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系IP寶可夢的好萊塢漂流記 | 對話《大偵探皮卡丘》導演Rob Letterman

三聲2019-05-17 23:46:09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導演Rob用好萊塢話語重構了來自日本的皮卡丘IP,落點從寶可夢對戰轉化為角色間的“連接”,故事也被賦予了更普世的情感共鳴。


作者 | 查沁君

編輯 | 張友發


“你接近這樣的IP寶藏,對之前的關於它的一切保持敬意,並希望引入新的東西。”

 

2016年歲末的一天,導演Rob Letterman在家裏接到傳奇影業工作人員的電話,對方詢問他是否有興趣指導一部寶可夢(Pokémon)的真人電影。

 

“我的孩子在一旁激動地尖叫起來,因為他很喜歡寶可夢,看寶可夢的動畫片,玩寶可夢的遊戲,房間裏一堆寶可夢玩具。”Rob和《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聊到自己介入電影《大偵探皮卡丘》的重要動因——寶可夢在西方世界的巨大影響力。

 

在Rob正式參與前,傳奇影業已和精靈寶可夢公司(The Pokémon Company)就真人電影版權進行了長期談判。誕生於1996年的日本寶可夢最初以遊戲形式興起,在母公司的開發運營下,已衍生出上百款遊戲、18部劇場版動畫、幾種桌遊和周邊商品。但真人電影一直是IP衍生缺失的一環。



2016年7月20日,兩家公司簽訂合作協議,決定以電視遊戲“偵探皮卡丘”為基礎,共同製作這個IP的第一部真人版電影。

 

這部作品也是好萊塢對日本二次元IP真人改編的新實驗。從早年的《七龍珠》、《攻殼機動隊》,到最近被買下版權的《你的名字。》,好萊塢保持着對日系IP真人化的熱情,但也面臨西方視角與日式內容的矛盾,此前的幾部作品口碑和票房因此都較為一般。

 

Rob執導的這部寶可夢電影似乎在突破此前的怪圈。《大偵探皮卡丘》電影5月10在中國上映,上映首日即斬獲近7500萬票房,預測票房6億,截止到5月11日,豆瓣評分在7分上下浮動。 


這得益於Rob在製作過程中對重構IP的探索:“寶可夢的動畫和視頻遊戲提供了豐富的寶藏,我們都知道並喜歡它們,但如果我們是要製作一部新的寶可夢電影,我們需要給這個電影自己的定位和存在的特殊理由。”


在初期,令Rob頭疼的是,如何將故事薄弱的遊戲改編成具有豐富人物形象和強烈戲劇衝突的電影。

 

更有好萊塢風格的人物故事背景被呈現在電影中。寶可夢動漫以努力成為寶可夢格鬥大師的“小智”為主角,新的故事裏,主人公蒂姆因為童年的慘痛經歷——失去母親、父親離去,變得憤世嫉俗,渴望又畏懼親密關係。

 

皮卡丘的角色功能也因此改變。機緣巧合下,蒂姆和父親的寶可夢皮卡丘展開了偵探破案的‘旅行’,這段旅程中皮卡丘喧鬧而健談,並且彌補了蒂姆缺失的情感,為他提供了讓生活重回正軌的機會。

 

這體現出Rob重構文本的方式,父子關係和夥伴友誼,取代寶可夢的戰鬥成為電影着重突出的主題,這個日系IP獲得了更加普世意義上的情感共鳴。

 

Rob強調一種“連結”的概念。這種“連結”不僅體現在人類和寶可夢,也存在人與人的社羣關係中。“小時候收集卡片的孩子長大了,開始理解了他們與他們的寶可夢之間獨特關係和聯繫,這是一個很大的主題,也暗含了這個IP的本質。”


導演Rob Letterman,此前曾經導演《鯊魚黑幫》、《大戰外星人》等動畫電影。


“進化”是這種“連接”的方向。“進化”原本是遊戲中的核心概念,強調寶可夢不斷進化的形象和持續更新的技能,在Rob的重新詮釋下,電影中進化的意義從戰鬥轉為成長,“寶可夢通過與人類建立聯繫,進化出人性最好的一面,人類搭檔和寶可夢可以一起演變成更好的自我版本。”

 

為了將原本遊戲化的行為邏輯落地到美式的現實世界。“真實”成為Rob對這部真人+CG電影在製作上的整體要求。真實感體現在故事發生的城市中,這座城市混合了倫敦、紐約和東京的特點,Rob大部分時間在倫敦進行實景拍攝。

 

真實感也體現在寶可夢的CG製作,影片中數十隻不同寶可夢的視覺效果,由Moving Picture Company和Framestore共同製作。

 

每一個寶可夢的靈感,都來源於現實世界的動物,比如老鼠、烏龜、猴子:“毛茸茸的皮卡丘和可達鴨看起來更像是我們窗外隨時可能找到的生物。我們將所有這些碎片組合在一起,形成寶可夢的樣子。”

 

此外,35mm的膠片質感和實景拍攝,也使這一切更為真實可感。“你能看到一個逼真的三維寶可夢是怎樣的。”

 

完成這些工作後,Rob將《大偵探皮卡丘》的誕生視為跨越不同國家和文化的魔法,“運用對的方式,製作出讓全球觀眾都覺得可愛與有趣的電影,這是於我而言的意義。”

 

以下是《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與導演Rob Letterman的部分對話:

 

《三聲》:《大偵探皮卡丘》改編自任天堂3DS同名遊戲,面對故事性較弱的遊戲母體,電影做了哪些拓展?

 

Rob Letterman:角色設定上,遊戲和電影具有許多共同特徵,但又細微差別:兩者都發生在Ryme City,主角都是叫蒂姆古德曼的男孩,失去了父親,並且能聽懂皮卡丘的語言。他們都有一名女性夥伴,身份是記者。電影中女記者有一隻可達鴨,而遊戲中沒有。

 

重要的改變發生在人物關係和情感的拓展中。遊戲中更多是寶可夢的對戰與升級,電影中,我們希望以人類和寶可夢間的情感關係為核心。寶可夢通過與人類建立聯繫,進化出人性最好的一面,人類搭檔和寶可夢可以一起演變成更好的自我版本。

 

《三聲》:很多遊戲改編電影都失敗了,不論在中國還是好萊塢,您覺得遊戲改編的難點在哪?

 

Rob Letterman:具體原因我不清楚,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所有根據書籍或者遊戲改編的電影,角色和故事始終是最核心的,需要和觀眾達成情感共鳴。相比書籍改編,遊戲改編有時會更難,因為它的故事性更弱,因此我們需要創造出一個具有吸引力的故事。

 

《三聲》:《大偵探皮卡丘》在故事吸引力做了哪些努力?

 

Rob Letterman:我對所有人性化的故事以及其中的真實情感都很喜歡,角色能夠讓你產生喜怒哀樂,這是很重要的。

 

在這個故事裏,主人公蒂姆因為童年的慘痛經歷——失去母親、父親離去,所以變得憤世嫉俗且冷漠,他對親密關係是渴望但又畏懼的。

 

機緣巧合下,他和父親的寶可夢展開了一段偵探破案的“旅行”,這為他提供了第二次機會,讓生活重回正軌。某種意義上,喧鬧而健談的皮卡丘的出現,彌補了蒂姆缺失的一部分情感。

 

《三聲》:如何在改編寶可夢IP時努力讓全球觀眾所接受和喜愛?

 

Rob Letterman:它温馨的故事和有趣的人物,讓全球的觀眾都易於接受。無論不管他們是否知道寶可夢的進化過程,這些寶可夢本身的可愛形象就很討人喜歡。

 

此外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城市與環境就運用了全球化元素。萊姆市是一個現代化的大都市,既有熟悉的地標,也有未知的、國際化的元素,要適合每個人。最終我們以倫敦為基礎,建立了一個紐約,東京和倫敦相結合的地方,讓它看起來像一個真實的世界。

 

《三聲》:電影中大部分故事都發生在萊姆市,您是如何理解人類、城市和Pokemon之間的關係?

 

Rob Letterman:這個城市代表着一塊全新的地域,人類和寶可夢夥伴在共同尋找和維護一種名為“co-exsist”(共生)的新型關係。這與過去的情況略有不同,你可能會看到一隻寶可夢在背景中和一個建築工人一起工作。這些寶可夢以不同的方式融入新世界,這是一種更為自然的方式。

 

這個特殊世界的主要原則之一,就是寶可夢通過與人類的建立的聯繫,進化出人性最好的一面,人類搭檔和寶可夢可以一起演變成更好的自我版本,這是故事的動力來源。

 

《三聲》:還原這個真實世界的拍攝過程遇到哪些困難?如何解決?

 

Rob Letterman:困難幾乎每天都在發生,電影是在倫敦拍攝的,尤其是在上下班的高峯時刻,我們在人流如織的城市中用最傳統的方式拍攝,和時間做鬥爭。

 

拍攝期間,我們還遇到幾場暴風雪,我滑了一跤,設備也摔了。後期還遭遇了洪水,工作人員在及腰的水中拍攝,温度極低,我們都要凍僵了。為此,團隊建立了一條緊急疏散通道,以防隨時被洪水沖走。

 

《三聲》:生物特效至今仍是特別難的一塊技術,如何儘可能呈現出一個真實,逼真的3D pokemon?

 

Rob Letterman:這部電影的視覺效果由Moving Picture Company和Framestore共同提供。我們一共製作了數十隻寶可夢,一些是主要角色,另一些則在背景出現。

 

這些寶可夢的形象都能在生活中的動物身上找到靈感,比如團隊會根據老鼠、烏龜、猴子的生物特性進行挖掘和提煉,我們會為動畫師拍攝一條參考視頻,為後期製作出更為逼真的形象做準備。

 

《三聲》:通過這些努力,你渴望傳達的核心觀念是什麼?

 

Rob Letterman:我希望傳遞出的是一種“連結”的概念,這種“連結”體現在人類和寶可夢之間,是一種尋找夥伴、建立友誼的過程。如果把對的東西放在一起,製作出讓全世界觀眾都覺得有趣又可愛的電影,是一種魔法。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051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