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患病爸爸花百萬為其兩次移植,她每天舉魔法棒,想讓嘴巴不疼

乙圖2019-05-04 14:49:01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爸爸,我的頭髮去哪了?我好想扎辮子。”小思睿不止一次地摸着自己的光頭問爸爸。周勇還記得,女兒曾經最討厭的就是剪頭髮,一説剪頭髮就會哭得停不下來。三歲的小思睿已經懂得愛美,喜歡扎頭髮,喜歡穿漂亮裙子,喜歡閃閃亮亮的鑽石貼片,喜歡當爸爸媽媽的小公主。圖為病牀上的小思睿捂着潰爛的嘴巴,難得出現笑容。


在病房裏,小思睿最喜歡的就是玩貼片和小仙女的魔法棒,只有這個時候她可以短暫忘記身體的疼痛,輕輕牽扯嘴角笑起來。“爸爸,魔法棒真的會讓我的病好起來嗎?我不要嘴巴再疼了。”還未轉過身,周勇瞬間紅了眼眶。


“為什麼老天要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女兒就是我的心頭肉,如果可以,我真想替她承受這些痛苦。”看到女兒受罪,周勇好幾次都忍不住流淚。正在河北燕達陸道培醫院接受抗排異和抗感染治療的小思睿,因口腔嚴重感染,導致嘴巴潰爛,每天都痛苦不已。


“2018年是極不順遂的一年,先是母親患上腔隙性腦梗塞引起左耳神經性耳聾,再是7月中旬父親不慎跌倒造成腰椎骨折。8月1日父親剛出院,8月2日女兒又被查出生病,到現在我的家已經支離破碎,負債累累。”周勇説。27歲的周勇,家住陝西省岐山縣蔡家坡鎮,家庭現有成員5人。圖為小思睿在媽媽的安撫中睡着。


2018年8月2日,周勇僅有2歲5個月的女兒周思睿在做血常規檢查時發現血小板值只有23,隨即前往寶雞市中心醫院住院治療,醫院懷疑是再生障礙性貧血,建議轉上級醫院治療。隨後,周勇帶着女兒來到西安,在西安兒童醫院經過多次骨穿刺等檢查,初步確診為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加肺部感染。圖為生病前的小思睿特別可愛。


小思睿住院23天后血象仍然沒有好轉,於是周勇又帶孩子來到北京兒童醫院檢查,最終確診為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醫院建議儘快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可因為北京醫院都沒有移植倉位,加上骨隨配型等問題,他們最終到河北燕達陸道培醫院診治。 

 

經過前期準備,2018年11月初,小思睿轉到了河北陸道培醫院進行了臍帶血移植,但不幸的是第一次臍帶血移植失敗,後又用周勇的骨髓進行了骨髓半相合、外周造血幹細胞和臍帶血移植,這次移植成功了。孩子在移植倉內時間達63天,花費達55萬餘元,由於河北陸道培醫院不是醫療定點單位,這筆巨大的治療費無法報銷只能自已負擔。


由於孩子在移植倉時間長,免疫力極差,導致口腔嚴重感染。與此同時,小思睿術後出現重度排異,2019年1月10日孩子出倉後又回到河北陸道培醫院繼續接受抗排異和抗感染治療至今仍未出院。圖為媽媽在照顧小思睿。


“媽媽抱……爸爸抱……”小思睿目前已經和疾病抗爭了八個多月,小小的她不懂堅強,疼痛折磨着她,她會大哭,也會在爸爸媽媽的懷抱裏找到安全感,那是她最好的止疼方式。


“手機裏還有好多女兒以前的照片、視頻,那麼可愛、乖巧,我們相信只要過了這一關,女兒肯定能恢復健康,女兒只有我們,我們絕不會放棄任何希望”。從孩子發病至今在各個醫院治療加上各種費用,周勇已經花了上100萬元,這麼巨大的資金大多是向親朋好友借的,他的家庭因此陷入困境之中。圖為媽媽守在小思睿牀邊。


目前,周勇和妻子、母親都在醫院照顧孩子,只有周勇父親一人打工維持生活。他們的不幸在當地引起多方關注,也獲得不少好心人的幫助,但醫生説:若要治癒,後續抗排異和抗感染治療費至少還需要30萬左右。可如今,不要説30萬,就連下次的治療費都拿不出來了。看着躺在病牀上可憐的女兒,周勇心痛如絞,卻再也無計可施。(彭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也願意幫這個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台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415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