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丨唯物城記·里斯本

新星出版社2019-04-28 17:39:58



對里斯本這座城市的最初想象,大概只是蛋撻、波特酒、碎石鋪就的蜿蜒行路和悽婉的法朵。而姿勢分子王罕歷指給我另一條路,是不僅限於觀光的體驗——探索一座城市風格、個性和更深層次演化的方法是在尋常街巷的購物觀察學。也許里斯本和歐洲其他城市有同樣的風吹過,但每一家店面或角落都有叫人言説不明的吸引力。








唯物城記·里斯本




我屬於那種一給陽光就燦爛的“植物人”,於是剛過完農曆年心思就活絡了,等不及想由春入夏,想盡早曬到真的太陽,那乾脆就買張機票從歐亞大陸的盡東邊飛到了最西頭。


去里斯本的衝動跟佩索阿無關,也不愛吃蛋撻。有一部分原因是去歐洲那麼多回,還是想跑到辛特拉看看 “陸止於此,海始於斯” 的,這心理也許和上世紀末我們愛跑到三亞看海角天涯一樣,人總喜歡站在陸地盡頭望洋,能想到啥就另説了,奇怪的情結而已。還有就是一些聲音與故事,它們共同構建於腦海中的這座城的意象已吸引我很久。所以,預熱里斯本旅程不需要太多城市指南,法朵歌手 Dulce Pontes 自由如城中道路般蜿蜒起伏,抑揚頓挫的唱腔就很合適;維姆·文德斯的《里斯本故事》裏,赴邀去找導演的收音師菲利普穿街走巷,在里斯本遊蕩着收集生活日常中的各樣街巷之聲,當他最後碰到導演時,發覺導演已不再拍電影,他只將攝影機扛在肩頭隨意走動,任憑鏡頭記錄城中所到之處的影像和故事——人們對真實的感知與表達從來與客觀關係不大,再多前設的意象都不可能真實,於是終將要把自己 “流放” 到在場才好。



里斯本城本身不小器,卻很適合用 “小調” 類比,帶着可以隨意哼哼小曲兒吹吹口哨的心情,穿梭在被街巷切割出節奏韻律的驕陽中。不過到這個年紀,沒吃飽早飯,沒攢點兒體力,還真不敢開始這場城中徒步春遊。七丘之城不是隨便説説的,建築沿着山勢起伏,鬧市無坦途,動不動就是坡度30度以上的石塊路,或者眼前給你架個曲折的三跑階梯:要麼繞路(也未必好走),要麼……爬吧!所以在里斯本真沒怎麼看到本地胖子,估計他們膝關節和髖關節都不太好,或者適者生存都進化到很強大了……但這也是在里斯本的樂趣之一,無論興之所至往哪個坡上爬,總能看見不錯的天空。



別期待像 Rossio Square、Avenida da Liberdade、Time Out Market 這樣遊人如織的熱鬧地界有驚喜,Café a Brasileira 也更像個留影的景點,咖啡不見得多出色。耗子如我,就喜歡往對過擦身的窮街陋巷裏鑽,在城市的毛細血管裏,隱匿着更真切的性格。里斯本人對生意本身好像興趣寡然,守着一爿店招都可能沒有的店面,關起門來做買賣;或者他們也只用些最樸素的方式招攬客人,有天我走在 Chiado 的小巷裏,迎面一個劍眉星目大小夥兒樂着就過來跟我打招呼握手,原來他是旁邊小酒館的老闆,開業之初為了旺旺人氣,想請路過的人都進去喝一杯,我這才注意到,小巷都快被他家人承包了,爸媽和兄弟們都跟着他在路上請人喝酒……


雖然看得上眼的古董藍磁磚(Azulejos)都上百歐了,對魚罐頭、蛋撻、波特酒也興趣不大,但作為歐洲製造業的輸出大國,如果不太極致挑剔什麼品牌理念、營銷手段、店鋪陳列的話,這裏還是有許多“值得買”。



A Vida portuguesa 是最具當地風格又國際化的生活方式品牌,衣食住行各類葡萄牙生產的日用品和手工藝在此集合,位於 Chiado 步行街商區旁窄巷裏的旗艦店算是酒香不怕巷深,週末路口還經常被舊書攤擺滿,十九世紀高挑高拱頂建築裏光線曖昧,像個防空洞市集,總讓人有種黑市淘寶的興奮,好逛到不知覺一個鐘頭便過去,我一直在他們家有機精油皂和手工編織毯的坑裏。



Claus Porto 香氛不算里斯本特產,位於 Misericórdia 街上的實體店是全球唯三的店鋪(其他兩家分別在波爾圖和紐約),也是城裏商業室內設計最講究的,他們家的香氛蠟燭已經燒過好幾罐了,性價比高,葡萄牙不走性冷風,味道偏向濃郁花香,而包裝設計則走復古和 Art Deco 路線,很適合送對生活充滿了熱愛又不作的朋友們。



也許和愛好及生活習慣相通,路過一些城市時,我總會捎上帶有當地風格的普適味覺,要麼咖啡要麼茶,待到回家後不久再開啟品嚐,就像某些記憶會再被喚起。如果去巴黎你會逛 Mariage,到紐約會拐進 Bellocq,那麼在里斯本就不可錯過 Companhia Portugueza do Chá,這家當地的茶葉鋪在概念上和前兩者區別不大,都是以混合香料茶為主,當然這些年茶文化的多元化,也會讓他們更多涉獵中國茶的領域,往往差強人意,但你來打 Call 的往往是他們做茶品牌的方式:包裝、陳列、故事,他們總是以自己的理解重新 “編輯” 了茶,而這對於愛喝茶的國人來講,值得討論。當然,罐子永遠是你考慮買這些茶的因素之一,不過這家店的罐裝都大得驚人,所以只好選一些袋裝伯爵和英式早餐茶作罷。結賬時還跟店主打趣,要是做小罐裝的茶手信,生意一定會更好。



Cutipol 的 Goa 系列餐具這些年在國內算是小網紅,雖然我更喜歡柳宗理同類型鋼與木結合的敦實憨態,但秉着國人“來都來了”的心理,還是走進了他們位於 Baxia-Chiado 廣場旁的小店。怎麼講,門臉對得起設計,拳頭產品本身也挑不出毛病,但陳列與包裝非常令人無語,接近開架超市,購物體驗負分,草草收幾把國內不多見的金色系 Goa 刀叉勺就可以撤了。



Luvaria Ulisses 是里斯本一家百年手套店,關注這家店,還是因為去年底看西語劇《時間的針腳》(El Tiempo Entre Costura)。身為裁縫的主人公轉型女間諜,從馬德里到里斯本執行艱鉅的機密任務,結果她剛到里斯本就被司機拉着在 Chiado 買買買,然後在鏡頭一閃而過時,我抓住了這家店,於是一搜,還真尚在,只是店面比戲裏小了不止一點。僅容得一人站立的店裏,牆上陳列着十幾款手套樣品,你看中款式,唯一的店員先看一眼你的手,不用問,就去裏屋給你找合適的尺碼,你只要把手肘支在他們專用的試戴台上,店員自會貼心地幫你妥帖戴好,絲毫不差。他們家的手套大多是植鞣小羊皮內襯原色羊絨手工縫製,沒什麼特別的花樣,但隱約透露着一分講究老錢的味道。



Embaixada 是一“棟”概念店,位於我覺得里斯本最當地中產風的一條街旁。它的前身是一座摩爾風格官邸,被改造成生活方式集合店後,仍保留着原先的建築結構,室內的中庭、立柱、樓梯和壁畫等細節在自然光下生動述説着它的曾經,讓你想要立馬側卧抽水煙,而入駐的都是葡萄牙當地新興的設計藝術、手工藝及餐飲品牌,建築與創意一舊一新在此無違和地滲透融合。其中最令人身臨其店有購買慾的,是當地一個叫 ISTO. 的服裝品牌,藉助葡萄牙當地棉麻等天然面料的優勢,結合基本色和通勤實穿的款型,不費力就贏了當地很多其他品牌。



當然,如果遇上週日,也可以坐上一班著名的28路有軌電車,去趟 Alfama 區的 Mercado de Santa Clara,這個週末跳蚤市集是我有史以來的兩個“最”:户外風景最宜人,挨着大教堂和公園,從入口的坡上眺望,連綿紅屋頂的不遠處就是海;最淘不到貨,規模不小的市集裏頭,練攤兒的好像都是當地困難户,什麼 Vintage 啊 Antique 啊在這都是奢望,待我耐心統統轉完一圈,都沒可下手問價的東西,倒吸飽了挨攤挨户的二手葉子,自然 High 了。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大姐在一堆一塊錢的舊衣物中間,擺了一件如裝置藝術般的二手 Dildo,別人好奇問她,她斬釘截鐵地回答:賣!所以,純當去體察民情,也是好的。



回頭想想,旅行中的購物,已然不是我穿梭城中的主要目的,它更像是某條串聯起行走的線索,或者腦裏隱約存在的一系列座標,它迅速拉近我與所處之城的距離,並以自己最熟悉的方式融入當地生活語境,城市生活有時候就這麼潤物無聲地被購物體驗並感知,在里斯本,就這樣完成一次從陌生到熟悉再到喜愛的過程。






文 圖 - 王罕歷


王罕歷,致力於文化、設計和生活方式類原創內容的策劃、採編、出版,以及相關品牌的策略與諮詢工作。戀物成癖、獨斷專情、吃喝上癮、玩樂隨性,對形式任性,對儀式着迷,喜歡耳語勝於宣言,崇尚輕盈多於凝重的各種局外人。

https://hk.wxwenku.com/d/200346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