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中國第一,砸鍋賣鐵對抗微軟,現終於準備上科創板IPO!

ipo觀察2019-05-18 21:26:01

版權信息|本文ipo觀察(ipo2012)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

誕生於1989年的WPS辦公軟件,在而立之年迎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5月8日晚,上交所網站顯示,北京金山辦公軟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金山軟件”)科創板IPO申請獲得受理,此次IPO擬發行不超過1.01億股,募資20.50億元,保薦人為中金公司。

30年來,WPS從剛開始的民族第一軟件,到在微軟強勁攻勢下,幾乎銷聲匿跡,再到如今MAU達3.01億重振旗鼓,並且還要IPO了!堪稱中國互聯網的又一奇蹟。

WPS橫空出世,佔據了90%的份額

1980年高考,一個小鎮青年求伯君以數學滿分的成績考入國防科技大學信息系統專業。天賦異稟的他竟然成功開發出了國防科大圖書館管理系統,當時這件事情還登上報紙了。

畢業後,求伯君被分配到了河北徐水縣石油部物探局儀器廠,是金子到哪裏都會發光。在工作中,他憑藉着優秀的編程技術,把漢字錄入的速度大幅提升,受到領導的賞識,也許照此正常發展,升職加薪是肯定的。

不過在工作的第三個年頭,一個從深圳大學過來實習的姑娘徹底打破了他平靜的生活,暗戀的戲碼在求伯君身上上演,羞澀的他直到姑娘實習結束回去深圳都沒能説出那句話。

相思難解,他決定南下深圳尋找讓他魂牽夢縈的姑娘。他的深圳之行,雖説沒有一個浪漫的結局,但中國軟件業的一段傳奇故事卻從此開始。

1987年,求伯君接受香港金山張旋龍的邀請來到深圳潛心開發軟件,當時,求伯君的目標很明確,寫一個能夠取代Word Star的字處理系統。

為此,從1988年5月開始,求伯君把自己關在深圳蔡屋圍酒店的房間裏,夜以繼日地寫代碼。只要是醒着,就不停地寫,什麼時候困了,就睡一會兒,餓了就吃方便麪。

期間,求伯君因肝炎住了兩次院,第一次住院花了一個月到兩個月,第二次肝炎復發正是軟件開發最緊要的關頭,他就把電腦搬到病房裏繼續寫,在病房裏肝炎還第三次復發。

1年零4個月後的1989年9月,求伯君在醫院裏敲完了12萬2千行的最後一個代碼。從此,中文處理的WPS1.0橫空出世,填補了中國計算機文字處理的空白,這一年也被命名為“中國軟件元年”。

WPS問世後,沒有做廣告,也沒有利用媒體進行狂轟亂炸的宣傳,這款字處理軟件便悄然走紅。僅憑口碑之力,WPS迅速風靡全國,市場佔有率一度超過90%,成為當年中國軟件市場上的一個奇蹟。

1994年,“金山軟件”達到了最為輝煌的巔峯。“那時,WPS的出現養活了一批書商,一批搞培訓辦班的人,一批打字小姐,並且推動了電腦的普及。”求伯君曾自豪地説。

WPS的成功也讓求伯君成就了自己“中國第一程序員”的江湖地位,並吸引了雷軍等一大批優秀的程序員加入金山。

微軟強勢來襲,面臨生死存亡

1995年,微軟帶着Windows95和自帶的Word強勢登陸中國這塊互聯網處女地,微軟一進入中國就盯上了金山,自恃強大的資金實力,開始遊説張旋龍要收購金山,但終究沒有成功。

於是,“老奸巨猾”微軟主動上門找上金山。希望與金山WPS在文檔格式上兼容,雙方簽署一份協議--可以通過自己軟件的中間層RTF格式來互相讀取對方的文件,實現互惠互利。

當時金山並沒有覺得WPS的格式是一個多大的祕密,就同意了。就這樣,金山將自己的“具有天然壟斷性的”WPS格式“友好地”向微軟開放了。

1996年,令金山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微軟發佈了操作系統Windows97,其多功能化設計加速了DOS系統退出歷史舞台。而這時只能應用於DOS系統WPS的顯得無比被動,大量的WPS用户也逐漸通過“格式開放”這座橋樑轉移到了微軟Word旗下。

一紙協議,成為了WPS由盛到衰的轉折點。直到此時,金山才明白過來吃了大虧;雷軍更是急敗壞地説:“我們上了微軟的當”。

自此,微軟也憑着功能不斷豐富的Office,迅速橫掃了中國軟件市場,曾經風靡一時的WPS在微軟大軍的掃蕩下迎來歷史上最艱難的時刻。

曾經月入千萬元的金山,賬面上只剩下幾十萬元人民幣。員工相繼離開,200多人的公司,走得只剩下十幾個,哪怕只有十幾個人,金山也開始為工資發愁了。

這時候主力雷軍都開始動搖了,向求伯君提出了辭職。多年後雷軍説,「那年,我失去了理想。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説,是最鬱悶的事情。」

“別搞WPS了,你幹不過我們,不如加入我們一起幹。”微軟竟在金山最困難的時候,以75萬美元報酬招攬求伯君,在生死的十字路口,誰會是金山的救世主,金山還有沒有救世主。

以戰養戰,艱難存活

“中國第一程序員”求伯君再次挺身而出,扛起“民族軟件的大旗”,先是拒絕微軟招安,接着苦口相勸,把雷軍留了下來,最後把自己200萬的別墅賣了,繼續埋頭開發更高級版本的WPS。

但是讓求伯君沒想到的是WPS97的研發時間會這麼長,直到1997年10月,才推出首款運行在Windows平台上的國產中文處理軟件WPS97。求伯君曾對記者説:“微軟Windows升級太快,我們什麼都要靠自己從頭做起,這直接導致了WPS97難產。”

之後金山又再度推出WPS2000,並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但不得不説盡管自1999年起後的兩三年內,金山推出WPS97、WPS2000與微軟Office力拼,但收效甚微。

金山人也不得不承認經過近10年正版和盜版Office的培養,大多數用户已經熟悉並依賴於微軟Office,微軟Office的文件格式已經成為事實上的行業標準。“微軟之下,寸草不生”的咒語再次應驗。

對此,不少人指責説,金山沒有專心去研發WPS,瞎搞遊戲、金山快譯、單詞、畫王等產品導致精力分散,簡直是不務正業,這才導致金山輸給了微軟。

但事實並不是如此,金山實在是缺錢。早期WPS的爆火併沒有積累足夠的原始資本,其次

,中國缺少對技術創新型企業投資的環境,除了1998年聯想有過一次規模不大的投資外,

金山只直靠以戰養戰自我滾動式發展。

1997年前金山影霸火了一段時間;1997年到2000年詞霸是最重要的產品,1999年詞霸銷售了120萬套;2001年2003年毒霸是金山的活命口糧;2003年以後,金山主要靠網絡遊戲續命。

“總有人指責我們不務正業,或者用心不專,但要知道這是金功在求生存的長征路上,在以戰養戰的游擊戰市場上打出來的必然歷史。”在回顧金山發展時,雷軍有些無奈。

破釜沉舟,吹響反攻號角

面對微軟Office在國內一統江湖的競爭局面,艱難存活下來的WPS並沒有選擇“苟且偷生”,而是決定破釜沉舟,吹響反攻的號角。

2002年的某一天,雷軍向求伯君提出“我們準備以3年時間和3500萬人民幣重寫WPS,您覺得如何”時,求伯君沉默之後明確表示同意。

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金山放棄了自己原有標準制定者身份,向微軟標準屈服;這意味着金山將已經積累運行了14年的WPS“自廢武功”,從頭重來,但這就是市場遊戲規則。

“我彷彿是在賭博。”雷軍當時對WPS的“破釜沉舟”行動並沒有把握。

但事實證明,雷軍賭對了。2005年9月,全新的WPSOffiee2005正式版發佈,以極高的性價比和產品品質,贏得中國農業銀行辦公軟件千萬採購大單。

而最新版的WPS Office2007已進入很多省級政府和大型企業的採購單。公開資料顯示,當時在國內辦公軟件政府採購市場中,金山WPS已超過50%;但個人市場,微軟佔到了70%-80%,金山則只佔到了20%左右。

2007年10月9日,金山成功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資本的力量讓金山有了全新的佈局,彼時WPS與微軟Office的較量,只是金山日常工作中的一部分,而不再是全部,而且金山的腳步開始邁向國際市場。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逐漸恢復榮光

在微軟的強勁攻勢下,WPS竟奇蹟活了下,並開始吹響反攻號角,真是不得不佩服金山的韌性。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2007年後,金山海外市場拓展卓有成效,同時國家信息安全被提到了戰略高度,金山的發展速度大幅提升,往日榮光逐漸恢復。

自2007年Kingsoft Office日文版正式對外發布,金山軟件開始逐步拓展海外市場,通過對WPS Office多語言版、移動版產品的全新研發和持續升級,國外市場銷售額不斷擴大,2018年銷售額達到6317.91萬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為5.6%。同時,金山軟件開發的移動端app,在全球擁有超過1.81億活躍用户,產品現已覆蓋全球超過220個國家和地區。

2013年“稜鏡門”事件爆光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用户隱私後,國家信息安全被提到了戰略高度,尤其是政府、軍事、金融等重點領域,此前已有金融業去“IOE”傳聞,“IOE”是對IBM、Oracle、EMC的簡稱,三者均為海外IT巨頭。

軟件安全已經成為信息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關乎國家信息安全,這也推動了我國軟件國產化熱潮。軟件國產化趨勢對國內廠商來説是個多年難遇的機會,隨着國家安全意識的增強,軟件迫切需要進行國產化替代。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國政府機構開始採用國產的WPS,WPS也隨之接入了軍、政系統,截至2013年,金山WPS佔中國政府總採購量近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

WPS也在眾多國有企業用户中慢慢推廣開來。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底,《財富》雜誌披露的“世界500強”中的120家中國企業,它已服務69家;國內96家央企中,公已服務82家;在金融行業,全國五大國有商業銀行均為公司客户,在12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中,已服務11家。

從兩次披露的招股書來看,金山軟件的業績和運營情況均有明顯增長。

2014-2018年,金山軟件的營業收入從2.8億元增長到11.3億元,突破十億大關,近5年複合增長率高達141.35%,淨利潤也從2015年的負數扭轉至如今的3.1億元,截止2018年底,存在未分配利潤5.7億元,盈利能力大幅提高。

WPS也通過改革、不斷優化用户體驗,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司也已經開始使用WPS了。這些細微的舉動,都為WPS贏回了大量用户,近年來用户數據也不斷增長。

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12月,金山軟件全線產品月度活躍用户數(MAU)超過2.47億,其中WPS Office桌面版MAU0.88億,移動版MAU1.12億,而2018年12月,全線產品MAU已經超過3.10億,其中WPS Office桌面版MAU增長至1.20億,移動版MAU增長至1.81億,佔國內辦公市場用户總規模高達42.75%,在國產辦公軟件中處於領先地位。

同時,金山辦公軟件也探索出了更適合自己的盈利模式,2013年它開始突破單一軟件授權收入模式,開始推廣會員增值服務業務和互聯網廣告推廣業務,這兩者為金山軟件的營收帶來了可觀的增量。

可以看到,金山軟件的辦公服務訂閲業務和互聯網廣告推廣服務的營收佔比不斷提高,2018年佔比分別達到35%、34%,成為重要的收入來源,而在2014年這兩者業務合計佔營收比例不足三分之一。

辦公服務訂閲業務主要得益於WPS會員和稻殼會員業務的增長,招股書顯示,2016年到2018年,WPS會員人數由約99萬人增長至約575萬人、稻殼兒會員人數由約106萬人增長至約357萬人,實現了收入的大幅上升,付費用户月活也不斷增長,從77.80萬增長至481.17萬,兩年6倍增長,由此可見,相對於微軟來看,金山軟件是更擅長做2C產品的企業。

同時,免費使用WPS Office軟件產品的龐大用户羣體產生的顯著的廣告投放價值已經開始釋放。

走到今天WPS除了擁有家國情懷,還有一種不服輸的創新精神,2014-2018年,金山軟件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7億元、1.9億元、2.1億元、2.7億元及4.3億元,每年都投入超2億進行研發,重視研發的因子始終都在,但是要成為真正的強大的企業,它還需要投入更多在研發上。

而相比創業板宂長的節奏,金山軟件換道科創板也不意外,一方面科創板的受理速度更快,另一方面科創板上市公司更注重品質,好的公司也將得到相對更高的估值。

招聘啟事:ipo觀察長期招聘線上約稿作者,根據文章閲讀量支付作者豐厚稿酬,相關詳情點擊底部【閲讀原文】查看!

一個適合新手的賺錢方法,學到賺到!


對於普通人來説,投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股票市場。有沒有實用點的投資策略能夠使得投資簡單點,而且易於操作?


有的。這個方法就是股債平衡投資法。


具體怎麼操作呢?

很簡單。

第一步:把手裏的資金,50%投資於股票,50%投資於債券;

第二步:每年進行一次資產再平衡,使股票資產和債券資產的比例恢復到50:50。


這個方法一點也不難,但有沒有效果、如何才能收益最大化?


掃碼關注“多多説錢”,手把手教你創建一個可賺大錢的組合!

https://hk.wxwenku.com/d/200539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