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屈原與火神祝融的精神血緣

文化先鋒2019-05-09 13:11:06


祝融與瑣羅亞斯德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在世界各國的神話裏,火神的地位一般都比較崇高。比如説,希臘神話裏的火神赫菲斯托斯,是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祂不僅主管火,而且還是工匠的始祖,但是性情比較怯懦,不敢擅自把火種送給人類,要不是普羅米修斯盜取了火種,人類到今天恐怕還在黑暗的大地上摸索。為了紀念這位自我犧牲的偉大神明,古希臘人在每一次奧運會之前都要在神廟前點燃聖火,以讚美火焰所帶來的文明,希望和光明的未來。





在中國東部的夷人聚居區,人們所信奉的是一位叫做炎神的火神,後來,他的名字被改成了炎帝。這本來應該算是本土最早的一位火神,但是,祂的名字常常跟一個叫神農氏的農業神混同在一起。炎帝的“炎”字,就是上下疊加起來的兩個火字,用以表達烈火熊熊燃燒的情形,但是,因為在日後的一場大戰當中被黃神——也就是黃帝——所擊敗,所以炎神也就失去了接受中原民眾崇拜的機會。另外,還有一位叫“燧人氏”的,發明了用燧石取火的方式,他被後人記住了,但他究竟是誰?我們至今依然是一頭霧水。

《山海經》神系裏真正的火神,是那位身世詭異的祝融。《海內經》是這樣記載的:“炎帝之妻,赤水之子聽訞生炎居,炎居生節並,節並生戲器,戲器生祝融。祝融降處於江水,生共工。”根據這份族譜,祝融顯然就是炎帝的後代。從邏輯上講,這是對的。因為神格是需要世襲的,火神的後代,當然應該就是火神。此外還有一個叫吳回的,據説也是火神,但有人説,他就是祝融,還有人説,他是祝融的兄弟,但是《山海經》裏沒有出現他的聲音,我們最好把他當作祝融的另外一個名字。


關於祝融的事蹟,其實文獻可徵的記錄並不太多,值得一提的有三條:第一條,《三皇本紀》説,祂曾經跟共工開戰。第二條,《山海經》説,因為鯀治水失敗,天帝派祝融將其誅殺。第三條是《墨子》説的:在成湯,也就是商的開國領袖,討伐夏的時候,天帝命令祝融在夏國都城的西北角放火。這是祝融介入人類戰爭的唯一記錄。但這看起來根本不像一位大神的行徑,倒像是一次特工小組的祕密行動。

祝融作為神而沒有什麼神蹟,但祂在湖湘一帶受到了高規格的崇拜。在南嶽衡山的最高峯上,眾所周知,有一座專門祭祀祝融的神廟,那座山也被稱為祝融峯。這個實在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根據歷史記載,祝融還留下了一些後代,比如説,“牟”這個姓氏,據説就是祝融後代。還有一個“羋”姓,也就是電視劇《羋月傳》的那個“羋”,同樣是祝融的後代。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兩個姓氏,因為它們是我們揭開祝融身世祕密的真正線索。這個以“N”音開頭的字,以“M”音開頭的字,跟“W”開頭的字有密切關係,因為在上古音裏,“巫”這個字的讀音就是“ma”。所以“羋”或者“牟”可能就是巫師或者祭司的後裔。巫師或祭司當年曾是支撐楚國宗教政治的一個重要羣體。他們既然是祝融的後代,那麼,祝融扮演楚國大祭司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回過來講,湖湘地區作為楚國南部的重鎮,曾經接待過大批波斯拜火教徒。提出這個觀點的,是與陳寅恪同時任教於中山大學的著名史學家岑仲勉,此前曾經提到過。眾所周知,波斯拜火教創始人的名字叫“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ura)”,它的希臘化拼法是“瑣羅亞斯德(Zoroaster)”。巧合的是,去掉“圖斯特拉”或者“亞斯德”的尾音,保留“查拉”或“瑣羅”的頭音,會非常近似漢語“祝融”的發音。

在公元前六世紀左右,瑣羅亞斯德創立的拜火教成為波斯帝國的國教。可惜好景不長,來自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波斯帝國。在大概公元前四世紀下半葉,拜火教遭到了嚴重摧殘,大批教徒可能向東方逃亡,並且兵分兩路,最終進入中國境內,其中的南方一支,很有可能就僑居在湖湘一帶。由於這個宗教崇拜火焰和光明,因此,他們的教主和首席大祭司順理成章地被中國人認為是火神的化身,這是符合邏輯的。一百年以後,即公元前三世紀的下半葉,也就是屈原所在的年代,拜火教可能已經影響到了整個楚國,甚至被楚國王室吸納到自己的政教體系裏面,由以支撐他們的統治合法性。


舉個例子,屈原的《天問》,在句式上幾乎完全摹仿拜火教的聖經《阿維斯陀》。他在《天問》裏向神靈發問,追問各種關於世界的終極問題。大家不妨對照閲讀一下,《天問》除了內容屬於來自楚地的本土文化,但在形式、修辭與內在精神上,《天問》都達到了與《阿維斯陀》高度神似的地步。

在拜火教中,火神是最高神之子,象徵着清淨、光輝和活力。祭司是聖火和對聖火進行祭祀的專業管理者,他們要負責組織祭禮,敬奉聖火,而且要確保火焰長明,永遠都不能熄滅。 據我推測,祝融峯山上的那座祝融廟,應當是當年供奉長明聖火的地點。屈原的職業身份,除了眾所周知的三閭大夫,很可能還兼任了楚國拜火教的祭司。他所寫下的《九歌》,本來就是在祭神儀式上所唱誦的讚美詩。




正是因為有了屈原這樣的祭司,祝融才能以火神的名義降臨,接受中國人的祭拜,由此進入華夏神譜,併成為其中的一名重要成員。反過來看,拜火教也塑造出了屈原這樣的偉大詩人,使他成為一個率先覺醒的先知,帶着人民的痛苦與希望,喊出自己的憤怒和悲傷。某種程度上,屈原是中國版的瑣羅亞斯德,他追尋火焰、光明和公義的精神,至今還在引領我們,去抗爭現實世界中一切的黑暗。



本文為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478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