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出精力和資源後,愛奇藝打算怎麼做院線電影

三聲2019-05-17 23:46:07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Netflix作為新媒體公司,它一直跟傳統的院線之間是有一定的矛盾的,強調的是線上的發行,即便有時候做小規模的點映,有的是為了宣傳,有的是為了獲獎。但從一開始,愛奇藝原創電影的定位就是院線電影,我們強調的是院線發行。”


作者 | 申學舟


“我們終於騰出精力和資源,找一下院線電影的機會。”5月10日,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對包括《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在內的媒體表示。

 

他指出,在綜藝、劇集、動漫和電影四大原創內容中,愛奇藝已經在前三個領域做出了成績,而電影方面通過網絡電影的佈局也已經解決了中部和尾部內容的問題。接下來,愛奇藝會投入更多精力在頭部電影,即院線電影上。“頭部國產電影是視頻平台拉新的主力之一。”

 

同日,愛奇藝影業總裁亞寧在愛奇藝世界·大會電影論壇上公佈了「愛奇藝原創電影計劃」:以愛奇藝獨家投資、聯合制作、院線發行的合作方式與製片方、院線/影院展開合作。其中,愛奇藝影業負責影片的立項、投資、宣發,參與創作和製片管理;製作公司和獨立創作人則負責創意開發、影片製作環節。

 

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

 

通過原創電影計劃,愛奇藝試圖以合作而非對抗的方式進入傳統電影行業。

 

一直以來,不少投資人將愛奇藝對標成中國的Netflix。後者作為流媒體進軍傳統電影行業的代表,遭到多方阻力。比如,Netflix此前參與出品的《羅馬》就由於遭到法國院線的壓力,無緣戛納。其原因在於,Netflix堅持讓其出品的電影在影院和線上同步、或只是稍晚上映,這觸及了傳統電影行業的利益。

 

亞寧強調了愛奇藝原創電影計劃與Netflix的不同之處:“Netflix作為新媒體公司,它一直跟傳統的院線之間是有一定的矛盾的,強調的是線上的發行,即便有時候做小規模的點映,有的是為了宣傳,有的是為了獲獎。但從一開始,愛奇藝原創電影的定位就是院線電影,我們強調的是院線發行。”

 

這種不同具體體現在製片和發行兩個層面。在製片端,愛奇藝採用獨家投資的方式對電影進行投資,投資規模在2000-5000萬元區間。其中,製作方的收入來自兩個方面,一是製作費的15%,二是中國大陸地區院線發行可分配票房收入的最高20%(即出品方收入的20%)。

 

近兩年,越來越多中小體量的電影開始在市場上獲得較好票房成績。2018年5月上映的《超時空同居》獲得近9億元的票房成績,同年11月上映的《無名之輩》票房近8億元,不久前上映的《老師·好》票房也達到3.5億元。

 

“所以我們對這類型的電影充滿信心。”但亞寧同時也表示,對於愛奇藝來説這是一個新的嘗試,因此在初期會有一個摸索階段,“如果這個嘗試成功的話,5000萬元的投資上限也會有進一步提高的可能。”

 

愛奇藝影業總裁亞寧

 

目前,該計劃發佈了包括《追錢逗愛熊仁鎮》《蘿莉大叔》《非常死刑犯》《發熱的春天》《一號坦克》《分手合約2》在內的六個項目,涵蓋喜劇、愛情、犯罪、災難、戰爭、劇情等類型。在收入模型上,除了院線票房,網絡收入也將被納入,成為重要組成部分。

 

收入模型的不同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創作層面的差別。“現在絕大部分電影追求的是院線收入最大化,但我們的項目追求的是網絡收入加院線收入的最大化,這兩個不同的目標會使得在創作的類型、題材上有一些差別。”龔宇指出,愛奇藝原創電影計劃的重點會放在好演員、好故事的項目上,暫時不考慮大體量、強工業化的視效大片。

 

以2017年王晶、鍾少雄執導的電影《降魔傳》為例,其在院線的票房成績為9176.2萬元,在當年的票房排行上處在第97位的成績,但其在愛奇藝線上播放排行榜上卻擠進了前50名。“説明這個片子很適合網絡,網絡的觀眾更願意看。這種類型可能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愛奇藝會員及海外業務羣總裁楊向華表示。

 

愛奇藝會員及海外業務羣總裁楊向華

 

在發行端,愛奇藝則會進一步向影院讓利:一方面愛奇藝將與院線/影院的分賬比例由傳統的52%左右提升到60%,另一方面將最低結算票價由通常的35元左右降低至20元左右。

 

“目前院線電影的出品方、投資方主要收入來自於電影院,而且電影院在電影產業中的價值會長期存在。”龔宇表示,與Netflix在電影上的做法不同,愛奇藝並不會試圖取消院線放映與網絡放映的窗口期,反而會在院線放映期間在平台上給到更多的宣傳資源。

 

這種方式在行業層面能夠使愛奇藝更順暢地進入傳統電影產業,在商業層面也有着自己的變現出口。一方面,以獨家投資代替版權採購,能夠豐富平台自身的內容庫;另一方面,雖然院線票房作為讓利成本出讓給了製作方和影院,但愛奇藝依舊可以從線上和海外獲得收益。

 

一種觀點認為,院線電影在網絡上是純粹的邊際收益,但楊向華對此持否定的看法:“因為產業不成熟、其它貨幣化手段的不成熟,使得現在中國電影的回收主要依賴電影院,但這不代表一個成熟的市場就應該這樣。五年前網絡版權收入基本上是零,但是現在(一個項目)已經接近20%的收入來自於互聯網版權,我相信這個比例會越來越高。”

 

“愛奇藝有九種貨幣化方式,我們的產品可以很多,包括遊戲、授權等。有些(項目)可能並不能實現短期變現,但對於平台來説,我們可以讓它在IP庫裏去沉澱價值,慢慢再來做商業化。”亞寧解釋説。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0519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