,那麼一個新的疑問就產生了:在大羿奔赴月球之後,那個在地面上倒行逆施的又是誰呢?我推測,他其實是大羿的替身——“后羿”。這個冒名頂替者,有可能是某個上古小國的君主,據説擅長射箭,喜歡打獵。這個“後”字,既可按本義作“國王”講,亦可通假為雙人旁的“後”字,也就是時間先後的“後”,實在是一語雙關。所以“后羿”一詞,也不妨翻譯為“大羿的繼承者”,在大羿逃亡之後,他僭替了大羿的名號,卻全然沒有繼承他的精神,反而暴虐橫行,塗炭生靈,罪狀多到罄竹難書的地步,最終被自己的學生逢蒙出手反殺。不僅如此,之後的夏代又出現了另外一個擅長射箭的后羿,他是有窮氏的國王,被自己的臣子寒浞殺死。無論哪一個版本的后羿,其最終結局都是死於非命。令人遺憾的是,由於詩人屈原和歷史學家司馬遷不明真相,以至於那些后羿所犯下的罪行,都被放到了大羿的頭上,使他蒙受了幾千年的不白之冤。希望我們的討論,能夠為這位偉大的射日者平反昭雪,光復他作為英雄的不朽美名。





本文根據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配圖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60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