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感動聽眾,光感動自己是不夠的!

機關説話之道2019-05-18 18:04:39

因為興趣使然,每到一個公開的場合,如果有人登台講話,我總是習慣性的要去研究一番,分析分析台上人的講話效果。


(一)


今天,有機會去參加電影《音樂家》(電影講述了紅色音樂家洗星海在哈薩克斯坦的一段傳奇經歷)的看片會,電影製片人和我們省電影局局長分別上台致辭,所以又有了研究的機會。

 


製片人首先上台,講的內容口語化、親和力不錯,情感也很充沛,就是有點緊張,從他的聲音就可以聽出來,有點發顫,而且語速偏快、音量偏低。

 

在眾人面前講話,緊張是難免的。


這種場合,聽眾判斷一個人講話水平的高低,往往首先是從外在的態勢語言,如表情、手勢、聲音、體態等來進行評判,而不是講話的內容。

 

所以,這提醒我們:上台前,不要光想着説話內容,首先應該想的是,如何把沉穩、自信的精神狀態展現給聽眾。

 

(二)


製片人在講述心路歷程的5分鐘裏,數次哽咽着掉下眼淚,讓包括我在內的聽眾感到有點尷尬。這種尷尬在於,講話的人把自己感動了,而聽眾卻沒有被感動。


這種情況,自己也曾經親身經歷過。


2005年的時候,自己參加團中央公務員考試,因為筆試成績優秀得以參加面試。面試過程中,考官看到我的簡歷,發現我曾在西部的基層政府做過志願者、當過村官,就隨口問我這段經歷的感受。

 

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回想起那些在農村的經歷和體驗,自己一下子就沉浸進去,剛開口講了幾句話,就開始哽咽掉眼淚,把考官們弄得很尷尬。

 

我們常説,要想感動別人,首先要感動自己。但是,感動了自己,並不代表就能感動別人,感動自己是一個必要而非充分條件。

 

自己被自己感動,原因在於我們在表達時,腦海裏會浮現那些相應的畫面,會沉浸到當時的場景和情緒中去。


聽眾為什麼不容易被感動,最關鍵的原因在於,我們語言的畫面感不夠,或者説,我們的語言不夠形象生動,無法引發聽眾的想象和共鳴。


那如何來增加語言的畫面感呢?


有兩個方法:一是增加細節,少説空洞的話,多用細節描述;二是充分運用人的知覺來表達,比如聽覺、視覺、觸覺、嗅覺等等。


給大家舉個例子,奧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不朽名篇《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的開頭:
  
我的兒子昨天死了——為了這條幼小嬌弱的生命,我和死神搏鬥了三天三夜,我在他的牀邊足足坐了四十個小時,當時流感襲擊着他,他發着高燒,可憐的身子燒得滾燙。


我把冷毛巾放在他發燙的額頭上,成天成夜地把他那雙不時抽動的小手握在我的手裏。到第三天晚上我自己垮了,我的眼睛再也支持不住,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眼皮就合上了。


我坐在一把硬椅子上睡了三四個鐘頭,就在這時候,死神把他奪走了。


這個温柔的可憐的孩子此刻就躺在那兒,躺在他那窄小的兒童牀上,就和人死去的時候一樣;他的眼睛,他那雙聰明的黑眼睛,剛剛給合上了,他的雙手也給合攏來,擱在他的白襯衫上面,牀的四角高高地燃着四支蠟燭。


我不敢往牀上看,我動也不敢動,因為燭光一閃,影子就會從他臉上和他緊閉着的嘴上掠過,於是看上去,就彷彿他臉上的肌肉在動,我就會以為,他沒有死,他還會醒過來,還會用他那清脆的嗓子給我説些孩子氣的温柔的話兒。


可是我知道,他死了,我不願意往牀上看,免得再一次心存希望,免得再一次遭到失望。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兒子昨天死了——現在我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只有你一個人,而你對我一無所知,你正在尋歡作樂,什麼也不知道,或者正在跟人家嬉笑調情。我只有你,你從來也沒有認識過我,而我卻始終愛着你……
  
相信一般人在閲讀這些看似不動聲色、用淡淡口氣敍述的文字時,大腦中都會漸漸出現一個哀莫大於心死的女人,在自己生命最後時刻的那一抹平靜的冷色畫面。


這就是畫面感語言的魅力!


(三)


省電影局局長的開場白很不錯:

 

今天是個平凡的週末,在這個平凡的電影院裏,我們大家一起來看一部不平凡的電影。説它不平凡,有三個理由:


一是,這是由中國和哈薩克斯坦兩個國家共同合拍的電影;


二是,這部電影是由中國和哈薩克斯坦兩國元首共同推薦的。其中,在剛剛結束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峯論壇上,習近平主席和哈國總統巴爾扎耶夫都對該片給於高度評價。


三是,這部電影由4個省級宣傳部門和2個市級宣傳部門共同指導、資助,這種情況是很少見的。


局長開場用兩個平凡來反襯電影的不平凡,很有反差的效果,這種講話開場的方式,值得借鑑。

 

最後,做個預告,5月17日,《音樂家》將在全國各大影院上映,久久強烈推薦你去觀影!

https://hk.wxwenku.com/d/200536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