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超級英雄禹與九尾狐的婚戀檔案

文化先鋒2019-05-09 13:11:08

大禹治水


洪水時代的超級英雄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禹是眾神中唯一從屍體中誕生的一個,這使他獲得了傳奇般的名望。鯀在死後孕育了他三年,比常人的十月懷胎整整多出二十六個月,僅僅是這一點,就足以把他跟常人區別開來。但跟地神鯀略有不同的是,從文獻記錄裏看來,他更像是半神半人的英雄。 鑑於他是鯀的兒子,繼承了地神的血統,所以理所當然地要秉承父業。於是,當時的國王堯,就在舜的大力推薦下,任命他為“司空”,這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要官職,負責新一輪的洪水整治,擁有非常大的權力,可以調動包括軍隊在內的所有資源。


禹的年代,由於天災人禍的倒逼,人們開始謀求改革開放,他吸取了父親或母親的失敗教訓,大膽變革,放棄原先用息壤堵水的錯誤戰略,改為以疏導河流為主,利用水向低流的自然趨勢,疏通被泥土淤堵的河道,引河水進入大海。經過長達十三年的努力,最終平息了滔天的洪水。由於治水有功,世人就尊稱他為“大禹”,也就是“偉大的禹”的意思。




不僅如此,禹還使用“規”和“矩”這兩種工具,來測量大地,繪製地圖,進而把中國分為九個州,甚至還鑄造了九座巨大的銅鼎,用來象徵統治九州的權力。可惜這九座銅鼎,在秦滅六國之後就銷聲匿跡,成了當時最大的文物失蹤案。


據説,秦始皇多次派人到水裏打撈,卻一無所獲。但這禹鑄九鼎的故事,很有可能只是一個神話而已。在禹的時代,中國人其實還不懂得金屬鑄造法。堯是東亞陶器的發明者,這九隻大鼎,至多是一套用泥土燒製的陶器,上面描繪着九州的地貌和產物。而傳到東周的九鼎,應該是殷商或西周時期鑄造的青銅仿品。但即使是這種金屬仿製品,到了今天,也應該是價值連城的寶貝了。


正當禹在治水前線辛苦奔走的時候,中原地區的政治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地神堯因為管理無方,而且年事已高,遭到日神舜的逼宮,被迫交出了自己的權柄。舜統治中國二十三年之後,又把王位傳給自己的兒子——年輕的日神商均,他自己則在南巡時死於蒼梧之野,也就是無邊無際的南方森林裏。為了防止禹篡奪政權,商均開始派人去追殺禹,禹被迫逃往叫做塗山的地方,也就是他的九尾狐妻子的故鄉。但因為禹有地神的基因,又在長期的治水工程中建立了極高的政治聲望,他在組織軍隊和資源調配上的權力已經無人可以抗衡。禹對舜把權力交給無能的兒子,早已感到非常不滿,而商均居然派人追殺他,這迫使他放棄了最後一點妥協的意念,於是起兵造反,在塗山召開諸侯大會,宣佈成立夏國,自己擔任國王。四周諸侯小國的君主,眼見大禹勢力強大,紛紛背棄商均,去投靠在禹王的治下。看在舜的面上,禹沒有殺掉商均,而是把他貶到一個叫做虞的地方,這個新的小國就叫“有虞氏”。




塗山大會被視為夏朝建國的重大標誌,也是地神家族從日神家族手中奪回權力的象徵。不難想象,禹在大會上身着禮服,手執玄圭,神氣十足。這種玄圭,據説是一種上尖下方的黑色玉器,是當年由堯授予他的,用以表彰他的治水功績,同時也象徵着神聖權力。禹拿着這個玄圭,對來自四方的諸侯行禮,他説:我的德行有限,不足以服眾,如果我有驕傲之處,請大家當面告知,否則就是置我於不仁不義之地啊!那些原先對禹有所忌憚的諸侯,看到他的謙卑態度,也就打消了原先的疑慮,順應大局,向他表達了敬佩和服從。


然而,法家的代表人物韓非子,對這段歷史卻有完全不同的意見,他憤憤不平地説:“舜、禹、成湯和周武王,這四個國王,本來都是臣子,是在殺掉了國君之後才登上了王位。這種行為,居然受到了天下人的讚譽!”他的意思是説,其實禹是在殺死舜之後,才登上了王位。或許這才是歷史的真相。但韓非子的微弱聲音,終究敵不過千萬個儒家門徒的嗓門,所以,在通行的傳説裏,禹的德行,足以跟堯舜並列,而治水理地的功績,則遠遠超過了他們,因此,他最終被後人追認為中國上古時代最偉大的賢王。


九尾狐



地神的愛情故事



談論大禹其實是一個難題。雖然他出生的時候是一個半神半人的人文英雄, 但是,到了司馬遷的筆下,就變成了一個純粹的歷史人物。司馬遷説,他是黃帝的玄孫,也就是黃帝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即使並非“黃一代”和“黃二代”,輩分不算太高,但好歹擁有純正的黃帝血統。由於司馬遷的緣故,禹的神話色彩已經變得十分稀薄,但我們仍然能夠找到一些傳奇的碎片。


禹是一個具有許多弱點的大神。首先,他無法抵擋美色。在這之前,我們在講《山海經》的時候,專門提到了九尾狐,這種狐狸具有強大的法力,能夠魅惑人類,讓他們喪失心智,聽憑擺佈。非常不幸的是,禹居然中了頭彩,被一隻來自塗山的九尾狐所迷惑。據《吳越春秋》記載,禹當年已經三十來歲,從事治水差不多五年,成了一名光榮的大齡青年,他生怕結婚太遲,違反當時的習俗,於是就向神靈禱告説:“唉唉,我想要結婚了,請一定滿足我的心願。”結果這個禱告居然實現了,有一條九尾白狐化成人形來找他。順便一提,這條九尾狐來自會稽的塗山,也就是今天的紹興。這一帶過去盛產美女和狐狸精,臨近的諸暨縣,在春秋時期還出過兩個滅了吳國的超級狐狸精,一個叫西施,一個叫鄭旦。


禹一見那位美女,眼裏就放出光來,大聲讚美説,“唉唉,白色是我喜歡的服飾,九條尾巴也是王者的徵兆啊!”詩人屈原在《天問》裏也八卦地透露了兩人初次幽會的場景,説當時正逢春暖花開,他們很快就在桑林之中野合起來,然後禹就娶了九尾狐為妻,因為她美若天仙,嬌小可愛,所以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叫女嬌。剛剛相識就和對方閃婚,其實他們彼此都不太瞭解,這為後來的悲劇埋下了種子。



禹公務繁忙,婚後根本顧不上跟嬌妻纏綿,據説三過家門而不入。女嬌對丈夫也慢慢失去了興趣。《莊子》曾經提到過,禹每天都在野外作業,日曬雨淋,不僅皮膚曬得很黑,也變得瘦骨嶙峋,而且還身患風濕性關節炎,走路的時候後腳邁不過前腳,只能勉強踉蹌着行走,模樣非常滑稽。兩個人之間缺乏瞭解,缺乏關愛,這樣的婚姻怎麼能夠維持下去呢?儘管如此,為了守住這個家庭,女嬌居然沒有乘機出軌,反而做了一次最後的努力。據説,她跑到治水前線去探望丈夫,結果很快就有了身孕。但這卻孕育了更大的危機。


《淮南子》是這樣記載的:禹為治水而化為大熊,力大無窮,足以開山闢路。有一天,他事先吩咐女嬌,聽見鼓聲的時候再來送飯,而女嬌卻把石頭墜落的響聲當作鼓聲,趕緊跑去送飯,卻目睹一頭模樣兇暴的大熊正在開山。女嬌猜想,這是自己的丈夫所變成的,心裏感到十分慚愧,覺得自己不該嫁給一個可怕的怪物,於是不顧自己有了身孕,轉身撒腿就跑,而禹在背後緊緊的追着。嬌眼看逃脱不掉,就化成了一塊巨石,大禹籲請她把孩子還給自己,結果石頭裂開,從中誕生了啟。


人身九尾狐




上次我們説過,禹是從鯀的肚子裏通過剖腹產而出生的,但是《淮南子》認為,他是石頭裏蹦出來的。《山海經》對此的解釋是:鯀死了之後,身體沒有腐爛的原因在於,他先已化成了石頭,然後從石頭裏蹦出了大禹寶寶。父子兩代都生於頑石,這在中國神話體系裏是極為罕見的事件,它似乎暗示了鯀禹啟家族的地神身份。


如果他們都是地神,什麼才算是代表大地的標誌物呢?我們可以想象,最普遍的象徵無疑是幅員遼闊的黃土地,再高端一點的就應該是高山,還有巨石。在新石器時代,石頭對人類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尤其是質地堅硬而瑰麗的玉石,成了人向世界索取生活資源以及與神靈溝通的工具。它同時代表了地神至高無上的權力。從石頭裏誕生的神話,其實是在重申這個家族的地神身份,象徵着地神的偉大、堅硬以及不可征服的力量。



本文由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478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