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裁員風波下,那些離開外企的中年人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5-22 16:10:54


本文字數:4825|預計8分鐘讀完

外企未來幾年的走勢是好是壞,人到中年的我們選擇留守還是離開?且聽幾位“過來人”的分享。


來源丨AI財經社(ID:aicjnews)

作者丨孫靜 編輯丨趙豔秋



外企的凜冬將至?這是最近甲骨文裁員後,人們心中的揣測。

 

實際上,從三四年前開始,外企已經出現一波離職潮。這次甲骨文規模裁員,有人説只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外企未來的走勢是好是壞,人到中年的我們選擇留守還是離開?或許沒有人比曾經身在其中的人們更有發言權了。記者採訪了3名不同時期離開外企的中年員工,看他們如何看待外企,又如何在人到中年,在環境和技術的極速變化下,思考並做出個人選擇。


1


袁敏  甲骨文員工  39歲  離開原因:被裁

 

離開甲骨文,我的求職第一意向還是外企。 

 

從2013年進公司,我在甲骨文待了6年。其實在公司公佈裁員消息前,我已經有心理準備,還同女朋友聊起過這件事。但説實話,當時仍存有僥倖心理,覺得再怎麼裁員,也不會裁到“優秀員工”的頭上。沒想到,我們整個部門被一鍋端,包括我的頂頭上司也失業了。

 

你看,這個時代對優秀的定義已經變了。優秀不再是你在一家公司幹得優秀、被上下認可,因為公司隨時會被淘汰,屆時你所有的成就都會被清零。得知裁員當天,很多同事是表面平靜,內心慌張。中年失業,多少會有些無所適從。

 

這幾天,很多企業前來擺攤招聘,但那些寫在牌子上或藏於二維碼之後的崗位要求,看起來有點刺眼:32歲或35歲以下。外企就不會有類似的年齡歧視或者性別歧視。我一個同事,前腳抱怨完不想兩個下屬都招女性,立即就被他的領導當面批評。

 

35歲以上的程序員很難進互聯網公司。為此,有同事專門建了一個離職羣,裏面都是35歲以上的同事。目前這個羣裏有226人,絕大部分人的下一份工作還沒有落定。獵頭和HR可以將沒有年齡限制的崗位發到羣裏,但是真正匹配的極少。很多信息並不靠譜,你説美團會招一個35歲以上的工程師嗎?完全沒可能。

 

其實接到裁員消息至今,很多同事都經歷了從惶恐到信心嚴重受挫的階段。他們年輕時都是名校學霸、尖子生,人到中年突然失業,而且發現很難找工作,説實話挫敗感更嚴重。但沒辦法,只能坦然接受,因為時代變化就是這麼快。

 

我一個同事面試華為。對方竟然選擇吃飯時間,在食堂進行面試。這讓他感到不適應。另一名同事面試互聯網公司,被安排在晚上十點半面試,這説明對方可能剛下班。

 

外界説甲骨文是“中關村療養院”,高薪、活少,其實不然。趕項目時,我們也會加班到凌晨十二點,一個從滴滴過來的年輕女同事説過,沒想到甲骨文比滴滴還累。


至於待遇,外界有帖子説我們平均收入4.5萬元,但有工作十多年的員工,他的收入還不到3倍社會平均工資,也就是月薪低於2.5萬元。

 

外企假期福利的確很好:新員工就有15天年假,往後逐年遞增。每年還有24天帶薪病假。

 

其實很多留在外企的人,更多是享受內部的文化氛圍,比如同事關係相對扁平化,講究團隊合作,公司對員工充分信任,支持大家遠程辦公。員工忙完核定工作,可以利用剩餘時間學習公司內部的產品技術,或者幫助其他同事。

 

國內企業則不同。 進入甲骨文以前,我有七年時間在民營企業做開發。民企的領導對下屬是不信任的,所以員工不能遠程辦公,領導也不希望看到員工有空閒,會認為是工作量不飽和。



每個人的能力和工作習慣不同。比如有的人,可能早上七點趕到公司,坐到那兒就開始忙,到下午3點就幹完了;但有的人,上午到崗後摸魚,晚上幹到十二點,也完成相同的工作量。但在老闆眼中,肯定是後者更為努力。

 

在甲骨文前4年,我並沒有想到要出去。甲骨文技術架構整體不斷演變。你如果想要比普通員工表現得更為卓越,首先就要對內部產品和技術更為熟悉,就要不停地去學習。這會佔用很大一塊時間。

 

大概兩年前,我開始有了困惑。我發現公司技術雖然持續演進,但方向沒有跟上大的潮流。比如現在流行大規模的分佈式計算,互聯網公司更多強調微服務、產品輕型化,但我們公司還是特定的企業客户場景,仍沿用傳統技術進行迭代,這意味着我們在技術選型上就和互聯網公司發生了偏差。像大規模分佈式集羣部署,如果沒有具體的應用場景,是很難自學的。

 

當時我嘗試去看互聯網公司的機會,面試了一次感覺壓力很大。因為你會通過對外界產品的瞭解,發現我們自己的產品非常low。 我會抱怨,為什麼這個產品沒有做得更好?但只能抱怨,因為甲骨文的核心開發都放到國外,比如美國、印度、加拿大,留給中國的都是些相對邊緣的業務比如功能測試、集成測試這種,以及輔助工具的開發。 

 

互聯網公司需要的是具有豐富經驗、進去就能解決問題,或者在開發過程中能夠給其他人員有方向性指導的角色。我們此前的技術經驗缺乏具體場景的落地。這種割裂導致在應聘時,我會面臨一些困難。 

 

前幾年我太沉醉於甲骨文的內部產品,脱離了時代的技術變革。我那陣子也挺焦慮的,不停地在網站上學習,研究最新的技術潮流和案例。 但沒有實踐案例,面試時很難通過。

 

我一個同事在裁員後發文反思,要隨時保持危機感。我也在反思,找工作時的困惑也有自身的問題。

 

2015年,我在回龍觀買了一套房,總價400萬元,貸款100多萬元。如果失業後實在還不上房貸,這套房子還可以賣掉。我的女朋友是軟件工程師,在互聯網公司工作,每天都加班到很晚,職場壓力也很大。我們兩個人都喜歡潛水,現在開始討論去東南亞生活的可能性,應該也不錯。


2


 

劉皓 前IBM雲架構師 40歲 離開原因:創業

 

2016年創業前,我在IBM工作了整10年。加入外企前,我在華為幹了兩年。在IBM我從研發經理做起,而後做雲架構師,再走向現在的管理崗。

 

説實話,在IBM的日子處於舒適區。我往往都是前幾名到公司的,上午先看郵件、開會、有時候有面試,下午與同事單獨溝通,和前端團隊討論客户案例,做產品PDR(初步設計評審)。晚上5點開始做技術事務,比如看技術文章、寫作、開電話會議。

 

我在2016年決定離開。從個人角度,外企的技術重心在本國,中國區的技術人員有天花板。當然,工程師多少都有點理想主義,我們總要去衝一把,到市場大環境下檢測自己的能力如何,能否獨當一面,繼而把過去十年的經驗、教訓和人脈變現?

 

在上述考慮下,2016年我接受一家創業公司的邀請,去做了CTO。 當時創業公司總部在北京,而我住上海,可以説是離家創業,每個月只能回家一次。沒出去創業時,聽説創業者的所有時間都用來工作。進去一看果不其然,要沒日沒夜地幹活。但確實也把我的潛能喚醒了。

 

外企與國內企業的差別不是一點點。比如外企講究專業性和系統性,就像一部精密的機器。裏面的每個人,説是螺絲釘可能太殘酷了,每個人更像一個模塊。你進去的時候,外企會幫你安排得非常好,你自己最多突破一下,搖搖身子、晃一下。去到創業公司則不同,你去當CTO ,變成機構核心和支柱,這時別人圍繞着你,壓力也要你來承擔。

 

外企工作聚焦,創業公司則非常不聚焦,技術研發、團隊招聘、公司戰略甚至接受採訪、與投資人交流,都要你親力親為。創業公司體系不健全,產品規劃、選型都從新起步,幹得是平地起高樓的差事。外企則已經是高樓,你只需要進到某一個房間,做件事情就好了,就像鳥兒築巢。

 

在外企時,工作再忙也有節制,大家信奉工作生活的平衡。在創業公司,除了睡覺就是工作,初期肯定會有落差。

 

去創業公司前,我把有些地方想象得比較悲觀:外企工程師基本都是名校碩士畢業,有光鮮的學歷背景,創業公司能找到正規大學本科生可能就不錯了。但進去發現,團隊素質實際很不錯,特別是工作幹勁很強。創業公司就像彈簧,把人的激情激發出來。員工就像浸水的黃豆,一點點膨脹、長大,而外企則像一個金屬盒子,一成不變。


在甲骨文宣佈裁員後,80餘家公司為甲骨文員工舉辦了一場特殊的招聘會 圖/牛耕


據我觀察,六七年前,外企還是非常有活力的地方,是優秀畢業生求職的第一選擇,有大量優秀人才湧入。現在外企更新速率降低、流動性不足。隨着業務平穩、增長放緩,招聘速度也慢了下來,甚至很多團隊出現只出不進的狀態。

 

與此同時,主動離開外企、去活躍的互聯網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剩下的多時年齡偏大、工作時間長的員工,外企氛圍有點趨向於老氣。

 

其實從2016年開始,就有一波外企離職潮,當時傳統IT的中年工程師們看到,再不出去,危機感會越來越重。IT行業的技術更新可能是所有行業中變化最快的了。 

 

最近幾年,很多青年工程師、中年工程師同我諮詢職業規劃的問題。其實一旦發現所在領域已經在走下坡路了,路越走越窄,這時候就要堅定地走出去,不能做鴕鳥,把頭埋進沙子裏。創業晚動不如早動,還要注意攢人脈,開會、演講、出書、寫博客、技術羣、吃飯和咖啡廳,都是非常好的攢人脈的地方。

 

我在IBM前幾年做的研發,偏傳統IT,後來又做到管理崗。但我當時發現一個趨勢,傳統IT正在被雲計算所取代,所以我先在內部尋求轉型,去做雲架構。

 

變化不可怕,危機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沒有儲備,沒法走出危機。人不能隨着一個行業下沉,你要未雨綢繆,要有職業規劃,不管未來做什麼,一定不能只埋頭在家裏做規劃,要看到外面的世界,根據自身情況,做相應的規劃。 


3

 

陳皓 亞馬遜前員工 36歲離職  離開原因:業務調整

 

我還是挺能折騰的。

 

2000年,當意識到自己正在經歷第三次工業革命時,我還是國有銀行系統的一名工程師。單位分了的新房剛裝修完3個月,我還是辭了職,帶着2000元去到上海。為此父親曾威脅我要斷絕父子關係。

 

當時傳統IT企業正火,我的職業理想是進入微軟。

 

2010年,我進入亞馬遜,面試時級別被調高了一級,拿到技術六級待遇。這一崗位在中國區當時只有兩個人。


説實話,亞馬遜的HR來找我時,我是有點抗拒的。我一個做技術的,才不要去賣書。當時內心覺得這也太low了。但上網看了一下,發現這家“賣書”的公司,居然做出世界上第一個推薦算法和世界上第一個雲計算平台AWS。 這本應該是谷歌這種技術公司做的事。於是引起了我巨大的好奇。

 


進去以後才發現,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亞馬遜的企業文化和價值觀對我影響很大。 小團隊、自動化、平台化、運維優先。開發人員做所有的事,堅持高標準,招最好的人,想好了再做……這是一家“慢得不能再慢”的公司,然而卻做成了世界上第一家市值破萬億美元的互聯網公司。

 

我在亞馬遜的時候,我和公司講,我想在我的博客上寫幾篇關於亞馬遜的文章,介紹亞馬遜的技術和一些做事的方法,也算是個宣傳,讓我的團隊也好招人。但是,我當時的老闆和我説,你的博客之所以有影響力是因為你的獨立性,不要寫亞馬遜的,這樣會把你自己賣了,千萬別這麼做。

 

外企價值觀裏都比較尊重個體價值,並推崇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鼓勵加班,你看現在的國內公司,更多的是強調團結奮鬥和敬業激情。

 

外企也有自己的問題。我在亞馬遜的時期,接連有兩個項目做成熟了,但很快就被美國總部拿過去。我的團隊就面臨解散。我辛辛苦苦招來的人,這時面臨被其他團隊瓜分的境地。外企還有更大的問題,在業務上,他們似乎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做事,而不關心中國本土的實際情況,造成了外行領導內行。

 

後來我整個團隊全部調到美國,我母親當時心臟有問題,我就沒去成,一個人孤零零留在北京。沒有團隊帶,我去了一家國內互聯網公司。

 

在這家公司裏,我看到了所有的員工真地很拼,太有熱情了。我在外企裏只看到了那種職業化冷冰冰的氣氛,這裏非常不一樣,從基層到高層全是激情滿滿。

 

這裏的加班也非常多,雙休日也得上班。時間一長,我發現這種搞法,問題也很多。比如,故障就很多。最主要的是,經常性快速上線後,未來要花很多時間返工和調整,非常沒有效率。

 

我的老闆還要求我用我的博客和微博幫公司做營銷,我委婉地拒絕了,結果,團隊合作的價值觀不達標。

 

其間發生很多事,我無法適應這家公司的企業文化,加上父親當時病重,所以工作三年後,我就離開了。

 

作為一名職場中年人,我一點不擔心未來。什麼叫穩定?穩定就是無論這個世界怎麼變,我都能找到工作,而不是我在一個地方一輩子。

 

如今這個世界有多種生活方式,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


更多閲讀:

買蛋糕,送表演,熊貓人讀情書、演魔術,這家店月銷售額過千萬

“我在樂視9年,親眼看賈躍亭一步步走向失控”

巴菲特的成功之道:在能力圈內行動,在舒適圈外學習


本文經授權轉自AI財經社(ID:aicjnews)



https://hk.wxwenku.com/d/20057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