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人間世》後,我再不會同情吳夢

解螺旋2019-05-18 07:05:08


解螺旋公眾號·陪伴你科研的第1843天


我國器官移植的現狀,已經經不起絲毫的浪費。

內容:希**王

整理:葉子


五一小長假期間,為了避開外面洶湧的人流,選擇在家補之前一直不敢看的《人間世2》。看完第二集《生日》與第三集《呼吸》之後,很難不聯想到前段時間去世的世界首例肺移植產婦吳夢。雖然之前對她深感同情,但看了這些後,我改變了自己的看法。


吳夢是是肺動脈高壓患者,在藥物的維持下,她可以正常生活,但唯獨不能懷孕。可吳夢不聽醫生勸阻勉強生子,進行了肺移植。事後更是不遵醫囑,拒絕用藥抗感染,從而浪費了一個寶貴的肺源。而這個肺源,原本可以用來救助一位塵肺病患者!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人間世1》的《團圓》,説的就是器官移植。當時看的時候,就覺得我國器官移植的現狀非常殘酷,幾乎每天都有等不到移植器官的病人死去。且不説吳夢的肺源是不是靠插隊拿到的,僅從移植後不聽醫囑,不珍惜的角度來説,她就對不起在後面等肺救命的病人。


因為在中國,等待合適的器官進行移植,實在是太艱難了。


一直以來,中國都是世界上器官捐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其公民身後器官捐獻率僅約0 .6/100萬人口,與全球器官捐獻率最高的西班牙相比,是其千分之一。之前器官移植問題沒有受到關注是因為,雖然器官供體的緊缺,但死囚器官允許被用於器官移植,甚至是主要來源。衞生部前副部長黃潔夫曾在Liver Transplantation所發表論文中提到,中國90%的移植器官取自死囚犯。


我國政府在1984年頒佈實施的《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中國對無人收殮或家屬拒絕收殮的死刑罪犯自願將屍體交醫療衞生單位利用;經家屬同意捐獻的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可供給醫療衞生單位使用。


但凡是有利有弊,緩解器官缺口的代價就是國際器官移植的一些組織對中國學者的“三不讓”:不讓中國科學家在國際器官移植組織擔任重要職務,不讓中國科學家在國際器官移植會議上做重要發言,不讓中國科學家在國際科學雜誌期刊上發表論文。導致我國研究者只能關起門來自己研究。


即使到2015年1月初,中國明令禁止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併成立了一個自願捐獻器官制度,但是國外仍然對該制度表示質疑,因為他們擔憂死囚犯在被囚禁的環境下很難保證是自願捐獻器官。


所以,浙江大學醫學院鄭樹森教授2016年在Liver International發表的文章,一年之後就因為移植的倫理問題被撤稿。甚至雜誌主編Mario Mondelli認為,今後應該禁止該文作者在Liver International發文,可見問題之嚴重。



禁止死刑犯的器官移植後,移植器官更加供不應求。當然從個人角度來説,我認為能讓生前罪大惡極的死刑犯捐出自己有用的器官,救人活命,清贖罪孽,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他人無償捐獻的器官成了唯一方式,可由於思想觀念等原因,我國的器官捐獻率長期是全球倒數。“留全屍”、“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觀念已經影響了千年,明清公公們在死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贖回自己被割掉的器官。因此,在我國器官捐獻的阻力巨大。


雖然經過不懈的積極宣傳,以及反迷信的輿論環境下,我國器官移植案例逐漸增加,去年已經到了世界第二。可問題是,器官的需求也在變大,兩者相比,缺口是不斷增大的。


這個問題短期的解決辦法還是增加器官捐獻的輿論宣傳,完善捐獻制度。讓人覺得,器官捐獻不僅是一種高尚的行為,也是一種開明的生命態度,這種行為彰顯了人性,讓人體的尊嚴獲得了更實際的意義。


可目前,人們對於器官捐獻是否能做到公平公正公開的憂慮,也成了中國器官捐獻事業發展瓶頸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所以為了引導更多公眾自願加入捐獻行列,除了要加大宣傳破除傳統觀念束縛外,也需要建立一個透明公正的器官分配移植體系。


但從長期來看,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要依靠科技進步,比如干細胞技術的發展,就使得人造器官成為可能。用自身幹細胞生成的器官,不僅能解決供需問題,甚至還能避免了免疫排斥。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本文由解螺旋學員希**王投稿,授權編輯葉子整理髮布。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解螺旋立場。

END


相關文章


深度 | 反疫苗風潮再起,誰在推波助瀾?

深度 | NSR上的這項研究,被西方科學家認為“嚴重違反動物倫理”!

深度 | 從“天使”到“首惡”,醫生的墮落之路?



解螺旋榮耀終身會員請聯繫會員助理領取半價報名渠道

點下“在看”,多根頭髮

https://hk.wxwenku.com/d/200526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