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讓你來幹,好不好啊!

眾籌之家網2019-04-18 18:27:54

在博鰲亞洲論壇上,主持人問董明珠,如果回到17年前,國企、民企和外企,會選哪個?

 來源|市界

作者|樓台

編輯|成靜衞

圖片|原文



董明珠已經靜默了18天。


3月28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主持人問董明珠,如果回到17年前,國企、民企和外企,會選哪個?


17年前,也就是2002年, 是中國入世的起點,市場化改革加速,掀起了國有企業改制的最後一波浪潮。現在格力又來到混改的風口浪尖,董小姐霸氣而機敏地否認了所有可能性:


“我們以市場為導向經營,所以現在讓我選擇,一個都沒有選,任何一個跟我都沒有關係”。


一個錯誤的問題,在錯誤的時間,問了錯誤的人。


2002年,董小姐還只是格力電器的總經理,而董事長是朱江洪。雖然他在自傳中稱吃慣了國家飯,但也非常坦誠地感慨:


“我很羨慕那些民營企業,只要合法經營,照章納税,想怎幹就怎麼幹......國企與它們之間的競爭其實就不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企業的命運又豈只是企業家自己能決定的。



1


1992年,小平發表南巡講話。厲以寧敏鋭地捕捉到了改革信號,又開始呼籲股份制改革,甚至和朱鎔基在兩會上爭論。


朱鎔基説:“你那個股份制啊,不切實際。中國沒有那麼多企業家,股份制是要有企業家的,中國還是承包制的好。厲以寧不同意:“沒有企業家,你一搞股份制自然就會有了。哪有天生的企業家? 沒有股份制的實踐,哪有企業家?


在這個問題上,有過管理一線經驗的長者做了一點微小的貢獻。在證券立法工作會議上,他聽完厲以寧的彙報時, “我從來主張,要搞就搞大的。大的不搞,股份制全是小企業,那還怎麼行啊?


會後,長者起身送厲以寧,悄悄地説,我還得去説服朱鎔基。最後,還是搞了個大新聞。1993年,確立企業所有制改革,並在十四屆三中全會上通過,破除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死循環。


其實,改革所謂摸着石頭過河,就是先做再説,在實踐中求發展,在順德股份制改革早就不是新鮮事情了。


1992年1月,小平同志在參觀科龍後留下了“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時候,已經為順德掃清了政治風險。


不到兩個月,順德立刻被確立為廣東省綜合改革試點,主動提出嘗試企業所有制改革,成為全國最早的先行者。


這也讓後來發生最典型、最戲劇的改制故事提前在順德上演了一遍。


然而,這並不是因為地方政府真的理解所謂的產權激勵和企業家精神,基層政府有更為現實的考量——地方財政收入。


1991年,順德財政收入全國縣級第一,高達4.97億元,但只是表面風光。細看下去,有259家(接近1/4)企業接近破產,所欠銀行21億元貸款需要償還;除此之外,還有銀行的呆滯貸款也在瘋狂膨脹。這些大都有政府的信用擔保,一旦出現問題,會將財政立刻拖垮。


所以,地方政府也需要改制,不過更多的是從甩包袱的角度出發,而不是追求社會效率和企業治理。


王紅領、李稻葵和雷鼎鳴回顧了1980年—2000年的企業改制歷程,研究了681家企業,總結了被民營化或破產清算的企業普遍特徵,發現企業高負債的特點,特別是當企業負債和政府擔保聯繫在一起時,地方政府更願意推動改制。簡而言之,維護地方政府的財政利益成為了企業改制的出發點。


這就形成了所謂“靚女先嫁”V.S.“醜女先嫁”的觀點對立。這不僅僅是觀點的對立,而是許多企業家命運分歧的起點。


直白點,這就是造成了一個悖論,發展更好的企業,卻不能在這次改革中獲益,比如潘寧和科龍。


科龍是當時容奇鎮最大的、最成功的“國家一級”企業,所以鎮政府不願意讓企業家撿便宜。


1992年的時候,科龍是有股改的,內部員工持股20% ,政府持股80%。當時容奇鎮鎮委書記陳偉認為,“科龍可以賣四五十億,還掉六七億的貸款,還剩下不少,我當書記的三五年可以不幹活,日子過得好的很。但是以後怎辦。


當然這位老書記也自我辯解,不是不改革,主要方針是“留大、去小、轉中間”。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陳偉比較保守,他對人民日報説過 :“我們不是説,生產資料掌握在國家手中嗎?市場經濟是否等於私有化,是否一定要搞私有化”。


陳偉對科龍是有情結的,別人説科龍是順德概念,他心裏就非常不舒服,多次對記者提及,“我當時就想頂他”,因為科龍是容奇概念。


兩年之後,廣東省的體制改革部門發佈了《關於順德市改革企業產權制度的調查》,歷經兩年的產權改革,在整體公有股份比重從90%下降到62.4%的背景下,“容奇鎮鎮屬企業基本上沒有出讓公有產權。


當時順德市政將區、鎮根據推進改進的力度化為四類,而陳偉不歸類,所以自嘲“新五類分子”。但是由於他自82年起就是鎮委書記,是歷任5位市委書記的“老臣”,領導不願意激化矛盾,加上財政壓力不大,所以也就不去理他。


情人眼裏出西施,老書記眼裏盡是優質國有資產。


重要的是,容奇鎮真的是優質大企業居多,容奇鎮的財政壓力小,所以老書記思想上既沒意識,財政上又無動力。


但是沒有想到,1998年12月,因為年齡和產權改革的矛盾,潘寧再被突然免去總裁職務,清零退出。之後,科龍迅速衰敗,缺乏守護者守護的科龍,自此成為各方掏空的對象。


直到顧雛軍接手科龍後,發現科龍實際虧了接近18個億。 更加讓人意外的是,由於科龍的改制最終引發郎顧之爭,事件超出單純的企業改制事件,顧雛軍最終入獄。 


叫人唏噓的是,2004年,《人民日報》發表署名為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研究室”的文章,稱 “實施管理層收購併控股......不利於形成有效的公司治理結構“,實際上叫停了大型國企的 MBO。


2005年,顧雛軍被正式拘禁。2006年,科龍又被海信收購,國有企業改制基本被叫暫停。


由其始,由其終。



2


順德有最讓人唏噓的失敗,也有讓人稱奇的成功。


最有代表性的成功者莫過於何享健和美的了。在改革中,先驅和先烈本就是同義詞,但是美的作為第一個接受股份制改造的鄉鎮企業,居然改制成功,改革先鋒的名號果然是名不虛傳。


當時順德市政府提出了“靚女先嫁”,提出要拿出誠意,“醜女”沒人要的,但説實話,嫁出去的,也真的就是老書記口中的“中間”企業。


美的在規模和名頭上都應屬於中間靠前,加上領導確實開明,真的做到了“扶上馬送一程”。


1992年4月,何享健主動報名參加股份制改造,成為第一個參與股份制改造的鄉鎮企業。當時,何享健回憶,自己想給管理人員加薪資,從十萬調整到三四十萬,鎮上説 “你一個保安隊長的工資,比我公安局長的工資都高,我怎麼做?


其實,從科龍案例可以看出,股份制的並不是靈丹妙藥,而是像周其仁在《產權與制度變遷:中國改革的經驗研究》提出的:“在一個獨立於行政控制權力之外的‘公有制企業’,企業家人力資本產權是否存在、如何存在、怎樣存在”。


説穿了,改革的核心在於如何給企業家估值和賦權,畢竟他們是經濟增長的重要推動者。


在啟動股份制再造之前,美的名義上是鎮政府的全資公司。之所以説是名義上,因為鎮政府沒有出過一分錢, 這個錢是何享健等人湊得,只不過歷史政策並不允許私人企業存在,所以必須靠掛在鎮政府下。


但何享健非常幸運,北滘鎮政府在產權改造上非常有心胸。1993年,美的集團上市時,北滘鎮佔股44.46%,第一大股東,但是,比之容奇鎮的80%,北滘鎮確實退讓了很多,而且更加慷慨的是,從持有的4032萬法人股中拿出1000萬法人股,“賣”給了美的董事會成員。如果按照開盤價18元計算,一下子就轉出去1.8億元。


更加可貴的是,2001年,何享健啟動MBO收購,也得到了北滘鎮政府的理解和配合。 政府盡數將手中的股份轉出,何享健所代表的管理層終於成為第一大股東。


其實,當時順德有很多都是這種不大不小的公司,在管理層和政府的配合下,完成轉型,轉型中常有爭議,但是效果非常好。


1995年8月,廣東省政策研究室和廣東省體制改委員會聯合調查組發了一份《關於順德市改制企業產權制度情況的調查》報告,上面提到,爭議最多的是 “全部由經營者持股,少數公開拍賣,轉為合夥制的企業”,比如説,北滘鎮建築公司。 


當時這個鎮屬企業估值3400萬,被5個經營者全部買走,最多的一個付了1220萬,但不是一次付清,而是先交10%,剩下的5年內由企業利潤支付,並按照銀行利率支付利息。


這就是後來的楊國強和碧桂園最早的起源。


根據Lily Fang, Josh Lerner, Chaopeng Wu一篇 NBER 的工作論文估計,在1995年—2005年期間,大概一共有2/3的國有企業經歷了所有制改革,改制對於企業效益特別是創新上的影響是非常正面的。

平均來看,經歷改制後的五年企業不僅專利存量增加了200%—300%,研發投入超過沒改制的企業。而且,經歷改制的私營企業的專利國際化水平會更高。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Ownership, and Innovation:  Evidence from China(圖片來源)



3


實地方政府除了支持和反對,還有一種就是過於熱心的僭越。


華寶就是一個好的案例。在當時的順德人眼裏,華寶是中國空調第一品牌,曾被認為是靚女先嫁的典型,是地政府拿出的最好的改制企業。華寶空調的產值是20億,銷售17.7億,是順德眾多企業的領頭羊。


順德的想法是拿出最好的企業,消除資本市場的疑慮,做一個改革標杆,增強改革的信心。


當時,當時市領導看上了曾在當地投資的香港上市公司蜆殼電器。1993年11月22日,港商出資12.88億,收購政府手上60%的股權。


整個改制過程中,未曾在股東大會和臨時股東大會上發佈消息。華寶的董事長鬍成珠也曾提過自籌資金13億,來完成 MBO 收購。但遭到政府拒絕,木已成舟,無奈之下,只能在消息公佈前的3個月,在合資意向同意書上簽字。之後,胡成珠和一些高管離開順德,赴港創業。


這種指腹為婚的模式,引起了一些華寶員工的抵制,集團副總黎剛曾批評“既然是靚女,就該用比武招親的辦法,讓女兒自己去挑一個好婆家”,後來黎剛辭職創立了“索華”空調。


在職的員工也暗中抵制新主人,港商曾進口4500多台壓縮機,結果廠子裏的工作人員認為質量不達標,堅決不用。基本上供貨商都是和員工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怎麼可能你説用就用呢?


雙方齟齬不斷,一年之後,港商宣佈放棄,要求退款。這一下可為難死了順德市政府,因為錢已經花了。


沒辦法,當地政府三赴香港將胡成珠請了回來,可是又走上承包制的老路。奈何經此一番折騰,胡成珠也是沒有辦法,後來遠走加拿大。1999年,科龍接收了華寶,更巧合的是,科龍的創始人潘寧也在前一年,因為產權改革失敗,遠走加拿大。



4


華寶的故事,就更像是格力的故事了,但是董小姐更加的霸氣外漏。


2004年,格力集團因為欠債的原因想要賣掉格力58%的股份,任何人一旦拿下,就會毫無疑問的成為控股大股東。當時,入市不久,國人更認外國品牌,以世界500強為甚。很多地方政府搞了一大批和500強合作的企業。


珠海市政府找來的收購者是美國開利集團,因為對方是世界500強,為了安撫朱江洪和董明珠,對方給開出了8000萬的年薪。


朱江洪和董小姐可從來不是坐以待斃的人。當時,市裏面為了摸清格力的家底,上級主管單位特地派香港會計師事務所的人員進廠摸底,格力直接閉廠鎖門,禁止任何人進入。除了找媒體發聲,朱江洪還找到了新華社給省領導遞交內參,最後省級領導下了批示,終於沒有賣出去。


董小姐自己的版本更是厲害,越級“上訪”,直接找到了當時的廣東省省委書記,彙報的時候痛陳利害,稱對方雖然是世界500強,但是看看記錄,賣給他們的國貨都沒了,格力雖然小,但是還是有前途的。


2012年,董明珠在任格力董事長之後,前前後後,國資委派了數位青年才俊,給董明珠做搭檔,但沒有一個呆得住。有些喝酒誤事,背上處分,仕途暗淡;有些默默無聞,來去之間,沒有半點聲響。


董小姐和格力是深層綁定的 IP,大國工匠的傑出代表,“沒有董明珠就沒有格力”有時候就連老領導朱江洪都看不下去了,在自傳中專門駁斥:


”這部(格力)歷史是廣大格力員工、經銷商、供應商、格力的上級主管,以及曾經幫助過格力的有關單位和個人共同撰寫的。歷史終究是歷史,我想最終一定會還原它的本來面目。


老領導生性低調,與世無爭,沒開口要過一張股票,雖然跟組織説有需要,也可以幹下去,但走的乾淨利索,拒絕了擔任名譽董事長。


他不懂董小姐的難處,董小姐潑辣火爆,錙銖必較,跟領導處不來的。


格力品牌使用權之爭的時候,老領導還是想私下解決,董小姐直接將矛盾公開化,直接訴諸輿論的同情和關注,頗有一副生死看淡的意味。



5


4月8號,《人民日報》發表《格力電器混改的標杆意義 助力珠海“二次創業”》,文中談此次混改對格力的意義,如“珠海國資委選擇更為長遠和開放性的策略,引入優秀戰略投資者,將有利於進一步激發格力在殘酷市場競爭環境中的活力”。


但更多的是對珠海產業升級的意義:


“作為國企改革的觀測標的,格力電器混改的推進,也被市場視為珠海國資加快轉型,引進和培育優質新興企業,強化珠海市經濟結構調整,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肇始。”云云。


報道更像是一篇招商引資的文案,只不過這回不是税收優惠,財政補貼,產權保護和區域優勢,而是格力股票。彷彿誰攔着,就是大灣區產業騰飛的罪人。


之後,彭博、財新、財經都發了“獨家”消息,出現了第一個對格力感興趣的投資者,厚朴投資。


《財新》獨家稱:“物聯網產業鏈的設想中,厚朴已通過控股全球芯片製造商Arm中國(安謀中國)、牽頭私有化全球第二大物流地產公司普洛斯,完成了兩端佈局。”更有意思的是一段後來被刪除的關鍵信息“厚朴投資或已與珠海國資委有了接觸,這才有停牌公告”。


格力電器的董祕望靖東迴應稱,”這個事件跟上市公司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也是接到集團的通知,公告稱集團正在向國資委遞交申請,但具體是什麼時間能夠批准,能否獲批,我們也都不清楚”。


但也有報道稱,“珠海市國資委和格力集團早有轉讓股份的計劃。2018年初,珠海國資委就有對外轉讓股份的想法,並和董明珠進行過多次協商”。


厚朴對《財經》放出的獨家消息則稱 :”我們有意全部接手格力集團擬轉讓的15%股份“。


在企業改制的過程中,地方政府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支持、反對或是有其他想法對於企業的改制都會產生極為深刻而美妙的影響。


珠海國資委似乎更加看重厚朴投資在科技產業上的佈局,這似乎對於在多元化轉型的屢戰屢敗的格力也是最好的。


董小姐給自己的人設是大國工匠的代表,但在這方面,確實仍有提升空間。


在竭力營銷自己的手機時,董小姐直接將手機摔在地上,以為沒摔壞就代表好手機。手機是沒有摔壞,但是投資人的信心估計已經碎成渣了。


董小姐在電池、芯片上的都沒有能拿的出手的產品,不但同行唱衰,還深陷官司。現在輿論把格力的技術基因歸結於老領導朱江洪身上,言下之意董明珠繼任之後,無非是在吃老本。


大家眼中盡是她屢戰屢敗的尷尬,但董小姐還是一副我沒錯的樣子,“大家説格力手機沒成功,你怎麼知道沒成功呀?我的業績在增長,我就是成功的。


她不是沒錯,只是大家選擇原諒她,因為銷售額確實是在增長。但是格力最為倚重的空調市場,已經快接近飽和。根據招商的研報,空調的平衡市場是在9千萬到1億台左右,市場已經接近平衡點,而老對手美的和海爾的多元化戰略更為成功。


股東是極為現實的,即使董小姐年年分紅,可謂A股良心,但股東更看重未來的增長,對董小姐的眼光和判斷確實沒有多少信心。


地方政府所需要產業升級也是不能指望董小姐了,但是珠海的區位優勢怎麼拼的過深圳呢?


2019年1月6日的股東大會上,在談到董事長候選人問題時,董明珠問了問坐在左右的董祕望靖東和執行總裁黃輝説,讓你們兩個做行不行……


董小姐也説過:如果有更好的,一定退位讓賢。看起來,國資委似乎覺得可以讓厚朴投資試試看。


不如,董小姐也問問厚朴,讓你們來做,好不好啊!



到底是誰的996,程序員們還是馬雲們?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0187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