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賈克斯的青訓故事:一飛沖天或是痛苦悲劇,永遠是這裏閃亮的星

騰訊體育2019-05-18 06:44:36

天上到地獄的轉變!阿賈克斯球迷喊終場倒計時被絕殺

對於阿賈克斯18-19賽季的歐冠征途而言,“奇蹟”一直是伴隨晉級過程的甜蜜詞語,直到半決賽第二回合補時的最後一秒。小盧卡斯的進球同樣是奇蹟,但之於一度保持着三個進球領先優勢的阿賈克斯,這個奇蹟飽含酸澀和無奈。

阿賈克斯在通往歐冠決賽前的最後一刻倒下了

也許一個濃墨重彩的悲劇結尾,正適合給充滿戲劇性衝突的紅白軍團本賽季九個月的歐冠之旅畫上句號。

提到阿賈克斯,“老牌強隊”、“造星工廠”是繞不開的標籤。33座聯賽冠軍,4次歐冠冠軍,以青訓為立身之本的紅白軍團曾在歐洲足壇颳起一次又一次的青春風暴。但阿賈克斯斬獲歐冠冠軍的輝煌戰績需要追溯到二十多年以前,甚至上一次獲得國內聯賽冠軍也已是13-14賽季的歷史。若不是本賽季在淘汰賽征途中一路斬殺皇馬與尤文兩大歐冠奪冠熱門,阿賈克斯或許無法收穫如此大的關注。


19歲的賈府隊長 稚嫩的臉龐與超越年齡的精神力量

但阿賈克斯重回歐洲足壇主流視野的號角,早在兩年前就已打響。2017年,阿賈克斯一路打進歐聯杯決賽,雖然最終遺憾敗給曼聯,但平均年齡僅為22歲282天的決賽首發陣容,已經創下了歐戰決賽的歷史記錄;時年17歲的德里赫特,更成為了歐戰決賽歷史上最年輕的首發球員。

德里赫特,19歲的他已經有了超越年齡的成熟與穩重

馬泰斯-德里赫特,這個在近兩個賽季的豪門轉會流言裏不斷被提及的名字,或許正是阿賈克斯青訓營的一張招牌。十歲來到阿賈克斯青訓營的馬泰斯,打破了無數“最年輕”的紀錄——最年輕的阿賈克斯隊長、荷蘭國家隊最年輕首發(自1945年塵封至今)、歐戰決賽最年輕球員、歐冠淘汰賽最年輕隊長......光看場上發揮,很難相信這位性格冷靜、球風沉穩的中後衞甚至還未滿二十歲。

但如果拿着這份沉甸甸的成績單詢問阿賈克斯資深球迷,他們甚至不會為德里赫特打破的紀錄感到過分驚訝。尚在青訓梯隊時,他的天賦與精神屬性就已展露無遺。十五歲便跳級進入U19,十六歲率隊獲得U19梯隊聯賽冠軍並打入青年歐冠八強,作為2016年阿賈克斯青訓營最佳新秀,他的成長每一步都踏實且堅定。

德里赫特的沉靜不只體現在場上,場下的他同樣是可靠稱職的隊長。在令人心碎的半決賽失利後大多數球員徑直回到更衣室,而他在接受場邊記者採訪時,依然冷靜地表達了對球迷的感謝以及對週末聯賽的展望。他來到賽後混採區時甚至還沒有換下球衣,面對殘酷的失利,他體現出的擔當或許正是這些年來支撐他不斷打破紀錄的精神力量之一。


34分鐘的進球 和那個從不曾忘記的34號隊友

如果説德里赫特是青訓營走出的後衞線驕傲,那麼同樣為阿賈克斯晉級歐冠半決賽立下功勞的多尼-範德貝克則是阿賈克斯青訓系統培養出的優秀中前場球員。四分之一決賽中,面對依靠C羅進球取得領先優勢的尤文,是範德貝克在六分鐘後的扳平鼓舞了全隊士氣;與熱刺第一回合的客場中,也是範德貝克打入了全場唯一進球。

1997年出生的範德貝克是2015年的青訓營最佳新秀(早於德里赫特一年)。相比德里赫特火箭般的躥升,多尼的成長則不斷經歷着打磨。本賽季的上半階段,他也曾與主教練產生摩擦被摁在替補,甚至傳出冬季轉會的傳聞。長期無法首發的多尼,也會在抓住機會替補出場並打入進球后擺出抱着手臂的驕傲慶祝姿勢以示反擊。

直到球隊進入多線作戰,樂於跑動、樂於為隊友創造機會的範德貝克逐漸找回了教練的信任,回到了穩定的首發陣容當中。而今在阿賈克斯的中場位置上,除了已經以8600萬身價加盟巴薩的弗蘭基-德容,範德貝克是最炙手可熱的豪門關注球員。

範德貝克同樣引發了多家豪門追逐

回顧範德貝克在青訓營的成長,或許有另一個與範德貝克經常同時提起的名字更為人熟知,即使被熟知的原因令人心碎——阿卜杜勒哈克-努裏,或者更親暱的小名“Appie”努裏。

2017年7月8日,努裏在一場友誼賽上突發心律失常造成昏厥,導致永久性腦損傷,至今仍未甦醒。

在此之前,努裏、範德貝克和瓦茨拉夫-切爾尼三位球員,曾經是當屆青訓梯隊最出眾的天才。他們一同奪得梯隊聯賽冠軍,在同天與阿賈克斯簽下五年長約,在15-16賽季先後完成一隊首秀。場上配合默契,場下情誼深厚,許多人相信他們將會成長為阿賈克斯未來數年內的中流砥柱,直到命運向他們殘酷地扣動扳機。2017年7月,努裏發生意外;而同年10月,切爾尼遭遇十字韌帶撕裂,傷後前景渺茫。

圖左至右:切爾尼,努裏,範德貝克

與範德貝克同為中場球員的努裏曾經身披34號球衣,而範德貝克在客戰尤文打入的扳平球也恰好發生在第34分鐘。賽後採訪中他説:“我進球后看到記分牌上的34分鐘就知道這不是巧合,這個進球有特殊的意義,我永遠不會忘記。”

其實就在對陣熱刺的歐冠半決賽第二回合的前三天,阿賈克斯剛剛以4:0的比分打敗威廉二世,奪得了本屆荷蘭杯冠軍。對於隊內的許多年輕球員來説,這個盃賽冠軍是他們阿賈克斯職業生涯的首個冠軍頭銜。而三年前,同樣是荷蘭杯,對手同樣是威廉二世,弗蘭基-德容、德里赫特和努裏,同時在那場比賽中完成了他們的一隊首秀,兩位青訓球員德里赫特與努裏更是分別在第25和第89分鐘打入了首秀進球。

三年後的決賽兩隊再度重逢,彼時德里赫特已擔起隊長袖標,弗蘭基-德容已擁有八千萬身價,而努裏,也以另一種方式被所有人銘記——決賽進行到34分鐘時,整個球場起立鼓掌,球迷高喊着努裏的名字。賽後採訪中,記者問起了德容是否在這場比賽中想到了努裏,他説:“我們太經常想到他,從來沒有一刻忘記過他。”

2016年9月21日荷蘭杯第一輪阿賈克斯對陣威廉二世賽後,從左至右分別為:範德貝克、切爾尼、努裏、德里赫特、德容

這些大概就是青訓的縮影——有一飛沖天的非凡童話,有勤懇努力的勵志故事,有殘酷震驚的痛苦悲劇。但對於足球夢想的追逐依然驅使着一代一代少年從各地湧向阿姆斯特丹,佼佼者從“De toekomst”(荷蘭語:未來)青訓基地踏入一隊,然後被更大的舞台吸引。


回家的孩子沒有被遺忘 這裏曾留下最美好的時光

事實上,與熱刺的半決賽也正是因為熱刺陣中的前青訓球員們而顯得更有話題。首發陣容中的揚-費爾通亨,託比-阿爾德韋雷爾德和克里斯蒂安-埃裏克森都是阿賈克斯青訓營培養出的優秀畢業生。賽前廣播首發時,客隊球員自然要接受主場球迷的噓聲,但唸到這三位阿賈克斯的“自家孩子”名字時,掌聲、喝彩與專屬他們的chant宣告了球迷們“歡迎回家”的祝福。

阿爾德韋雷爾德在賽後接受採訪

賽後在混合採訪區,託比幾乎停下來接受了所有荷蘭媒體的採訪,他也不斷強調着自己在阿賈克斯的時光對自己的成長的重要性:“我在這裏贏得了三次荷甲冠軍......比賽雖然瘋狂,但我不想為此激動,以這樣的方式淘汰阿賈克斯太痛苦,我也心情複雜。”埃裏克森也回答:“阿賈克斯在兩回合的表現比熱刺更好,阿賈克斯或許更值得進入決賽。”

埃裏克森的心中五味雜陳

雖然費爾通亨因傷沒有出現在混採區,這位曾經的隊長也在社交媒體上表示了對阿賈克斯的懷念。配圖中的德里赫特,也許還肩負着前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期許。

熱刺的阿賈克斯青訓三人組中,費爾通亨在青訓營的時間最長,也最為跌宕。他曾有過因為身型過瘦被戲稱為“麻桿”的過去,有過表現低迷被租借至小球會的掙扎,有過在奪冠慶典上高唱侮辱死敵的“蟑螂之歌”而被足協罰款的趣聞。他最經典的超人慶祝姿勢,還帶着阿姆斯特丹口音的荷蘭語,甚至並沒有轉售的阿姆斯特丹住所,都是他身上阿賈克斯血統的體現。而阿賈克斯球迷也從未遺忘過這些離家的孩子,在歐冠半決賽首回合,費爾通亨受傷下場,客場區的阿賈克斯球迷們依舊為他唱起了他的chant,鼓勵着哪怕已經作為對手的他。

這是屬於阿賈克斯的傳承

2019年5月8日晚,隨着終場哨吹響,阿賈克斯總比分3:3熱刺,因客場進球少遺憾止步決賽的門檻前。這場長達九個月的征途,287天,35個進球。這支可能是近二十年來最好的一支阿賈克斯,小組賽安聯逼平拜仁,在伯納烏4:1血洗皇馬,在都靈驚人逆轉,即使倒在最後十秒,我們也永遠相信這不會讓紅白軍團停下重回歐洲巔峯的腳步。因為結局必然美好,如果它還不美好,那它一定不是結局。


星星的光芒不會説謊

Ed Sheeran在他為取景於阿姆斯特丹的電影《星運裏的錯》獻唱的主題曲《All of the stars》裏有一句歌詞唱到:“So can you see the stars over Amsterdam? You're the song my heart is beating to.” (你能否看見閃耀在阿姆斯特丹上空的星星?你是我心跳共振的那首歌曲。)那些曾經在青訓營閃耀過或正在閃耀着的星星們,不管如今你身在何處,不管是否繼續着綠茵場上的事業,更不管現在的你能否抬頭看見同一片天空,這裏的球迷依然會為你歌唱。

星星的光芒從不會説謊。

掃描下方二維碼,瞭解更多體育資訊

https://hk.wxwenku.com/d/200526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