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房地產的38年野史

ipo觀察2019-05-23 00:31:36

版權信息|本文作者:侃叔,原載於地產觀察(ID:dcgc2013),經授權發佈


中國房地產的歷史貌似很長,因此很多揚揚灑灑的鉅著;不過在筆者看來其實很短,寥寥幾千字就講透了。


上 篇


中國最早的房地產,和廁所有關。


據史料記載,中國最早的房地產出現在唐代。一位叫竇乂(yi)的商人靠賣鞋、賣樹攢下了80萬錢。


他以三萬文錢買下鬧市區的糞坑,並用計謀引人免費幫他填平,蓋了20多間店鋪,再租出去,形成自己的房地產品牌“竇家店”,火得一鋪難求,連波斯人都來租他的鋪子做生意。


後來他成為長安首富,人稱“竇半城”。


建國後真正意義上的房地產行業萌芽出現在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


1980年中房集團的成立,意味着中國有了第一家房屋開發公司。當時中房集團總經理孟曉蘇,原本是中南海的一名官員。


這位先官後商的總經理,師從厲以寧、蕭灼基,並先後獲得經濟學碩士博士學位。


他喜歡凌晨2點之後開始寫寫作,幾十年如一日。所有文件都自己動手,從不用祕書。靠着白天賣房晚上寫稿,他撰寫和主編了10本房地產業書籍,發表了180多篇論文。


1987年,在一個不起眼的南方小鎮啟動了一個不起眼的土地拍賣會,後考證這是新中國進行的第一次土地拍賣,中國土地正式開始招拍掛。那個地方叫深圳。


這塊地一年以後建成了“東曉花園”,並在內地第一次以按揭貸款的方式出售,不到1個小時就全賣光了。



當時的房價已經是408元/平,看起來很便宜??當時蔬菜是1分錢一斤。

1


三十年前,廣東梅州豐順鎮上的一個20多歲的包工頭去找鎮政府,表示願意幫助建設商業街,他因此而發財,這個人叫朱孟依。他後來創立的合生創展集團,是國內最早的地產公司,到2016年他在全國富豪榜上排名29。


此時在香港內地開工廠的富豪許榮茂已經註冊了世茂地產。


金融證券分析師李思廉往返於香港和廣州做貿易,就是那段時間結識了老搭檔張力,見多識廣的他發現了房地產在內地的前景(富力)。


曾經在街頭賣豬肉、倒木材的黃文仔已經靠做鋼材貿易發家,成了稀有的百萬元户(星河灣)。


命運的車輪沿着時代的車轍在滾動,有人快有人慢。沒人想到磚廠廠長潘石屹,玉米販子王石會變成地產大亨。



那個時候,任志強剛從部隊回到地方沒多久,升任華遠建設部經理;


潘石屹兜裏揣着80塊錢南下搬磚——做了磚廠廠長;


陳卓林的傢俱廠風頭正勁;


王石還在倒賣火車皮裏的玉米;


楊國強還是個泥瓦工;


軍人王健林剛轉業做了大連市西崗區辦公室主任;


許家印還在舞陽鋼鐵廠車間裏揮汗如雨;


張玉良在上海農委會是個不起眼的小職員;


孫宏斌剛從清華水利系畢業滿大街找工作;


吳亞軍還在重慶前衞儀表廠當技工;


胡葆森已經是中原國際經濟貿易公司附屬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2


1988年,王石意識到土地制度的鬆動是一個機會。他把自己一手創辦的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經過通過股份化改組,正式更名為“深圳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這年11月18日,被人稱為黑馬的萬科以2000萬元的價格拍下地王,這和後來的順馳有點像。主持拍賣的官員罵王石“瞎胡鬧”。萬科正式進入房地產業,第二年,萬科就在A股上市了。


1992年,鄧小平第二次南巡,市場經濟確立,房地產開始迅猛發展。



受到鄧小平的鼓舞,大批在政府機構、科研院所的知識分子受南巡講話影響,紛紛主動下海創業,形成了「92派」企業家。


因為小平在上海的一句“要多提拔年輕人”,辦公室最年輕的張玉良手握“總經理”任命書和上海市政府劃撥的2000萬元,開始了綠地創業歷程。


這一年,許家印看了鄧小平講話,察覺到新機遇,毅然棄了鐵飯碗,跑到深圳闖蕩。


時代浪潮下,一眾房地產公司突然出現。


楊國強接盤原來的建築公司,打出“給您一個五星級的家”的口號,低價買入順德碧江桂山交界的大片荒地,並以“碧桂園”命名開始進軍房地產。


王健林正式創辦萬達。


胡葆森結束駐香港的國企日子,斷然北上回到中原腹地鄭州創辦建業地產。


任志強還沒有成長為“大炮”,坐着他的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總經理位子。


宋衞平還在“下海”站在特區的土地珠海,為一家叫南方四通的電子公司獨當一面。


馮侖和一幫夥計們花兩萬塊錢註冊了萬通地產,就是後來有名的萬通六君子——馮侖、王功權、劉軍、易小迪、潘石屹、王啟富,但目光敏鋭的他們迅速結束炒地皮,驚險逃出海南島,躲過房地產泡沫暴擊。


戚金興帶着七個人創立了濱江集團。


已過不惑之年的李彬海放棄廣州軍區參謀部後勤部長的職位,毅然帶着八個專業軍人創立了保利地產。


甚至北京大學也跟風,於1992年成立了北大房地產開發部,北大南街就是他們開發的。


3


房地產價格放開,許多政府審批權力下放,金融機構開始大量發放房地產開發貸款,土地開發和出讓規模迅速擴大,市場開始出現了“房地產過熱”。


全國各地數千億資金蜂擁撲向海口、廣西北海、廣東惠州等南方沿海城市。當時的情況是:誰都不懂房地產,但誰都知道房地產是一個暴利行業,結果東西南北中,一齊往前衝,只為賺錢,不問手段;只要結果,不管過程。


當時的泡沫有多嚴重?當時,總人數不過655.8萬的海南島上竟然出現了兩萬多家房地產公司。短短三年,房價增長超過4倍。


1992年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比1991年同期增長了117%,地方房地產投資普遍增長50%以上,其中海南暴增211%。


1992年土地供應面積是1991年及以前全國出讓土地總和的11倍。


1993年,房地產泡沫嚴重,招致國家開始出手調控。


1993年6月23日國務院副總理朱鎔基發表講話,宣佈終止房地產公司上市、全面控制銀行資金進入房地產業。


泡沫生成期間,以四大商業銀行為首,銀行資金、國企、鄉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資本通過各種渠道源源不斷湧入海南,總數不下千億。


幾乎所有的開發商都成了銀行的債務人。精明的開發商們紛紛把倒賣地皮或樓花賺到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把還停留在圖紙上的房子高價抵押給銀行,所有人都陷入了瘋狂,10個人裏有8個都是想通過炒房子賺一筆。


在當時,炒房子就是擊鼓傳花的遊戲。房地產泡沫,像香檳溢出的泡泡一樣醉人,惹得所有人都趕着、追着,唯恐慢下一步半拍。


第二天,國務院發佈16條整頓措施猶如一劑猛藥,讓一路高歌猛進的房地產熱戛然而止。


當時的房產泡沫有多猛?


開發商紛紛逃離或倒閉。


僅海南有600多棟“爛尾樓”、18834公頃閒置土地和800億元積壓資金,僅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壞賬就高達300億元。


但隨着各項措施的落實,全國房地產開發的增長速度明顯放緩,通貨膨脹得到遏制。經濟由熱轉冷,房地產市場也沉寂下來,商品房和商品住宅的價格迅速回落。經過3年努力,中國經濟終於在1996年成功實現“軟着陸”。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我國經濟開始出現“通貨緊縮”,房地產市場也隨之進入低潮。中國房地產第一個十年,告一段落。


中篇


話説1997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後,房地產開始進入調整期。


中國房地產的第二個十年,和一個字有關。


1998年註定不平凡,這一年成為一個重要的分水嶺。


國家尋求變革正式拉開了房改大幕:先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在新中國堅持了近半個世紀的分房制度壽終正寢,中國正式進入商品房時代。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卻又如此的不同。


住房制度改革其實有兩個目的:


居民住宅貨幣化、私有化是房地產市場化的開始。


把住宅產業當作刺激內需的支柱產業來發展,這是“房地產是夜壺”的源頭。


1998年中國建設銀行發出了中國的第一份個人住房抵押貸款。貨幣政策進入寬鬆的軌道。


隨着住房分配製度的取消和按揭政策的實施,以及當時只需首付2成或零首付,使得購房需求突然爆發:當時有錢的單位紛紛出手,把市面上的現房一搶而光。中國房地產業進入高速增長期。



那麼這個十年,是和“漲”有關嗎?可能不是。


取消福利分房後房地產需求大幅度增加,導致土地供應不足。


政府開始實行統一收儲並出讓的土地管理政策,市場上開始有了大規模的拆遷。這其中牽涉到各種的賠償分配紛爭,總之這是一場發展與民生之間的博弈。



經濟的發展其實也是一場瘋狂的城市化運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城市化高歌猛進,一方面是暴力不止,一方面又暴富不斷,中國房地產史中就這麼夾雜着悲喜交加的濃濃色彩。


1


房地產市場潮漲潮落催生了很多房企的花式崛起與失敗。


90年代後期,粵、閩、京、渝各派房企都有新代表企業誕生,如海倫堡、深圳地鐵、花樣年、建發、正榮、華夏幸福、北京城建、金科、龍湖、新希望、俊發、順馳等。


靠借高利貸300萬、然後抵押給銀行貸款1000萬、在海南炒地皮發家的“萬通六君子”也終於在98年徹底散夥。



在海南炒房之餘,六兄弟攢了一本名為《披荊斬棘共赴未來》的書,書中將他們自己描寫為一羣立志實業報國的青年知識分子,也指明他們做企業不是為了賺錢,是為當代中國知識青年探尋報國道路。這本書當時感動很多人,張欣也是因此結識潘石屹,並結為伉儷。


最早離開的磚廠廠長潘石屹轉戰北京,在1998年拆了北京二鍋頭酒廠,建了第一個SOHO現代城。潘石屹是真正的營銷專家:他開啟了全國房地產業的所謂“畫餅概念時代”。



六君子中的易小迪99年創立了陽光100集團,王功權成為了知名的風險投資家,王啟富和劉軍也開創了一番事業,馮侖則一直堅守在萬通。


王石99年辭去了總經理,開始玩起了滑翔傘、攀巖,並引入了大股東華潤,但正是這時候對萬科的股權分散問題沒有處理好,才埋下了後來寶能入局的隱患。


宋衞平在房地產開發上春風得意,綠城逐漸成為最有品質房企的代表,他還玩起了足球,98年創建了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宋衞平累計在足球上“玩”了25億元,甚至還因為舉報“黑哨”問題引發足壇掃黑風暴,差點遭受牢獄之災。


1999年,未雨綢繆的王健林首次提出“訂單式商業地產”概念,萬達廣場自此開始爆發。


許榮茂帶着世茂最早開始了全國化佈局,幾年時間做到全國前十,他卻低調的幾次發函要求福布斯去掉自己的名字。


2000年政府終於對房企上市鬆了口,房企們也終於找到了擴張的引信——資本,天鴻寶業、天房發展、金地、金融街等一眾房企紛紛借殼上市。

2


2003年,房地產被正式確立為國民經濟支柱,從此房企們更開始百花齊放。


這一年,如融創、融信、海亮、榮盛發展、上實發展以及鑫江置業成立,成為房地產最後一波強勢企業。


招保萬金的名頭開始在業內響徹雲霄。


軍人出身的耿建明,帶着一幫建築工人把榮盛做成了「環京一哥」,這個房企目前依舊把總部放在發家地:廊坊。


楊國強帶着碧桂園殺出一條血路,坐上了華南五虎的頭把交椅。


先做了幾個項目練練手的歐宗洪正式成立了融信,自此出身莆田最窮山村的歐氏三兄弟成為一代傳奇:老大掌管閩系著名的歐氏投資集團,老二創辦了正榮集團,老三的融信也飛速發展。



但隨着03年猝不及防的非典疫情,全國成交量直線歸零,這是社會與經濟領域的雙重考驗。


這其中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孫宏斌。


這個年輕人當年被柳傳志內定為接班人,又被他親手送進監獄。94年四年刑滿出獄後,孫宏斌去請柳傳志吃飯認錯。孫宏斌拿着柳傳志借給他的50萬元去天津開辦了順馳。



也許是為了彌補監獄裏失去的幾年,孫宏斌在順馳發展上,玩命急速推進。順馳在土地市場不計代價製造“地王”,甚至創下一年內同時向十幾個城市擴張的紀錄。


03年在中城年會上他叫板王石:“順馳今年銷售額要達到40億,2004年的目標是100億,我們的中長期戰略是要做全國第一,也就是要超過在座諸位,包括王總(王石)。”


王石紅了臉,駁斥他“睜眼説瞎話”。


要知道當時萬科在全國銷售住宅1.1萬多套,銷售額44億,開發面積世界第一。


後來王石預言“順馳馬上會很難受”。


不料想,王石一語成讖。


地王和購房熱導致房價暴漲過快,民怨沸騰。2004年政府逐漸出台各種政策,通過收緊信貸和土地供應兩個閘門來抑制房價過快上漲。


房地產市場開始急轉直下。一路高速前進的順馳沒能堅持太久,資金鍊斷裂。約定注資的摩根士丹利臨時變卦,讓孫宏斌和順馳面臨絕境。


3


2005年中央進一步加大宏觀調控力度,主要特徵是供給與需求雙向調控,以調控需求為主。從2005年下半年開始到2006年,成交量開始上升。


但是好景不長,因為當長三角地區的房地產市場在下雪的時候,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卻是一片豔陽天,房價漲得很快,結果導致3月份調控的政策又進一步加強。


2007年,無奈之下,孫宏斌只能將他苦心經營十幾年的順馳低價轉讓了出去。


回顧順馳的敗局,其實是中國房企發展史的一場縮影。觀察這十年的百強房企,有一半以上都死於調控。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中國房地產跌入了谷底。


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快速向全球蔓延,世界經濟出現下滑趨勢,各國政府紛紛出手救市。中國經濟也未能倖免,出口下降,投資減弱,房地產成量交腰斬,大批企業倒閉、勞動力失業,宏觀經濟出現了下行壓力。


房地產市場風起雲湧,後半年更加嚴重,房地產市場銷售量萎縮,部分地區房價跌了50%。


“打折”、“房價大幅下跌”、“降價潮”、“成交量大幅萎縮”、“樓市大幅跳水”、“量價齊跌”、“斷供”、“退房”、“房地產市場寒冬”甚至“崩盤”等字眼和消息在各類媒體鋪天蓋地。


為了拯救市場,政府出台了“四萬億計劃”,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十項措施。


下篇


2008年9月,金融危機全面爆發,世界經濟衰退,中國對外貿易降到冰點,國內物價飛漲,失業率高漲,很多企業倒閉。


當時的中國樓市經過多年的調控又遭遇金融風暴,北京奧運會的盛世狂歡也沒有掩蓋住爆發的恐慌,遇到了最嚴重的房價泡沫和危機。


當時被稱作地產界華南五虎的碧桂園、珠江、合生創展、富力、恆大地產,全部出現資金鍊問題,降價一觸即發。萬科、中海、金地等品牌房企先知先覺,已經在全國包括北京、杭州、上海等地開始了15%至30%的降幅(後來的人們才發現08年買房會是多麼大的幸福,歷史最好時機),多地發生退房潮、斷供潮,中介公司開始出現關門閉店。


經濟專家都在預測,中國房地產是不是要像九十歲的缺鈣老太太一樣,一跤跌成骨折了。


這一年,有個男人在北京開的公司破產了,老婆跟人跑了,豪華傢俱都被債主全拉走了。就剩下一個衣櫃和一把椅子。男人受不了這種打擊想自殺,找了根繩子站到椅子上準備上吊,一扭頭看到衣櫃上還有半瓶白酒和半包煙。男人就決定坐在椅子上抽完煙喝完酒後再自殺。


過了一會兒他自言自語道:我這是要幹嘛?生活才剛剛開始呀!


緊接着到了11月,政府推出了針對國際金融危機救市的一攬子計劃,就是世人説的“四萬億計劃”:加印四萬億人民幣,拯救中國乃至全球經濟!


男人把房子質押貸了款,回老家買了一塊地準備蓋一棟房子賣掉。


結果09年房價暴漲,男人暴富,再拿地再開發,周而復始……他搖身一變成了地產開發商。


四萬億都幹了些什麼?


當時的目的,主要是投資拉動經紀和十大產業振興規劃。刺激政策之後,中國建設了數萬公里的高速公路鐵路、100多座機場、以及十幾座城市的地鐵。


但更多的錢,都流入了樓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在後來的一次演講中説道,國企們當年拿到4萬億根本不知該怎麼辦,只能投房地產。


老李是個幹了三十年建築的農民工,他不懂什麼是理財,只知道把掙到的錢存到銀行最安全。他的夢想就是等攢夠了錢,就把錢給在省城工作的兒子買房用。


他不懂什麼是經濟危機,卻知道這一年多老是沒活兒幹,只能回老家,但田被徵用了,地也種不了。


當政策出來的時候,天南海北工地平地起,他樂呵呵的笑:終於有活兒幹了。


但後來他卻哭了:逐漸產能過剩,物價飛漲,房價暴漲,他存銀行的錢被稀釋,貶值了三成,房子自09年之後,就再也買不起了。


中國是個高儲蓄率的國家,印鈔就是把老百姓的儲蓄全部稀釋,最後的結果就是通脹。但話又説回來,只有把貨幣拿出來花掉或投資,經濟才能發展。


是非曲直這裏不表,但每次潮水來臨,每個個體,都有起有落。

1


09年,房地產行業開始空前的繁榮,銷售毛利率、淨利率,銷售規模都大幅度提升,有人把這近十年的發展稱為房地產的黃金時代。


這一年開始,有很多房企抓住機遇,成了黑馬,也有很多老牌大房企戰略失誤,逐漸退出舞台。而更多的是很多中小房企沒撐住那一撥的衝擊,像泡沫一樣升起、跌落,破碎在空中。


也就是打那時候起,開始有了房企的銷售排名。有趣的是,排名竟然也成了一樁生意。國內湧現出了很多地產研究機構,每年每家都會公佈一個房企排名。對比排名會發現個有趣的現象:每家機構的數據來源相同,金額卻各不相同,排名有時候也會差別大得離譜。


中原首席分析師張大偉曾説,你仔細看,每當一家房企和這些機構簽了戰略合作的時候,排名就會突飛猛進的上升。究其原因,買這些排名是為了討好兩種人:上市房企為了老闆和股東,沒上市的房企則是給銀行看。


09年破百億的房企達到了空前的20家。


其中有一家房企老闆黃文仔是個低調講究的老派紳士:西裝都是好幾萬塊起的;永遠頭髮光滑油亮得連蒼蠅都停不上去;每天出門戴不同風格的領帶,一年下來可以不重複。但他同時也低調到幾年都沒在媒體露過面,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農村苦孩子出身,改革之初他曾經借40萬元給朋友,後來沒還他也沒介意。



做了12年鋼材生意的黃文仔,從2000年開始開發廣州星河灣,雖然賣了很多年,無數同行曾去考察,我也是在那收到了刺激。他開創的“星河灣模式”至今還是傳奇:


他堅持品質為王的豪宅模式,曾因不滿意親自掄錘砸掉百萬樣板間,提出“建造房子中的勞斯萊斯”的口號比碧桂園早了15年;


他最早提出產品複製的開發模式,把廣州星河灣搬到了北京原本是一塊垃圾堆和臭水溝的地上,卻賣成了北京銷冠;09年曾用六個小時賣出40億貨值,三個項目銷售破了百億。


以1億元底價把順馳賣給路勁的孫宏斌,看似已無力東山再起。但中年老孫豈是池中物,他在順馳倒下之前已經註冊創辦了融創。蟄伏了三年後,在08年12月市場的冰點期,老孫用20億的天價拍下西山壹號院地塊,再次驚嚇了世人。後來的市場再次證明老孫的判斷力:僅西山壹號院一個項目三年給融創進賬了150億。


老孫舔舐好傷口,將版圖再次向全國鋪開。


先賣油條後賣菜娶了女祕書的姚振華,並沒有因為蔬菜直接發跡,但卻給他帶來了發達的機會:他賣菜賠了錢,反而是做菜時深圳“菜籃子工程”批的五十畝地讓他翻了身。用170萬撬動幾個億蓋房子發了家,自此寶能開始崛起。但寶能的野心不止於地產,姚老闆開始幹起了保險、物流、小貸、教育、醫療、農業等,事業越做越大。



那時候金茂還叫方興,剛成立就在央企中化的懷抱裏迅速羽翼豐滿,成為黑馬;


已經在香港經歷過97金融危機的中海深知此刻是發展的最佳時機;


萬科保利中海的業績幾乎是其他房企無法逾越的三座大山,但還是被綠地和恆大拼命迎頭趕上;


宋衞平讓全國人民都記住了綠城的好房子;


吳亞軍已經用一片片花海迷惑了無數太太的芳心。


個人財富也經歷了一場洗牌。很多人從實體經濟進入樓市,08年北京的某樓盤房價是8000元/㎡,到09年已經到了25000。那時候房價暴漲讓温州炒房團賺了個盆滿缽滿,不停的有“温州人砸2億買樓”的新聞爆出來。


2


閲人無數不如仙人指路;仙人指路不如貴人相助。


08年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許老闆跑到香港配着大D會長鄭裕彤鞍前馬後玩了三個月,鄭裕彤感受到了誠意,擺手收下了這個來自河南周口太康縣聚台崗村的小兄弟。由撲克牌遊戲“鋤大D”的一羣愛好者自發組成,但成員們有多厲害?他們佔據着香港的半壁江山。



鄭裕彤帶着牌友們除了對08年陷入資金困頓的恆大注資外,還是恆大2009年赴港上市的背後推手。上市時老許剛做了沒多久大富豪就慘遭機構做空,但大D會大佬們再次出手,讓做空者們爆倉無數。


當然,許家印也給牌友們了豐厚的回報,而且2015年大D會成員港商撤離大陸時,恆大則是他們550億元資產的接盤方。


當年姚振華拿地、蓋房也都有潮汕老鄉的幫忙。09年佳兆業赴港上市時,幫郭英成忙前忙後的也有不少老鄉。2017年佳兆業停牌兩年回血,背後仍然有潮汕幫的兄弟在站台。


潮汕幫有多厲害?


別隻看李光耀、李嘉誠、馬化騰、黃光裕和朱孟依。僅深圳就有400萬潮汕人,深圳資產前50名的生意人,可以去數數有多少個潮汕幫的堂主。


郭英成、張俊、黃茂如、黃楚龍、朱鼎健、紀海鵬這些堂主也都低調的要命。潮汕幫堂主之間的資金拆借,上億元資金都不用打欠條,上午説好下午款項就到位。姚堂主和郭堂主在潮汕幫裏借錢就像馬蓉和宋喆的關係一樣眾人皆知,資金遠超數十億規模。


甚至潮汕幫在深圳幾乎是無敵的存在。星河、寶能、華南城、東海、龍光、觀瀾湖、美佳華、大中華、茂業、鴻榮源等企業的背後,都站着潮汕商幫。


孫宏斌在融創擴張的時候,也不是一人獨行。前有雷曼兄弟注資2億美金,後還有私募基金貝恩、德意志銀行等外資頻頻注入。即使在近幾年老孫瘋狂收購,也不是僅憑着融創的銷售業績,背後還有很多信託基金在幫忙。


3


翻翻中國房企老闆的奮鬥史,無一不會被貼上愛拼搏、好勝的標籤,但都自動忽略了另一個標籤:賭性強。


不止一個房企的員工告訴我,他們老闆曾經每每到週末,就會飛到澳門去賭錢。牌桌上煙霧繚繞,叼着雪茄的老闆悶着頭一眼不發的往中間扔籌碼,一週都不出賭場,一場下來輸幾個億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闆們的賭性不止於此。


佳兆業上市後,也開始了全國化的佈局,在全國瘋狂拿地,但後來發現進入三四線太深,就迅速收縮回一二線城市。但這並不是佳兆業2015年破產清算的原因。


從合生創展曾趕超萬科到逐漸消失,朱孟依遠走海外,從國美號稱地產要抵千億到黃光裕鋃鐺入獄,從佳兆業黑馬衝到前二十到郭英成因故而外出躲了兩年,導致佳兆業突然破產清算,潮汕幫大佬們在商場上游刃有餘,在政場上的賭博卻是輸多贏少。


星河灣也遭遇了滑鐵盧: 2010年,星河灣在鄂爾多斯遭折戟,項目因政策調整、非法佔地、借貸崩盤等原因導致銷售滑坡,當時星河灣發動四大代理公司聯手,動員了1000位銷售人員也未能改變頹勢。


緊接着2011年,太原星河灣又因質量問題引發業主大規模維權,銷售量急劇萎縮。上海星河灣又因項目降價掏出6億補償老業主的“補償門”事件,引發了業內的聲討。進入2013年,曾經與黃文仔聯手締造星河灣銷售神話的樑上燕也離開了星河灣,黃金搭檔分崩離析。



自此星河灣被其他房企遠遠甩在了身後。星河灣也幾乎是這幾年房企興衰的縮影。


孫宏斌東嗅嗅西聞聞,這頭餓狼前面想吃綠城,後面想吃佳兆業,卻都讓到口的肥肉飛走了。究其原因,都是兩個老闆還想再賭一把。宋衞平曾經説,和融創的合作可以看做是一場沒有頭緒的野合。最後老孫怒了,吞了一口樂視,卻發現這塊肉已經餿了,對於規模中國第四銷售幾千億的融創來説,這點錢或許不算什麼。



王石在馮侖的辦公室裏,跟姚振華當面槓到凌晨,王石指着姚振華罵,甚至指責野蠻人沒有資格控制萬科,姚堂主仍然面色不改:做生意嘛,就是要賭一把。


一將功成萬骨枯,但無論是輸了還是贏了,大佬們已在中國房地產正史野史上留下了一灘墨寶。

怎樣在股市賺錢?

今年股市行情明顯好轉,但3月份震盪加劇之後,大多數人又把2月份賺的錢虧回去了,最終難逃七虧二平一賺的命運。很多人都問,為什麼我買股票一買就跌,一賣就漲?説到底就是認知不夠

向大家推薦我的朋友——老K。他對大勢和市場情緒把握非常到位,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牛散,曾創造多次數倍戰績。他的公眾號老K説股。每天都會在公眾號文章裏覆盤,提示機會或風險,大家趕緊識別二維碼關注吧。

老K説股

 

Iquanzi007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058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