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楊,小白楊,它長我也長

軍校學員2019-05-22 15:26:34

單位: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基礎教育學院

作者:劉周哲,幹樂

圖片:黃柯鑫,鄧煉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

本內容系作者授權“軍校學員”發佈

徵兵季又來臨了,而科大也即將成為我的母校。


驀然回首,這身戎裝已陪伴我五年了,五載兩地,分別之際那些往事就湧上了心頭。這五年,已記不清在哨位上站過多少時日,但在哨位上的那些成長我仍歷歷在目。


正如同那句話一樣,那兩年我也後悔過,但是我並沒有把後悔當成不思進取的藉口。還記得第一次站崗時的場景,那時部隊正在進行冬季野營拉練,連隊老兵人數不夠,所以我們新兵也要跟着老兵一起去站崗。那晚,我一言未發,只是雙眼緊盯着被月光照亮的一望無際的戈壁灘,那一刻我聽懂了《好男兒就是要當兵》的歌詞。


第二次站崗,已是次年的三月了,班長説這是部隊的傳統,非特殊情況下連的前三個月新兵不用擔任站崗執勤任務。那晚,我站在連隊門口,腦子裏一直在想班長交代的各種事情:有人進營區了一定要問口令、有機關查鋪的幹部來一定要去通知連首長、要及時去叫崗……躺到牀上,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隨着站崗的次數增多,我內心就沒那麼緊張了,也不再像之前那樣一直站在哨位上一動不動地盯着營門口了,而是在哨位附近開始“開小灶”。


每次到我站晚上的對值日時,我就開始自己糾正自己的隊列動作,從開始的“稍息、立正”到後來的“敬禮”,每個動作我都會做上無數遍,一遍一遍的回憶新訓時班長的教學方法,“左腳取捷徑靠攏右腳”、“中指微接帽檐”……後來,膽子越來越大了,就不侷限於停止間的動作了。連隊門口的台階是我訓練“行進與立定”的最佳地點,在上面我可以糾正自己的“八字腳”,可以保證兩腳的內側在一條直線上;站在台階下,往台階上踢正步,正好可以檢驗踢腿高度;軍容鏡前,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跑步擺臂……


重大集會有拉歌、隊列行進有歌聲、飯前一首歌……這些部隊的傳統着實讓一個公鴨嗓的我頭疼不已,我知道逃避是沒有用的,無奈我只能暗暗下功夫了。車場距離營區有一段距離,場內只有一個班,所以到車場來的人也就比較少,自然而然,那裏就成了我的練歌房,在哨亭裏的單機的見證下,雖然還是那副公鴨嗓,但是我有勇氣在人前展現公鴨嗓的魅力了。


不僅是動聽的歌聲,隊伍前響亮的口令、指揮唱歌的手勢也讓我羨慕不已。還記得有一次開飯前,營值班員説“九連出個人指揮唱首歌”站在我身旁的班副示意讓我上去,指揮動作僵硬的我硬着頭皮沒有上去,事後因為這件事他不知數落了我多少回。駐訓期間的一次站崗讓我找到了訓練的場地,那時所有人都去訓練了,只有我一個人在野戰車場站崗,面前是一片廢墟、身後是一輛輛無聲的戰友,於是我自私地把它們都當成了台下的戰友,一遍又一遍的口令、一首接一首的軍歌、2/4到4/4……它們見證了我的口令從生硬到逐漸有穿透力、見證了我指揮唱歌的手勢從無到有、從手足無措到變換自如。


記憶最深刻的還是那一次的“潛伏哨”,那是2015年的七月份,一位班長站崗時在口袋裏放一個小收音機,不料被糾察發現了,那天中午飯後,連長把全連集合帶到了哨位,即便他即將要去士官學校報到,連長也沒有絲毫留情面的意思,那一個多小時的訓話,我內心五味雜陳。


哨位陪伴了我那“後悔”的兩年,它不僅教會了隊列動作、口令、指揮手勢這些技能,還讓我明白了笨鳥先飛、“在位一分鐘,幹好六十秒”這些軍人生存法則。


來到科大後,在哨位上學到的那些技能都有了用武之地,新訓期間就被挑進隊列班,三年來也給學員骨幹組織過很多次隊列培訓,幫訓期間給新學員們做隊列示範……我是從基層成長起來的生長幹部學員,哨位是我成長的沃土,無論身在何處,我都要向哨位旁的小白楊一樣,紮根基層,從基層汲取養料。


關注並星標,第一時間發現精彩內容,在看

長按掃碼關注我們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軍校學員

編輯:高庶民


https://hk.wxwenku.com/d/20057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