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 | 松花釀酒,春水煎茶

古琴筆記2019-04-21 02:53:32


雨下茅舍,桃花閒落


山色碧漫,畫舫遊船,遊絲柳絮輕飛揚,又見穀雨朦朧,可知,惜春的琴聲又近了。


“清明斷雪,穀雨斷霜”,雨打浮萍風吹去,繁華落盡見餘暉,這是春天最後的離歌,先民對春天最後的讚頌。


穀雨之日,“萍始生”,晚來風約浮萍,楊花千點相逢,浮萍不能經霜,無根而漂。


先民知曉冷霜遠去,薰風即將告別暮春,十里長堤,翠竹亭亭。


惜春的傷感油然而生,對四時的漂泊感無所適從,所以詩人在春的尾聲寫下身如柳絮隨風飄,心似浮萍逐水流。”




後五日,“鳴鳩拂其羽”,布穀鳥開始催促春種,楊花落盡、子規鳴啼的日子宣告着春天的結束,不免傷感的詩人在紙箋上寫下: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韶華易逝,似水流年,讓杜鵑以歌聲的方式,祭奠一場遲歸的暮春。


再五日,“戴勝降於桑”,先民見戴勝鳥落於桑樹,便知播谷、種棉、養蠶的日子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開始了。



春蠶不應老,晝夜常懷絲”,南朝有位女詩人鮑令暉,在晝夜懷絲的養蠶日記裏寫下無休止的思念。


剪不斷、理還亂,先民甚至延伸出一種執着,一種付出,比如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


想來,這世間所有的情緒,都是自然教會的。


當然,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幸福標準,對暮春的理解也就不盡相同。


詩人不願停駐在惜春的傷感中,比如輞川山居的王維,他給悽婉的杜鵑作了一次詩意的正名:“萬壑樹參天,千山響杜鵑。”



先民對節氣的態度也是不盡相同的,有人喜歡在草長鶯飛的日子裏曬曬自己的美麗,盡攬一天的風露。


有人願意在桃紅柳綠的華章下更添一筆精彩,潑墨崢嶸春秋。


還有人執意要在夢裏花落的詩行裏細數流年的匆匆,流浪去遠方去洪荒。


當然,你也可以引申一下,比如韶華的流轉,寂寞地憔悴,無知的守望,安然地返航……


總之,合情於人生的,就合理於暮春的。



那時的暮春,雨下茅舍,桃花閒落,鷓鴣山前鳴。


穀雨是那麼謙遜,不與早春爭俏,不和盛夏斗香,它安然入睡,來得靜,去得輕。


在自己的身旁,潔白的邊緣處,灑下一片陰涼,還恩賜一縷陽光。




文/霽月 

圖/回形島、藍藍


https://hk.wxwenku.com/d/200220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