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拍五一假期的毛坦廠中學,萬餘考生緊張備考,家長聚集校門前送飯

乙圖2019-05-04 14:48:5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今年五一小長假首次迎來四天假期,當人們紛紛外出旅遊,各大景點遊客爆棚,擁擠不堪的時候,位於大別山深處的六安高考鎮卻是另外一番景象:萬餘考生正在緊張備考,每天中午和傍晚數千家長聚集在校門前送餐。


圖為5月2日,毛坦廠中學大門口送餐的家長和吃飯的考生。


安徽六安大別山的毛坦廠鎮面積只有3.5平方公里,人口不過萬餘人,從1999年後,毛坦廠中學借高考復讀成名後,每年都要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2萬多學生和一萬多陪讀家長。租房、生活、學習,眾多學生和家長的到來,使得整個小鎮的變得繁華起來。圖為5月2日傍晚的毛坦廠陪讀村。


今年五一小長假四天假期,高考鎮高一高二年級放假,高三年級和復讀生則緊張備考。據悉,今年毛坦廠中學2018年至2019年學年度復讀生達7900多人,比往年增加了很多,一個班級人數很多都超過150人。加上應屆考生,超過一萬三千人。圖為5月2日下午,毛坦廠鎮陪讀村聊天的陪讀家長。


5月2日,距離高考只有一個多月。毛坦廠鎮雖然高一高二年級放假,但小鎮依然熱鬧。一些放假的家長前來探望孩子和陪讀的妻子,還有一些遊客帶着孩子前來感受高考鎮氛圍。而校園裏,當日適逢高三年級會考,頗為安靜。圖為5月2日,出租房內,7歲的馮尚勇鑫在寫作業,這個假日,他特意從安徽全椒老家來看復讀的姐姐。


2015前,美國《紐約時報》曾關注毛坦廠這座高考鎮,稱這是一座偏僻的單一產業城鎮,出產的是應試機器,就像其他一些專門生產襪子或聖誕飾品的中國鄉鎮一樣心無旁騖。而在國內,有媒體將毛坦廠中學批評為“備考一年如服刑”“一座被妖魔化的城”“地獄中學毛坦廠”“親歷亞洲最大高考工廠非人生活。”圖為一個攤販在做煎餅,為了迎接學生放學的一波高峯,她和丈夫下午三點就出來擺攤。


儘管是假日,但高考鎮的生活節奏一如既往。早晨5點多鐘,家長起來給孩子做早餐,孩子走後上街買菜,上午10時左右開始做飯。飯菜做好後,路近的家長在家裏等待孩子回來用餐。一些路遠的家長則將飯菜用保温桶裝着,前往學校門前送餐。圖為5月2日,送餐的家長提前20多分鐘前來佔位置。


距離下課20分鐘前,拿着小板凳的家長陸續來到校門外等候孩子放學。他們中有爺爺奶奶,有外公外婆,還有爸爸媽媽。圖為5月2日傍晚,毛坦廠中學大門前,聚集着很多送餐的家長。


圖為5月2日,學校大門口,一個陪讀奶奶一邊等孫子放學,一邊打盹。


毛坦廠中學分別有兩個東門和一個西門一個北門。每天中午11:40和下午5點,伴隨着下課鈴聲響起,兩分鐘後,萬餘學生,如潮水一般湧向大門。圖為5月2日下午五點,考生結束考試後湧出大門。


在不到5分鐘時間裏,湧出大門的學生迅速將大門前,馬路以及路邊的小吃攤填滿。


孩子們到來,家長們迅速支好凳子,打開飯桶,遞上熱乎乎的飯菜,盯着他們一口一口將飯菜吃完。此時學校大門周邊、圍牆下和車棚裏儼然成了飯場。圖為大門外,一個陪讀媽媽帶着女兒來給兒子送餐。


短短20分鐘時間,這些剛剛湧出大門的學生開始向教室迴流,瞬間從學校周邊消失,彷彿在上演一場“快閃”。來自合肥的一名理科復讀生説,考試前的這段時間,氣氛越來越緊張,現在是一週三考,以考代練。圖為5月2日,一個考生將電動車當成飯桌吃飯。


據悉,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高考鎮,除了安徽本省的復讀生外,來自外省的復讀生越來越多,最遠包括新疆、廣東、雲南、遼寧等地。(江雨 文/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415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