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南京一女子街頭被斧頭砍死,滿地是血!疑似情殺

江蘇新聞廣播2017-06-06 21:28:53

本文字數:4895|預計8分鐘讀完

社交之外,探探早已成為網絡詐騙温牀,且騙術種類繁多,與時俱進。


來源丨全天候科技(iawtmt)

作者丨楊泳潔 編輯丨羅麗娟



4月28日,主打陌生人社交的探探App在安卓市場被下架,5月1日,又在蘋果應用商店被下架,有消息稱此次下架或與傳播淫穢色情有關。

 

對此,探探官方迴應稱,已經從應用商店獲悉,探探App因為違規被從應用商店下架整改,“我們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全面自查自糾,深入開展整改,自覺維護健康綠色的互聯網生態”。

 

 

早在探探下架之前,36氪已從接近探探的人士獲悉,探探在4月16日國家網信辦啟動的小眾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整治中榜上有名。此次整治行動首批清理關停了“比鄰”“聊聊”“密語”等9款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的App。

 

據比達諮詢監測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在婚戀交友類App月活躍用户數排名中,探探的MAU(月活用户)達2266.2萬人,排名第一,遠超以409.4萬人排名第二的世紀佳緣。在此之前,2017年11月,探探創始人兼CEO王宇曾對外公佈,探探當時擁有1.1億註冊用户,7200萬用户通過審核,MAU達2000萬,DAU(日活用户)700萬。

 

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實現快速增長的同時,探探流量背後所吸引而來的用户羣,似乎已經偏離了它的既定軌道。荷爾蒙經濟帶來的甜頭,開始暴露其醜惡的一面。

 

“戀愛”騙局


家住成都的鹿鳴擁有一家自己的文化傳媒公司,繁忙的工作為她帶來不菲的收入,也使她無暇顧及自己的感情問題。去年在朋友推薦下,鹿鳴也試着下載了探探。

 

開始使用時,鹿鳴也遇到了一些直接表達“居心不良”訴求的男生,對此,她一般都置之不理或直接拉黑。直到2019年1月,鹿鳴在探探上遇到了從事金融行業的陳志彬。

 

與之前上來就急吼吼表達目的的用户不同,鹿鳴覺得陳志彬温文爾雅,注重家庭,而且事業有成。在日常交流中,陳志彬會經常給鹿鳴發定位,分享日常行程,位置都顯示在國內。

 

 

圖片來源:線人提供

 

有一天,陳志彬向她推薦了一款叫飛躍娛樂的彩票網站,她當下就予以拒絕,並沒有過多在意。此後,陳志彬依然堅持每日噓寒問暖,春節時還特意向鹿鳴講述了他之前的愛情故事:前女友因車禍意外離世後他曾三年未發朋友圈,甚至為此抑鬱。已經墜入愛河的鹿鳴,認為陳志彬“情深義重”,雙方感情迅速升温,陳志彬也答應等自己公司穩定後就來成都陪鹿鳴,兩人一起生活。

 

就在即將確定關係之時,陳志彬再次提起購買飛躍娛樂的彩票,這一次鹿鳴沒有拒絕,開始了小筆嘗試。鹿鳴每次投入,陳志彬都以10倍的金額跟投,並告訴鹿鳴一定要按照他的規劃走,否則萬一賠了他會心疼。陳志彬甚至主動提醒鹿鳴,投資首先考慮的不應該是收益,而是如何把風險降到最低,不能有“賭”的心態,每天能有10%-15%的收益即可。

 

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陳志彬一邊“帶着”鹿鳴投資,一邊堅持每日問候聯繫,還在情人節給她錄製了專門的視頻,甚至發來一張馬賽克之後的身份證照片。

 

鹿鳴投入的金額已經到了20多萬元,陳志彬依然鼓勵她把格局放得更大,暗示其可以借錢投注。到了2月底,鹿鳴提出自己實力有限,資金不會再增加。當晚,她迎來了大敗局——賬户上的金額從幾十萬變為了幾千元。

 

鹿鳴決定到天津陳志彬公司探個究竟,她撲了個空。按照陳志彬此前提供的公司地址,鹿鳴發現,該公司並沒有人聽過“陳志彬”。鹿鳴在查詢工商信息後發現,該公司負責人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福建人,和陳志彬對不上號。騙局逐漸揭開,在鹿鳴提出質疑並要見面後,陳志彬失聯了。

 

就在此時,鹿鳴發現自己的閨蜜張伊寧戀愛了,戀人顧海濤同樣來自探探。對方的身份是在菲律賓做生意的成都人,巧合的是,這位顧海濤的前女友也是三年前死於一場車禍,也向張伊寧推薦了同款博彩軟件。

 

鹿鳴這才發現她和閨蜜已經遇到了一個有組織有規模的詐騙團伙,其借用婚戀交友平台以感情為媒介,博取信任進行詐騙。鹿鳴找到了七八位同樣陷入騙局的受害人,並選擇了報警。警方分析,她們都是遭遇了東南亞的“殺豬盤”,該團伙大概率集中在菲律賓。

 

但“陳志彬”為什麼可以時而定位在北京,時而天津,又或者深圳呢?鹿鳴研究後發現,探探的VIP會員可以修改自己的地理定位,也就是説,“陳志彬們”可以出現在任何想出現的城市,系統也會為其推薦定位地址的同城或近距離異性。

 

這樣的網絡詐騙盯上的不只是女性,身為男性的羅順利也深陷其中。

 

去年年底,羅順利在探探上遇到的“愛人”是位投資高手,在羅順利墮入愛河後帶領他進入了一個股票羣,每天有老師在羣內上課、薦股,而羣內的其他人看起來確實獲利頗豐,日日曬收益,在觀察一段時間後,自認為謹慎的羅順利也開始放下防禦心理,通過羣內推薦的網站投資了幾萬元。讓他真正放鬆警惕的是手上買入的股票全部保持了良好的漲勢,逐利心理讓他一路加投至50餘萬元。但在這之後,他所持的股票開始卻遭遇連續跌停,僅剩的餘額也無法提現。

 

他在羣內質疑老師水平後,被直接踢出了羣。與此同時,帶他入門的“愛人”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向有多年投資經驗的朋友諮詢後,羅順利才發現自己遇上了股票羣的騙局。其一般“套路”是通過社交網站如探探等拉人進專門的股票羣,而羣內,除了一個受騙人外,其餘都是機器人或者“託”。所謂的收益也都是為了曬給受騙人看,在成功騙取錢財後,會將受騙人直接踢出羣。同時,羣中讓受騙人投資的網站與證券市場並無關聯,只是一個內盤交易的資金盤。

 

自媒體“滿身銅臭”曾專門在探探上進行過調研,其在購買探探季度會員一天後,一共匹配了246個人,其中添加微信30人,直播“託”15人、遊戲“託”5人、影視騙局2人、博彩引流2人、零食“託”1人;真人5人,有交友需求的僅為3人,其中還有2人分別是字節跳動產品經理和某出海公司的實習生均是在體驗社交類產品。“滿身銅臭”表示,這相當於在24小時內遇到了25個騙子,比例相當高。

 

而在這些非真人中,還未必都是人,有時候可能只是代碼。

 

鉛筆道曾披露,去年9月,在探探上有人使用自動化程序,利用男性的自尊心、虛榮心和色心,用些小圖片批量向認識不久的好友“騙取”紅包,非法所得十分驚人。

 

探探的商業變現掙扎

 

在下架風波之前,探探的發展可謂一帆風順。

 

2014年6月,仿照國外陌生人社交應用Tinder的探探上線,這款社交App會根據用户之間的共同興趣愛好、共同好友和曾經共同經過的地點等信息,篩選出相對匹配的人推送。用户左滑無感,右滑喜歡,簡單快捷。對於很多宅男宅女、不善言辭的人來説,探探無疑擊中了痛點,贏得了大量用户的喜愛。在上線8個月後,探探用户量突破100萬。

 

在資本市場上,探探表現出較強的吸金能力。截至去年2月,探探已經歷了4輪融資,總金額1.2億美金。

 

 

圖片來源:企查查

 

在探探之前,市場上各種陌生人社交產品對女性用户並不夠友好。探探制定了極為嚴苛的針對女性用户防騷擾的產品機制。2017年,探探聯合創始人潘瀅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為了讓女性用户能在聊天中不被騷擾,當男用户向對方發送‘約’等字樣的詞彙,並被女性用户舉報騷擾後,面臨的後果便是永久封號。”

 

由此,“探探的用户質量,尤其是女性用户質量高”逐漸成為了市場中的普遍認知。這對於以男性用户為主的陌陌來説,有極大的吸引力。

 

2018年2月,陌陌官方發佈公告稱,共斥資7.71億美元收購探探,在成功收購探探後,陌陌的MAU創下了歷史新高。陌陌發佈的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陌陌MAU為1.08億,同比增長18%,合計總付費用户數1160萬,同比增長64%,其中新加入的探探功不可沒,新增用户中直接貢獻了310萬付費用户。

 

雖然用户量規模可觀,但探探的商業化之路並不順暢。

 

被收購之前,探探的商業化手段只擁有付費會員一項,且用户的付費習慣尚未廣泛形成,距離盈利尚有距離。

 

這或與公司創始人對商業化的剋制有關,王宇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探探先做透,不要做寬。他認為,陌生人社交市場是一個日活3000萬-5000萬的盤子,真正做到把這個人羣吃透,再去做更廣泛的商業化也不晚。

 

陌陌對於陌生人社交商業化的嘗試,表現得更為積極。見智研究所資深分析師認為,陌陌已經走了泛娛樂的路線,變成了興趣平台,目前已上線了遊戲、直播、短視頻等產品線,原生社交的核心關注度在逐漸分散,尤其是直播,增長勢頭強勁,盈利也相當可觀。

 

陌陌2018年Q4財報顯示,在去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服務收入為4.3億美元,佔比77%,是其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在陌陌收購探探之後,探探的商業化進程也被提上了日程。

 

2018年2月,陌陌科技的聯合創始人、CEO、董事長唐巖在收購探探時曾説,“無論在用户規模還是收入方面,探探仍然藴藏着巨大的潛力有待釋放,我們的目標是未來兩到三年,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長引擎”。

 

“探探的商業化變現之路也是其他所有社交平台所面臨的。”見智研究所資深分析師認為:“無論哪家社交平台,單靠會員付費發展都很受限,大概率是要和陌陌一樣做泛娛樂,只是各家發展程度不同、規模存在差異,變現的步驟會有所不同。”

 

騙子為何愛“探探”


王濤是一家社交軟件的產品經理,曾專門調研過市場上幾款同類產品如探探、陌陌、積目、SOUL,在他看來,探探及其他類似產品會深得騙子喜愛、成為網絡詐騙温牀有多重原因。

 

圖片來源:探探官網

 

以探探為例,其主打陌生人社交,註冊時僅需要一個可以接收驗證碼的手機號,無需身份驗證。在汪濤看來,這就給身份造假留下了空間和便利;而現代人對於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是存在的,尤其是當下年輕人都成長於互聯網時代,對網絡交友接受度較高。而陌生人社交自帶好奇、曖昧、豔遇等屬性,加上互聯網的匿名和便捷,容易擴大規模並可能導向違法。

 

同時,探探對用户照片等不設有審核機制,但其選擇界面“左滑討厭,右劃喜歡“主要基於對方顏值。“很多人會選擇在淘寶等處購買顏值較高的模特或不知名演員圖片,以提高自己被喜歡的概率,騙子則百分百選擇假照片,提高詐騙成功率的同時還規避了法律責任。”


汪濤談到,由於使用探探一類的社交網站的用户交友或相親目的明確,對於騙子來説,更能準確投其所好,比如目前大齡男女眾多,騙子就會偽裝成適合結婚的高富帥或白富美形象與其談戀愛,一旦有了感情,人的警惕性也會降低,進而中招。

 

而探探的用户付費機制,也給予了付費會員更多特權,例如可查看更多用户信息,並可自行修改地理定位,無疑為騙子看到更多用户資料選擇合適對象搭訕並實施詐騙提供了便利。

 

圖片來源:滿身銅臭

 

去年2月份,唐巖曾對36氪表示,探探的會員費是很穩定的一塊業務。通過會員費來商業化,對用户體驗的損害其實是非常低的,特別是對於這種陌生人社交的產品而言,而且早做晚做關係不大。

 

但事實上,根據艾瑞數據,在探探被收購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曾經號稱女性用户佔比一半的探探女性用户只剩下不到35%,主流的用户年齡也沉澱到了31歲-35歲。

 

為了擴大用户量,探探甚至讀取用户通訊錄進行短信轟炸,因此大量未使用過探探的用户都收過“暗戀短信”:“XXX暗戀你了,快來探探看看吧。”

 

對此,宅男張天卓深有感觸。其最初就是收到了這類短信,才下載了探探,如今,他只能自我調侃:“長成這樣有沒有人暗戀自己心裏沒點數嗎?活該受騙。”

 

雖然社交平台上網絡詐騙不斷,但是鮮有被偵破案例。曾處理過類似案件的經偵周天表示,該類案件騙子騙錢輕鬆,但辦案過程很艱難,需要大量警力協助。他分析,由於騙子通常會在社交平台尋找用户,轉而進行微信或QQ長聊,而且通常打着戀愛的名義,多數被騙人並不設防。且在讓被騙人投資或轉賬時,又會讓對方進一個自己開發的軟件或網站,收款賬户也通常為個人賬户並頻繁更換,流程繁瑣,取證艱難。

 

“而且這些案件的罪犯還都是團伙作案,徹查很難,若藏匿在海外,還需涉及跨境執法。”周天表示,該類團伙作案的資金也很難追蹤,犯罪分子往往通過地下錢莊、企業支付寶等轉錢,對大資金還採取“狼羣戰術”,通過採集的大量身份證開設虛假賬户,而後資金大變小匯出,到國外後再彙集起來。

 

如今,鹿鳴曾經打款的賬户已經在3月20日被廣東警方凍結,目前警方已開始追查此案。

 

無論是成為網絡詐騙温牀,還是涉及傳播淫穢色情,探探離其初衷似乎已越來越遠。截至目前,探探何日再上架並無時間表,但可以確定的是,政府部門對於此類App的監管,無疑會越來越緊。已成就14億次陌生人之間浪漫配對的探探還能走多遠,有待時間證明。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鹿鳴、陳志彬、張天卓、顧海濤、沈菁、羅順利、王濤、周天均為化名)


更多閲讀:

6000人在三里屯排隊1小時抓娃娃,這家網紅店的生意咋做的?

一個檔口可賣800多單外賣,北大高材生怎麼做共享廚房的生意?

每天都會看到富豪老公出軌的新聞,她夜夜以淚洗面


https://hk.wxwenku.com/d/20051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