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醫院有1043名兒科護士 最辛苦的護理崗位是……

浙醫在線2019-05-10 22:46:57


 

5·12國際護士節就要到了,俗話説“三分治療,七分護理”,護理工作是醫療過程中非常重要的環節,始終貫穿在整個醫療過程中。


和成人醫院的護士不同,兒科護士面對的羣體是孩子們,甚至剛出生的小毛毛頭,在護理工作中溝通理解的難度更大,需要更多的耐心、細心和愛心。



目前,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裏,共有1043名護理人員,他們分佈在門急診、重症監護室、病房、手術室等眾多臨牀一線崗位,是一支充滿朝氣活力並富有責任心的隊伍。

 

浙大兒院護理部主任諸紀華:
優秀兒科護士首要具備:
耐心、細心和愛心


在浙大兒院所有的護理崗位當中,急診和重症監護室(ICU)是相對比較辛苦的地方。尤其是每年到了流感高發季,感冒發燒的患兒扎堆,日門診量在一萬人次以上,這時候對護理人員是非常大的挑戰。特別是門急診的護士,忙的時候經常加班加點,工作強度大、節奏快,非常辛苦。


而重症監護室裏都是危重症患兒,護士需要密切關注患兒的各項監護指標,來不得半點疏忽。


浙大兒院有5個重症監護室,其中,新生兒監護(NICU)是浙大兒院的護理特色之一,在全國名列前茅。早在80年代,NICU和美國HOPE基金合作,引進國際先進理念,開展交流培訓,在新生兒重症監護、氣道管理、早產兒餵養、極低體重兒護理、PICC置管等在全國領先,吸引來自於全國各地醫院的新生兒科護士前來學習。

浙大兒院護理部主任諸紀華説,兒科護理和成人不一樣,成人自己會主訴病情,但孩子不會説,尤其是在無家長陪護的新生兒科和重症監護室,需要護士具備敏鋭的觀察力,而培養這樣的觀察力需要豐富臨牀經驗的積累,並通過專業知識培訓、臨牀典型案例分析和高年資護士的 “傳、幫、帶”等方式來提高年輕護士的能力。


諸紀華主任説,“在我們的護理隊伍中,80後護士已經成為醫院護理隊伍的主力軍,越來越多的90後新鮮血液加入,儘管他們還是父母眼中的孩子,但卻是患兒心中的聖鬥士。”


近年來,隨着醫院的快速發展,浙大兒院的護理隊伍也在不斷壯大。


護理部根據護理人員的年資和臨牀經驗,開展不同層級的培訓,提升理論和實踐操作能力。還通過手機端,讓護士利用碎片化時間進行培訓學習,像這樣不限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培訓模式,深受年輕護士的歡迎。“我們還利用業餘時間,在專門的護理APP平台上推廣護理科普知識,目前已上傳上千份課程資料,免費供患兒家長學習。”


浙大兒院分別是浙江省小兒ICU專科護士培訓基地和浙江省新生兒護理的專科護士培訓基地,自2010年開始招生培訓至今,已有400餘位專科護士經過培訓取得浙江省衞健委頒發的專科護士證書,為全國各家醫院培養了兒科專科護理人才,並受到選送單位的一致好評。


“醫院始終倡導以患兒和家庭為中心的服務理念,讓每一位護理人員努力實現自己的價值,並更好地把温暖和正能量傳遞給服務對象。”

 

新生兒科護士吳小花:
國內公立醫院首位Child Life專家
促進孩子身心健康,快樂成長



嬌小的身材,留着幹練的齊耳短髮,説話利落乾脆,這是見到吳小花的第一印象。今年42歲的吳小花是浙大兒院新生兒內科的護士,她還有一個身份:是國內公立醫院第一個Child Life專家。


Child Life項目到底是什麼?


吳小花介紹,玩遊戲是孩子的天性,國際上很多循證研究表明,治療性遊戲可通過在操作前為孩子做心理準備降低孩子恐懼心理,幫助患兒康復有重要的作用。Child Life是國外的一個獨立學科,注重患兒的人文關懷,以治療性遊戲等作為重要內容。


2014年初,美國洛馬琳達大學專家來浙大兒院交流,將Child Life理念帶到了醫院。同年年底,吳小花剛好有機會到美國西雅圖的一家兒童醫院進修,在那裏,她親眼目睹了醫院的Child Life專家裝扮成“小丑”,和患兒一起做遊戲,幫助孩子走出疾病帶來的陰影,釋放孩童的天性。



“孩子患病期間,身體遭受病痛,會帶來身體、心理,甚至學習上的長期負面影響。通過一系列措施干預,幫助他們降低焦慮和恐懼情緒,這不僅能加快康復的速度,更重要的是讓孩子擁有健康的心理狀態,對成年後的心理健康也有好處。”


2017年9月,吳小花赴美國參加Child Life專家資格證培訓,經過六個月的學習並順利通過考核,成為國內公立醫院第一位Child Life專家。


回國後,吳小花在日常護理中,對患兒的心理健康有了更多關注,也做了很多這方面的工作。


在醫院領導的支持下,吳小花牽頭成立了Child Life項目小組,每個科室設定一位小組成員,每季度進行培訓,提升護理工作中的人文關懷。



每到護士節、六一兒童節等節假日,吳小花還會組織遊戲和活動,其中最受小朋友們歡迎的就是“泰迪熊診所”,由醫院裏的患兒扮演醫護人員,玩具泰迪熊扮演“病人”。


“我們會教小朋友怎麼給病人打針、喂藥、護理傷口,在這樣的角色扮演中,小朋友更能理解治療過程,也能促使他們做好心理準備,更好地配合醫護人員治療。”


吳小花説,“我們還在多個病區設立了專門的遊戲室,裏面有各種玩具、書籍等,持續開展治療性遊戲、為患兒提供健康宣教等兒童醫療輔導服務活動,為患兒提供優質的醫療康復環境。”



在新生兒內科,更是推出了很多暖心小細節,寶寶牀頭的小玩具、安撫搖搖椅,寧靜、幽暗的環境更有利於寶寶大腦發育,為孩子們營造更温暖的醫療環境。為緩解家長們的相思之苦,家長可以提前跟護士預約,護士會根據預約的時間,再結合寶寶的喝奶時間,做出合理的時間安排。還推出了“兄弟姐妹”項目,讓二胎家庭的哥哥姐姐看望弟弟妹妹,增進兩個孩子之間的感情。


吳小花説,Child Life理念以患兒和家庭為中心,有助於促進患兒身心健康,幫助他們快樂成長。希望孩子們在住院的時候,雖然身體有傷痛,但是仍然能享受正常的生活環境,擁有健康的心理。

 

血液科護士沈紅燕:
她就像個細心敏鋭的“偵察兵”
總是能早期發現患兒的危險信號

 


1985年出生的沈紅燕,是一名80後護士。在浙大兒院血液科病區,説起沈紅燕護士,很多患兒家長都會豎起大拇指稱讚。她的細心是出了名的,就像一名敏鋭的“偵察兵”。


大家知道,小兒白血病是兒童時期發病率最高的惡性腫瘤,目前治療以聯合化療為主,而且治療過程比較漫長,一般要持續三年左右。


“我們平時在工作當中,主要的工作就是根據醫生的治療方案,給患兒上藥(化療藥物)。根據患兒不同的年齡、體重、病程等,用藥的劑量、療程都不一樣,因此在護理工作中,必須非常謹慎細心,不能出任何差錯。”


沈紅燕説,化療會帶來一系列常見的毒副反應,比如脱髮、惡性、嘔吐等。因此這期間,主管護士發揮重要的作用,憑臨牀經驗和觀察力,發現哪些藥物容易產生什麼樣的副作用,從而做到早期識別,儘早干預,減少副作用對患兒身體的損傷。


比如,口腔黏膜炎和肛周炎是患兒化療後發生率非常高的併發症,因為這兩個部位的黏膜較薄,也是跟外界相通的通道,特別容易發生感染。而且等到已經發生感染再去治療,就比較被動了。“我們平時在工作當中,每一天至少去檢查1到2次小朋友的口腔和肛周,一旦發現黏膜有些紅腫,這其實是黏膜炎的早期表現,如果及時採取措施,就可以避免發展為黏膜炎。”


“家長進出病房記得用洗手液洗手”,“口罩別忘了戴啊”,“從外面回來記得先脱了外套再進病房”……


在病區裏,沈紅燕和家長們嘮叨得最多的就是“預防感染”,孩子治療順不順利,很多時候就是看這一關。因為白血病患兒抵抗力弱,一旦發生感染,導致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輕則影響治療進程,重則危及生命。



從2006年參加工作以來,沈紅燕一直在血液科病房工作,十多年的護理經驗,讓她擁有了敏鋭的觀察力,能夠早期識別出危險信號。


“我們在工作當中不僅要自己多細心觀察,還要教會家長如何早期識別一些比較容易發現的危險信號。”白血病患兒在化療後,大部分會出現發燒症狀。很多家長會第一時間急着想辦法退燒,但這往往是出現其他併發症的徵兆,更應該關注孩子的胃口、精神狀態、排尿量、血壓監測等指標,及時干預,避免出現嚴重的併發症。


每個月,沈紅燕開設家長課堂,主要是針對患兒日常護理的內容。比如飲食護理,如何讓患兒吃得健康營養,提高抵抗力,支撐患兒完成整個治療週期;如果是處於胃腸道反應比較大的患兒,這時候就不主張大量進食了,因為劇烈嘔吐反而會導致體內電解質紊亂,造成更大的傷害。



▼往期精彩▼

“我想活着,救救我!”21歲女孩歐洲打工養家患重病,心臟衰竭回國亟待救治!

得了腫瘤,首次治療是關鍵 根治幾乎沒有第二次機會

“神藥”吃了半年失效,連醫生都説無解 “還能活到現在,我是慢粒白血病人中的奇蹟吧!”

它是為數不多的可防可治的惡性腫瘤 只要第一時間切掉息肉 就能把癌症扼殺在搖籃裏

男生臉色差沒食慾,反覆腹痛近兩個月 沒想到是祖孫三代感染了同一種細菌

腹腔鏡手術會導致腫瘤細胞擴散?肝癌患者無法承受肝切除術怎麼辦?我國微創外科權威專家説...

 

首席記者 俞茜茜

通訊員 王雪飛

編輯  潘雷


https://hk.wxwenku.com/d/200499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