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碰瓷團伙新套路,女司機深夜中招!

汽車全知道2019-04-21 17:56:50

           

點擊題目下方汽車全知道免費關注,一起分享汽車資訊!

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關注【汽車全知道】微信號:qiche798   第一時間瞭解最新、最全的汽車資訊、買車推薦,為您提供最實用的省油技巧、養車乾貨小知識,讓您輕鬆省錢。這裏不僅有車還有生活!

駕車途中,如果前方汽車緩慢行進擋住去路,如果後方車輛借道、加速超車途中突然衝出行人單車順勢倒地不起……

對不起,你可能遇到碰瓷的了。

然而,更可怕的碰瓷套路就是,碰瓷者率先撥打報警電話……

2月26日晚,廣西南寧,徐女士開車回家,行經一段偏僻道路時,一輛黑色小轎車擋在面前。

徐女士試圖加速從旁邊超車,剛打方向盤,旁邊突然衝出了一輛共享單車,她的車和共享單車發生碰撞。

騎單車的青年男子倒地後,用手捂着左邊耳朵,耳朵流出了大量的血。

徐女士當場嚇壞了。男子一直叫嚷着耳朵疼,然後當着徐女士的面打電話給自己的“姐夫”。

電話那頭的“姐夫”要求立馬報警並送醫救治。

隨後,男子撥通“報警電話”,並以“耳朵受傷聽不見為由”按下免提。

電話那頭的“警察”態度很奇怪,只給出了兩點建議

第一,暗示徐女士如果想走法律途徑,就需要支付大筆醫療費用,還要擔負法律責任;

第二,和被撞男子私了解決。

受到驚嚇的徐女士只好乖乖給被撞男子1萬5千元私

回到家,逐漸冷靜下來的徐女士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在家人陪同下,她來到公安派出所報案。

民警調查發現,近期有多名羣眾報警稱遇上碰瓷團伙,且作案手法極其相似

事發時間都是夜晚,地點均為偏僻道路;

根據受害人講述,他們都是駕車撞到了一名騎共享單車的人,即使車速不快,都會致使騎車的人耳朵流血受傷,之後,受傷男子都會打電話給親戚求助,並且撥打“報警電話”,開揚聲器把自己和“警察”的對話放給受害人聽;

最後大部分車主都會選擇給錢私了,如果有人選擇堅持等警察到達現場,這些人就會一鬨而散。

根據受害人描述,民警初步判定這一系列的案件都是一個團伙所為。

經過一個多月的視頻分析和細緻偵查,辦案民警終於摸清了這個犯罪團伙的落腳點。

3月28日,專案組民警兵分兩路實施抓捕行動,成功抓獲第一批犯罪嫌疑人共4名。

下午6點左右,專案組發現主犯兩人行蹤,但增援警力還未到達。

眼看主犯就要搭車逃跑,專案組一名民警果斷出擊,在抓捕過程中遭遇主犯瘋狂反抗,該民警身受多傷。

不過最後,兩名主犯還是被成功抓獲。

嫌疑人供述:

“耳朵流血”是假的,“報警”也是假的

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後,經民警審訊,該團伙成員有6人,以範某博、羅某鬆為首。

嫌疑人供述,自2月份到3月底以來,他們在南寧市作案多起。

團伙內部分工明確,採取不固定的組合方式,時而分散,時而聚集,並且使用行話交流。

通常嫌疑人駕駛兩輛車,一前一後尋找獨自駕車的車主。

選定作案目標後,嫌疑人開在前面的車壓低車速,逼受害人超車。

受害人超車後,就有另一名嫌疑人駕駛共享單車“主動”碰瓷,並且使用黃鱔的鮮血假裝耳膜受損,恐嚇受害人

“碰瓷”成功後,嫌疑人拿出手機,裝作給親戚打電話求助,求助後還會撥打“110”報警。

然而手機上備註的所謂“親戚”、“110”都是由轎車上另外的犯罪嫌疑人扮演的。

接聽的嫌疑人會冒充警務人員,對受害者進行心理暗示,使受害人落入圈套。

據悉,警方接到報案共有11起,涉案金額達到10萬元左右。

目前,6名嫌疑人因涉嫌敲詐勒索,已被南寧西鄉塘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同時警方也提醒市民,如果您也遇到類似的碰瓷案件,請積極撥打122與警方聯繫。

支持嚴打碰瓷,請點右下角“在看”!


部分圖文資料來源於“廣西交警微發佈”及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0229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