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到平台再到社區,「琳雲科技」的虛擬偶像“三級跳” | 創公司

三聲2019-04-21 17:56:30

點關注 👆不迷路

在單鑫看來,國民普遍擁有“創造和被陪伴”的訴求,抓住這一訴求,與當下最熱的短視頻傳播形式相結合,就有機會釋放更多的商業潛能。


作者 | 李萌嫡

來源 | 新商業情報NBT

(ID:newbusinesstrend)


這是「新商業情報NBT」報道的第480家創業公司


“琳雲並不是技術非常先進的一家公司,但是我們非常善於或者想要去整合市面上比較成熟的技術,然後去做成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產品。”琳雲科技合夥人單鑫向《新商業情報NBT》(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説。“創業者一定要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事,任何一件事做到極致都有價值。”

 

琳雲科技合夥人單鑫


2016年4月,琳雲科技曾試圖孵化一款社交短視頻應用——「快拍」,但是這款產品在2018年以失敗宣告退場。之後琳雲科技轉向押注虛擬場景,並制定了“三級跳”的戰略:工具轉平台再轉社區。因為後者具有更大的商業想象空間,而前期的工具屬性可以為這一目標提供穩定的用户增長能力。

 

在單鑫看來,國民普遍擁有“創造和被陪伴”的訴求,抓住這一訴求,與當下最熱的短視頻傳播形式相結合,就有機會釋放更多的商業潛能。他強調,未來的產品一定是走向更加智能。但對於小規模的創業團隊而言,在人工智能等技術上尋求突破的能力尚顯薄弱。

 

-01-

“C端更有商業潛力”

 

2019年3月6日凌晨12點到晚上7:44,接口訪問量達到200萬次,用户增長八倍,總用户量接近90萬。經過一年多的產品打磨,泛二次元短視頻應用「虛擬偶像」開始向百萬級用户體量邁進。

 

在此之前,虛擬偶像的發展軌跡也經歷了諸多波折。在明確了“三級跳”的戰略之後,團隊依然要考慮什麼樣的工具更適合切入虛擬場景。

 

單鑫認為,每個人都有一個非常隱蔽的需求——自我認知及自我身份定位,而創造虛擬形象的過程就是滿足用户心理上“身份確認”的過程。因此,虛擬偶像最早的版本只提供了一個功能,就是用户可以創造自己的形象,並利用最新先進的人臉動捕技術驅動角色。


 

沿着這個思路繼續完善產品,在工具這條線上持續強化功能。虛擬偶像解決了錄屏的技術難題,並打通了微信、抖音、微博等第三方平台,實現了一鍵分享功能。

 

工具這條線取得初步成果後,琳雲科技希望加速原定的節奏,這包括更好地擁抱資本,以及更快地完成轉平台再轉社區的策略。

 

基於對行業的理解和認知,單鑫判斷互聯網的下一個紅利來源於人工智能,或者是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一系列技術。新的技術將帶來新的機會,“我們認為它可能會在一些領域誕生新的產業或者新的形式。”在此之前,產品需要通過轉型平台和社區的手段籠絡和沉澱用户。

 

他認為社區比工具擁有更大的商業想象空間。“只要把人和人連接到一起我們就認為它帶有社交屬性,正是因為社區和平台把人結合在一起,所以能產生更大的社交價值。”

 

但投資人對這種思路有較大的猶疑。一方面,平台和社區非常考驗團隊的綜合營運能力;另一方面,從工具成功轉向社區的案例十分稀有。在資本寒冬的風口上,大部分投資人和機構給出的建議是放棄社區和平台的轉型,專注做工具。

 

國內VC行業正處於冷卻期,企業募資難且募資週期長,與投資人意見的不統一帶來的結果是:企業可能陷入融資被動的困境。對此,單鑫認為,眼下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先要證明自己有商業價值。”

 

與市場呈現的B端變現趨勢不同,虛擬偶像更看重在C端市場的滲透。“我覺得C端同樣有潛力,比如騰訊的遊戲團隊,他們擅長讓100萬的人每人付6塊錢,就是600萬,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

 

虛擬偶像在C端考慮過兩種商業模式:一種是虛擬道具付費,包括服裝、道具等。該功能將於今年暑期上線,搶佔低齡用户增長的最佳紅利期。另一種是嘗試內容付費,主要以泛二次元的虛擬偶像劇集為主,但從漫畫和動漫內容的付費情況看,這個路徑很難走通。

 

初音未來和洛天依的走紅讓團隊看到了另一種商業化的可能性。琳雲科技孵化了虛擬歌姬“南小媛”形象IP,試圖以“經紀人”的身份開拓更大的市場版圖。據單鑫透露,“南小媛”已經和國內一家知名護膚品牌達成合作,下一步的計劃是成為網易新聞的虛擬主播。


南小媛

 

擁有固定形象和個性的虛擬形象在國內是稀缺的。單鑫認為,南小媛真正的價值是UGC聚合的產物。換言之,在官方提供初始形象和人設的基礎上,後續的造星過程需要用户不斷參與。所以,他們允許所有用户使用其形象進行創造,為粉絲提供一個開放的參與環境。

 

某種程度上,“南小媛”實現了虛擬偶像在B端和C端的雙邊佈局。“這家護膚品牌今年會在全國15座城市75所高校巡展,南小媛會有一些相應的內容輸出,視頻、人形kt板,甚至是Cosplay都會有。”

 

-02-

“內容先行”

 

基於打造一個關於虛擬偶像的內容平台和社區的目標,如何生產有價值的內容,將是團隊下一步的重點。單鑫介紹,虛擬偶像主要從UGC、自制和引入第三方內容三個維度來打造內容體系。

 

“UGC用户有熱情,但是缺乏組織和生產力,所以我們需要用一些方法把他們組織起來。”他計劃,接下來搭建一個論壇或組成社團的形式,為這部分用户提供交流技術、信息、資源的線上區域,形成一個內容生產閉環。

 

值得注意的是,UGC需要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如何避免產品內容水軍化,淪為廣告營銷的工具。對於底部平台而言,設立審核和獎勵機制是解決辦法。相比於獎勵機制,單鑫更想培育用户的自我驅動力,“我們更希望的是能夠形成一個閉環,而不是説我們來掏錢。”

 

自制內容方面,其內部的製作團隊輸出了更優質的內容。反饋到數據上,“南小媛”單個視頻播放量超過10萬次,單部自制劇集的播放量可以達到百萬次。單鑫解釋,“我們會給這些內容不停的導流,讓它們有更多機會佔據頭部位置。”

 

專業的第三方內容生產者也是優質內容的來源渠道之一。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洛天依是典型代表,初音未來、momo醬,以及《全職高手》《魔道祖師》等優質IP也在其未來深度合作的計劃之列。“但是這些需要花費比較長的時間去和他們進行商務溝通。”

 

此外,他們注意到市場上存在數量龐大的有聲漫畫或音頻,但侷限於聲音載體,其傳播途徑和範圍十分有限。因此,他們認為這些內容可以被動畫化,成為虛擬偶像的又一個應用場景。“快看上面的漫畫、貓耳上面的音頻,都可以改編成為虛擬偶像劇,這種全新的媒體。”單鑫説。

 

但在這種方法論之上,虛擬偶像先要驗證技術上的可能性以及操作上的可行性,然後才有可能在行業中形成一定競爭力。“我們眼下想積極突破的是怎麼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創造出一個更加智能的新物種。”



在《新商業情報NBT》(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看來,虛擬偶像擁有的“整合能力”很難成為長期的防禦壁壘。更底層的能力應該是“內容”。但顯而易見,其內容生態的構建剛剛處於起步階段,自我造血能力尚顯虛弱。

 

單鑫認為,真正限制未來行業發展和公司發展的是“審美”,“很難讓中國的所有小朋友喜歡同一種風格的形象,我認為這個可能是風險最大的,而且他們的審美可能會隨着他們的年齡變化而發生變化。”

 


©新商業情報NBT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Hoffman3056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0229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