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印象中的軍人是什麼樣的?

軍校學員2019-05-22 15:26:33

鐵 骨 柔 情


單位: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基礎教育學院

作者:楊家豔、倪浩洋

圖片:楊家豔、倪浩洋

本內容系作者授權“軍校學員”發佈


你印象中的軍人是什麼樣的?


可能在大多數人眼中他們有鋼筋鐵骨,可徒手撕鐵盆;他們走路帶風,動如雷霆;他們整齊劃一,紀律嚴明;偶爾在某個軍區門口看見個崗哨小哥哥也是脊骨如樹身的硬漢......似乎他們真的如鋼鐵一般堅韌都不會受傷,又如出家和尚一般摒棄雜念不染紅塵。


你看到的是真的,因為那確實是中國軍人的樣子。但你看不到的地方,是他們也有血有肉,經常在訓練中受傷;他們也會在某個夜晚偷偷想念着遠方的家人。他們不會明目張膽的表達自己的感情,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在乎的人收藏在心底最柔軟的地方。這樣的兵哥哥要是暖起來,這誰頂得住?讓我們一起捕捉這些硬漢隱藏的温柔。


 有一次跟着骨幹去他們的寢室檢查內務,被子疊的不錯,牀單拉的也很平坦,但被子“露出了馬腳”原來是一張手繪的小卡片,估計剛剛走得急,沒來得及藏好。


捏了捏手裏的筆和本“噢?...我是幫他塞好呢?還是記他內務不合格呢?”




查到下一個班裏,拉開小壁櫃,看到整齊的毛巾被和枕頭旁邊的照片。


“原來平日裏一絲不苟,話也不多的這個兵哥哥,也有一個能讓他一見到就會笑的女孩子。”迷彩下積攢的温柔和熱情都留給了最想念的人。

 

在自習室學習的時候,看到平日特別皮的曹班長,高數筆記本的扉頁裏有一張粉色的小紙條,上面的字跡歪歪扭扭,我調侃他:“喲,曹班長,你品味不錯嘛,啥時候喜歡上粉紅色了?”曹班長看着小紙條笑了:“這是我妹妹給我的,她還小,不怎麼會寫字。”我下神看了看那小紙條,除了哥哥和自己的名字的幾個字,其他幾個字都是用拼音注的。




 

室友有一個天線寶寶的玩偶,她總是帶着,她跟小玩偶説話,跟小玩偶訴委屈,睡覺也要給小玩偶蓋好被子。她説天線寶寶是媽媽在她上小學時送給她的,陪着她從八歲到十八歲,從內蒙古到了長沙。她把所有委屈和難過都留給了天線寶寶,跟她訴完苦後再給媽媽打電話,電話裏就只有“媽媽,我過得很好,不要擔心噢。”這麼懂事的女孩子,雖然你會吃很多苦,雖然你會被曬黑,雖然你每次訓練完都會有點狼狽,但我怎麼就覺得你這麼可愛呢。來來來,看鏡頭“咔~”以後也要笑噢。


平日裏不苟言笑的隊長,好像人設裏就不存在“笑”這一類表情,是讓隊里人敬與畏並存的男人。有一次牙疼去和隊長請假,壓低了聲音的隊長和藹的不太真實,他俯身簽字的時候,我看到了他身後桌子上的照片,穿軍裝的他抱着他的小朋友笑得真好看。一瞬間,感覺世界都温柔了。

 不經意間捕捉到的一個身影,是平時一絲不苟,聲色俱厲,訓起人來大地都抖三抖的排長。


可能,在生活的另一端,他也是個温柔的人吧。


以前在家都是嬌慣的小公主,女紅什麼的根本沒接觸過,想不到第一次開始做針線活,是為了給水火箭做降落傘。

 

室友腿部拉傷,晚體能的時候被安排在自習室學習,中途路過看她歪着頭攤在桌子上,走進了才發現,原來小姑娘是想媽媽了。


打開課本要和高數奮戰的時候,發現裏面夾着上次體考後的照片,五個人全部過關,雖然跑的很痛苦,但結束後就是滿滿的驕傲,想起那些一起在操場咬緊牙衝刺的畫面,大家決定合個影留念。

 


一身迷彩,正面是無限的剛毅和勇敢,背面也是無盡的温柔與牽掛。


如果你也認識這樣一個軍人,請把一定對他/她善良。


關注並星標,第一時間發現精彩內容,在看

長按掃碼關注我們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軍校學員

編輯:高庶民


https://hk.wxwenku.com/d/20057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