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匯丨跨境資金集中管理漸入佳境

中國外匯2019-05-14 05:07:28

作者丨榮蓉 王亞亞 本刊記者

來源丨《中國外匯》2019年第9期


 要點 

7號文的出台,為市場主體升級全球資金管理提供了新契機,並將引起銀行財資管理服務的新一輪角逐。

近日,《跨國公司跨境資金集中運營管理規定》(匯發〔2019〕7號文,下稱“7號文”))出台,引起了市場的廣泛關注。本刊就此對話部分外資行專業人士。他們一致認為,7號文的出台不僅及時迴應了市場需求,也承繼了以往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政策,並進行了進一步簡政放權,將給銀企的日常操作帶來更多的便利與實效。

採訪嘉賓

葉繼蔚  

渣打中國交易銀行部董事總經理

顧  瑋

摩根大通大中華區資金管理產品總監兼中國區資金管理部董事總經理

熊  毅

德意志銀行環球金融交易業務部董事兼大中華區現金管理產品主管


葉繼蔚                     顧瑋                          熊毅

《中國外匯》:2019年3月18日,市場期待已久的《跨國公司跨境資金集中運營管理辦法》正式對外公佈。各位如何看待新政對跨國公司在華開展跨境資金管理業務的意義?

葉繼蔚:7號文的出台,承繼了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政策。對於申請相關業務的客户來説,消除了不確定性。從政策本身來看,7號文在以往政策的基礎上實現了進一步開放,不僅擴大了企業的外債額度,而且在相關流程上做了進一步簡化。此外,7號文還明確了“國內資金主賬户可以是多幣種(含人民幣)賬户”,從而為客户選擇跨境多幣種資金管理解決方案提供了政策基礎。可以説,新政將給銀行、企業日常操作帶來更多的便利與實效。

顧瑋:7號文與此前的政策相比,有三點變化:一是簡化。不僅取消了國際主賬户,簡化了賬户結構,而且簡化了相關業務的外債登記等操作流程。二是對外債額度/境外放款額度實行集中、統一管理。與2015年〔匯發〕36號文相比,7號文的外債額度幾乎擴大了一倍,成員公司可通過跨境資金池的方式在集團範圍內共享外債額度。三是新政更趨靈活,為企業跨境資金管理提供了更多空間。

熊毅:此次出台的7號文,不僅是迴應市場需求的及時雨,也是之前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管理政策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升級版。首先,7號文簡化了外債和境外放款登記,企業可便捷實現跨境資金池調撥的自動化、參數化管理。其次,7號文取消了對企業合作銀行數量的限制,銀企雙向選擇機會更多。此外,7號文引入了近兩年新的試點政策,如自貿區之前試行的資本項下外匯收入結匯支付便利化以及人民銀行全口徑跨境融資政策。新政的引入非常及時,便利了企業業務的開展。


《中國外匯》:當前跨國公司主要關注跨境資金池哪些業務的開展?新政在迴應市場訴求、滿足實體經濟發展方面做了哪些相應改革?

顧瑋:根據我們的瞭解,跨國公司主要關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境內外資金池聯動以及跨境資金調度方面的政策便利;二是跨境資金“進來”和“出去”的額度;三是可以集中清算,即集中支付或者集中收款。這也是目前國際跨國公司比較通用的做法。7號文允許跨國公司將中國境內企業的清算納入其全球清算機制,這是很多跨國公司希望達成的一個理想的跨境資金管理局面。

葉繼蔚:在跨境資金流動方面,跨國公司非常關注能夠在全球範圍內或者是地區範圍內順暢地把在中國境內充裕的流動性釋放到海外去;反過來,如果國內缺少流動性,也可及時從境外調撥資金幫助中國區公司。首先,從額度的角度看,新政鼓勵資金流入。其次,跨國公司希望跨境資金調撥操作便利,而7號文則在這些方面做出了迴應。再者,跨國公司也非常關心本外幣一體化進程。當前人民幣跨境資金池與外幣資金池在政策層面仍有一定差別,對於那些既做出口又做採購的企業來説,他們的幣種會比較多元化,因而希望將來進一步統一兩個跨境資金池的政策,以便利企業的操作。此外,跨國公司在開展代收代付軋差業務時,按照税收方面的相關規定,需要花很多功夫跟地方税務局溝通,因此,跨國公司也希望不同監管部門的政策能更好地協同。

熊毅:跨國公司企業司庫最主要的一個目標,就是做到跨境資金的便利融通。中國區作為跨國公司全球資金管理中的重要一環,在集團整套資金管理體系中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有了7號文的政策安排,跨國公司可以在跨境境外放款、跨境外債管理額度之下,實現資金境內外的快速調劑。這是跨國公司資金管理必備的基礎設施安排。此外,也有很多跨國公司在境外設立了專業的清算機構,如in-house bank(內部企業銀行)或者netting center(軋差結算中心),7號文延續了之前36號文的相關做法,企業可以把境內資金以集中收付或者軋差結算的方式接入到集團海外資金支付清算機構,可在全球範圍內實現資金的統一管理。


《中國外匯》:7號文對於中資跨國公司而言,具有怎樣的意義?對於中資跨國公司來説,他們在跨境資金管理工作方面有哪些需要着力的地方?

熊毅:一直以來,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管理政策設計都以額度管理為主。7號文對額度進行了調整,並在資金流動用途,尤其是境外用途上給出了配套指導原則,為企業保留了一定的靈活性。對於“走出去”的中資企業,如要在海外設立成員公司,可通過跨境資金政策安排,向海外成員公司注入流動資金,幫助海外公司運營。7號文對此給予了極大的便利。當然,如果將外債資金轉入境內,仍要按照目前對外債的管理要求使用。

隨着“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很多大型國有中資企業需要在境外設立法人機構,運作當地業務,以形成規模化效應。對於這些企業,也可以利用7號文的政策紅利,搭建跨境資金池。

需要關注的是,當前還有一批新興、民營的互聯網創業公司,也希望把國內已有的成功模式能快速複製到境外。對他們來講,如何快速地輸出資金,以支持當地運營十分重要。但目前跨境資金池的申請門檻還比較高——本外幣跨境資金收付要一億美元,稍微小型的中企很難企及。因此,希望能進一步出台瘦身版、簡化版的跨境資金管理政策,讓更多有實際需求的中等規模的企業,也能享受到政策紅利。

葉繼蔚:不少大型中資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已經建立起完善的跨境資金管理體系,包括海外資金運營中心。但對於很多剛剛開始“走出去”的中資跨國企業而言,跨境資金管理是一項新的挑戰。這些企業完全可以借力7號文,通過強化國內資金管理中心的功能,做到國內外資金有序、高效的調撥與管理。7號文為企業跨境資金管理工作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很好的契機,但企業若要真正用好政策,搭建起一個流暢的跨境資金管理體系,其自身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尋找合適的銀行合作伙伴,建立完善的資金管理制度,做好境內外資金管理平台的職責定位、人員調配,乃至資金管理系統的提升工作等等。

顧瑋:7號文對中企的重大意義在於,明確了中企可以通過NRA離岸賬户,在中國內地對海外資金進行集中管理。這個賬户管理結構,契合了當前中企的實際需求:通過NRA離岸賬户,集團總部可全面掌控海外資金,高頻次地實施集中管理。


《中國外匯》:隨着7號文的落地實施,銀行現金管理業務在業務開展、產品設計、合規管理等方面是否也需要進行配套調整?

顧瑋:我們在技術上投入很大,會有一些新產品未來陸續上線,為客户提供支持。例如在多幣種跨境資金集中管理框架下,我們可以實現跨幣種掃劃。根據我們的瞭解,目前企業在中國境內的大部分資金以人民幣計,而海外資金是以美元計,在跨境掃劃時,企業可能希望將人民幣資金直接掃到美元賬户。對此,我們從技術上在中間設置了自動轉換,使企業不需要再多搭建一個美元賬户,就可實現跨幣種之間的自由掃劃(法規細化允許前提下)。比如在外債項下,針對7號文為支持便利化操作推出的在額度範圍內不用逐筆進行外債登記的新規,銀行可在“展業三原則”的基礎上搭建一個自動化結構,基於日常人民幣開支,在外債項下進行自動掃劃,像企業對內支付工資,如果人民幣資金不足,就可通過美元外債來支持其人民幣支出。

葉繼蔚:我們的現金管理團隊和客户經理團隊對7號文進行了詳細的政策解讀和分析,並密切與各級外管部門進行了有效溝通。根據一些政策給與的便利性,我們會對現有產品進行更新。同時充分利用跨境多幣種資金集中管理的政策基礎,結合我們現有中資與外資客户羣的不同應用場景,我們會在近期有推出一些合適的項目。

熊毅:我們團隊在第一時間就把對該項政策的解讀發給了全球各地資金管理的同事,他們也會去跟他們所服務的客户進行溝通與解讀。目前,我們正配合老客户做一些相應的賬户架構調整,重新梳理業務流程,以確保合規;同時,我們也在積極地幫助新客户去申請跨境資金池或跨境集中收付的業務資質。已經有很多客户表達了申請意向,我們正在做方案的設計和商討。


《中國外匯》:7號文對亞太地區目前的財資管理格局會不會有一些影響?中國是否會繼新加坡、中國香港之後,成為區域財資管理中心?

葉繼蔚:7號文對目前的跨國公司跨境資金管理來説,應該是錦上添花,但要説會改變當前亞太區的財資管理格局則尚難定論。目前,新加坡擁有的財資管理中心數量超過中國香港;中國香港則在奮起直追,設立了專門的機構研究制定相關税收優惠政策,以吸引企業在港設立區域財資中心。而無論是新加坡還是中國香港,都具有兩大核心優勢:一是完全自由的資本流動,另一個就是更豐富的國際化人力資源。從絕對數量上來講,新加坡、中國香港會更領先;但是中國因為有了類似7號文的政策,中國的區域財資中心建設也在慢慢往前走。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已有不少便利人員流動的新政,有可能會解決建立區域財資管理中心的人力資源問題,如果再做到資金的自由流動,假以時日,中國也會成為區域財資管理中心。

熊毅:以往,很多跨國公司將其區域財資中心設立在新加坡、中國香港;但隨着中國境內開放程度的不斷提高和與國際接軌能力的日益增強,以及人才流動的便利,近兩年以德資企業為代表,已有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將區域財資中心設立在上海。一方面是中國作為亞太區域的重大經濟發展引擎,很多跨國公司將地區總部設置在了北京和上海;另一方面,近幾年本地司庫管理人員的經驗積累,很多跨國公司將本地財資管理人員也提升到亞太區財資管理的位置。這都促成了跨國企業將區域財資中心設立在上海。

顧瑋:很多在亞太區的跨國公司,如果業務很大一部分是發生在中國,往往會考慮把其亞太區財資中心人員放在中國。7號文的出台會讓這些企業的操作更加便利。但要讓更多的企業真正把區域財資中心落地中國,還需要實現更加自由的跨境資金流動、更為穩定的政策趨勢,以及相關税務政策的配套跟進。

版權聲明

凡註明“來源:中國外匯”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外匯管理雜誌社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公眾號授權不得進行營利性使用。非營利性轉載或引用,應註明“來源:中國外匯”。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公眾號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利。

https://hk.wxwenku.com/d/200509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