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捉妖記

定向增發2019-04-21 17:57:08

定增併購圈(ID:PIPE_Funds)專注於A股資本市場上市公司重大資本事件。掃描上方圈主個人微信,可以加入讀者微信羣,隨時瞭解更多資本市場信息!


編輯:青柏

作者:熊劍輝

來源:華商韜略


地獄空蕩蕩,妖股在人間。

春天來了,萬物復甦,又到了妖股講故事的季節。


01

東方有妖起


2019年伊始,股民老張察覺到,“東方”有妖起。


2月11日開始,在5G概念催動下,東方通信像打了雞血,11個交易日拉出10個漲停,從13塊衝上37塊的雲霄。


去年,東方通信就已開始“作妖”。10月,它還在3.7元的山腳徘徊;結果4個多月曆經25個漲停板,股價赫然翻10倍。


老張潛伏在正兒八經的5G股中興通訊裏,但他想破頭也不明白,東方通信怎麼會成5G“頭牌”?


它名為“通信”,卻造是ATM機、社保發卡機等智能自助設備的。業績連年下滑,3年無人問津。公司還發公告16連否:沒5G業務,跟5G不熟,沒5G想象空間!總之,別買我!


但市場用連串漲停板,打腫了老張的臉:説你有,你就有!


妖股不孤。今年以來,A股暴漲兩倍以上的妖股,多達十幾只。


前有5G妖股壓陣,後有科創概念(復旦復華)、借殼題材(赫美集團)、併購重組(東方金鈺)、工業大麻(順灝股份)、物聯網概念(岷江水電)等接連“炸板”。連ST板塊中的*ST毅達,都以12個漲停暴動般上漲。


但它們,不是虧損連連,就是市盈率百倍。最奇葩的東方金鈺,預虧公告一發,就抖擻漲停。這種“墳頭蹦迪”的玩法,老張還頭一次見。


行業龍頭乏力,價值投資已死,老張的世界觀崩塌了。來股市求財不求氣,既然妖股當道,乾脆與妖羣舞。


但老張很快明白了誰是刀俎、誰是魚肉。


2月26日,“妖股王”東方通信突然從漲停板縱身跳水,單日振幅19.32%。


老張幸災樂禍,他追入的妖股市北高新,當天穩穩漲停。


可兩天後,市北高新也突然上演“天地板”慘劇,13萬手大單從漲停砸到跌停,頓成恐怖的“萬人坑”。好在蒼天有眼,第二天沒封死跌停,老張得以逃出生天。但誰曾想,它又轉身用5個漲停板“逆天改命”,直接翻番再創新高。


老張恨不得“啪啪”抽死自己。但也徹底明白,小散玩妖股,最終是被妖股玩。


▲A股近10年“妖股王”


而股市中,無人能抵擋“妖股王”的極致誘惑。


2015年,暴風科技一上市,就以“29個連續漲停+11個非連續漲停”席捲A股,28.91倍的最高漲幅,更是當之無愧的“妖股王中王”。


但2016年,暴風科技的連板“金身”,被海天精工的30連板破了,海天精工也至今是妖股中令人仰望的存在。


而ST股中,ST長運才有資格表示“在座的各位都是樂色”。2007-2008年間,因西南證券借殼,它創出了“3+42”個ST漲停(5%)的瘋狂紀錄,荒唐得只有ST金泰(42連漲停)才能媲美。


“事出反常必有妖”。妖股萬般變化,皆因有人興風作浪。


比如,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銀河證券紹興營業部、華泰證券深圳益田路營業部、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營業部……


這些地方,是中國最強悍遊資的試煉場,也是妖股隱祕的策源地。


02

浙江敢死隊


“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浙江寧波解放南路,曾是“漲停敢死隊”的發祥地。


1995年,18歲的寧波少年徐翔放棄高考,拿着母親給的3萬塊,跟着表哥馬信琪進了股市,準備“以交易為生”。


這樣的選擇,在常人眼中與賭徒無異。


然而,徐翔鴻運加身。據説,一位高人向徐翔傳授了一套“漲停戰法”,後經他們反覆打磨,終成股市“大殺器”。


1996年12月,A股始設漲停板。徐翔們很快發現,漲停會引爆人氣,積聚慣性,並引發連續不斷的漲停。


人性之理,亙古不變。敢死隊要做的,就是將人的貪慾無限放大,並以此牟利。


於是,當某隻股票因業績、題材原因快要漲停時,敢死隊便集中資金、橫掃賣單、促成封板。引發市場關注後,再連續催發漲停,誘導散户癲狂追漲。


等到出貨日,敢死隊仍會將股價迅速拉昇,佯裝封板。但這次,大賣單從天而降,秒砸出巨量;對漲停抱幻想的人,還忙着搶籌碼,等漲停;而拋單卻延綿不絕,股價的分時走勢,橫豎都形成明顯的“1”或“一”字。



是為赫赫有名的“一字斷魂刀”。


實際上,敢死隊並非特定組織,早期也僅有區區數萬元入市,成員並不固定。但掌握漲停戰法後,他們從小盤股入手,同氣連枝,共同進退,製造妖股,反覆收割。2001年前後,成員們至少身家千萬。此時,他們再聯手炒作,已能嘯聚資金上億,將某些股票炒上天際。


2003年,《中國證券報》一篇《漲停板敢死隊》的文章,揭開敢死隊的面紗,引發監管當局的注意。但查來查去,沒查到融資、拆借的違規行為,也證明不了聯手炒作的惡意,最終不了了之。


而舒逸民、孫國棟、馬信琪等,都是敢死隊中的大高手。


舒逸民,浙江省國際象棋隊隊員,號稱“棋壇股神”、敢死隊“三劍客”。他最愛狙擊重組股、ST股。著名的昌九生化“爆倉案”,就由其一手炮製。


當年,昌九生化經營奇差。但2012年,贛州稀土借殼的傳聞,令其鹹魚翻身,股價從11元飆升到40元。此前,舒逸民買入3391.15萬元,一路豪賺。但借殼之事最終落空,昌九生化遭遇10個跌停。股民哀鴻遍野,他卻全身而退。


“三劍客”之一的孫國棟,更號稱“妖股之王”。大妖股暴風科技、全通教育、雷曼股份、西部證券等,皆由其一手操刀。2015年,他現身多家上市公司大股東,持股市值高達14億。


與舒逸民靜水深流佈局不同,孫國棟操盤兇狠,拉昇、洗盤、出貨一氣呵成,虛假申報、快速撤單的手法爐火純青,擅長日內做T+0,以快速獲利。


如此手法,常令妖股暴漲暴跌。每當遭遇斷崖式暴跌時,散户會誤以為遊資同樣出逃不及、深套其中。而日內交易型遊資,每天都在低買高賣的縫隙中獲利,等到K線破位、跌停連連時,早已出貨遁去。


但這些大牛人,都不及“總舵主”徐翔那般神祕。


大更新!企業預警通最新更新社會融資數據!資料全面,又可以查詢企業的誠信檔案、司法訴訟、擔保、融資等各項數據!長按掃描二維碼即可下載註冊企業預警通app,精準預警,專業極速!免費!免費哦!



03

南京有徐翔


2015年11月1日,身穿白大褂的徐翔陡然上頭條。



吃瓜羣眾誤以為抓捕了一名“神醫”,時尚界則不知身穿阿瑪尼白西裝的人是何方神聖,段子手們更對“白大褂”有了新解:白手起家,大賺,掛了。


這一天,趕着回老家為祖母慶賀百歲壽辰的徐翔,沒能逃過命運。


漲停板敢死隊中,1978年的徐翔最年輕,最生猛。傳聞中,他19歲即被上海兩大黑幫爭搶,脅迫操盤,從此在江湖上富有盛名。


中國股市,給予了徐翔人生中的一切。


在股票大户室,他結識了妻子應瑩;積累起數十億身家後,他與竺勇、王巍結成“鐵三角”;2009年,他轉型陽光私募,在上海創立“澤熙”。


神祕,曾是徐翔的重要標籤;澤熙時代,專注、勤奮成了徐翔的新人設。


在《我在澤熙學到的七堂課》一文中,徐翔被描繪成一個最勤奮專注的投資人。他早上聽研報,開盤看交易,收盤看路演,晚上做覆盤。每天鑽研12小時,人生唯一的愛好就是股票。


有人表示,A股大盤每天的K線走勢,徐翔信手拈來,能徒手畫得一絲不差。


這些虛實不清的傳聞,加上強悍的操盤手法,讓澤熙成為股票暴漲的風向標。


重慶啤酒一戰,是徐翔引以為傲的神話。


2011年年底,重慶啤酒乙肝疫苗研發失敗,從80元高位跌落,12個跌停將機構散户悉數埋葬,引發踩踏。徐翔卻在24元奮力抄底3000萬股,令其火速反彈到36元,盡顯妖股本色。


短短一月,徐翔刀尖舔血,大賺數億。


如此操盤,堪稱“藝術”,在私募界引發強烈震撼。


徐翔將抄底喻為“刮彩票”:普通人刮出幾次“謝謝你”,就放棄了。但只要堅持刮下去,一定能刮出那個“特等獎”——這正是搏取反彈背後的人性邏輯。


“白大褂”案發前,徐翔控制的資產規模已達280億人民幣。2010年到2015年,僅澤熙1號的累計漲幅高達3270%,位列中國對衝基金經理第一。


股神巴菲特,在澤熙的戰績面前不值一提。


但案發後,畫皮盡皆戳破。


2014年9月26日,美邦服飾大股東通過大宗交易系統減持5055萬股,澤熙“恰好”將其拿下;又“恰好”兩天後,由美邦參與發起的上海華瑞銀行獲批。重大利好下,美邦服飾股價暴漲,澤熙全部出清。


持股3天,獲利5700萬。


如此“神操作”,澤熙在美邦服飾上重複十多次,豪賺4.5億。


難道是“玉皇大帝”操的盤嗎?


隨着案情大白天下,其操盤手法也揭開謎底。


從2011年開始,徐翔等與13家上市公司(包括美邦服飾、華麗家族、東方金鈺、文峯股份等)高管合謀,或以上百個“馬甲”抬升股價,助其高位套現;或以進公司前十大股東的方式,精準推出高送轉、大併購等利好,刺激股價上漲。


而此前,徐翔已與上市公司約定股價;拿到籌碼後,反覆拉昇;共同獲利後,五五或四六分成。全套操作完成,還要銷燬協議,不留痕跡。


顯然,徐翔們既不靠非凡勤奮,也不憑精準分析,只有見不得光的內幕交易。


這才是股神橫飛、妖股成災的真正奧祕。


令人悲哀的是,有需求才有供給。這些“生意”,有的是竺勇、王巍拉來的,有的卻是上市公司為了減持獲利,主動上的門。


有次,某上市公司老闆為解決資金問題,曾到上海湯臣一品去拜會徐翔。徐翔並不關心企業經營,直接表示:只要能合作,保你賺5億。方法很簡單:“你配合我發公告就行,我可以把股價拉到60塊。


這位老闆才明白:世界上,還有如此神奇的生意。


04

後妖股時代


2016年12月,徐翔被判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110億。


由於罰金太高,有人甚至以為法院把零給數錯了。而徐翔交易一生,“淨賺”到的,只有5年半的牢獄。


此前,“三劍客”之一的孫國棟率先倒下。2015年,他因操縱全通教育、暴風科技等,被處4500多萬罰款。


2019年4月,最後的“三劍客”舒逸民在劫難逃。2015至2016年,他操縱浩豐科技、南華儀器、中飛股份等股,被證監會一併清算,處罰金4685萬。


……


有人由此認為,惡莊與妖股齊飛的年代,或將終結。


這顯然有點“拿衣服”了。



2015年4月,一篇《八年一萬倍》的網帖火遍全網。發文者以激動的心情宣告,個人資產突破10億,引發60萬網民的圍觀與膜拜。


這位橫空出世的“80後”股神,正是銀河證券紹興營業部走出的“趙老哥”。


網帖傳聞,“趙老哥”10萬起步,父母資助;紹興有別墅,法拉利代步;2016年結婚,劉謙、劉能來襄助;婚禮很奢華,百萬剛起步;常歎“好女友比好股票難找”,發財全靠家風好。


操盤上,“趙老哥”又總結出漲停板“有三必有五,有五必有七”原則。戰法是:漲停板上買,出手必全倉;連板就保留,被套立斬倉。如此操盤,熊市一年翻番、牛市一月翻番!


這番專研技術的人設,像不像剛出道的徐翔?如此神奇的“三五七戰法”,像不像“三長一短選最短,三短一長選最長,參差不齊就選C”的高考祕笈?


而東方通信的龍虎榜上,也悄然出現了銀河證券紹興營業部的身影。


新一代漲停板敢死隊,正赫然崛起。


連證監會也承認,2014年之後,一些公司以“市值管理”之名,行內外勾結、減持套現之實。有人甚至持旅遊簽證,到海外操縱股價,製造妖股,規避懲處。


這類新“妖術”,急需動用新技術、出台新法律加以懲處。


可如今,“妖股製造者”仍前赴後繼,因為大都只能罰錢了事,製造妖股成本低、代價更低。因此有學者建議,應加快《證券法》修訂,促其與《刑法》聯動。


否則,股民依然只能:十年炒股兩茫茫,先虧車,後賠房。妖股跌停,何處話淒涼。縱有漲停追不上,股跌傻,本賠光。牛市滴蠟看覆盤,睡不着,吃不香。關燈吃麪,惟有淚乾行。


科創板·改變中國資本市場的試驗田,豈能錯過!科創板投資圈,招募1000位投資圈友,共論註冊制新時代的投資之道

https://hk.wxwenku.com/d/200229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