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丨用推理填滿週末

新星出版社2019-05-08 21:58:06

歷史上有記錄的、最早形式上的“誰是兇手”(whodunit)故事被認為來自一千多年前的古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在“黑奴與蘋果”這個故事中出現了懸念、逆轉以及破案的概念。中國古代的公案小説是真正意義上的偵探故事,既有推理小説的元素,主角也有想破案的意圖。


到了19世紀的美國,一般意義上的推理小説終於出現,在歐美髮展壯大後,又傳入了東亞。如今,推理小説的類型、派別都有了一個基本歸類,身為推理小説創作者,如何思考這個時代與推理髮展的關係?創作過程中又是如何受自身所學影響?原創推理作者們將用兩個週末告訴你他們的答案與思考。


北京場



推理小説的後真相時代

——《文學少女對數學少女》新書分享會

 

虛假新聞、印象操作、網絡暴力,隨着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我們已經迎來了“後真相時代”。許多充滿叛逆精神的當代推理作品,究竟是這一時代特徵的寫照,還是推理小説發展至今的必然趨勢?登上日本四大推理小説排行榜及本屋大賞的原創作家陸秋槎,本週末將和你談談他對推理小説“真相”的解讀。



/ 時間 /

2019年5月11日  14:30


/ 地點 /

北京三聯韜奮書店三里屯店


/ 地址 /

北京市朝陽區北三里屯南43號


/ 嘉賓 /

陸秋槎


/ 報名方式 /

歡迎空降


/ 現場驚喜 / 

  • 作者籤售

  • 抽一位讀者贈送一本姐姐帶來的日本推理作家親筆簽名書

  • 抽三位讀者贈送一套午夜文庫獨家“硬漢派”讀本


/ 主辦方 /

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庫

三聯韜奮書店



文科推理作家VS.理科推理作家

 

曾經做過藥劑師的“理科生”阿加莎·克里斯蒂偏愛在作品中描寫“毒殺”,學美術出身的“文科生”島田莊司創作出許多詭計宏大、天馬行空的作品。現如今獲取知識的途徑太便捷,以至於我們並不容易看出交雜着各種文理科專業知識的推理小説出自理科生作家之手還是文科生。他們在創作中是否收到了自身專業的啟發?抑或限制?文科生和理科生誰更擅長寫推理?文科生推理作家對談理科生推理作家,我們期待一場精彩的辯論!



/ 時間 /

2019年5月12日  14:00

 

/ 地點 /

言幾又·今日閲讀 北京中關村店


/ 地址 /

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創業大街3幢

 

/ 嘉賓 /

青稞

陸秋槎

呼延雲


/ 報名方式 /

掃描以下小程序碼報名

(報名後到場即可得午夜文庫pvc揹包一個)


/ 現場驚喜 /

作者籤售

抽十位讀者贈送《日月星殺人事件》主題鼠標墊


/ 主辦方 /

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庫

言幾又


杭州場


推理小説的後真相時代

——《文學少女對數學少女》新書分享會

 

虛假新聞、印象操作、網絡暴力,隨着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我們已經迎來了“後真相時代”。許多充滿叛逆精神的當代推理作品,究竟是這一時代特徵的寫照,還是推理小説發展至今的必然趨勢?登上日本四大推理小説排行榜及本屋大賞的原創作家陸秋槎,將在杭州和你談談他對推理小説“真相”的解讀。



/ 時間 /

2019年5月18日  14:00


/ 地點 /

言幾又·今日閲讀 杭州西溪店


/ 地址 /

杭州市餘杭區五常大道1號西溪印象城2樓P1-02-01a


/ 嘉賓 /

陸秋槎


/ 報名方式 /

掃描以下二維碼報名

(報名後到場即可得午夜文庫pvc揹包一個)

  

/ 現場驚喜 / 

作者籤售

神祕禮物


/ 主辦方 /

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庫

言幾又

 



/ 關於嘉賓 /


陸秋槎:一九八八年生於北京,復旦大學古籍所古典文獻學專業碩士畢業。在校期間為復旦大學推理協會成員。現旅居日本金澤。曾憑藉短篇小説《前奏曲》摘獲第二屆“華文推理大獎賽”最佳新人獎,並在主辦方《歲月•推理》雜誌不定期發表同名偵探系列作品。嗜讀日系推理,深受三津田信三、麻耶雄嵩、法月綸太郎、米澤穗信、加納朋子等人的影響。深信推理小説能窮究人類的智識與非理性,自有其價值,不能為純文學及其他小説類型所取代。雖系舶來,於現代社會中又未嘗不是一種必需品。故發願弘敷此道,以為畢生志業。


青稞:新鋭推理作家,香港城市大學機械系在讀博士。本格推理死忠,經常為了構思一個詭計苦思冥想好多天,也會為了一點小小的感動而淚流不止。創作了以《鐘塔殺人事件》為代表的“陳默思探案”系列作品,其中長篇《巴別塔之夢》入圍第五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説賞決選,短篇《推理作家的逆襲》獲得第三屆華文推理大獎賽二等獎。


呼延雲:著名推理小説作家,以其對傳統推理小説的全面突破和鋭意變革,被譽為“華語推理的革命者”。呼延雲的推理小説,擅長描寫殘酷現實導致人性的扭曲與畸變,以及由此引發的巨大悲劇,同時展現在命運重壓之下,個體的覺醒與抗爭。他的筆鋒冷峻甚至殘忍,結尾往往又給人以希望,從而使每一段驚心動魄的閲讀之旅,最終總能收穫感人至深的温暖。


/ 關於圖書 /


《文學少女對數學少女》


“推理小説雖然是用自然語言寫成的,卻和形式系統具有相同的性質。”


文學少女陸秋槎,為探究推理小説的嚴密性,誤闖數學少女韓採蘆的寢室,由此展開了一系列思維及身體的大冒險。推理小説的真相,能否像數學定理那樣得到無懈可擊的證明?困擾數學界三百五十八年的費馬大定理,其證明史能否改寫成一篇猜兇手謎題?看似條件不足無從推理的案件,又是否能另闢蹊徑、直抵真相?最終,她們的友誼又會如何收場?


《日月星殺人事件》


一位推理小説家的殞命,將陳默思與陸宇拉進了詭異的犯罪旋渦之中。兩人代替死者前往日月山莊做客,無意間得知,十年前曾有個天文愛好者團隊在此聚會,其間發生了命案。當事人對此諱莫如深,卻有人不斷通過各種方式暗示,當年案件的兇手仍未伏法。


血案伴隨着風雪再度降臨日月山莊,陳默思能將眼前和過去的兇手一併抓獲嗎?


https://hk.wxwenku.com/d/200463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