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男子在單位宿舍死亡!失聯20年的女兒竟意外出現…

杭州日報2019-04-17 20:43:44

“放假期間,男子喝酒後半夜在單位休息室死亡。這樣的案子很難調解,更難的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失聯’20年的女兒,確定補償金分配,以及男子父母的養老問題。”

4月15日,寧波市鎮海區一名人民調解員跟記者説起了最近調解的案例。

臨時幫工的員工酒後死亡

肖老闆在鎮海澥浦有一家物流站點。去年,他招了個臨時幫工,叫代強(化名)。代強幫附近多個物流站點卸貨,雙方沒有籤什麼勞動合同。

春節,物流站停工一段時間,肖老闆給員工們都放了假。代強説:“老闆,我離婚了,回老家也沒意思。我住這邊幾天吧。”

因為是老鄉,平時關係也不錯,肖老闆也就同意了。

可是,春節假期臨近結束時,肖老闆突然發現一件事——3天前和代強微信聊天過後,就再也聯繫不上代強了。

他來到物流點,久呼不應。情急之下,就撞開房門,只見代強靜靜卧在休息室的牀上,近探已沒有了鼻息,立刻報警。

考慮到死亡案件的複雜性,派出所民警在出警後第一時間聯繫了澥浦鎮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保證後續工作能夠及時有序地開展。

民警調查排摸後核實,代強和朋友喝酒到半夜散場,隨後回到宿舍,並無與其他可疑人員接觸,排除他殺的可能性。此時,可以大致斷定,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

家屬認定是工傷,老闆大喊“冤枉”

“非正常死亡事故引發的補償糾紛調處難度高、社會影響大等特點,尤其是涉及外來務工人員的非正常死亡補償糾紛,由於文化、思想、風俗習慣等各方面的差異,死者家屬往往容易失去理智,採取極端手段處理問題。”澥浦鎮調委會工作人員説。

代強年邁的父母因為各種原因在3月底才來到寧波,失去獨子的他們悲痛欲絕。

調委會工作人員協同民警將老人等安置到了附近賓館,承諾這件事有人問、有人管、有人談。幾天勸慰,消除了對抗情緒後,調解員請物流站老闆到場,雙方面對面地交換了自己的看法。

家屬認為人是死在物流站的休息室,理應屬於工傷,要按工傷補償。

肖老闆説,假是早就放的,人是自己要求住下的,雙方沒有簽定勞動合同,按件計酬。代強為多個物流站卸貨,自己是看在老鄉面子上的好心收留他住在這,大喊冤枉。

調解員看到場面僵持,於是採取了背靠背的調解方法。

對於死者親屬,耐心勸慰,同時也展示了公安部門的調查排摸結果:代強確實是在非工作時間非正常死亡,老闆並沒有在這段時間接觸過他,也沒交代他幹什麼事。退一步説,代強和物流站的勞動關係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認的,肖老闆願意補償只能是出於情理,出於道義。為了進一步打消親屬的疑慮,調解員也建議他們為死者做一個屍檢,更好地明確死因和責任主體。

對肖老闆,調解員也表示同情,代強的死亡歸根到底不是他的原因,這場事故對於誰都是一場橫禍。可是,代強畢竟是曾與他朝夕相處的工作夥伴,為人本分幹活賣力,二人平時的相處也算愉快,代強背井離鄉外出打工,作為家中獨子,上面還有年邁的父母需要贍養,喪子之痛裹挾着失去經濟來源的打擊,一對老人今後不知如何過活。況且人怎麼説也是在你的物流站沒的,總要給遠道而來的親屬一個交代。聽完這一席話,肖老闆有所動容,最終決定出於道義給代家一定的補償。

屍檢結果出來後,整個案件塵埃落定,法醫判斷代強是由於過量飲酒後食用抗感冒類的藥物,加之身體素質欠缺導致的死亡。

經過多日的協商調解工作,雙方最終將金額定在三十萬人民幣,由肖老闆使用現金一次性付清。至此,這起非正常死亡事故中的涉及金錢補償的糾紛調處工作得以告一段落。

“失聯”20年的女兒挺着孕肚來了

新的問題來了,30萬補償金該如何分配呢?

“補償金如果沒有合法合理分配到位,會留下隱患,引發新的矛盾。”調解員説,“代強的父母強調代強早年離異,孩子也跟了女方。儘管離異了,可女兒也是補償的合法繼承人。

女孩已經20年沒有和父親這邊聯繫,人海茫茫,上哪裏去找?走訪中,代強的老鄉提供了一個信息:“聽説他的前妻在寧波。

女孩已經改名,怎麼找?調解員想方設法確定了代強女兒的居住地,多次上門查找,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代強的女兒和前妻。女兒今年25歲,挺着大肚子。

調委會工作人員把母女倆請到了老人的住地,又聯繫了律師來做外援。20年沒見,女孩對爺爺奶奶已經分外生疏。

調解員給出了分配方案:除去喪葬以及打點後事的費用,剩餘的補償金可以由代強的父母和獨女協商分配。同時,代強女兒也要在今後替故去的父親承擔起贍養老人的責任。

話音剛落,代強前妻反對:“我們離婚多年了,女兒也跟了我姓,爺爺奶奶也沒撫養過他,憑什麼我的女兒還要贍養他們呢?”

律師為其詳細介紹了相關規定:首先,代強夫婦雖已離婚,但不影響代女和代強的父母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分的死者的遺產。其次,不管離婚與否,代女作為代強父母的孫女的身份是不會發生變化的,在法律上確實是負有贍養義務的。另外,代女已工作多年,經濟收入尚可,而代強父母年邁,失去獨子後已然沒有經濟來源,因此代女的贍養義務是完全成立的。

沉默了很久,代女開口:“這筆錢我不要了。我在寧波,爺爺奶奶在外地,日常照顧不太現實。這筆錢,你們都拿回去,作為養老金。20年沒見了,可這次見面,還是覺得一家人是不一樣的。我也懷孕了,知道父母的不容易。以後,過年過節會去看你們的。”

兩位老人淚眼婆娑地握住了孫女的手。

好懂事的女兒,當地政府主動積極,及時出面調解化解矛盾,合法合情合理,點亮小花,為他們點贊!


編輯  左手

杭州日報 誠意出品

 更多新聞下載杭州首席新聞客户端

“杭+新聞”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https://hk.wxwenku.com/d/200170555