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西王母的前世今生

文化先鋒2019-05-09 13:11:04



西王母和濕婆的祕密因緣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山海經》中關於西王母的描述僅三段,分別來自《西次三經》《海內北經》和《大荒西經》,它們是後人重構西王母敍事的主要依據。因為比較碎片化,我們不妨把三個段落中的字句連綴起來,構造出一個相對完整的圖景:西王母住在山洞裏(“穴處”),山洞的地點,位於崑崙之丘,又叫玉山(“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它在沙漠的邊上,前有赤水,後有黑水(“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在神格上,祂“司天之厲及五殘”,也就是主管天災和五種刑罰;祂的長相是“蓬髮戴勝”,也就是披頭散髮,帶着月牙形的頭飾,憑靠着几案,長着老虎的牙齒和豹的尾巴,“善嘯”,也就是喜歡發出長嘯;祂的身邊,還有三隻大鳥相伴。


《山海經》裏的描述,與通常認知中的西王母,即那個慈眉善目的王母娘娘,兩種人設之間實在相去甚遠。但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人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山海經》裏的西王母,跟後來的王母娘娘判若兩神?她們是同一位女神嗎?是誰改變了她的容貌和性情?







讓我們先來研究一下祂的名字。西王母,從字面上看,似乎就是“西方的王母”,但實際上,王母的原型,既非女人,也非漢人,更不是人們所熱烈談論的所謂青海母系氏族部落的首領


祂的真實原型是濕婆,來自印度,是吠陀教最偉大的神靈之一。巧合的是,濕婆的名字,梵語的拉丁字轉寫為“Shiva”,跟“西王”的發音非常近似。祂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兼具創生與毀滅、創造與破壞的雙重力量。《山海經》裏的西王母,“司天之厲及五殘”,是掌管上天災難、瘟疫和五種刑罰以及生命毀滅的凶神。在這一點上,祂似乎繼承了濕婆在破壞和毀滅方面的神格。


濕婆的造型特點,首先是一頭豎起的蛇發。同時,祂也是舞蹈之神,經常披頭散髮地跳起創造與毀滅世界的天舞,這也符合《山海經》裏描述的“蓬髮”特徵,並且,祂一邊跳舞,一邊發出長嘯,符合《山海經》所説“善嘯”的特點。另外,在濕婆的扮相中,一彎新月是祂最令人矚目的頭飾,在關鍵時刻,它會變成一隻能夠噴射出烈焰的眼睛。《山海經》中的西王母,平時也戴有這種新月形頭飾。濕婆曾經殺死老虎,並把虎皮圍在腰間;祂還有多個法身,其中一種恐怖相,就是青面獠牙之貌,跟《山海經》中描述的“虎齒豹尾”也密切呼應。






濕婆為苦行之神,常年在凱拉斯山(梵:Kalashi/Kailasa)的石洞裏修煉瑜伽,藉助嚴格的苦行和沉思,獲得了神奇的力量。《山海經》形容西王母是“穴處”,倘若指一個高貴女王的宮殿,這的確不可思議,但若把“石穴”解釋為濕婆的閉關修行處,一切疑竇便渙然冰釋。這座凱拉斯山到底在哪裏,説出來大家都知道,它就是西藏岡底斯山的主峯岡仁波齊山(藏:གངས་རིན་པོ་ཆེ  /Gangs Rin-po-che),對於苯教、印度教、佛教和耆那教而言,都具有重大的文化象徵意義,被各教視為“世界中心”,它的地位猶如希臘神話中的奧林匹斯山一樣崇高。每年夏秋兩季,許多信徒都要穿越沙漠和戈壁,前往那裏朝拜和轉山。有一部電影《岡仁波齊》,講述的就是那裏朝聖者的故事。“崑崙”是形容它的高大,而“玉山”是形容其峯頂終年覆蓋白雪,像白玉那樣潔淨。


岡仁波齊山的東南側,是瑪旁雍錯湖,它是諸教公認的聖湖,不僅是濕婆與其妻雪山女神沐浴嬉戲之地,也是中國人所描繪的王母行宮,即“瑤池”所在之處。四大宗教的教徒,每年都會成羣結隊的前往朝聖,以聖水洗濯自己身上的罪孽。《山海經》説,崑崙之丘位於赤水之後,所謂“赤水”,指的正是瑪旁雍錯湖。“赤”,《説文解字》釋為紅色,後來被引申為純淨聖潔之意。在它的西面,還有一座被當地人稱為“鬼湖”的拉昂錯湖,屬於內陸鹹水湖,它毫無生機,一片死寂,沒有植物和牛羊的蹤跡,《山海經》因此稱其為“黑水”。





更有意思的是,《山海經》形容“此山萬物盡有”,這是什麼緣故呢?朝聖者在岡仁波齊山上看到的,只有巉巖和積雪,但在印度神話中,這座山上居住着財神俱毗羅,也就是《山海經》裏陸吾的原型。山上有一座巨大的花園,它是世上最大的寶窟,聚藏着全世界的珍寶,由夜叉和緊那羅也就是飛天來把守。既然是財神的寶窟,那當然是“萬物盡有”了。


《山海經》描述,在西王母的住處,有三隻青鳥,專門負責為大神取食,它們的外表是“赤首黑目”,一隻名叫大鶖,一隻名叫小鶖,還有一隻名叫青鳥。這個鶖鳥,可能指的是青藏高原上的禿鷲,青鳥可能是指金雕,又叫大鵬金翅鳥,是印度教的神聖鳥類。根據藏學家的研究,就在阿里地區,當時出現了一個名叫“穹”的部落,他們崇拜“穹”鳥(khyung),也就是金雕。“穹”的發音,跟上古漢語“青”(tsyeng)字接近,應該就是青鳥的原型。


經過這場神學細節比對,西王母和濕婆之間的對應關係,已經呼之欲出。我們不難推想,西王母的原型,來自印度大神濕婆,但祂在進入中國之後,經過歷代的反覆改造,不僅修改了祂的性別,甚至也改變了祂的容貌乃至神格。




本文由喜馬拉雅山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47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