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諾獎得主朱棣文:生命太短暫,不能空手過,對你的熱愛傾注深情!!

機關説話之道2019-04-17 22:34:57

導讀:朱棣文是199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也是美國前能源部部長。同時還獲得哈佛大學榮譽博士學位。在這次演講中,他語帶詼諧地表示,相對於之前在哈佛做過畢業演講的名人,自己名氣不如JK羅琳響亮,也沒有比爾蓋茨腰纏萬貫,同時又是一個電腦天才(computer nerd),但至少自己是一個“書呆子”(a nerd)。


朱棣文的演講熱情洋溢,對畢業生們殷殷鼓勵,對環境問題憂心忡忡,表現了其作為一名大科學家的人文情懷。從演講中,感受朱先生的詼諧、睿智,也引發我們有關人生的一些思考。雖然不是最新的演講,但好的內容經久不衰,值得大家一看。


尊敬的Faust校長,哈佛集團的各位成員,監管理事會的各位理事,各位老師,各位家長,各位朋友,以及最重要的各位畢業生同學,


感謝你們,讓我有機會同你們一起分享這個美妙的日子。


我不太肯定,自己夠得上哈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人這樣的殊榮。去年登上這個講台的是,英國億萬身家的小説家J.K. Rowling女士,她最早是一個古典文學的學生。前年站在這裏的是比爾·蓋茨先生,他是一個超級富翁、一個慈善家和“電腦痴”(computer nerd)。今年很遺憾,你們的演講人是我,雖然我不是很有錢,但是至少我是一個“書呆子“(nerd)。


我很感激哈佛大學給我榮譽學位,這對我很重要,也許比你們會想到的還要重要。要知道,在學術上,我是我們家的異類。我的哥哥在麻省理工學院得到醫學博士,在哈佛大學得到哲學博士;我的弟弟在哈佛大學得到一個法律學位。我本人得到諾貝爾獎的時候,我想我的媽媽會高興。但是,我錯了。消息公佈的那天早上,我給她打電話,她聽了只説:“這是好消息,不過我想知道,你下次什麼時候來看我?”如今在我們兄弟當中,我最終也拿到了哈佛學位,我想這一次,她會感到滿意。





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説,還有一個難處,那就是你們中有些人可能有意見,不喜歡我重複前人演講中説過的話。我要求你們諒解我,因為兩個理由。


首先,為了產生影響力,很重要的方法就是重複傳遞同樣的信息。在科學中,第一個發現者是重要的,但是在得到公認前,最後一個做出這個發現的人也許更重要。


其次,一個借鑑他人的作者,正走在一條前人開闢的最佳道路上。哈佛大學畢業生、詩人愛默生曾經寫下:“我最好的一些思想,都是從古人那裏偷來的。”畫家畢加索宣稱“優秀的藝術家借鑑,偉大的藝術家偷竊。”那麼為什麼畢業典禮的演説者,就不適用同樣的標準呢?


我還要指出一點,向哈佛畢業生髮表演説,對我來説是有諷刺意味的,因為如果當年我斗膽向哈佛大學遞交入學申請,一定會被拒絕。我的妻子Jean當過斯坦福大學的招生主任,她向我保證,如果當年我申請斯坦福大學,她會拒絕我。我把這篇演講的草稿給她過目,她強烈反對我使用“拒絕”這個詞,她從來不拒絕任何申請者。在拒絕信中,她總是寫:“我們無法提供你入學機會。”我分不清兩者到底有何差別。不過,那些大熱門學校的招生主任總是很現實的,堪稱“拒絕他人的主任”。很顯然,我需要好好學學怎麼來推銷自己。





畢業典禮演講都遵循古典奏鳴曲的結構,我的演講也不例外。剛才是第一樂章——輕快的閒談。接下來的第二樂章是送上門的忠告。


這樣的忠告很少有價值,幾乎註定被忘記,永遠不會被實踐。但是,就像王爾德説的:“對於忠告,你所能做的,就是把它送給別人,因為它對你沒有任何用處。”所以,下面就是我的忠告。


第一,取得成就的時候,不要忘記前人。要感謝你的父母和支持你的朋友,要感謝那些啟發過你的教授,尤其要感謝那些上不好課的教授,因為他們迫使你自學。從整體看,自學能力是優秀的文科教育中必不可少的,將成為你成功的關鍵。你還要去擁抱你的同學,感謝他們同你進行過的許多次徹夜長談,這為你的教育帶來了無法衡量的價值。當然,你還要感謝哈佛大學。不過即使你忘了這一點,校友會也會來提醒你。


第二,在你們未來的人生中,做一個慷慨大方的人。在任何談判中,都把最後一點點利益留給對方。不要把桌上的錢都拿走。在合作中,不要把榮譽留給自己。成功合作的任何一方,都應獲得全部榮譽的90%。


電影《Harvey》中,Jimmy Stewart扮演的角色Elwood P. Dowd,就完全理解這一點。他説:“多年前,母親曾經對我説,‘Elwood,活在這個世界上,你要麼做一個聰明人,要麼做一個好人。’”我做聰明人,已經做了好多年了。……但是,我推薦你們做好人。你們可以引用我這句話。


我的第三個忠告是,當你開始生活的新階段時,請跟隨你的愛好。如果你沒有愛好,就去找,找不到就不罷休。生命太短暫,所以不能空手走過,你必須對某樣東西傾注你的深情。我在你們這個年齡,是超級的一根筋,我的目標就是非成為物理學家不可。本科畢業後,我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又待了8年,讀完了研究生,做完了博士後,然後去貝爾實驗室待了9年。在這些年中,我關注的中心和職業上的全部樂趣,都來自物理學。


我還有最後一個忠告,就是説興趣愛好固然重要,但是你不應該只考慮興趣愛好。當你白髮蒼蒼、垂垂老矣、回首人生時,你需要為自己做過的事感到自豪。物質生活和你實現的佔有慾,都不會產生自豪。只有那些受你影響、被你改變過的人和事,才會讓你產生自豪。


在貝爾實驗室待了9年後,我決定離開這個温暖舒適的象牙塔,走進我眼中的“真實世界”——大學。我對貝爾實驗室的看法,可以引用Mary Poppins的話,“實際上十全十美”。但是,我想離開那種僅僅是科學論文的生活。我要去教書,培育我自己在科學上的後代。


我在斯坦福大學有一個好友兼傑出同事Ted Geballe。他也是從伯克利分校去了貝爾實驗室,幾年前又離開貝爾實驗室去了斯坦福大學。他對我們的動機做出了最佳描述:


“在大學工作,最大的優點就是學生。他們生機勃勃,充滿熱情,思想自由,還沒被生活的重壓改變。雖然他們自己沒有意識到,但是他們是這個社會中你能找到的最佳受眾。如果生命中只有一段時間是思想自由和充滿創造力,那麼那段時間就是你在讀大學。進校時,學生們對課本上的一字一句毫不懷疑,漸漸地,他們發現課本和教授並不是無所不知的,於是他們開始獨立思考。從那時起,就是我開始向他們學習了。”


我教過的學生、帶過的博士後、合作過的年輕同事,都非常優秀。他們中有30多人,現在已經是教授了。他們所在的研究機構有不少是全世界第一流的,其中就包括哈佛大學。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即使現在,我偶爾還會週末上網,向現在還從事生物物理學研究的學生請教。


我懷着回報社會的想法,開始了教學生涯。我的一生中,得到的多於我付出的,所以我要回報社會。這就引出了這次演講的最後一個樂章。首先我要講一個了不起的科學發現,以及由此帶來的新挑戰。它是一個戰鬥的號令,到了做出改變的時候了。




過去幾十年中,我們的氣候一直在發生變化。氣候變化並不是現在才有的,過去60萬年中就發生了6次冰河期。但是,現在的測量表明氣候變化加速了。北極冰蓋在9月份的大小,只相當於50年前的一半。1870年起,人們開始測量海平面上升的速度,現在的速度是那時的5倍。一個重大的科學發現就這樣產生了。科學第一次在人類歷史上,預測出我們的行為對50~100年後的世界有何影響。這些變化的原因是,從工業革命開始,人類排放到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增加了。這使得地球的平均氣温上升了0.8攝氏度。即使我們立刻停止所有温室氣體的排放,氣温仍然將比過去上升大約1度。因為在氣温達到均衡前,海水温度的上升將持續幾十年。


如果全世界保持現在的經濟模式不變,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預測,本世紀末將有50%的可能,氣温至少上升5度。這聽起來好像不多,但是讓我來提醒你,上一次的冰河期,地球的氣温也僅僅只下降了6度。那時,俄亥俄州和費城以下的大部分美國和加拿大的土地,都終年被冰川覆蓋。氣温上升5度的地球,將是一個非常不同的地球。由於變化來得太快,包括人類在內的許多生物,都將很難適應。比如,有人告訴我,在更温暖的環境中,昆蟲的個頭將變大。我不知道現在身旁嗡嗡叫的這隻大蒼蠅,是不是就是前兆。


我們還面臨另一個幽靈,那就是非線性的“氣候引爆點”,這會帶來許多嚴重得多的變化。“氣候引爆點”的一個例子就是永久凍土層的融化。永久凍土層經過千萬年的累積形成,其中包含了巨量的凍僵的有機物。如果凍土融化,微生物就將廣泛繁殖,使得凍土層中的有機物快速腐爛。冷凍後的生物和冷凍前的生物,它們在生物學特性上的差異,我們都很熟悉。在冷庫中,冷凍食品在經過長時間保存後,依然可以食用。但是,一旦解凍,食品很快就腐爛了。一個腐爛的永久凍土層,將釋放出多少甲烷和二氧化碳?即使只有一部分的碳被釋放出來,可能也比我們從工業革命開始釋放出來的所有温室氣體還要多。這種事情一旦發生,局勢就失控了。


氣候問題是我們的經濟發展在無意中帶來的後果。我們太依賴化石能源,冬天取暖,夏天製冷,夜間照明,長途旅行,環球觀光。能源是經濟繁榮的基礎,我們不可能放棄經濟繁榮。美國人口占全世界的3%,但是我們消耗全世界25%的能源。與此形成對照,全世界還有16億人沒有電,數億人依靠燃燒樹枝和動物糞便來煮飯。發展中國家的人民享受不到我們的生活,但是他們都看在眼裏,他們渴望擁有我們擁有的東西。


這就是新的挑戰。全世界作為一個整體,我們到底願意付出多少,來緩和氣候變化?這種變化在100年前,根本沒人想到過。代際責任深深植根於所有文化中。家長努力工作,為了讓他們的孩子有更好的生活。氣候變化將影響整個世界,但是我們的天性使得我們只關心個人家庭的福利。我們能不能把全世界看作一個整體?能不能為未來的人們承擔起責任?

    

雖然我憂心忡忡,但是還是對未來抱樂觀態度,這個問題將會得到解決。我同意出任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主任,部分原因是我想招募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科學家,來研究氣候變化的對策。我在那裏幹了4年半,是這個實驗室78年的歷史中,任期最短的主任,但是當我離任時,在伯克利實驗室和伯克利分校,一些非常激動人心的能源研究機構已經建立起來了。

    

能夠成為奧巴馬施政團隊的一員,我感到極其榮幸。如果有一個時機,可以引導美國和全世界走上可持續能源的道路,那麼這個時機就是現在。總統已經發出信息,未來並非在劫難逃,而是樂觀的,我們依然有機會。我也抱有這種樂觀主義。我們面前的任務令人生畏,但是我們能夠並且將會成功。


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答案,可以立竿見影地節約能源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它們不是掛在枝頭的水果,而是已經成熟掉在地上了,就看我們願不願意撿起來。比如,我們有辦法將樓宇的耗電減少80%,增加的投資在15年內就可以收回來。樓宇的耗電佔我們能源消費的40%,節能樓宇的推廣將使我們二氧化碳的釋放減少三分之一。

    

我們正在加速美國這座巨大的創新機器,這將是下一次美國大繁榮的基礎。我們將大量投資有效利用太陽能、風能、核能的新方法,大量投資能夠捕獲和隔離電廠廢氣中的二氧化碳的方法。先進的生物燃料和電力汽車將使得我們不再那麼依賴外國的石油。

    

在未來的幾十年中,我們幾乎肯定會面對更高的油價和更嚴厲的二氧化碳排放政策。這是一場新的工業革命,美國有機會充當領導者。偉大的冰球選手 Wayne Gretzky被問到,他如何在冰上跑位,回答説:“我滑向球下一步的位置,而不是它現在的位置。”美國也應該這樣做。

    

奧巴馬政府正在為美國的繁榮和可持續能源,打下新的基礎。但是我們還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這就需要你們的參與。在本次演講中,我請求在座各位哈佛畢業生加入我們。你們是我們未來的智力領袖,請花時間加深理解目前的危險局勢,然後採取相應的行動。你們是未來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我要求你們給我們更好的技術方案。你們是未來的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我要求你們創造更好的政策選擇。你們是未來的企業家,我要求你們將可持續發展作為你們業務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後,你們是人道主義者,我要求你們為了人道主義説話。氣候變化帶來的最殘酷的諷刺之一,就是最受傷害的人,恰恰就是最無辜的人——那些世界上最窮的人們和那些還沒有出生的人。

    

這個最後樂章的完結部是引用兩個人道主義者的話。

    

第一段引語來自馬丁·路德·金。這是1967年他對越南戰爭結束的評論,但是看上去非常適合用來評論今天的氣候危機。

    

“我呼籲全世界的人們團結一心,拋棄種族、膚色、階級、國籍的隔閡;我呼籲包羅一切、無條件的對全人類的愛。你會因此遭受誤解和誤讀,信奉尼采哲學的世人會認定你是一個軟弱和膽怯的懦夫。但是,這是人類存在下去的絕對必需。……我的朋友,眼前的事實就是,明天就是今天。此刻,我們面臨最緊急的情況。在變幻莫測的生活和歷史之中,有一樣東西叫做悔之晚矣。”

    

第二段引語來自威廉·福克納。1950年12月10月,他在諾貝爾獎獲獎晚宴上發表演説,談到了世界在核戰爭的陰影之下,人道主義者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相信人類不會僅僅存在,他還將勝利。人類是不朽的,這不是因為萬物當中僅僅他擁有發言權,而是因為他有一個靈魂,一種有同情心、犧牲精神和忍耐力的精神。詩人、作家的責任就是書寫這種精神。他們有權力昇華人類的心靈,使人類回憶起過去曾經使他無比光榮的東西——勇氣、榮譽、希望、自尊、同情、憐憫和犧牲。”

    

各位同學,你們在我們的未來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當你們追求個人的志向時,我希望你們也會發揚奉獻精神,積極發聲,在大大小小各個方面幫助改進這個世界。這會給你們帶來最大的滿足感。

    

最後,請接受我最熱烈的祝賀。希望你們成功,也希望你們保護和拯救我們這個星球,為了你們的孩子,以及未來所有的孩子。



朱棣文簡歷



朱棣文(Steven Chu),1948年2月28日生於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美國第12任能源部部長 、199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 。


1970年畢業於羅切斯特大學,獲數學學士和物理學學士學位,1976年獲得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學博士學位 。1978年,擔任美國物理學會理事。


1993年,獲頒費塞爾國王國際科學獎;1994年,獲亞瑟蕭洛獎及威廉梅格斯獎;


1997年在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因“發明了用激光冷卻和俘獲原子的方法”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與他同獲該獎項的是美國科學家威廉·菲利普斯和一法國科學家科昂·塔努吉。是繼1957年的楊振寧、李政道,1976年的丁肇中和11年前的李遠哲之後,第五位獲諾貝爾獎的華裔科學家。



1997年,朱棣文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1998年6月5日,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


2004-2008年任美國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主任,同時兼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學教授 。


2008年12月15日,獲得美國第56屆當選總統奧巴馬提名出任美國第12任能源部長  。

https://hk.wxwenku.com/d/200173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