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男人外出打工,他獨自留村教留守婦女帶娃,被誤認要拐賣小孩

乙圖2019-05-22 16:05:5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40歲的嶽友林人生第一次參加面試,除了他一個男人,身邊都是一羣20幾歲的小姑娘。他抽到的面試題目是:哄一個鬧情緒的孩子開心。嶽友林對着一個洋娃娃耍起猴來,逗得面試官鬨堂大笑。圖為2018年4月,嶽友林參加湖畔魔豆基金會面試,結果以綜合分第一的成績通過,成為全縣唯一一名男養育師。


這是13位阿里女合夥人在秦嶺大山深處的陝西寧陝縣,發起的一個“前衞”實驗:用一年時間,辦26所覆蓋全縣75個村的“媽媽學校”,聘請並培訓鄉村養育師,教山裏1000多名0-3歲寶寶的媽學帶娃。圖為2019年5月12日,阿里合夥人、湖畔魔豆公益基金會發起人彭蕾來在“媽媽學校”和孩子們互動。


數據顯示,對0-3歲孩子的投入,決定了一個人未來85%的認知和智力水平。而中國農村的現實是,孩子一出生就丟給老人,大人離鄉背井外出打工,孩子0-3歲的模樣和需求,不在他們的人生裏。圖為在“媽媽學校”玩耍的孩子。


不過,一個大老爺們來教女人怎麼帶娃,在許多人看來,總是有些怪怪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個全場唯一的男人以最高分通過了面試,評委一致認為他的綜合素質最好。隨後,嶽友林和其他62位通過面試的女孩一起,進入了專業培訓。圖為養育師在分享心得,在過去1年,寧陝的養育中心已經建成了20個,還有6個養育服務點。


培訓對養育師們很震撼,現場一名兩個娃的媽在分享會上失控大哭,這讓嶽友林受到的觸動也很大。


在這個山溝溝裏,嶽友林是個比較另類的丈夫和爸爸。大女兒出生後,他當了大半年的全職爸爸,在鄉鎮小學當英語老師的愛人忙,他就每天帶娃出門遛彎,玩球,在清一色的奶奶、媽媽當中,很扎眼。嶽友林8年前他曾給女兒買故事機放給女兒聽,而現在,已經可以講得跟它一樣繪聲繪色。大女兒滿一歲後,嶽友林就在縣城開了一家家電修理鋪,每天都按時回家照顧孩子。圖為嶽友林逐漸學會和孩子平等交流,成為朋友。


但即便是花那麼多時間陪娃,嶽友林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瞭解孩子。培訓中他印象最深的一個理論是:寶寶從生下來那天開始,就已經為閲讀做好了準備。“我以前一直以為,孩子是認字以後才需要閲讀的。”他説,“其他父母只會比我懂得更少。”圖為嶽友林在給媽媽們上課,教她們跟給孩子講故事。


培訓結束後,嶽友林被分配到寧陝縣城南鎮裏養育中心。相比其他女養育師,嶽友林的挑戰才剛剛開始。“媽媽學校”只招收3週歲以前娃的家長,但需要家長提供小朋友的出生證明。圖為嶽友林原來開一家小家電維修店,以前大家都喊他老嶽,現在很多媽媽喊他嶽老師。


嶽友林去家訪時,一些家長看到是位男老師就很抵觸,有人以為他是來推銷產品的,還有人毫不客氣地問他:你是不是來拐賣小孩的?圖為2018年在調研的時候,一個媽媽邊看宮廷劇邊回答問題,不耐煩反問他,“女人都帶不好娃,你個大老爺們就能教我們帶得好?”


取得女人們的認可,嶽友林靠的是時間和耐心。一個媽媽,剛來時每天都愁容滿面,她的娃娃一個字都不會説,要玩具就是“啊”。他就教媽媽怎麼逐字逐句地教孩子:娃要喝水,鼓勵他一定要出來“水”字,剛開始起碼嘴巴要先動一下,再給他水喝;娃要玩玩具,鼓勵他説出來要哪個玩具,再給他。圖為培訓現場,嶽友林拿着公仔講故事。開始的時候,很多媽媽懷疑他一個男人是否有資格教女兒帶娃。


媽媽剛開始給娃講繪本,喜歡從頭講到尾,娃打斷要跳到某一頁,媽媽就會説,等媽媽講完這頁先。嶽友林就提醒媽媽:寶寶的注意力就只有幾分鐘,故事不要講太長;寶寶的閲讀習慣和大人不一樣,他們常常只對某頁內容感興趣,那就講那頁就好。圖為2019年5月7日,陝西省寧陝縣城關鎮城南養育中心,嶽有林在給孩子講故事。他每天上課8小時,主要對0—3歲的孩子進行認知、語言、運動、社會情感課程的培訓。


嶽友林自己總結:養娃説到底,是要“蹲下來,和孩子做平等的朋友”。不過不是所有娃娃都想跟一個叔叔“做朋友”。也許是由於大多數男人都外出打工了,寧陝的娃娃不習慣自己小世界的親密關係裏有男性的存在。有的娃和媽媽上完嶽友林的課,哭着要媽媽給他換一個女老師。圖為下課後,嶽有林跪在地上,將孩子的上課情況上傳到教學系統。


為了讓自己顯得更有親和力,嶽友林每天早上都會把鬍子颳得乾乾淨淨,還會跟着故事機和App學習講故事,對着鏡子學微笑。他對每一個娃微笑,包括一見到他就哭或尖叫的娃。那個堅決要換老師的孩子,現在看到他打招呼,也開始招招手迴應招呼,這讓他很有成就感。


這一年在養育中心發生的變化,嶽友林可以講上大半天:一年前,媽媽們來上課時,經常就是低頭玩手機追劇,現在她們最關心的是,最受歡迎的那本繪本和玩具這次有沒有可能借到。有的媽媽、奶奶剛帶娃到繪本區時,經常就是選一本書塞給娃説,你自己翻吧,現在這樣的情形基本沒有了。圖為嶽友林在給兒子講故事,兒子兩歲半已經會説出很多故事內容。


讓嶽友林印象最深的一個媽媽,在養育中心外面喂娃吃午飯時,小孩子不肯吃青菜,那個媽媽就把花菜遞到他嘴邊,説,你幫媽媽給花菜理個髮好不好?“如果只是聽聲音,你們一定會覺得這是一位大城市的媽媽吧,”嶽友林説,過了幾秒他又補了一句,“大城市的媽媽也不一定能説出這樣的話。”


不僅是媽媽、奶奶和娃,整個寧陝,從縣到村,都對養娃這件事表現出空前的熱情。全縣共建有26所”媽媽學校”,可以保證75個村1000多位0-3歲娃的家長都能“入學”。圖為曾經的棋牌室,已經變成“媽媽學校”。


嶽友林説,現在政府從縣到村,逐村開推進會,全民動員媽媽們“上學”,村頭麻將室都被改成了“媽媽學校”,這讓他很欣慰。圖為嶽友林已經教了幾十個媽媽,其中三個已經“畢業”。她們跟孩子的交流得到好的改善。(乙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57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