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共工冤案和中國神界的四場惡戰

文化先鋒2019-05-09 13:11:05



共工的新天新地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早在大母神女媧的年代,共工就開始興風作浪,第一個起來製造麻煩。據《淮南子》説,祂因為怒氣沖天,以至於用腦袋去撞擊不周山,使擎天柱被折斷,固定大地四角的繩索也鬆了,於是,天朝西北方向傾斜,日月星辰也隨之移動,東南的大地向下塌陷,河裏的水都朝那個方向流去。這個神話是在向我們表明,共工因為與神爭鬥,所以破壞了世界的穩定結構和秩序。因此祂變成了中國神話裏千夫所指的惡神。然而,這個共工究竟是誰?祂為什麼要這樣做?古代典籍眾説紛紜,一片混亂,所以我們還需要從頭開始梳理。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共工的長相。據《歸藏》殘篇記載,共工的長相比較奇怪:人面,蛇身,朱發。人面蛇身,這點跟女媧伏羲很像。那時候,很多高級神靈好像都是這個樣子,只是共工比別人多了一點紅色的頭髮。但紅髮並不是什麼邪惡的標記,《山海經》裏的妖魔鬼怪之多,也沒見過哪一個是長紅頭髮的。此外,中國人自古就崇拜紅色,視之為生命力的象徵,所以紅髮只能表明,共工具有強大的神力。


第二,讓我們來檢視一下祂的身份。《山海經·海內經》説,是火神祝融生下的共工。《左傳》還説,“共工氏以水紀故為水師而水名”。這是説,共工遵循的是水的法則,擔任的是水官的職務,而且用水的聲音來命名,所以祂被世人視為水神。正因為共工是個水神,所以由祂來發動大洪水就變得理所當然了。再讓我們來看看共工作亂的原因。各種文獻的説法,在一點上顯得尤其混亂。《文子》和《淮南子》説,共工是跟顓頊爭為天帝。《史記·補三皇本紀》則説,共工是跟火神祝融相鬥,也就是父子相殘。倘若共工果然是個壞人,祂為了奪取權力,想要動手幹掉自己老爸,倒也符合邏輯。然而,祝融是個火神,卻生出一個水神來,弄得彼此水火不容,這是非常古怪的。還有的文獻,把共工的作戰對象變成了神農,女媧,重黎,或高辛氏。前面兩位眾所周知,後面的重黎,切斷了天梯即人神溝通的渠道,應該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大神。高辛氏,又叫帝嚳,是黃帝曾孫,也是一位上古超級大神。






這樣看來,共工幾乎得罪了當時統治世界的所有正派大神。但真的是水神共工一手製造了大洪水嗎?根據我對神名的認識,共工的上古擬音的第一個輔音是“G”,這顯然是地神的語音標記。如果祂是地神,水系就不是祂的管轄範圍。從邏輯上講,洪水就一定跟祂無關。只要仔細研究一下,就會發現,除了《淮南子》,幾乎所有古代文獻都沒有把大洪水的災難歸咎給共工。


《列子·湯問》的描寫比較客觀,它説,女媧補天的原因是嫌“物有不足”,也就是覺得組成世界的物質不夠用了,以至於天穹也就是宇宙的天花板,東邊缺了一塊,西邊少了一塊,弄得支離破碎。女媧這時決定,取大地上的五彩石塊,去修補蒼穹上的那些漏洞。請注意,這些漏洞跟共工毫無關係,而是因為盤古大神不幸製造了一個爛尾工程,女媧是來替祂善後的。這筆賬倘若算在共工的頭上,可真是一個天大的冤案。




事實上,共工非但不是壞人,反而是大地重建的英雄,祂履行了一個地神的職責。祂用頭撞擊不周山的行為,並不是要摧毀這個世界,而是更新了對世界架構的初始設定。在原始天空上,日月星辰都是固定的,現在它們開始移動了;在原始大陸上,水是死氣沉沉的湖泊,現在由於大地西北角的隆起抬升,開始流注到東南大海之中,使大地充滿了運動和變化的生機。


從天文學角度看,共工充當了天體運轉的第一推動者。由於祂的原因,地球開始自轉,日月星辰也隨之移動,從而出現星移斗轉的現象;另一方面,從地理學角度看,從青藏高原到東部平原,中華大地總體呈現為階梯式下降的地貌,可以説,共工神話以一種隱喻的方式,解釋了華夏民族生存空間的基本特徵。共工並非毀滅造物的惡神,而是一個偉大的革新者。正是祂,把人類帶入了全新的天地。然而,人類非但沒有為此表示感謝,反而將祂作為罪魁釘上了神話的恥辱柱,這無疑是一個悲愴的結局。


諸神的戰爭


在已經講過水神、地神、日神和火神之後,大家一定想要了解,眾神之間到底發生了怎樣的戰爭。現在我們就來盤點一下,發生在中國上古神界的四場重要戰爭。


第一次神界大戰,時間,相當於人類的舊石器時代。故事中的大反派,是地神系的共工,根據上古至中古的典籍記載,為了爭奪世界的統治權,祂跟女媧、祝融、顓頊、帝嚳、重黎等各路大神同時開戰,打得天昏地暗,使整個世界都陷入危機。可以算是中國神話史上最早並且規模最大的一場惡戰,人類為此承受了無比深重的苦難,此後的大多數文獻,又都把責任推給了共工,讓祂去揹負最沉重的黑鍋。由於當時的局面近乎春秋戰國,我把這場惡戰稱為“創世紀之戰”。這場混戰中有沒有真正的贏家呢?當然沒有。在這場大戰裏,輸得最慘的是共工,祂同時喪失了權力和榮譽,但其他神靈似乎也並沒有取得任何值得稱道的斬獲。


第二次神界大戰,時間約在人類的細石器時代,主要爆發於日神系和水神系之間。日神帝俊與妻子羲和的地位,當時真正是如日中天,然而由於傲慢和懈怠,沒有好好管教孩子,以至於向人間投放了過多的光線和熱量,結果鑄成大錯,導致大地上高温不下,莊稼枯死,生靈塗炭。這時候,大羿出現了,祂是一位典型的水神系獵手,用弓箭殺死了帝俊家族第二代的全部成員。關於祂的故事,之後還要專門再談。日神家族從此遭到了沉重打擊,威望掃地,一蹶不振,所以這場戰爭不妨稱為“射日之戰”。但是,水神繫有沒有乘機得到復興呢?事實上,非但沒有,而且女媧大神似乎也在此期間悄然離去。日神系和水神系兩敗俱傷,此時地神系乘虛而入,變得日益強盛起來。






第三次神界大戰,通稱“炎黃之戰”,爆發時間應該是人類的新石器時代。以炎神為代表的火神系,與以黃神為代表的地神系,在華北平原上展開了兩場慘烈的大戰。他們為了什麼而戰呢?據史學家錢穆透露,這是為了爭奪食鹽的開採權,所以我替它想了一個別名,不妨稱為“鹽池之戰”。[ 見錢穆,《中國文化史導論》,第二章,《國家凝成與民族融合》]關於這次戰爭的細節,以後還要詳細加以討論,這裏我只想提醒大家,日神與火神是天然的神聖同盟,但由於日神系的衰落,火神系也就難以得到日神系的支援,因此,這場戰爭的結局,從開始就已經註定了——黃神奪取了整個華北地區的控制權,炎神被驅趕到了南方地區,在那裏苟延殘喘。如果沒有後來異鄉神祝融的加入,火神系的命運會變得非常難堪。


第四次神界大戰,是地神系與水神系的戰爭,時間大約是人類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水神系製造了滔天的洪水,使得人神共憤。地神系奉命發起反擊,此時,從地神系的新一代中誕生了一位天才,那就是大禹。他戰勝了洪水,瓦解了水神系的勢力,導致水神系從此四分五裂,只能轉化為一些地方性的小神,像河伯、洛神之類,徹底喪失了對整個華夏世界的統治地位。更重要的是,禹還徹底改革了神靈的治理方式。地神開始更理性地統治大地,他測量了土地,繪製了地圖,盤點了其領地上的所有動產和不動產。這種精細的量化作業,有效提升了地神的權威性,為地神對人類的統治奠定了基礎。從此,各路地神化身為土地公,就像現在地方上的那些村鎮幹部一樣。





中國神話裏的戰爭故事,跟希臘神話有什麼不同?這是一個值得思忖的問題。


首先,戰爭的慾望動機截然不同。中國神靈的慾望被展現得相對單純,祂們之間的爭鬥,倘若不是為了爭奪權力,就是為了維持宇宙運行的秩序。然而,希臘諸神之間,經常為了情慾而爭風吃醋,那場著名的特洛伊戰爭,就是因為一個絕世美女而爆發的,她的名字叫海倫,就連整個神界都為她而分裂成了兩派。所以,希臘神話更注重細膩的情感,更接近人性中最隱祕的部分。


其次,戰爭的敍事形式也大不相同。中國神話的戰爭故事相對比較簡單,人物性格更加扁平和概念化,讀起來像是概括性的故事大綱。希臘神話中的諸神戰爭,人物眾多,祂們的性格和關係也相當複雜,讀起來一波三折,驚心動魄。就其文學性而言,希臘神話確實具有更大的魅力。


第三.是藴含在神話戰爭裏的悲劇精神。中國神話中的人文價值展現得很不明顯,使讀者很難直接從中獲取靈魂的教益。比如“精衞填海”,單獨從文本看來,它只是一個純粹的復仇故事,它是否能向我們提供一種直見性命的精神啟示?我認為它恐怕愛莫能助。希臘的戰爭神話大多屬於悲劇型作品,就像亞里士多德所説的那樣,它們能夠引起讀者對故事人物的同情,以及對命運無常的恐懼,讓讀者的感情從中得到淨化和昇華。


為什麼中國神話中的戰爭敍事會顯得如此單薄?原因我們早已談論過,因為那些可能最具有精神價值、閃耀着啟示光輝的神話,已經在四次文化大焚燬中化為灰燼,蕩然無存。剩下的這些,要麼是一些肢體不全的斷章殘句,要麼是從域外流傳而來的隻言片語,要是不加以重新整理與修復,我們又如何能夠指望這些神話碎片,去承擔起傳遞華夏文化精神的重任呢?



本文由喜馬拉雅山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478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