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教”來了洋信徒

債券圈2019-05-22 23:59:09

來源:避險山莊

作者:山莊莊主


如果你經歷過雲南公投“只付息不還本”,説明你已經從業八年;


如果你經歷過“14烏國投”納入預算但函件被撤回,説明你已從業四年;


如果你經歷過“17兵團六師SCP001”的技術性違約,説明你僅從業一年。


不過,恭喜你,你碰到了城投債歷史上唯一的一次違約。


而如果你靠着買城投實現了財務自由,説明你已經從業十年以上,而且是一個堅定的城投信仰者。


近年來,貸款展期了,P2P掛了,央企公開債違約了,融資平台信託、租賃無法兑付了,但城投債依然巋然不動。“17兵團六師SCP001”也僅僅只是在歷史長河裏泛起了一點漣漪。


前輩用從業經歷證明:買城投,保平安;買城投,得自由。


後輩們用一句話概括:我們都是“城投教”最虔誠的信徒。


今年來,在205同志參與化解四大天王隱性債務的傳聞後,城投債再度走牛,到期收益率持續走低。


海外亦是如此,地方頻頻傳來“捷報”:


3月28日,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成功發行3年期8億美元債券,票面利率5.5%。


當地媒體報道稱,這是近幾年國內省級發行人單期限品種發行規模最大的美元債券,也是近年來雲南省企業發行的票息最低的美元債券。


4月8日,宜昌高新投資開發有限公司1.5億美元債在香港發行,期限3年,發行利率為7.2%。這是湖北省首支地市級政府投融資公司所發行的境外美元債券。


4月10日,無錫市建設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在香港成功發行3億美元債券,認購倍數超過10倍,債券票面利率為4.5%。



公司稱,這是近半年來國內地級市國企中發行利率最低,甚至低於不少更高評級的省級國企發債利率(如四川交投的4.75%;江西鐵投的4.85%等),併成為今年江蘇省首單投資級海外美元債券。



等等。


彭博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海外城投債的發行規模達到了創紀錄的59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48億美元;認購倍數達6.6倍,高於整體中資美元債券的5.6倍,顯示海外城投債的需求強勁。


這背後有海外市場好轉的因素。美聯儲加息放緩+年內停止縮表的操作下,作為全球風險資產定價基準的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行。如3年期美債收益率由去年底的2.6%左右降至今年的2.3%左右。



城投海外發債利率也創新低:確實選到了好的“窗口期”,量大+價低+高認購的組合給了城投吹牛逼的資本。


不過,海外城投債需求強勁主要得益於城投風險緩釋,同時投資級城投美元債利率(5.3%,利率數據來源於彭博)高於同級別的債券(3.8%)。


更為關鍵的是,此前離岸市場上美元城投債的買家幾乎均為中資背景投資者,而這一傳統今年開始被顛覆。


比如雲南城投稱,債券投資者中不但包括該公司於2016年首次發行美元債時中長期持有的投資者,而且引入了大量新的高質量投資者。按區域劃分,香港、新加坡等亞洲投資者得到96%的分配,歐洲投資者得到4%的分配。


無錫城建的債券則吸引了貝萊德(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韓投集團(韓國國家主權投資基金)的投資。


簡言之,“城投教”來了洋信徒。


未來,隨着中國債市的進一步開放,海外機構投資在岸城投債也成為可能。數據顯示,境外機構4月淨買入190.4億元國債,信用債持有量增加47.6億元。


據説,目前海外投資者購買城投債時依然看中其後的政府層級、支持力度等,而這也是城投信仰的核心要義。雖然2010年的19號文、2014年的43號文、2018年的27號文都強調,要剝離融資平台背後的政府信用,但是背後的政府信用依然是投資者最重要的考量。


對於外資來説,未來是入鄉隨俗還是有所改變?


從業20年以上的外資老司機,依然不會忘記當年的廣國投事件。當時廣國投破產,但政府並未兜底,外資機構損失慘重。事後,王老闆在接受採訪時説:


廣信作為窗口公司,借債成本高於主權債,本身就説明它不擁有主權信用。這種介乎政府與企業之間的轉型期的過渡性信用,可以稱為“窗口公司信用”。90年代後,中國越來越強調政企分離,公司的獨立性越來越強。這時候國家本身已不許地方政府用財政收入為窗口公司的債務進行擔保。所以,靠所謂“政府概念”建立起來的信用,就越來越多地包含了虛假的成份。 


廣信的那些發債備忘錄封面上明文寫着“債券沒有得到中央或廣東省政府的擔保,也不構成政府的直接負債”,但裏面有些內容又去做這樣那樣的暗示。現在才知道,那些暗示既沒有可靠的財務基礎,也缺乏法律根據。而窗口公司本身,由於觀念和機制陳舊落後,在泡沫經濟時期盲目擴大規模,沒有按照金融機構的“三性”原則規範操作;再加上監管不力和腐敗因素,造成不少投資決策方面的失誤。


外國投資者和銀行還把窗口公司的信用視為主權信用,放鬆了對公司本身的財務狀況的嚴格審查,大量資金流進來,最後造成了當前這種雪上加霜的嚴重局面。這次處理將預示着一個重大變化,哪級政府管的事情哪級政府解決,國家主權信用、地方政府信用和企業信用要逐步分清。


現在的城投和當年的廣信何其相似。洋教徒的前輩會如何給後輩講述這段故事?他們的前輩沒有靠買城投發家,而且吃過類城投廣信的虧。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0584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