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輪深深淺淺,母愛生生長長。

軍校學員2019-05-19 12:50:50

媽媽,我想對你説


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基礎教育學院

作者:李英傑、李文斌

本內容作者授權“軍校學員”發佈


小時候,我們總是熱衷於歌頌母愛的偉大,要絞盡腦汁,要睜大雙眼,去尋覓驚天動地的事情,似乎越偉大,越可映射母愛的光輝。


然歲月如白駒過隙,光陰似洪水猛獸。這一年,我19歲,媽媽42歲,細細回憶,我似乎並不能找出那些驚天動地的事情來把我的媽媽誇讚一番,讓所有人驚歎她的偉大。因為我明白,母愛的温暖動人,是如影隨形、常伴左右的。


因為有母愛的馥郁氤氲,平淡如水的日子也可漾起層層漣漪。


一直以來,我從不喜歡用“母親”這個詞,似乎只有在文學作品中才會見到它,總給人一種陌生疏離的感覺,不像“媽媽”,無論叫來還是聽來,都十分親切。我們咿呀學語時,第一聲嘟囔出來的,就是“媽媽”。冥冥之中,她是對我們一生都非常重要的人。


年輪深深淺淺,母愛生生長長。


愛你,在寵愛關心裏

因為工作的原因,一天只有早晚可以見到媽媽。每天最期待的,便是晚上的佳餚。媽媽的廚藝很好,像我這麼挑食的人,都被她滿足,但偶爾不合口味,就會遭到我的吐槽,這個時候通常會有兩種狀況發生:一是先隨意嘮叨我幾句,有得吃還亂挑,然後再問我想吃什麼,她去做;二是跳過嘮叨環節,我可以直接點菜。很多人上了大學遠離故土,或許家鄉的景色並不是最讓人心心念唸的,我們最留戀的,是媽媽的飯菜,媽媽的味道。


其實,媽媽不是一個温柔的人。小學的時候我們幾乎沒有和氣的交流。比如爸爸不在的時候她就看着我學習,可是我腦子笨,她又是個急性子,一道題講兩遍就開始煩躁。那個時候互相生氣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我常常被她氣哭,躲在房間裏不肯出來。小學就是在爭吵中度過的,到了初中關係才有緩和,高中因為見得更少了,或許真的是距離產生美,如脈脈春風,冰雪也消融。


還記得在重慶報到時,媽媽臨走時和我再見,我話都不敢多講,也不敢多看,門一閉就淚湧成河;國慶節假她來長沙看我,出了宿舍樓,我是哭着跑過去的;第一個寒假回家,在高鐵站口,當那個熟悉身影又出現在眸中,還是沒忍住。每一次分離,都是為了再一次相聚,所以淚眼朦朧,是因為愛啊。

愛你,在榜樣力量裏

最開始媽媽並不很願意讓我學醫,她自己是醫生,知道其中的苦和累,學習的過程很艱辛,畢業後也要活到老學到老,因為這是與生命緊密相連的職業。但我自己是很想學醫的,所以她考慮報軍校,一方面是安全,一方面是會有人管着我。


記得有時都深夜了,她接到電話後就起牀,在茫茫夜色中留下遠去的背影。到現在我不太記得很多醫生的典範,但媽媽關門的聲音和離開的背影,始終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學醫的心,很大程度源自媽媽的耳濡目染。


上了大學之後,媽媽似乎解放了自我,報了很多“補習班”,豐富自己的生活。瑜伽、吉他、書法、閲讀,這是我大學半年裏她在做的事情,她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我想,我也不能差。


愛你,在聲聲入耳裏

媽媽的嘮叨來自無時無處。

天冷了,“快穿秋衣秋褲啊!”

吃飯時,“別看電視了,好好吃飯!”

下雪了,“路上慢點,別摔倒了!”

生病時,“按時吃藥按時吃藥按時吃藥!”

……

這大概會引起很多人的共鳴,母愛是藴含在生活中的角角落落。

因為媽媽,因為母愛,所以我們三月拾花釀春,六月流螢染夏,十月稻陌拾秋,臘月叢中吻雪,所以春花秋月共歡愉,夏雨冬雪無所侵。一年四季,處處是你。

而言語從不能將愛意表達千萬分之一。

所以我現在要説的,媽媽,我愛你,只是我對她愛的很小的一部分。

更多的,是用一生來報答和言喻。

今天是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今天是汶川大地震十一週年。

願,我最親愛的媽媽生日快樂。

願,全世界的媽媽生日快樂。

願,天堂的媽媽們生日快樂。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並星標

第一時間發現精彩內容

軍校學員編輯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軍校學員

以愛與青春為名,陪你一路成長

不失初心,不忘初衷

喜歡就點個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0549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