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男孩住院80天后重獲自由,一路高興得蹦跳,父母卻暗自傷心

乙圖2019-05-09 14:56:10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湖南省兒童醫院外,六歲的楊昌晨跟隨父母走出了這個“囚禁”了他80天的地方。小傢伙一路上蹦蹦跳跳,顯得特別開心。小昌晨並不知道後面還有治療,他知道今天可以出院後,一直很興奮,中午連覺都沒有睡,剛走出病房樓,孩子就説,“媽媽,我再也不想回到這個地方了。”圖為住院80天后,小昌晨隨父母回出租房。


聽着兒子幼稚的話語,媽媽吳陽煥心裏非常難過,因為她知道,15天后,孩子必須再次回到病房接受化療,去面對又一次生死考驗。更讓她揪心的是,醫生讓他們至少準備65萬元移植費用,至今還沒有着落。醫生説,孩子如果不能順利進倉移植的話,可能就錯過了最佳移植時機。圖為患病的小昌晨。


楊昌晨家住湖南省懷化市通道侗族自治縣,平日裏活潑好動,全家人都特別喜歡他。2019年1月20日,小昌晨因為持續發燒,父母帶他去了深圳市兒童醫院看病,結果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為了能夠多一些報銷費用,夫妻兩人帶着小昌晨回到了湖南省兒童醫院治療。圖為爸爸在給小昌晨做霧化治療。


兒童白血病治療是很漫長,家長們把每一次化療稱為闖關,意思也就是闖鬼門關。每一次孩子們都會被化療藥物折磨得死去活來,特別是化療後免疫力會降低,讓孩子如履薄冰。而能夠讓這些孩子獲得重生的最好辦法,就是做骨髓移植手術,可昂貴的移植費,不是每個家庭都能夠承擔得起。圖為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小昌晨。


小昌晨生病的80天已經花去了30多萬元,這些錢都是父母東拼西湊借來的,由於很多藥都沒有納入醫保,雖然能夠報銷一部分,但自己承擔的部分依然有20多萬。這一次醫生讓他們出醫院,也是為了下一步的移植做準備,可是如今已經借了22萬債務,再也籌不到一分錢。圖為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小昌晨。


離醫院不到500米的地方,是他們租住的新家。因為15天后,又要返回醫院上療準備移植,所以父母租住了一間民房。出租房雖然很小,但是卻被媽媽打掃得很整潔,還在牆上貼上小動物的圖案。圖為小昌晨在出租房裏,坐在牀上看手機。


媽媽吳陽煥説,小昌晨的爺爺今年60多歲了,患風濕、腰間盤突出,全身浮腫,行動不便,她平時要在家照顧爺爺和小昌晨,不能外出打工,一家人全靠丈夫楊光昊在外開出租車的一點微薄收入維持生計。兒子是一家人的希望,可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看着孩子被病痛折磨。圖為楊光昊為孩子治療費愁眉不展。


為了給孩子治病,小昌晨媽媽在醫院附近飯店找了一份白班的工作,爸爸楊光昊則找了一份夜班出租車司機的活,夫妻兩人輪流在醫院照顧孩子。因為媽媽白天要在飯店打工,不能夠來醫院,小昌晨看到別人媽媽的時候,就會哭着問爸爸要媽媽。但是為了孩的子治療,他們只能去拼搏,想盡一切辦法去掙錢,因為多一分錢,就會給孩子多一份希望。圖為媽媽在餐館打工。


陪着孩子在病牀上玩耍的楊光昊説:“每當看到兒子開心的眼神,就會想起孩子生病前的點點滴滴,孩子一直是我和妻子心中的寶貝,他生病之後,我們一直在為他努力,可是現在來看,我這個做父親的真是不稱職,真後悔生了這個孩子,讓他跟着我們受罪。我現在每天只想能夠多陪陪孩子,多看看他的笑容。”圖為爸爸白天在醫院陪兒子。


病房裏,楊光昊利用孩子休息的時候,趴在孩子牀頭小睡一會。楊光晨每天晚上八點接班,第二天早上八點交班,晚上出租車生意不好,12個小時能掙100多元錢,可是這些錢,相對於孩子一天七八千元治療費用來説是杯水車薪。


“再苦再累我都可以扛過去,可是對孩子後續的治療我很擔憂,因為如果籌不夠足夠的治療費用,那麼孩子將面臨着放棄治療的窘境,作為父母,我們不願意就這樣放棄,能做的就是儘自己最大努力去籌借移植費用。”楊光昊無奈地説。(李江麗)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助這個家庭,可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不能識別,可將二維碼保存到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掃描識別。該項目由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919大病救助工程發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發起募捐,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所有。詳情請關注“水滴公益”平台動態。監督電話:4009-010-919。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479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