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戲子! 1700人集體赴死,無人生 還!今 天必須讓國人知道!

博士學者圈2019-05-19 19:00:43

推薦關注以上公眾號:博士高管匯A



博士學者圈

,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96964年12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4年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愛?



另一個猝然反應過來,向前一撲側倒轉身過來的敵人也是一彈未發,便被胡金銓4發子彈結束了性命。隨即,胡金銓飛快衝了過去,再發揮一下人道主義精神把不遠處另一個被ПMP8折磨得痛苦哀嚎翻過着的敵人結果了。隨即他迅速繳獲那組敵人的武器、彈藥。為了發揮火力優勢他也選了把PПК74,飛快再次隱蔽到了另外一組被66式*放倒,正在痛苦哀嚎着敵人不遠處的蘆葦叢裏。

  就此時聽得東面敵人身子劃過密集的茅草與蘆葦的嗖嗖聲,眼見着那四個被胡金銓消滅掉的敵人,發出一聲痛苦憤怒的驚叫。隨即,他們也小心奕奕的3人警戒着觀察四周動向,另兩人俯下身子緊張向着不到5、60米那仍在痛苦掙扎着的5個敵人探雷前進。

  水塘那頭正在水面下偷偷移動的邱平也沒慢了,就在胡金銓利用*迅速收拾2組敵人隱蔽起來後。他已經成功在水塘裏摸進了水塘另一邊的蘆葦蕩。在進到蘆葦蕩裏密集處後偷偷把頭露出了水面觀察了下四周情況。發現身子左側200米內大約一組從北面來的敵人已經到了水塘的視野開闊處駐足。看來那裏是敵人兩個狙擊手的位置,他們正在交待情況。還有一組敵人已經已經偷偷埋伏了下來,不知去向。但根據徐淵偉潛伏的位置,邱平可以推斷出那羣敵人不是在自己身子右側,便是在自己的前、後方。對於這他並不着急,因為他處身的蘆葦叢四周都十分茂密,而且自己仍然只在水面上露出了小半個身子。敵人根本難以發現他。他微微一笑,慢慢舉起了槍——

  “砰!”隨着一聲清脆,驚鳥四起,對面一個敵人慘叫着倒在了地上。由於隔着厚厚的植被,邱平很難一槍將敵人斃命。但隨之,精鋭而狡猾的敵人也飛快反應了過來,數個敵人大吼一聲飛快隔着蘆葦叢子彈就如瓢潑似的雨點般掠了過來。而邱平已經再次將自己藏進了水裏。一簇彈雨霎時就全數落空了,但暗藏在附近的另一組敵人就在這時發出一聲歡呼似的大叫,衝出茅草叢,飛快一面交替射擊,一面向着水塘裏邱平藏身的蘆葦蕩大概位置迅速衝了過去!

  就在邱平槍響,敵人的注意力全集中了過去之時,兩顆74*次第突然從一人多高的蘆葦叢裏冒了出來,在夕陽的餘暉裏劃出兩道妙曼的弧線,直向敵人聚集處砸了過去。此時,所有敵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邱平那位置,毫無知覺死神悄然從側後的頭頂之上降臨。

  “轟!”“轟!”間不容髮,那聚在一處向邱平射擊的7個敵人頓時慘呼一聲,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了結了2個,剩下5個還在苟延殘喘,但生的渴望迅即間令他們爆發出了最後的掙扎,伴着一聲聲似受傷的兇獸一般的瘋狂嘶吼,他們渾身浴血就要飛快轉身過去舉槍射擊。

  受了傷還需要轉過身才能射擊的敵人怎快得過迅即投完2個*操起槍就能射擊的徐淵偉?

  “殺!”斜刺裏,伴着徐淵偉一聲大喝,手裏的PПК74噴射出蓬勃的彈鏈,如驟雨般就向那幾個敵人掃射過去。頓然一朵朵悽麗的血花在燦爛的晚霞中嬌豔綻放,滿眼碧翠裏再添得點點瑰麗點綴着;汩汩猩紅涓涓流淌着匯入了紅濁的淺水塘裏;水是通紅的,天亦然是通紅的,天水共色之間昭示着又一批美好生靈的極樂往生。

  急促的槍戰眨眼而過,那羣飛速向邱平奔來的敵人一愣,即刻舉起槍努吼着飛快向着藏身水底的邱平和厚厚植被後的徐淵偉猛烈掃射了過來。

  徐淵偉飛快一個側身倒在地上,換上最後個彈匣。子彈就此時呼呼着像風颳了似的從他的身側、頭頂呼嘯而過,在密集的植被裏,劃出一聲聲心驚膽寒的‘嗖嗖’聲。隨即徐淵偉毫不示弱的不停的衝着敵人點射着,不停的側滾變化着自己的位置。霎時間,以1敵5,子彈在密集的蘆葦叢裏交織着,炒豆似的聲響好不停息的匯出一曲代表死亡的樂章。

  雖然距離徐淵偉和敵人間距3、400米,隔着層厚厚的植被盲目射擊着,命中率很低,並且他眼見着最後的子彈也將盡了,但他依然成竹在胸,自信的不斷向敵人射擊着……

  就此時一枚拉燃的*偷偷從水面投出,滾到了那羣敵人的身側。伴着“轟!”的一聲,天邊彷彿響起了一聲驚雷。那5個瘋狂向着邱平和徐淵偉射擊的敵人慘叫一聲,全被強大的衝擊波氣流掀倒在地,受傷不輕。

  趁着敵人還在錯愕,暈眩間,“嘩啦!”邱平猛然從那幾個敵人身側的冒出了水面,“砰!砰……”伴着迅即間5聲77手槍的清脆聲,5條生命再次伴着槍口縹緲青煙淡淡消逝了。邱平抹了抹滿臉的泥水,嘿嘿笑着飛快衝了過去繳獲敵人的武器。在一個敵人身上迅速尋到了給徐淵偉PПК74補充的5.45mm配彈和自己Dragnov7.62mm配彈後;他一轉眼,在另一個敵人屍體上發現了一支小巧別緻的AKP摺疊式短突,眼前一亮,旋即想到了什麼,嘴角不自覺露出了更燦爛的笑容;頓然毫不客氣的連同配彈一齊笑納了。隨即回身同徐淵偉會合一齊支援埋伏水塘南面傷兵側近的胡金銓。此時距離葉老第二次炮響還不到30秒,濕地外面的發現異樣的敵人大部隊才剛剛準備聯繫部署在外圍裏面早已隨着葉老炮火灰飛煙滅的敵人暗哨……

  便是遠處一陣陣急促的槍聲那碩果僅存的最後一組敵人也不敢分心,此刻他們在迅速檢查完路面,掃除了草草佈設在草根下的幾枚ПMP8後,成功靠近了一片哀號之聲5個重傷的敵人。就此時,驟然而起的槍聲隨着一聲猛烈的爆炸聲和幾聲手槍的清脆銷聲匿跡了。沒有自己人的呼喊,他們飛快明白了過來;面色嚴峻,相互打了個眼色,迅速向着那5個散佈在草叢裏的敵人靠攏過來,將5個傷兵拖一起。三個人迅速結成三角陣將剩下的人護在裏面,另二個敵人一個掏出了便攜電台呼叫增援,一個迅速拿出止血帶,為5個傷員包紮止血。

  雖然他們配合默契,行動果斷、明智,但依然難逃成為獵物的命運。

  不過少頃,邱平、同徐淵偉藉着茅草和蘆葦與呼呼的風聲掩護,迅速靠近了那最後殘存的敵人。二人一打眼色迅速散開,邱平在距離300米的地方隱蔽了起來,緩緩舉起了Dragnov,瞄了瞄,選擇目標,隔着隨風飄搖的茅草叢縫隙,代表死亡神意志的十字架已悄然索住了那正拿起步話機求援的敵人。徐淵偉則繼續偷偷向前和敵人靠得更近些。

  邱平並沒有着急一槍斃命,因為還有個更大膽的想法在他的心頭萌生起來,他要準備釣大魚,當那敵人放下步話機時,他和其他還有戰鬥力的敵人的死期便已經到來。

  “砰!”伴着一聲清脆,那剛放下步話機的敵人腦袋剎那間碎裂彷彿昭示着一場更慘烈屠戮的開始。就在敵人驚叫着瘋狂向着子彈來的方向射擊時,看準機會藏在另一頭的胡金銓拉燃了*向着屯在一堆的敵人砸了過去——

  “轟!”伴着裝藥800g的**轟然作響,血肉霎時如煙花一般爆裂激射,部分毫無知覺的敵人們被強大沖擊波直接震斃或撕成了肉片,更多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嚎叫翻滾着。

  “老胡!”伴着徐淵偉高聲喊了聲,兩支近到敵人身前的PПК74炒豆似的密集槍聲短暫急促的響了起來。子彈在草叢中橫飛,鮮血在敵人身上爆射,不過一息間,剩下殘敵悉數斃命。只留得橫七豎八的屍體無聲散落一地,涓涓血紅靜靜流淌着匯入潺潺溪流裏。

  待槍口硝煙散盡,徐淵偉和胡金銓這鬆了口氣

  “快,大買賣,跟我來!”隨着趕上來的邱平呼了聲,徐淵偉和胡金銓稍稍發鬆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這混蛋就是從來沒消停過,這回他可真要把六連推下火山口。上好子彈的老甘細細觀察了下厚厚茅草與樹枝後囤在一堆的敵人,發現了那還沒死透氣,仍在地上痛苦掙扎的敵人;一聲怒吼,手裏的64*又迅速向敵人開火了。“噠噠噠……”二十發子彈全被老甘噴射了出去,分別打在了每個敵人被老甘草草料理掉的4個敵人身上,終見得敵人沒了聲息;感覺徹底死絕後老甘這才選了個地方隱蔽好,警備着草草包紮好大腿上的傷口,做好戰鬥準備。

  這期間,老甘聽到了在時斷時續的槍聲中,附近傳來了細碎的唏唏索索聲音,老甘心頭一緊,迅速拿起64*對準了那方向。那是老甘剛來的方向,是敵是友?老甘遲疑了。

  “越戍千年!”是張光北的聲音?老甘鬆了口氣。

  “惡鄰藐德!都過來吧……”老甘應了聲。隨即和張光北與詹道輝會合了。

  不過少頃,張光北與詹道輝相互警戒着分開了密集的茅草叢和樹枝看到了正一屁股坐在橫卧樹幹上的老甘。

  “排長,您沒事吧?”張光北看着正忍着痛給自己包紮,渾身都要纏滿了繃帶,染着血跡的老甘關切道。

  “沒得,看上去嚇人其實也就蹭破點皮。就是咬上大腿的那處有些泛疼!”老甘毫不介意道。又看了看張光北與詹道輝一臉嚴肅,問:“咋的?死了婆娘了?”

  張光北兩眼濕潤忍着淚,沉痛道:“排長,剛接到消息,陳副連長沒了……現在第三偵查大隊611拔點戰特遣分隊由你指揮。”

  老甘埋下頭,將自己的悲痛強壓在心頭。道:“現在還剩幾個?”

  張光北低聲抽泣着,道:“除了咱們三和鎮守無名高地的唐展,狄雷,雪松;還有1組7個兄弟在拼命阻擊着敵人316師一個連向這裏撲;因為戰況慘烈,我們和1組已經失去聯繫了。也許……”

  “排長,再晚點咱們1連可就剩6個了……咱們要給1連多留點種啊!”一旁沒答話的詹道輝正警戒着,熱淚霎時就滾落出來。

  “我知道!你急老子不急!?”老甘看了看錶,道:“現在留給咱們殲敵的時間和六連撤退的時間不多了,還剩大約1個班的敵人和六連後衞的4班糾纏着。我們要迅速把這一個班的敵人殲滅,給六連固守陣地爭取點機會和時間……”

  猛然,老甘感覺敵人近處的槍聲偃旗息鼓了,很顯然前面揪着四班不放的敵人發現了後面的異常,他們正往後撤。準備固守待援,老甘的使命基本達成了,但那時多個敵人我們就多個危險,現在這裏環境複雜,敵人並不多,老甘三人和敵人的人數對比並不懸殊,而且如果算上四班留守人員,還有有優勢。老甘決定繼續幹了敵人,儘可能給四班減輕負擔。

  “小詹,光偉,聽見了?現在咱們是退回六連後衞陣地,還是藉着地形幹光他狗日的,挫挫那些南蠻子的囂張氣焰?”老甘問。

  “幹!”張光北與詹道輝不約而同點頭堅定道。

  老甘堅定自豪的點點頭,笑道:“MD,咱們英雄偵察連就是個個帶種!”

  隨即老甘領着張光北與詹道輝向着那正與四班結束糾纏正往回慢慢退的1個班敵人方向摸了過去。此時,負了傷的老甘依然走在前面;而張光北與詹道輝則並行着同老甘拉開了十餘米,三人都在茅草與灌木叢裏偷偷搜索潛行着,成一個三角形緩緩向敵人那一個班悄悄撲了過來。此時不大的矮樹林陷入了一片沉寂,彷彿醖釀着一場狂風暴雨的來臨……

  旭日東昇,燦爛的陽光下硝煙瀰漫着彷彿是漂浮在矮樹林中縈繞的青色煙霧;四圍盡是沖鼻的濃烈*味,不時對這裏響起的幾聲槍響似乎提前預示着一場風暴的來臨,現場的氣氛詭譎中充滿了凝重的硝煙味。老甘依然按照先前的方式前進着,先用緬刀撥開茅草或樹種,再觀察觀察忍着荊棘的刺痛一步一步向敵人大概方向移過去,而跟從他的張光北與詹道輝則吊在後面也緘默着小心儘量不發出一絲聲響,祕密潛行着;一是拱衞老甘的後衞,而是如果中露危險也好用火力支援或殲敵。

  在張光北與詹道輝的掩護下,不用顧及後方的老甘憑着過人的警覺和聽力迅速領着張光北與詹道輝接近了正中途向回撤的敵人。猛然,撩開了前面樹枝的老甘豁然定住,仔仔細細環視了下週圍,比常人更耳聰目明的他迅速作了個止步的手勢,側過頭張開右手捂住了自己天靈蓋(掩護我),隨即匍匐下身子側頭把耳朵貼在了地面使出了地聽術。這古法放在空曠處對付騎兵或裝甲部隊有用,但在這裏對上了敵人步兵幾乎收效甚微。但老幹練武多年,就比常人對聲音敏感些,他也不是要聽敵人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那樣也聽不着,但他可以分辨出敵人腳踩在橫卧的樹枝上的嘎吱聲,和人穿過茂密草叢和灌木從樹木枝條擦刮間的聲音。模糊的聲音在老甘耳朵裏越來越清晰,老甘提緊了的心又開始隨着那聲音越來越近開始越跳越急,他飛快平舉起右臂張開併攏手指的豎起的手掌,向後面張光北與詹道輝擺了擺(散開),隨即自己慢慢扶起了64*,小心不發出一聲聲響,慢慢滾到了近處倒卧的矮樹幹後。

  那時敵人正稍稍往後退,準備就在原地等待敵人316師增援上來的一個連回合。他們已經覺察到了老甘他們的行動,並已經瞭解到了後衞的3組人連同看守傷兵的10個人也許已經被殲滅的事實。報仇心切的他們在老甘仍出的那顆凌空爆炸的*後不久就聚集起來向1、200米的矮樹林深處撤;敵人並沒有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他們拉開了兩排,一排5人相隔不到10餘米的散兵線在這不大的矮樹林中慢慢搜索着。想先給增援上來的一個連敵人掃清障礙,同時也是為了自身的安全。‘最好的防守莫過於進攻’,這話一點沒錯;但他們從沒想過就有老甘這號渾人也把槍口對準了他們。這樣的環境中作戰兵力多寡不是決定戰鬥成敗的關鍵,更重要的還是個體素質。很顯然,敵人同老甘三人比還是有差距的。於是老甘又立功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深諳此道的老甘,就在敵人一冒頭的功夫,早舉了起64*的他飛快找準就是一個點射,將那小心翼翼還沒發現他的敵人放倒了。3:9!

  就此時,發現不妙的敵人大喊了聲,原本算得上寧靜的矮樹林中槍聲大作,驚叫聲,怒吼聲,槍聲頓時響作一團,但以為老甘使用的是加着消聲器的64*,在這硝煙密佈的樹叢中即使隔着2、30米的距離也因為厚厚的茅草和樹叢很很難發現,他們驚慌失措的射擊明顯成了中看不中用的盲射,子彈打得樹幹是劈啪作響,但老甘一行卻是毫髮無傷。但還沒完,趁着敵人錯愕驚恐間給自己提氣似的射擊,伏擊在後面的張光北與詹道輝迅速捕捉到了那些靠近自己敵人手裏AK47射擊噴出的猛烈尾焰和蓬勃的青煙來,不必多説又是兩聲79狙輕脆的槍響聲兩個敵人慘叫都來不及就見了胡志明。3:7!

  還是裝備的優勢,若是放在視野清晰的地方這樣的距離張光北與詹道輝決計抗不過敵人手裏的AK47,但密林裏作戰最重要的不是火力而是隱蔽、準確,顯然現在張光北與詹道輝手裏的79狙更勝一籌。敵人彷彿也被那兩聲輕脆的聲響打醒了,意識到還有狙擊手的他們迅速匍匐隱蔽了起來,小心把頭探出隱藏部仔細觀察着槍響處,意圖找出老甘一行的準確位置,再予以老甘三人致命一擊。

  敵不動則我先動!現在敵人依然處於相對的優勢,一旦被他們瞧出了個仔細,在火力上仍然處於絕對下風的老甘三人就是軍事素質再高也抗不過敵人AK的輪番射擊。殺!老甘悄悄做出了決定;慢慢縮回到敵人視線的更深處向張光北與詹道輝打出了個靜聲手勢,指了指自己,偷偷舉起右手來在對這自己脖子作了個抹的手勢。詹道輝迅速點點頭,偷**了拍手裏的79狙,指了指敵人所作的大概方位。一旁的張光北則對着老甘拍了拍自己武裝帶上的*,指了指敵人。三人迅速用手勢和眼神達成了共識……

  老甘迅速小心着向旁邊的灌木和樹叢橫滾了過去,並使出了輕功將渾身重量儘可能平均分擔到四周,減少壓在身子和植物接觸時發出的清脆聲響,幸虧敵人沒得練家子,而且四周已經槍聲大作,並沒有發現。但這樣的小範圍迂迴並不是沒有危險。正在老甘和詹道輝、張光北算計敵人時,敵人也在算計着他們。靠近他們的敵人通過隱蔽悄悄的觀察已經大概掌握的他們的藏身位置,就在老甘悄繞過敵人視線想在敵人側面來個突襲時,敵人也在後排分出了2名尖兵斜刺向着老甘與詹道輝、張光北埋伏的大概位置偷偷包抄了過去。而敵人正面處理前方的兩個繼續小心持槍警戒着外,剩下的三名敵人正順着正面最前面敵人的指出的方向偷偷掏出了腰間的蘇制無柄*;雖然因為樹梢的關係,按常規方式投擲過去的*一般都會大在樹梢或枝條上,但早在攻擊四班時吃過虧的他們當然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他們也決定和老甘砸出的那顆凌空爆炸的*一樣,估摸出延時瞅準了密集樹林裏的空隙,將*拋到詹道輝、張光北埋伏大概位置的頭頂,給老甘一行來個五雷轟頂;徹底結果了他們三。

  危險一觸即發,而老甘一行卻渾然未覺;幸虧敵我雙方都因為相互顧忌着,行動緩慢,偷偷摸摸;不然敵人一個果決結果真就有所不同了。所以戰場上有時小心謹慎也會是一種錯,但那生死對決的瞬間又有誰知那是對是錯?我們不能都把它歸結為實力,運氣使然。你們要相信自己的實力,但同樣需要一些運氣。那天老甘的運氣也不錯……

  就在老甘迅速偷偷向着敵人正面的一側繞了過去時,匍匐着側滾,一顆心正提着嗓子眼十萬個小心的他突然感覺不妙。憑着半年來刀口舔血的戰鬥經驗練出近乎直覺的第六感,伴着緩慢細碎的唏索聲,在一陣陣炒豆似的槍聲中他一停忽然驚覺傳進他耳朵裏的不是自己發出的聲音。

  敵人!匍匐着的老甘迅速一側頭,就發現了一個敵人的影子透過厚密的茅草和樹叢鬼鬼祟祟佝僂着身子,一步四顧的向着左側面潛行了過來距離自己還不到30幾米,老甘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開槍?不,現在老甘三還處於劣勢,火力也不佔優,這裏斜線距離敵人正面前不到50米,便是使用加着消聲器的64*敵人也很容易發現老甘的企圖;進而交火再次觸發,失去隱蔽和突然性的他們就不得不以劣勢的火力和人數與敵人拼命,那隻會更危險。

  怎麼辦?因為老甘是匍匐在灌木叢中,那包抄的敵人是起身彎着腰搜索前進,因為厚厚的植被和老甘的偽裝敵人並沒有發現在自己視野側前方的的老甘;他仍然小心謹慎卻渾然未覺的向張光北和詹道輝藏身隱蔽的大概位置搜索了過去。

  老甘決定冒冒險,他偷偷一手拔出了77手槍以備不測;另一手帶住了緬刀刀鞘,屏住呼吸以肉眼難以辨識的緩慢速度向那敵人的影子匍匐了過去,而敵人也配合着向老甘摸了過來。縱然四周打得火熱,但小小的一片矮樹林裏卻瀰漫着凝重詭譎的殺機,生死就決於一瞬!

  敵人依然沒有發覺就偷偷潛伏到了他前進線路一側橫倒在地面上將整個身子都悄悄隱藏在一斷樹幹和茂密的枝條下的老甘。聽着敵人一步一步接近踏在灌木上的嘎吱聲,和枝條茅草掛在敵人身上的唏索聲,側躺在樹幹下用枝條蓋住身子的老甘此刻從沒感覺到這燦爛的陽光是如此的冰冷,本是秋高氣爽倒感覺是天地一片肅殺樣;這是老甘平生最難熬的片刻。

  忽然,異常小心着的敵人近了;他發現了老甘潛行時扒倒歪斜的植被和樹枝,狡猾兇殘的敵人馬上意識到了老甘就在他不遠,但敵人並沒有作聲;因為憑着豐富的戰鬥經驗,敵人已經意識到了老甘如果發現他或有優勢必定會在他沒發現異常時就掏槍結果了他。

  他知道老甘不是沒發現自己就是有顧慮;那敵人同樣也有顧慮,發現了老甘三同樣企圖的他和老甘一樣不敢出聲提醒正在正面與張光北和詹道輝對峙的隊伍;因為那樣也許不僅會暴露自己使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更會同樣暴露自己一方的企圖。敵人默不吭聲,就在老甘藏身橫倒在地面的樹幹對面的另一側,小心蹲了下來更仔細向四周觀察着。

  蓋着厚厚茅草和樹枝的老甘就藏在距離那敵人身側不到2米的地方,透過植被的縫隙,目光犀利的老甘幾乎可以看到敵人面龐上汗毛在細微斑駁陸離的陽光映襯下絲絲細汗隱泛出的微微毫光,簡直纖毫畢現!

  這是老甘生平最令人心驚膽跳的事。還好敵人只注意到四周沒注意到跟前,果真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現在比的就是一個耐心,誰先出手,誰就死。兩眼早鎖住了敵人的老甘自然比得敵人更有耐心,他有十足的把握把那敵人偷偷結果了。

  但戰爭並不以老甘個人意志為轉移;就在老甘與敵人驚悚冷冽的對峙間,一場變故一考驗壓在了老甘的頭頂,敵人醖釀的殺機豁然降臨了。

  “轟——”遽然而起的三聲*爆破聲劃破了矮樹林寂然的相對平靜,隨即是令老甘熟悉卻無比心碎的兩聲痛苦慘號聲。是張光北和詹道輝!瞬間老甘一雙虎目充盈着淚,4個!算上不知道還有沒有今天的他,英雄偵查連也許就剩四個了!但仇恨並沒有讓老甘失去理智,他兩手死死攥着武器更一動不動了;身經百戰的他明白:衝動沒有用,只有活着才報仇給張光北和詹道輝報仇!

  隨着張光北和詹道輝兩聲慘烈的嘶嚎,不遠處的一眾敵人發出了勝利似的獰笑聲,但沒有被表面的勝利衝昏頭腦的敵人並一眾上了去收穫勝利的果實……

  “庫薩(快啊)。”其中一個敵人大喊了聲,另一側包抄過去的敵人加快了速度向張光北和詹道輝藏身的大概位置搜索了過去,而聽到了聲音那與老甘悄悄對峙的敵人也心頭稍安,但還不敢出聲,便偷偷起了身跨過了樹幹準備繼續搜索着。

  就在這一刻!老甘窺覬那敵人剛跨過樹幹,趁着四周有是一陣大作的槍聲,收起身子掀開偽裝,迅如獵豹一般飛快向着距離自己就兩米多的敵人飛身撲了過去!

  近在咫尺剛跨過樹幹小心謹慎着的那敵人也在老甘飛快掀開偽裝的霎那聽到了耳側細微的唏索聲,他也瞬間反應了過來提起了槍準備一個側身倒地,大吼射擊!

  晚了!根本就沒覺察到距離他不過兩米的老甘根本就沒有給那敵人任何的機會;就在那敵人反應過來,正意圖側身倒地的一剎那,飛撲過去的老甘已經把他撲倒在了地上,就在他準備奮力掙扎的時候,老甘已經迅速兩膝壓在了那敵人兩臂的肩胛上,運起‘千斤墜’憑着體重壓得那敵人雙臂痛麻,提不起手來。

  那敵人驚恐着想要大喊,同時想用腳踹開老甘時,老甘箕張的一支手掌同時死死捂住了敵人人的嘴鼻,並狠狠將敵人的頭壓在了地面上。

  “噗——”隨着一道勝似冰風的一線凜冽反射着太陽耀眼奪目的閃亮如電般劃過敵人脖子,敵人瞬間血如噴泉,自不必説是被老甘割喉,一聲未發死於當場了。

  但還沒完,就在老甘悄悄將那敵人割喉的當口,一聲更令老甘欣喜的聲響如銀瓶般炸裂開來“砰!”是令老甘無比熟悉的79狙!隨即是那另一個方向包抄過去的敵人應聲倒地,壓在植被上的一陣簌簌聲。2:5?不,3:5!就在敵人錯愕大喊並瘋狂向着張光北和詹道輝的藏身處掃射時,一顆*隨之猛拋到了敵人頭頂;“轟”——隨之而來的是敵人一片驚呼、慘叫聲;老甘三個一個都沒少!

  這並不是單純的運氣,因為戰鬥經驗同樣豐富的張光北和詹道輝把藏身地方都放在斜倒的橫木相互搭拉形成的個小斗拱下,不足200mm粗的樹幹不足以抵擋AK7.62mm的穿透彈卻足以抵禦當空爆炸*彈片的威力。

  僅僅能把前胸上勉強收在下面的張光北和詹道輝雖然沒被擊中要害,腰以下部位還是被密集橫飛的*彈片擊傷了。雖然他們因為戰傷行動困難,但並沒有失去自衞的能力和自保的戰鬥力。

  而那聲慘烈的叫聲一半是真實,一半卻是他們誘敵之舉。果然不出他們預料,雖然小心謹慎的敵人大部隊沒上當,但那從一側在前準備包抄上去的敵人卻上當了。他們在發出了那聲慘叫後,神志依然清醒,見正面敵人叫了聲卻不過來,就立馬預料到了有敵人繞過了他們視線向着他們包抄了過來。

  老甘那個方向應該不大可能,那麼只有另一方……於是調轉槍口的詹道輝不出意外的伏擊到了那包抄的敵人。而趁此機會早準備給敵人來道巨雷轟頂的張光北也動了,於是有了起碼3:5的結果。

  小毛頭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老提打仗要動腦子!別以為打仗動腦子是軍官們的事;你們有了過硬的軍事素質,過硬的身手,更要有過人的頭腦和反應。什麼是特戰隊員?我們不要但憑一腔熱血能一個人就能幹了三、五輛坦克的滾刀肉;不要只知道離個800、1000米,把別人套上‘十字架’然後一槍打碎個移動移動靶的射擊機器;更不要自以為是,上得了天,下得了海,玩兒得轉高科技,實力、裝備劣勢了卻連民兵、游擊隊都幹不贏的‘羽林軍’。

  這一點,你們要謹記!

  趁着敵人一片慘呼聲,按捺着心頭一陣竊喜的老甘迅速小心着,加快速度向着剩下的那5個敵人的大概位置潛行了過去。此時剩下的5個敵人沒有選擇退縮,而是選擇繼續頑抗

  。張光北的那顆手因為是74木柄的,而且不像敵人三顆一齊投來,方位也不精準,只是將分散開5個敵人中的兩個炸傷了。此時敵人並沒有意識到兩側繞道包抄的尖兵已經全滅。

  狡猾的敵人已經知道自己對面的敵人不多,他們於是選擇了冒險從張光北和詹道輝的正面發起攻擊。因為張光北和詹道輝的基本武器配備是一支79狙和一支防身的77手槍火力比起基本都裝備了AK人數佔優的敵人弱了許多,根本就無力與敵人硬抗;而且已經失去行動能力的他們也沒法機動隱蔽起來發揮79狙的長處,瞬間敵人惱羞成怒的強攻手段就讓他們陷入了極端危險的境地之中。

  就在張光北那顆*爆炸後不到數秒,那5個敵人發出了一聲怒吼,配合默契行動迅猛的向着張光北和詹道輝衝了過來。受了傷的兩個敵人就定在原地手裏的PПК74和AK74一刻不停向着張光北和詹道輝潛伏的地方射擊着;而向張光北和詹道輝衝來的三個敵人兩快一慢,相互拉開5到8米時躲時打,並準備不時向張光北和詹道輝拋*準備衝得更近結果了他們。張光北和詹道輝危險了;現在只能看老甘的……

對於應付敵人第一波攻擊,老甘和四班兄弟們依然很有信心,但李秋棠卻只有龜縮在短牆裏的黑暗中兩眼滾着淚,哽咽着;之前任憑他如何哭求着戰友們趁着敵人還沒全面發動撤回去單依然沒有用。

  只因先前周幼平勸慰道的:“什麼都別説,兄弟。梅子正等着你回家呢……兄弟們為你拼拼,應該的!不到萬不得以,就在裏面千萬別開槍暴露自己。就是再危險,也得由咱們頂着!”

  面對敵人兇猛的火力如果李秋棠開槍暴露自己,毫無疑問沒有絲毫機動空間將難逃陣亡的噩運。沒了自己,7個人要在沒有支援的情況下面對敵人優勢火力情況下1個營的衝擊,守住陣地,守住他,這需要怎樣的勇氣與決心?就只因為兩個字‘戰友’!什麼是戰友?戰友是在你生死存亡之際可以用自己生命守護你的人,今天李秋棠用自己的生命守護住了老甘三個人的生命,老甘責無旁貸,而作為同班的4班戰友們更責無旁貸。紅1團沒有俘虜,這不是一個空洞的口號,這是紅1團的戰場紀律;如果4班撤退,李秋棠將不得不痛苦面對自己人的槍口,這對於六連的兄弟們,對於老甘這都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

  在敵人如一羣羣螞蟻似的爬上來時,在一線悄悄緊盯敵人的老甘順着塹壕頂着敵人時不時的一陣高射機槍子彈,迅速潛回了二線戰壕。一見老甘過來了,躲在二線塹壕裏的4班兄弟們立時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敵人上來了!

  看着正要發聲詢問的四班戰友,老甘立刻把食指豎在嘴旁作了個禁聲的手勢。迅速繞過守在塹壕拐角處的四班戰士段煒和林海鷹到了四班長周幼平身旁。讓周幼平側過耳朵,故作輕鬆道:“小意思,兩個排……再等等,一根手指就搞定!”

  周幼平豎起了大拇指,冷笑着。就這一回,4班就能賺夠本。因為老奸巨猾的老甘就在回來的時候,執意沒有拆了敵人用一個營兵力換來架設好的拉力器。在老甘指使下,林海鷹在拉力器附近設了個局,足夠再給爬上來的敵人心開再撒把鹽的。但面對敵人的直射*炮可就艱難了……

  因為先頭敵人佈設的拉力器,敵人在探了探後放下了心,以先頭幾個尖兵為先導,兩個排敵人便準備爬了上來但他們並不知道就在拉力器側的下面埋着林海鷹佈置的炸點;而一但通電,除了這,密集在一線塹壕裏的50餘枚ПMP16也將隨之將一線塹壕內以及距離陡坡沿邊的30米左右的緩坡交織成一片看不見的死亡陷阱。

  “周班長,敵人尖兵一上來,等我槍響,大家一齊開火;千萬記住,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能讓敵人的直射炮給逮着。兩個人一人一邊守豎形塹壕,除了小林其餘人的控制地面上的敵人。明白?”老甘道。

  “行!”周幼平點點頭,領着劉俊和王明荃到了二線塹壕南側,大家準備戰鬥。

  不多時,正對着拉力器,敵人的尖兵先一步爬了上來,透過代表死亡的十字架,老甘可以清晰把握到那三個敵人的焦慮和緊張。老甘深吸了口氣,就在那三個敵人分別小心觀察靜悄悄的陣地時,“砰!”一聲清脆的槍響劃破了戰場死一般的靜寂。一個敵人應聲倒地,側摔下了陡坡,沒了聲息。隨即剩下的兩個敵人飛快匍匐,大驚呼聲——

  “打!”隨着塹壕南側四班長周幼平一聲高喊,67重機、56輕機噴射出的子彈3條火線霎時就將匍匐下來的兩個敵人打成了蜂窩。

  但緊隨而來的是敵人的直射*炮駭人的聲浪;“轟……”似乎預料到了潛在威脅的敵人早把對我外圍陣地上堅守的兄弟們威脅最大的M43 120mm直射*炮對準了二線,伴着八聲沖天巨響,土削、碎石和着掛着火心的彈片四射開來,生生將一線塹壕和二線塹壕撕開了個大口子。驀地,平地裏好似炸響了數道驚雷,*同樣隨之似冰炮,持續密集向着面積不到400平米的外線陣地傾向下百餘記82mm*雨;急喘似的高射機槍聲,炒豆似的重機槍聲和着120mm*炮彈的炸響同時向成了一團。滿天火雨似紛飛的火星似的疾射向二線火力陣地。剎那,顫抖着,抽搐着的地面那聲音就好像是爆米花的隨着不斷悚人聽聞,雨點落地似的‘噗、噗’聲中,騰昇起一股股刺鼻的硝煙,一粒粒爆炸四射的泥土和碎石頭形成的厚厚一層灰濛濛的煙。後繼而來的赤灼子彈就在這厚厚的灰煙裏,肆無忌憚,橫衝直撞起來,戰友們匐在二線塹壕地面上,一時暴露在敵人驟雨般的攻似中,便好像是怒海狂潮,風口浪尖,起伏不定的孤舟,隨時都有傾覆的危險。

  雖然這是九死一生,但他們不能退縮,因為趁着一通通間歇不到3秒的三秒的齊射,在敵人絕對優勢的火力掩護下,二個排的敵人已經勇敢頂着自己人的射擊,飛快衝向了一線塹壕。也許他們以為只要衝進了塹壕,面對兵力、火力單薄的我們,就是勝利!但六連用它特有的狠辣與堅韌狠狠扇了敵人一耳光!

  沒有停息,沒有退避,六連4班的5名戰友和老甘持續射擊,交替轉移,憑着短短的300多米的橫向二線塹壕持續向着怒吼着飛快衝上來的敵人射擊着。火網在耀眼的豔陽下交錯;炮彈在刺耳的尖嘯聲中狂鳴。

  一聲聲120mm直射*炮準確轟擊在二線塹壕上,火星四濺,土石飛揚,氣浪洶湧,一處又一處觸目驚心的大口子,在已被炮彈轟得發褐的紅土上生生撕裂開來。一簇簇高射機槍、重機槍噴薄出巖流似的火雨,散發着比陽光更刺眼的交織成一片厚實密集的火網,灼熱在尖嘯,在彈跳,在嘶叫,卻動搖不得兄弟們戰鬥決心分毫。

  塹壕,卧倒,避彈坑,王八殼子,快速轉移,成了兄弟們制勝的法寶。2挺56班機,2挺67輕重兩用機槍,在塹壕裏迅速不斷變換射擊位置迅猛向着那段不到40米寬,200米長的陡坡上急促橫掃,不斷有敵人慘叫着摔落下來,更多的敵人卻憤怒嘶吼着衝了上來。不顧自己人的流彈,不顧四射的彈片和石雨,剽悍的敵人在付出慘痛傷亡後衝了上來。而由於敵人一發發直射*炮的轟擊,可供老甘和四班兄弟們活動的安全空間卻越來越窄,就在瘋狂的敵人頂着自己前面戰友的屍體衝了到一線塹壕前的緩坡時,為了不誤傷自己人,瘋狂的敵人重火力終是暫停了。也許他們認為大局將定……

  “去你媽的!”殺紅眼的老甘一聲怒喝,頂着敵人AK的攢射,兩臂開動,霎時彈如雨下,十數顆無柄*被這煞星輪了出6、70米,滾到下面轟然炸響,一蓬蓬血粘着細碎的肉末,四散激揚,又十數個敵人被老甘下了餃子,驚呼聲、慘叫聲再次恫嚇天地,在200多米長的光禿禿的陡坡上拖出一條條血路。看得一旁為他拉環兒的巫剛瞪來源:北洋之家

丘吉爾曾説:

在人類爭戰的歷史中,

從來沒有這麼多人對這麼少人,

虧欠這麼深的恩情!


73年過去了,

我們不能忘卻,

  那1700個集體赴死的年輕人!



他們含着金勺出生、出身名門望族,

有的是歸國華僑,

有的剛考上清華,

一個個英武瀟灑,前途無量!

他們中,有林徽因的三弟林恆,

有中國“兵工之父”俞大維的兒子、

還有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的幼子……



他們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本擁有無數人豔羨的一切,

為了抗擊日本侵略者

卻自願成為了人肉炮彈——

他們是中國第一代戰鬥機飛行員!


一直到抗戰結束,

一共有1700人衝上天空

誰能想到,這些還是孩子的鮮活面孔,

在抗戰的8年時間裏,

一個一個變成墓碑上冰冷的名字,

而他們殉國時的平均年齡

才只有23歲……



73年了,他們耀眼的青春、

他們無處安放的炙熱愛情,

和那一段屬於他們的

“誓死報國不生還”的歷史,

小編今天一定要講,

也請您,一定要聽!




NO.1

每天訓練自己

“必死的決心

位於杭州筧橋的中央航空學校校門


1932年,9.18事變僅4個月後,

相當於日本國土3.5倍的東三省全部淪陷,

中日全面戰爭隨時可能爆發,

這一年,國民政府在杭州筧橋成立了

培育中國第一代飛行軍官!

 中央航空學校!


相信全世界再沒有

第二所學校會以這樣的文字作為校訓:

“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

 當與敵人兵艦陣地 

  同歸於盡!”

這是在日本侵略者步步逼近的時候,

整個中華民族發出的吼聲!


 中央航空學校刻在石碑上校訓!


1933年,杭州上空

經常傳來轟隆的飛機聲。

這些誓要收復國土、

斬斷自己一切前程年輕人們,

除了練習飛行與戰鬥技巧,

每天都在練習的

還有自己“必死”的決心!


四年磨練,一朝沖天!

他們的第一次亮相,

是1936年10月31日!


中國第一代戰鬥機飛行員


那一天,

南京的飛機場一時間湧進20萬觀眾!

中國的第一批空軍飛行員

要在這裏進行第一次

公開飛行演練。


高志航與女兒高友良


六歲的小女孩高友良,

擠在人羣中,

她看着爸爸高志航開着領頭的戰機,

不斷變換着隊形,

威風地飛過南京上空!

她並不知道,在後來的一次次血戰中,

爸爸高志航就像

一顆閃耀的彗星照亮天空



年幼的高友良理解不了父親的職業,

只清楚地記得,

她兒時與父親的祕密:

爸爸每次飛過自己家的屋頂,

都會“表演”特技,

他機頭壓低,然後再抬起機頭,

嗚一下,又飛上去……


高友良回憶父親


其實,飛過她家上空的,

不止父親高志航,

還包括劉粹剛、陳懷民等

一大批由高志航訓練出來的

新生代飛行員。


日本密探對他們的評價是,

中國空軍的駕駛技術,

意外地優秀,不容小覷!



彼時,中國航空基本依賴美國,

空軍所用的霍克三雙翼飛機

不僅速度上遠不如日本,

數量僅只有不到300架,

打下一架就少一架!

而日本投入的飛機多達2000多架,

還源源不斷地再生產投入戰場上。

敵我差距極其懸殊,

留給這些年輕人的選擇不多:

 要麼亡國,要麼玩命!




NO.2

他們的每一次起飛

都可能是永別


1937年7月7日,

盧溝橋事變,

8月13日,日軍以重兵向上海發動進攻。

14日,駐防河南的第四驅逐機大隊

被緊急調往杭州筧橋,

未及加油,即遭日機空襲。

大隊長高志航在飛機餘油不多、

氣象條件惡劣的情況下,

毅然率領所屬3箇中隊

27架飛機緊急升空抗擊。



筧橋空戰是中日首次對決,

日本人企圖將中國空軍一舉瓦解。


高志航駕駛戰機

首先擊落了一架敵機,

這是中國飛行員擊落的第一架

日軍飛機!


空戰筧橋


整整30分鐘激烈戰鬥,

中國空軍擊落日機3架、擊傷1架,

中國空軍無一損傷。

而勝利的喜悦總是太過短暫,

自8.14筧橋空戰開始,

剛剛才翱翔於藍天的年輕人,

開始折翼、隕落……


8月14日張錫祜駕駛飛機

在抗擊日寇的途中,

失事殉國,時年25歲!


張錫祜與未婚妻


在他犧牲的十二天前,

他在給父親張伯苓的信中寫道:

陣中無勇非孝也!


得知兒子死訊後

這位南開大學校長壓住失子之痛,説:

我本人出身水師,今老矣,

每以不能殺敵報國為恨,

而今吾兒為國捐軀可無遺憾了!



3天后的8月17日,

閆海文,這個從東北來的,

曾在航校校史上創下打地靶滿分記錄的

21歲帥氣小夥子,

在完成轟炸任務返航時,

座機被敵高射炮擊中。

跳傘時,因風向變化落入日軍陣地。



當日本人將他團團包圍時,

他寧死不肯投降,

立即以隨身手槍反擊,

擊斃日軍5人,擊傷數人,

他大喊着“中國無被俘空軍!”

用最後一顆子彈自戕殉國,

年僅21歲。


閆海文犧牲僅2天后,

25歲的沈崇誨選擇與戰友

幾乎同樣的壯烈

以身殉國……



8月19日,沈崇誨返航時發現大批敵艦,

此時,他的飛機出現故障已難以返回基地,

只有緊急降落或是跳傘逃生,

沈崇誨不願苟且偷生,決定奮力一搏,

他從兩千米高空極速衝下,

與日本軍艦同歸於盡,

年僅25歲。



沈崇誨就是電影《無問西東》中

王力宏飾演角色的原型!

他的父親是當時的大法官、

法學家沈家彝。


只有25歲啊,

這個剛剛從清華畢業的高材生,

為了國家和民族命運,

把自己當做最後一顆炮彈

在爆炸聲中跟敵人同歸於盡。


在清華大學時的沈崇誨


僅僅幾天時間,

這些英俊的面孔,

這些年輕的生命,

一個接一個從藍天隕落……


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記得,

在畢業典禮那天,

張錫祜的父親張伯苓作為家長

應邀致辭時説的那番話:

岳飛的母親以“精忠報國”四字刺之背上,

我們做家長的也應該以此四字

刺諸諸生之心,

如將來為國禦侮萬一失敗,

簡直就不必再回到家去!



這些有爹也有媽的孩子們,

沒有回家,

也再不可能回家……


3個月後,1937年11月21日,

年輕飛行員們的“總教頭”高志航

在機場遭遇敵機突襲,

他跨進座艙準備起飛迎戰,

但座機發動不了,

戰友們勸他暫時避一避。

他説:“身為中國空軍,

怎麼能讓敵人的飛機飛在頭上?” 


高志航與妻子和女兒合影


就在他第3次試圖開機之時,

密集的炸彈從空中投下,

高志航再也沒能飛上藍天,

他連同14架飛機消失在一片火海中。


殉國時的高志航,

雙手還緊緊握着飛機的操縱桿!

這位赫赫有名的中國空軍總教頭,

這位精通三國語言、被世界公認的

中國空軍最有價值的王牌飛行員、指揮員,

犧牲時才剛剛滿30歲……


抗戰時期空軍四大金剛:樂以琴 劉粹剛 高志航 李桂丹 (從左至右)


高志航犧牲了,

被譽為中國空軍“四大金剛”的

劉粹剛、樂以琴、李桂丹

全部陣亡……


開戰不到半年,

中國空軍擊落近百架敵機,

但也損失了將近

100名第一代飛行員!


他們,比誰都接近死亡,

如果死神來敲門,

他們沒有任何閃躲的餘地!


因為這是一條

要麼與天空和平相處,

要麼將天空作為墓園的

不歸路……




NO.3

飛行員的愛與情

熱烈而瘋狂


如果不是因為戰爭,

這羣20來歲、有學識,

也十分英俊的年輕人,

正是憧憬和邂逅愛情的年紀!


對飛行員來説,

死亡來得時候也是一瞬間,

愛情來得時候,也是一瞬間……



劉粹剛,東北人,

中央航校二期驅逐科學生,

日後成長為空軍“四大金剛”之一!


在中央航校學習的時間裏,

他對18歲的許希麟一見鍾情

一封封情書不停地飛向許希麟家!


希麟女士:初遇城站,獲睹芳姿,娟秀温雅,令人堪慕,車至筧橋,匆促而別,然未識誰家閨秀,如是風姿,意不復見耿耿此心,望斷雙眸……而盈盈倩影,直裾餘之腦蒂,揮之不能去……


飛行員的情書直白、熱情,

他們的愛情更是炙熱、瘋狂!

有一次,劉粹剛突然駕駛飛機

低空盤旋在希麟家的上空。

還做出特技給她看!



那年許希麟18歲,

她拒絕過無數男士的求愛,

卻愛上了劉粹剛這個

揹負着高度風險使命的飛行員,

一名隨時可能為國捐軀的軍人!


許希麟父親也很喜歡這位,

被稱為“空中趙子龍”的年輕人,

可他擔心飛行員的職業太危險,

許希麟聽罷笑了,

拿筷子在父親的酒杯裏蘸了酒,

寫下一行字: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1936年,21歲的許希麟成為劉粹剛的妻子!


從此,他在空中和敵人拼命,

她高高地站在陽台上

祈求丈夫平安歸來……


在一次空戰中,

劉粹剛在最後的關頭

以高超的技巧逆轉取勝,

劉粹剛回家後把妻子擁入懷中,

温柔地問她:你都聽説了?

許希麟迎着丈夫

灼灼的目光輕輕地回答:

不!我全看到了!

你在天上拼命,

如果讓我躲進防空洞,

這是對我們兩個命運最大的諷刺!


 

而這樣一份浪漫的愛情,

在戰爭年代,

結局卻慘烈得讓人心痛不已……

1937年10月,在一次執行戰鬥任務途中,

由於對航線不熟、夜色漆黑,

在山西高平,劉粹剛的飛機撞毀於魁星樓,

他當場死亡,年僅24歲……


劉粹剛犧牲兩週前,寫給妻子的信:假如我是以身殉國,那是我盡了我的天職,您時時刻刻要用您最聰慧的腦子,不要愚笨,不要因為我而犧牲一切……我最親愛的麟……


舊日的興奮、浪漫與歡愉,

都變成了悲壯的回憶!

許希麟在寫給丈夫最後的信中説:

剛,在你固是求仁得仁,

已盡了軍人天職。

可是我,正日月茫茫,

又不知若何度此年華。

粹剛,如今你已盡了最後的心力,

我決心繼你遺志,

先從基本教育着手,

拿你英武不屈的精神,

灌輸於未來的青年。



1937年,許希麟在昆明創辦粹剛小學。

當時,這所小學幾乎完全

是為了收容空軍子弟,

她把自己所有的心血,

都用來教育和照顧空軍子弟。


許希麟,這位堅強的

“空戰英豪”的妻子,

在丈夫犧牲後,

把自己的一生獻給教育事業,

而另一位飛行員陳懷民的妹妹陳難,

卻用一封寫給日軍妻子的信

用超越國家和民族的大愛,

感動了全世界!



1938年4月29日這天,

日軍出動54架飛機空襲武漢,

空戰剛開始5分鐘,

陳懷民就將一架日機擊落!


這是著名攝影記者羅伯特·卡帕在空戰時拍攝的武漢街頭的照片


陳懷民成了眾矢之的,

5架敵機集中火力朝他猛射,

敵人的子彈射中了他的胸部。


▲電視劇《東方戰場》再現陳懷民英雄壯舉!


陳懷民完全有機會跳傘求生

但他選擇了與鄧世昌

勇撞吉野號一樣的壯舉!

陳懷民忍着劇痛拉平飛機,加大油門,

倒扣着向上翻轉180度,

朝着敵機狠狠地撞了上去……


▲電視劇《東方戰場》再現陳懷民英雄壯舉!


敵機飛行員做夢也沒想到,

中國的飛行員會殺身成仁

頃刻間,兩架飛機在空中相撞爆炸,

黑煙紅火,瀰漫空中。

這一年陳懷民僅22歲


陳懷民與他的戰機


陳懷民犧牲後,母親哭瞎,

未婚妻跳河殉情……

而他的妹妹陳難,

則懷着巨大的悲痛

給日軍的妻子美惠子寫一封信:

懷民哥堅毅地猛撞高橋的飛機,和高橋同歸於盡,這不是發泄他對高橋君的私仇。他和高橋君並沒有私人的仇很。他們只是代表兩種不同的力量粉碎了他們自己……


由於我強烈的哀傷,我就常常思念到你。想到你的整天在笑中生活的兩個孩子,和你此後殘缺淒涼的生涯……


如果貴軍閥對於中國的殘暴行為和強佔中國領土的野心一天不停止,我們每一箇中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將參加到更猛烈、更強化的鬥爭中去,即使粉身碎骨,也絕沒有一人會屈服……


末了,我告訴你,我家裏的父母都非常深切地關懷你,像關懷他們的兒女一般,不帶一點怨恨……


陳難 1938年5月31日

  

兩個年輕男子在空中相撞,

卻在地上催生出這樣的一封信,

由一個二十歲女子

寫給另一個陌生的二十歲女子,

文字早熟而透徹!


也許也只有在那樣的高度

生死的界限才不會清楚得可怕。

這封超越國家和民族大愛的信,

被翻譯成幾國文字,

震驚了二戰時的整個世界!




NO.4

他們用鮮活的生命

走進生命的幽谷

開創國家的出路


1940年9月13日,

一羣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日本新式戰機

突然出現在重慶璧山上空……



那次戰鬥更像是一場空中屠殺,

中國空軍飛機全毀13架,

損傷11架,飛行員10人陣亡!

面對世界上最先進的戰鬥機,

中國空軍,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可以

招架的能力!

當時,已經是四大隊大隊長的鄭少愚

甚至向隊員們提出:

 與敵機迎頭相撞,

 同歸於盡的戰法!


一天,數十架日軍飛機盤旋成都上空,

在日軍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突然,一架“自不量力的中國飛機

飛進日軍機羣,發起挑釁!



就連日本人也很震驚,

是誰給了他這樣的勇氣?

那一個移動着的小小黑點,

似乎有着要撕破蒼穹的決心!


他們明知道侵華日軍的飛機遠優於自己,

他們明知道每一次起飛都可能是死亡,

但是他們還是毫不猶豫地飛上前去,

雖然我們已經無法知道,

這位英雄的名姓,

但這短短的幾秒,

徹底説明了中國人抵抗到底的決心!


1941年,日本已經完全封鎖

中國的海岸線。

飛越喜馬拉雅的空中運輸線(駝峯航線),

成為重要的戰略物資補給線!



讓人心驚的是,

共有超過500架飛機失事於此,

在這條被稱為“鋁谷”的死亡航線上,

年輕的飛行員竟是

靠着墜機殘骸的反光來導航!


1942年春,鄭少愚率中國空軍飛行員

前往印度接收美國援助飛機,

途經“鋁谷”時飛機失事殉難,

年僅31歲……



侵略和殺戮還在繼續,

犧牲也從未停止!


1941年3月14日

林徽因三弟林恆

對日成都空戰中犧牲,年僅23歲。

當年,林恆放棄

清華大學的學業報考航空學校。


▲林徽因(右)和三弟林恆(左)


“我既完全明白,

為何我還為着你哭,

只因為你是個孩子,

卻沒有留什麼給自己!”

——林徽因《悼三弟恆》


而她痛哭的,

又豈止是一個生命的隕落……



1943年底,空軍王牌飛行員周志開

這位家境殷實、夢想當電影明星的

河北籍小夥子在一次

低空偵查任務中彈犧牲,

年僅24


在他在短暫的戰鬥生涯中,

擊落了6.5架敵機,

並創造了中國空軍單機在

一次戰鬥中擊落敵機的最高紀錄,

他是抗日空中戰場上

那顆最耀眼的明星。



這位英武帥氣的飛行員叫張大飛,

他的父親因放走不少抗日同志,

被日本人在廣場上澆油漆燒死。


1945年5月18日,

就在抗戰勝利的前夕,

為掩護友機張大飛中彈!

曾穿過藍天白雲,

曾穿過無數槍林彈雨,

張大飛還是沒能看到勝利的歡慶,

壯烈殉國時,年僅26歲。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的

消息傳遍中華大地,

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中,

而那些在抗戰中殉國的空軍勇士的家人們,

卻永遠地失去了自己的丈夫,

兄弟、父親、兒子......


73年了,

請記住這些鮮活的面孔吧,

他們翱翔在天與地之間,

走進生命的幽谷,

開創國家的出路!



請再好好看一看,

合影上的年輕人!



抗戰勝利後,照片上他們,

一個一個變成了十字架,

最後活下來的,

只剩下兩個人……


如果有可以稱為計劃的東西的話,

那大概就是為國犧牲吧。

至抗戰勝利,

中央航校總共有十六期畢業生,

1700人沖天參戰,

擊落日軍敵機超過1200架

平均年齡不足23歲



這些甘願用一腔熱血,

縫補破碎華夏蒼穹的青年,

聲震人間,點燃閃電,

以一曲氣貫長虹的壯歌,震撼人心!

這些前赴後繼、

以身許國的青年英雄,

最終化作命運的音符,

飄揚在雲間。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

不過是有人負重前行,

他們沒有走,

他們只是飛向了心中的天空!

他們一路飛到了最高的天堂,

身影卻變得比

巨人還要偉岸……



抗日勝利73年了,

他們斬斷自己的未來,

為國家獻出如此年輕的生命,

就是為了勝利的這一天!


今天,請讓我們一起,

再聽聽他們的故事,

再默唸他們的名字,

再看看他們的容顏……


高志航,1937年11月21日 陣亡

年30歲!



劉粹剛,1937年10月26日陣亡,

年24歲,



閆海文,1937年8月17日陣亡

年21歲



沈崇誨,1937年8月19日陣亡

年26歲


陳懷民,1938年4月29日 陣亡,

年23歲


林恆,1941年3月14日陣亡

年25歲



周志開,1943年12月13日陣亡,

年24歲


張大飛,1945年5月18日陣亡,

年26歲

…………


看完他們的故事,

我們是否也該反思,

在愈發崇拜成功,金錢至上的時代,

到底什麼人,才是精英?

怎樣的人,才是民族的棟樑?


今天,請讓我們一起

向這羣在國家和民族危難時刻

挺身而出、壯志凌雲的年輕人,

致 敬!

  英雄的功勛,永垂不朽!



END



看真知灼見,加博士優質讀者羣,微信bosq99已經加了其他微信的,別加這個


分享是一種美德,沒準您的朋友就需要!

https://hk.wxwenku.com/d/200554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