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為養活一對兒女,外出打工摔成殘疾,今兒子又患病陷困境

乙圖2019-05-08 14:53:35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何光霞是一位殘疾的單親媽媽,11年前丈夫因病逝世,她靠外出打工賺錢,養活一兒一女。兩年前,她因意外導致左腿致殘,與此同時兒子陳貝文又被確診為淋巴細胞白血病。她只好靠輪椅和枴杖一邊帶兒子求醫一邊四處籌錢,一年半的治療,身患殘疾的她因身體原因多次昏倒在路邊,還被路人誤認為乞丐。圖為病房裏,何光霞和兒子在一起。


何光霞為給兒子治病欠下30多萬的鉅額外債,好在兒子貝文總算順利出院。誰知就在她覺得走出陰影開始新生活時,兒子貝文病情復發,急需移植續命,可身患殘疾的她再也無法繼續獨力支撐。圖為何光霞回家籌錢。


何光霞來自四川省雅安市滎經縣大田鄉新文村,她嫁進村子時,才知道自己家是全村最窮的:公婆患病生活不能自理,小叔子又是個殘疾人。何光霞和丈夫忙裏忙外還要照顧公婆。好在夫妻同心,日子雖清苦,卻倍感幸福。圖為何光霞在病房裏照顧兒子。


可2008年,他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何光霞的丈夫因腦瘤醫治無效死亡,女兒正上中學,兒子剛滿一歲。丈夫去世前,為給他治病,家裏唯一的房子也賣了,還欠下鉅額外債,無奈之下,何光霞只好外出打工。眼看着債還得差不多了,兒女也隨之長大,生活正一天天變好,可沒想到的是不幸再次降臨。圖為何光霞給孩子擦身體。


2014年外出打工的何光霞在回出租屋的路上不幸遭遇車禍,左大腿膝蓋粉碎性骨折,術後恢復至正常行走,她再次外出打工。可3年後,不幸又一次降臨,她因一次意外摔斷了左腿,經檢查發現是大腿骨斷裂。這次意外讓她從此成了一個殘疾人,只能依靠輪椅和枴杖走路。就在她坐上輪椅的第二個月,即2017年8月,兒子陳貝文因身體突發不適,先後輾轉多家醫院,最終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圖為因為殘疾,何光霞爬樓都很艱難。


女兒已遠嫁,此時並未完全恢復的何光霞不得不提前出院,靠輪椅一邊四處借錢一邊帶着兒子求醫。化療不到半個月,貝文出現了嚴重的感染同時伴有膿毒血癥,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何光霞強忍着腿部的疼痛從輪椅上站起來,日夜守護在病牀邊。她聽病友説,河北燕達陸道培醫院是最權威的血液病醫院,她便趕緊將貝文轉到該院接受治療。圖為何光霞正在照顧因病長時間卧牀的兒子。


病房裏何光霞一手拄着枴杖一手費力地端着盛有水臉盆往病牀邊走,腿腳不便,照顧孩子很吃力。病牀上貝文睡着了,何光霞拄着枴杖來到病房外,尋一僻靜處打電話為兒子借治療費。有多少次因為借不到治療費,她常躲在深夜裏、躲在無人的暗處偷偷哭泣。圖為何光霞杵着枴杖打水。


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貝文總算脱離了危險,肺部感染也出現了好轉。可偏偏這時,費用卻成了問題。何光霞不得不再次向親朋好友求助,總算勉強湊夠了這次化療的費用。圖為貝文在看書。


貝文的堂伯見他們實在不易,從老家趕到河北,在醫院附近的廠裏打零工為貝文掙一些治療費。然而好景不長,一次他在搬石頭切割時,切割機器出現故障,但當他剛將石頭放在機器上時,機器突然運轉,堂伯的右手不慎捲進機器,手筋被軋斷,直到現在右手還無法用力。圖為好心的堂伯前來探望貝文。


幸運的是,經過一年半的治療,貝文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終於可以出院了。可誰料,2019年2月,貝文回醫院複查,卻被醫生告知:病情全面復發,只剩下骨髓移植這一條路了。得知這個結果,何光霞欲哭無淚。醫生告訴他們,移植前需做放療,若放療順利需花10萬左右,而骨髓移植和後續抗排異費用至少還要準備100萬。圖為貝文的姐姐常常來探望弟弟,給媽媽打下手。


聽着這些數字,何光霞頓時覺得如墜深淵,100萬對於她這個負債累累的單親殘疾媽媽來説無疑是個天文數字。從貝文確診到現在,已花費了65萬左右,其中一半都是借來的。又如何湊到100萬。無奈之下,何光霞只好又一次求助親友、鄰里鄉親等,勉強湊到了幾萬塊,但也只是杯水車薪。圖為何光霞為孩子治療費發愁。


面對病牀躺着的兒子,想着死去的丈夫,再想想鉅額的治療費。她淚眼婆娑,有苦難言。她期望為死去的丈夫照顧好兒子,盼着兒子早日康復回到學校,可她如今卻無能為力。圖為何光霞和兒子貝文相擁哭泣。(彭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也願意幫這個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台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458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