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引發的戰爭:誰能主宰中國中產的酒杯

正和島2019-05-02 20:30:16

上週,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在北京舉行。來自亞洲、歐洲、美洲、非洲等37個國家的元首、政府首腦親自參會……之所以如此隆重,中國市場巨大的吸引力,是其根本原因。

 

在這場會議中,有一樣產品引發中外雙方的共同關注,甚至總統親自來做品牌代言。在中國3億新中產的市場上,打響一場老牌與新貴的爭奪戰。

 

它就是——葡萄酒!


作 者:五月花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總統當起葡萄酒代言人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在“2019年智利葡萄酒協會中國巡展”,出現了一位特殊的重量級嘉賓——智利總統皮涅拉。

“當您開始飲用智利的葡萄酒後,您可能會無法自拔地愛上智利葡萄酒,這好像正是我們想要的。”皮涅拉心裏清楚,中國現在已是智利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國,打好中國市場,關係到安第斯山脈西側成千上萬人的生計,擔任本國葡萄酒的宣傳大使,他自然義不容辭。

中國的葡萄酒規模究竟有多大?讓總統親自來代言?

中國葡萄酒市場規模,一塊近480億的大蛋糕,相當於2018年智利GDP2.3%和意大利GDP的0.3%。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中國四大葡萄酒進口來源國名單上,新世界的代表澳大利亞、智利佔據第二、第三位;舊世界的代表法國、意大利,分列第一、第四位。

 

以往,底藴深厚、工藝嚴謹的舊世界葡萄酒在中國具有絕對的統治力,但近年來,果香濃郁,口感甜美的新世界葡萄酒更討中國消費者的喜歡,且大有後來者居上之勢。

 

這其中,澳大利亞的表現尤其搶眼。數據顯示,2018年澳大利亞葡萄酒對中國市場出口額增長18%,中國內地目前已是10澳元/升價位以上澳大利亞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場,佔該價位澳大利亞葡萄酒全球出口量的一半。

 

按照近幾年的增長速度來看,後起之秀澳大利亞超越老大哥法國拿下“進口酒第一寶座”指日可待。

 

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隨着“一帶一路”從謀篇佈局的“大寫意”,到精耕細作的“工筆畫”,擁有巨大潛力的中國葡萄酒市場,“排位戰”勢必風起雲湧。

酒中自有黃金屋

 

一杯葡萄酒,中國新興中產看到的是自我身份認同,意大利酒莊工人看到的是工資,智利總統皮涅拉看到的是GDP和就業率,而中國的商界大佬,則從中看到商業的機遇和創造的激情!

 

中國企業家裏面,論酒量,馬雲很難排得上號,但説到“買酒”,馬雲絕對是可以笑傲江湖的。

 

2016年2月,馬雲指着位於法國波爾多地區的一個名為薩爾斯酒莊的大型葡萄園説:“我買下了”。價格多少,至今是個謎,可以肯定的是,相當昂貴。酒莊佔地85公頃,園內還擁有一個18世紀的古老城堡,一年只產出限量版50瓶紅葡萄酒和白葡萄酒。

 

也許是買酒莊上癮了,4個月後,馬雲又以1200萬歐元拿下法國兩座具有200多年曆史的格瑞酒莊和佩雷酒莊。馬雲當然並沒有喝醉,這位“國酒茅台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本來就是酒界的資深票友,他有的是實力為酒情懷買單,即使從生意的角度看,也是一筆極具附加值的槓桿投資。

 

馬雲不僅愛喝酒、愛買酒莊,他還有一絕——擅長“杯中窺人”。馬雲觀察人的喝酒,總結出三條用人之道:

自己不會喝酒,但好強硬撐,結果三杯未下肚,就面紅耳赤,開始手舞足蹈,之後又是爛醉如泥,醜態百出,這類人我不會重用;


自己很能喝,但裝着不會喝,並一邊想方設法唆使別人喝,不看到別人爛醉倒地不罷休,這類人陰險狡詐,我也不會重用;


那種自己會喝酒,依自己的酒量去喝,對別人不勸酒、不唆使,悉聽尊便,則可以放心重用。

 


這三類人的總結,可以説是相當到位了。

 

馬雲的好友、復星掌門人郭廣昌對酒也是情有獨鍾。

 

30年前,20歲的郭廣昌就讀復旦哲學系,當時,這位年輕人獨自騎着自行車,從上海跋涉到北京,尋路中國。在北京賣掉自行車後,他路過青島,由於囊中羞澀,他只能在兩頓飯和暢飲青島啤酒之間二選一。

 

至今,他仍記得30年前的青島啤酒的滋味,極度的醇厚爽口,那是年少輕狂的酣暢淋漓。

 

距離他喝第一口青島啤酒的30年後,復星國際出資66.17億港元,買下青島啤酒17.99%的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

 

“30年過去了,每次在海外出差有那麼幾天,總要在當地找一家中餐廳犒勞一下自己的胃。”毫無例外的,每當郭廣昌喝起啤酒,30年點滴往事必如潮水湧上他心頭,正是“遙知湖上一樽酒,能憶天涯萬里人”。

新舊世界的葡萄酒之戰

 

40年前,讓西方經濟學者感到興奮的是,“如果13億中國人,每人每天喝一瓶可口可樂,一天就可以喝光13億瓶可樂!”而現在,他們暢想的是,“如果3億中國中產,每人每月消費一瓶紅酒,一個月3億瓶也夠可觀的了。”

 

在眼下這場爭奪中國市場葡萄酒進口戰中,老牌紅酒帝國法蘭西依然霸佔第一,它和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構成強大的“葡萄酒舊世界陣營”,而位居第二的澳大利亞則和智利、南非、新西蘭、阿根廷、美國構成生機勃勃的“新世界陣營”。在業界看來,新世界超越舊世界只是時間問題。

 

與歐洲傳統釀酒國家相比,新世界國家的釀造歷史偏短,工藝傳承不強,沒有“純正血統”,可以想象,當時拓荒老前輩們揹負的壓力確實“山大”。

 

不過,你有你的金剛鑽,我有我的鐵布衫。新世界共同的“殺手鐗”是:所在國氣候和地理條件跨度大,一個國家裏就能產出多種不同的葡萄;且大多人口少,釀造時須大量運用現代化的生產工藝,不僅產量大,品質穩定,味道也更加香醇。

 

地廣人稀的澳大利亞就是典型例子。

 

澳大利亞的特產設拉子(Shiraz),香氣就極為濃郁,口感中帶有濃濃的新鮮黑莓、黑漿果香味,部分老藤還能釀出巧克力味,着實非常特別。還有常見的赤霞珠,在澳洲的土地上就能釀出顏色深濃、單寧厚重的濃郁紅酒,以黑加侖和青椒的香氣見長。

 

澳洲酒成為國人“新寵”自然不無道理。

 

19世紀英國浪漫主義作家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説:“葡萄酒,是裝在瓶子的詩篇”。當一瓶澳洲葡萄酒被打開,濃郁鮮活的漿果香氣就會立刻撲面而來,帶給人嗅覺和味覺上的極大享受。

 

可以説,雖然智利和意大利的領導人都不遺餘力地在“一帶一路”論壇上推介自家紅酒,但澳大利亞紅酒相當淡定,它唯一的對手只有拉菲的故鄉——法國。

中國娶了“澳大利亞最漂亮的女兒”

 

澳大利亞優質的葡萄酒產區很多,近幾年來,一個名叫克萊爾谷的產區風頭最盛。

 

克萊爾谷原本是南澳洲首府阿德萊德北邊的一片銅礦區,至今還留有殖民時代礦業痕跡。這裏不僅風景優美,而且排水性良好的土壤、晝夜達到20-30℃的温差、以及乾燥的大陸性氣候,正是種植好葡萄需要的最佳環境。

 

關於克萊爾谷的獨特風土,世界著名葡萄酒大師羅伯特·蓋蒂斯(Robert Geddes MW)分享了這樣一個小故事:“當我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的爸爸就教我如何觀察通過樹來看這個地區土壤的環境,南澳大利亞通常都是比較乾旱的地方,但特殊的地形使得克萊爾谷有更高的降水量,也擁有了非常豐富多樣性的土壤。葡萄園的土壤決定了品種的選擇,葡萄園的土壤也決定了葡萄的質量。在克萊爾谷,可以看到很多歷史悠久的葡萄老藤,這裏的風土可見一斑。”

 

“世上有兩種人,一種生在克萊爾谷,另外一種希望生在克萊爾谷。”羅伯特·蓋蒂斯總結道, 而歌濃酒莊就誕生在這樣一個神奇的谷地。

在中國,可能對於歌濃酒莊瞭解並不太多,但在世界的酒莊版圖上,歌濃酒莊如同是珠穆朗瑪峯般的存在。

 

歌濃的酒有多好喝?我們可以看看開創了“帕克體系”的美國品酒之神羅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對它的評價。

 

熟悉葡萄酒的朋友都知道,羅伯特•帕克又被譽為“葡萄酒皇帝”,他的點評及評分一言九鼎,甚至決定着一款酒乃至一個酒莊的興衰。在國際葡萄酒市場,就流傳着一條著名的“帕克定律”:帕克90分以上的酒買不到,帕克90分以下的酒賣不動。

 

罕見的是,這位“味蕾的獨裁者”給歌濃酒莊旗下28款美酒打了90分以上的高分,其中4款95以上!要知道,大家印象中最牛的法國一級莊——拉菲酒莊,在長達40%的評比年份裏,它都未達90分,可見帕克評分有多挑剔。

 

帕克眼中95分以上的酒堪比米其林三星,是值得專門飛去品嚐一下的頂尖葡萄酒。其中,歌濃酒莊2006年份“1865年老藤”設拉子,和同一年的曾被譽為澳洲酒王的葛蘭許同分,其原料來自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藤。2003年份Oracle設拉子更是獲得98分的頂級酒(還入選羅伯特•帕克評出的“25瓶世界頂級西拉紅酒”之一),和我們最熟悉的82年拉菲同分,比葛蘭許同年的分數更高(葛蘭許2003年份的分數僅為92分)。


歌濃酒莊種於1865年的古老葡萄藤,成為世界上仍在生產葡萄酒的最古老的葡萄藤。

2018年國際葡萄酒與烈酒大賽(IWSC)上,歌濃酒莊2014年份8K特別珍藏設拉子榮獲傑出金獎(GoldOutstanding),並奪得“年度最佳設拉子”獎盃(ShirazTrophy)。這是歌濃酒莊第三次獲得全球“最佳設拉子”榮譽。

 

除了知名品酒師的肯定,歌濃酒莊在國際上也是拿獎拿到手軟,從2012年至今連續被評為澳大利亞“雙五星紅酒莊”(最頂尖的3.8%),而且是澳大利亞近5000家酒莊裏唯一一家累計6次獲得“年度最佳酒莊”榮譽的。

 

2017年,歌濃酒莊更是以葡萄酒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被德國《選擇》雜誌評為“全球五大頂級酒莊”之一。其首席釀酒師凱文·米切爾在2014年因突出貢獻入選“克萊爾谷名人堂”,獲評“年度最佳釀酒師”,並被世界著名酒評家羅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譽為“最傑出的天才釀酒師”。

 

在剛剛結束的德國MUNDUSVINI世界葡萄酒大賽的評酒會上,歌濃更是有12款酒斬獲了金獎——要知道,全澳所有的酒莊也只有55款葡萄酒獲得金獎。這也是繼2010年、2017年、2018年之後,歌濃第四次成為在世界葡萄酒大賽中獲得金牌最多的澳洲品牌。

 

世界頂級的品質,壟斷性的奪金能力,“澳大利亞新酒王”的稱號,對於歌濃酒莊來説毫不為過。

 

這個頂尖的酒莊,未來與中國消費者只會越來越近,因為在2018年1月18日,中國葡萄酒企業張裕,就宣佈出資2060.5萬澳元收購歌濃酒莊公司80%的股權,這天也註定成為中國葡萄酒企業發展史上極不平凡的一天。


此次收購,在海內外葡萄酒界引起轟動。歌濃酒莊並不是張裕收購的第一個海外酒莊。目前張裕已經在全球佈局了14個酒莊,覆蓋了法國、西班牙、智利、澳大利亞等葡萄酒主產國,通過海外資源整合,張裕葡萄酒銷往70多個國家,主力產品張裕解百納進入歐洲5000多家賣場銷售。通過全球化,張裕既能把世界頂尖好酒帶入中國,又能為全球餐桌奉上中國地道好酒,可謂雙贏。


莎士比亞在《亨利四世》中這樣説到“一杯上好的白葡萄酒有兩重作用。它首先會升入頭腦,把包圍在頭腦四周的一切愚蠢沉悶的烏煙瘴氣全部驅散,使它變得敏悟機靈,才思奮發,充滿活潑熱烈而有趣的意象。當把這種意象形之脣舌,便是絕妙的辭鋒。葡萄酒的第二重作用就是使血液温暖;一個人的血液本來是冰冷而靜止的,肝臟也呈現着蒼白的顏色,而那正是孱弱和怯懦的標記。可是,白葡萄酒會使血液發生熱力,並驅使血液暢流到全身各處。”

 

如果莎翁和“澳洲新酒王”歌濃酒莊相遇,他筆下的葡萄酒,會比上面這段描述更美妙嗎?

 

想知道答案?不妨現在就來“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吧。

 點擊“閲讀原文”,搶先體驗歌濃酒莊的魅力。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391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